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章長輩做主

作者:花期遲遲  |  更新時間:2013-07-14 07:33  |  字數:3306字

秋日的午後,寧靜又安詳,眼見豐收在即,農人們臉上都帶著笑,不時翻找出鐮刀,扁擔,挑筐,這個磨兩下那個修修補補,只等著秋風一冷下來,苞谷棒子徹底變黃了,就開始槍收了。

南溝村的里正姓陳,不過三十幾歲年紀,但從老爹手裡接了這裡正的位置已經五年了,平日沒有什麼壞心,做事也算公平,所以在六姓摻雜,總共四十幾戶的村子裡很有威信。

午飯吃得飽足,人就容易犯困,陳里正與娘子說了幾句家裡大兒的學業,就依靠在高背椅上昏昏欲睡。

這時,院門外走來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頭扎方巾,身穿青布袍,雖有些破舊臟污,但比之普通村童可是整齊許多,里正娘子做著針線的空隙偶爾抬頭瞧見了,就趕緊放了手裡的活計,迎上前笑道,「貴哥兒,今日怎麼空閑,可是找我家勝子溫書?」

那少年原本還算清秀的眉目,聽得溫書兩字顯見就蒙了一層暗色,很是尷尬的擺手說道,「陳嬸子,我…我不是找勝子溫書,我是來找里正大叔,有些事請他替我做主。」

里正娘子愣了愣,抻頭往院外一看,少年身後還跟了一大一小兩個女子,正是蒲草和桃花,她眼裡閃過一抹瞭然之色,繼而笑道,「哦,那快進來吧,你大叔正好在家。」

張貴點頭道謝,帶著蒲草和妹妹進了院子,里正聽得動靜也醒來了,見得是他們一行三人進來,倒是讓了張貴兒坐下,張羅著倒茶,不管有沒有功名,不管年紀大小,農人對於讀書人天生都有種敬畏之心。

張貴的臉色這才好過許多,里正笑眯眯拉著他說了幾句閑話,就問道,「貴哥兒,打算什麼時候再回學堂去啊,我家勝子說,吳先生這幾日還問起你呢。」

張貴眼眸徹底暗了下來,掃了一眼旁邊低眉順眼的蒲草,再想想二叔一家,到底還是下定決心,說道,「里正大叔,當日在我母親和兄長靈前,大叔同幾位長輩做主決定那事,嗯…能否更改一下?我…我們兄妹,想同蒲草嫂子一起過日子。」

里正夫妻都是一愣,他們原本猜測三人上門是想要村裡各家幫扶一把,助些吃食銅錢,沒想到居然是這兄妹倆要拉著已經被休棄出門的蒲草,一起挑門兒過日子?

這就有些難辦了,畢竟當日靈堂前眾人商議,是由張老二一家收養他們兄妹,他家的兩畝苞谷地自然也歸到張老二名下,至於蒲草,一個棄婦,眾人雖說同情,但是也都沒理會過啊。

如今突然要推翻這決定,不說別人,就是張老二一家也不能同意啊。

里正沉吟片刻,扯著顎下稀疏的幾根鬍鬚,就問道,「貴哥兒這話是從何說起,蒲草已經被你兄長休棄出門了,況且你們兄妹隨著叔叔過日子不好嗎?」

張貴兒吭哧了兩聲,想著到底不好說長輩的壞話,於是看向蒲草,蒲草恨得在心裡大罵百無一用是書生,然後悄悄扯了扯桃花的袖子,桃花得了暗號就跑上前去跪了,抱著里正娘子的大腿小聲哭了起來,「陳嬸嬸,我不要跟著二嬸過活兒,嗚嗚,二嬸打人,還不給苞谷粥喝,我餓…」

里正娘子平生就喜歡粉嫩嫩的小女孩,可惜肚子不爭氣,一溜生了三個小子,始終未能如願,此時見得桃花哭得大眼睛通紅,小辮子也散了,白皙的小臉蛋也變成了花貓兒,就忍不住一腔慈母心思都傾到了她身上,拉扯了她起來一迭聲的問道,「這是怎麼了,怎麼還沒苞谷粥喝,好好一個閨女,怎麼就餓到了?」

里正想起張老二一家的名聲,也是皺眉,問道,「可是,張老二一家苛待你們了?」

張貴兒還是勾著頭不出聲,桃花又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蒲草無奈,只得上前小聲說道,「回里正大叔的話,自從家裡出了事,桃花就一直跟著我喝粥,有時候拿個餅子回去給貴哥兒墊墊肚子。」

里正娘子更是惱怒了,「跟著你吃?你一個被休棄出門的,自己住著窩棚吃上頓沒下頓呢,怎麼還要管兩個孩子?他張老二一家也太缺德了,不會是這些天連碗粥都沒捨出來吧。」

里正也是臉色不好,畢竟當初他和一眾長輩當著全村人的面兒,把這兩個孩子交給張老二家的,他們夫妻也拍著胸脯答應了,這如今把兩個孩子攆去同一個比乞丐強不哪去的棄婦混吃食,這是什麼道理?這不是把他的話當狗屁放了嗎?

蒲草兩隻眼睛下死力的盯著張貴兒,這時候不趁著火候正好趕緊澆油,還等什麼呢,可是這書獃子就是不開口,她只得又出言牽個話頭兒,「吃食倒是小事兒,只是二叔一家這般行事,怕是不能再供貴哥兒讀書了,可憐婆婆生前還說貴哥兒是考狀元的料兒…」

張貴兒想著這些時日,日日挑擔幹活兒,晚上不過一碗稀粥果腹,別說摸摸書本就是歇息一會兒都難得,以後還考什麼狀元,怕是就要一輩子擔糞種田了,他越想越絕望,捂著臉也是嗚嗚哭出聲來。

里正夫妻對視一眼,都是同情又無奈,這張家總共在村裡就這兩戶,說實話都不是什麼好名聲,但是張貴兒一家好在還知道省吃儉用供個孩子讀書,那張老二一家可是吝嗇鬼托生,人見人憎。

如今,這孩子求到頭上了,倒也不好不幫忙,於是,里正喊了院外玩耍的幾個孩子,去請了另外四個當日在場的長輩來商議。

小孩子嘴上也沒個把門兒的,一有點兒什麼事就嚷嚷得整個村子都知道了,於是,隨著四個老爺子上門的,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