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十一章比鄰而居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知如何是好的兩個孩子進屋一起吃飯,待得剛剛拾掇了飯桌兒,就聽得門外有動靜。 出去一瞧,正是春妮夫妻搬到了隔壁,於是她趕忙盛了一大碗苞谷粥,囑咐桃花端去給那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張貴兒,然後就趕去隔壁...

一夜好眠,張家眾人早起相見都是神清氣爽、紅光滿面。昨晚天色太黑,如今有閑又天光大亮,自然要四處逛逛仔細拾掇一下,可惜這一逛下來,一家子大大小小都是臉色黑如鍋底。

因為,原本家裡放在牆角的鋤頭鐵杴,筐子扁擔等日常用物都是蹤影全無,先前幾月張富找人打制的幾件新桌椅也被搬光了,更別提那些大小柜子了,甚至連灶間里一大一小兩口鐵鍋都被人家起走了,如今的張家真是名符其實的家徒四壁。

桃花小丫頭心眼小,見得家裡變成這般當先嗚嗚哭了起來,張貴兒想到了某事心裡煩躁氣憤,忍不住開口呵斥道,「哭什麼哭,有房子住就不錯了。」

山子見得桃花掉眼淚本就撅了嘴,一聽這話就上前護了她,瞪著張貴兒喊道,「不許罵桃花1

張貴更是惱恨,舉起手來想要打他兩下,卻被蒲草瞪得訕訕放了下來。

蒲草把桃花和山子都攬到懷裡,扯了袖子一邊仔細替桃花擦眼淚一邊涼涼說道,「我記得聖人不是說過,君子動口不動手嗎,張家未來的狀元郎難道只有遷怒弟妹的本事?

你若是氣惱,就去把家裡的物件兒找回來,那才是好男兒該做的事兒!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咱家的物件兒都跑哪兒去了?」

張貴兒被噎得一哽,臉色更青,想要說什麼最後卻是咬牙跺腳,居然真就往院子外面奔去了。

桃花嚇得不敢再哭,怯怯扯了蒲草的衣袖,問道,「嫂子,二哥去哪裡了?」

蒲草挑眉笑道,「許是出去散心了,一會兒就回來了。」說完就拉起兩個孩子,說道,「咱們還有小鐵鍋,先熬粥做早飯吧,你們去幫我撿點兒柴禾回來。」

兩個孩子乖巧應下了,一起穿過灶間旁邊的小門兒往後山坡去了,那裡長了許多矮松,這時候已是乾枯大半正好折回來做柴火。

待得苞谷粥出了鍋,兩塊咸蘿蔔也切條兒裝了盤,張貴兒才氣哼哼從大門外進來,這次顯見比上次討要行李時更是狼狽,不只衣服沾滿了灰土,右腳也有些跛。

桃花心疼哥哥,跑上前去小手忙著替哥哥拍著衣衫,哽咽問道,「二哥,狗剩兒和黑娃兒又欺負你了?我…我幫二哥去打他們…」

山子一聽桃花要去打架,立刻也道,「我也去1

張貴兒想起剛才在叔叔家受到的欺辱眼圈兒一紅,但還是死死忍下眼淚,呵斥道,「君子動口不動手,打架是不懂禮儀的野孩子才做的事兒,你們不許去,以後我自己會報…嗯,會看著辦。」

桃花和山子委屈的癟了小嘴兒,低低應了一聲。

張貴兒抬頭瞧著蒲草不緊不慢的擺著碗筷,自覺臉上無光,轉身進了自己屋子,關門不肯出來。

蒲草喊了不知如何是好的兩個孩子進屋一起吃飯,待得剛剛拾掇了飯桌兒,就聽得門外有動靜。

出去一瞧,正是春妮夫妻搬到了隔壁,於是她趕忙盛了一大碗苞谷粥,囑咐桃花端去給那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張貴兒,然後就趕去隔壁幫忙。

春妮夫妻正把牛車栓到院角的楊樹上,見得蒲草過來,春妮臉上就揚起了笑,「蒲草,我以後自己挑門兒過日子了。」

她的聲音透著輕快,顯見因為脫離了婆婆的魔爪而歡喜不已,但是旁邊的劉厚生臉色卻帶了一絲落寞,那畢竟是他的親爹娘親弟弟,就算平日待他薄些總也是養他長大的家。

蒲草瞧在眼裡趕緊上前幫忙搬行李,借勢岔開話頭兒,笑道,「以後咱們兩家可是鄰居了,你再做好吃的可要多準備些,若不然,我聞著味道就過來了,你可藏不祝」

春妮咯咯笑起來,就是劉厚生聽得有趣,臉色也柔和了許多。

劉家老人著實有些虧心,分給春妮夫妻的只有幾個破筐爛鋤頭,別說什麼種地的犁杖傢伙事兒,就是小陶缸都沒有一口,三人手下忙碌不到盞茶功夫就搬完了,又把屋子裡外打掃乾淨,炕上鋪好草席,順便把物件兒都擺上,日頭居然還沒爬上頭頂。

蒲草拍拍身上的灰塵,笑道,「你們兩口子先忙,我回去做飯,一會兒飯好了叫桃花來喊你們。」

劉厚生本來想推讓,春妮卻爽快道,「行,你去吧。」

待得蒲草走出院子,劉厚生就埋怨媳婦道,「他們一家也沒啥餘糧,你怎麼就應了去吃飯?」

春妮瞪了他一眼,手裡掃帚揮的又急又快,撅得塵土飛揚,嘴裡氣哼哼說道,「午飯不跟蒲草吃咱們就得餓著!你娘那扣門兒的,連口好鍋都沒捨得分咱,現在灶上那口,鐵鏽就快有二指厚了,泡上一天一宿能刷出來就不錯了…」

劉厚生臉色一窘,明知老娘不對卻也不好說長輩不是,只得上前哄著生氣的媳婦兒,笑道,「明日送了稅糧,我就跟鐵柱他們上山,打幾張好皮子回來給你買口新鍋。」

春妮不過是抱怨兩句,聽得自家男人這麼說也就收了怨氣,重新振作精神說道,「好,你去打獵,我在家裡晾包穀,咱們有手有腳誰也不靠,照樣把日子過得紅紅火火。」

不提他們夫妻倆說起悄悄話,單說蒲草回了自家摸出兩文銅錢,使了桃花和山子去村頭兒劉家買豆腐,然後把今早發上的苞谷面兒端出來瞧了瞧,剛好漲到兩倍大小,於是放到一旁,又去把昨日買回的大骨頭和豬肉從井裡拎了出來。

幾塊大骨頭洗刷乾淨,放進鍋里添上大半鍋水,一邊咕嘟嘟煮著一邊順手把那塊豬肉切成小方塊,扔進鹽罐子里腌上,待得以後炒菜的時候,撿出一塊切了榨油,剩下的油梭子攢起來包餃子或者佐粥,都是極好的吃食。

骨頭湯剛剛沸騰沒多久,桃花就帶著山子回來了,手上的陶碗里盛了塊方正白嫩的豆腐,看著極是誘人,兩個孩子知道今日有好吃食填肚子,都是眉開眼笑的模樣,很是惹人喜愛。

蒲草各在她們頭上拍了拍,誇讚兩句,徑直去了早已荒蕪的後園,在草叢裡翻了兩根指頭粗細的小蔥來,切碎扔進鍋里。

兩個孩子坐在門口兒,捏著小樹枝在地上比劃著練字,鼻子卻不時翕動著,嗅著那鍋里散出的骨湯香氣。

隔壁陳家不是吝嗇的人家,昨晚雖是害怕早早告辭回去了,後來卻又遣了二兒子送了一籃子土豆和兩棵白菜來。蒲草也沒有推辭,左右以後做鄰居的日子還長,自然不缺還人情的時候。

一顆白菜切絲,土豆去皮切條,豆腐切塊,待得骨頭湯煮成了誘人的乳白色,就統統下到鍋里翻動幾下,又在鍋邊拍上大餅子,飯菜就算齊了。

最後一把火燒完,鍋蓋邊兒溢出的熱氣越來越稀薄的時候,蒲草才開了鍋,骨湯的香氣撲面而來,白菜絲與土豆條都被翻卷到了外側,中間骨湯沸騰處,翻滾的是羊脂玉般喜人的豆腐塊,襯得緊緊貼在鍋邊的苞谷餅子,更顯金黃誘人…

早早湊到一旁的桃花和山子忍不住歡喜的拍手笑鬧,蒲草生怕燙了她們,就哄了他們去隔壁請春妮夫妻來吃飯,不曾想這骨頭湯的香氣實在是香濃誘人,那兩夫妻不等去請就自己尋了來。

春妮笑得歡快,「蒲草,你做什麼好吃食了,這香味兒真是勾得人肚裡饞蟲都跑出來了,難道真燉肉了不成?」

她說著就上前幫忙刷洗陶盆盛菜,蒲草沒有鏟子可用,就找了根筷子往下撬苞谷餅子,燙得手指發紅,不時摸摸耳朵降溫,好不容易忙完,就笑道,「燉肉暫時還吃不起,要再等些日子,不過,我用骨頭熬湯燉了菜,也保管香掉你們的大牙。」

兩個孩子跟著蒲草這些時日,早知道她的脾氣,跑去井邊打了水洗手,末了又換了新水端到劉厚生跟前,倒惹得他紅了臉,把一雙大手仔細洗了又洗。

張貴兒在房間里悶了一上午,正是煩躁的時候,嗅得院子里的香氣,肚子就咕嚕嚕叫了起來,想要出去又覺早晨那事兒有些拉不下臉,因而更加猶豫。

好再桃花最疼哥哥,顛顛兒跑到門前來喚,他就坡下驢趕緊應聲開門了。

蒲草也沒有閑功夫給他臉色看,盛了滿滿一大碗燉菜先送去了西院陳家,農家人淳樸,平日里本就有互相送些吃食用物的習俗,再者這燉菜里的白菜和土豆也都出自於自家,所以,陳大娘推辭了兩句也就要大兒媳找了個陶碗把菜留下了,末了還笑著說以後土豆白菜吃沒了,儘管再來拿。

蒲草又客套兩句,就轉了回來。

張家如今是家徒四壁,桌子椅子一樣兒沒有,兩家人索性就各自盛了一碗菜,拿了一個餅子,蹲在灶間外面痛快吃開了。

此時,正是秋高氣爽的時候,日頭去了夏日那般的毒辣,只剩下了平和的暖意,偶有秋風吹過,沁涼又舒爽。眾人喝著暖暖的骨湯,再咬上一口香甜的苞谷餅子,各個都是滿足的想要嘆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