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二章盤算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那裡吧,我到時候把前街那幾個看張二家不順眼的嬸子都喊著,也有人給你幫幫腔。」 「好啊,就這麼辦,事情成了我請你吃紅燒肉。」董婉起身替春妮拍去沾在她裙擺上的樹葉,春妮好笑,「你就是有房子住了,苞...

董婉迎到半山坡,一邊咧嘴笑著一邊去接春妮手裡的大碗,「妮子,你怎麼又來了?還拿吃食,你婆婆看見又該罵你吃裡扒外了。」

春妮大大喘了兩口氣,狠狠瞪了蒲草一眼,半是感慨半是心疼的嗔怪道,「你這一弔房梁沒弔死,反倒把腦袋摔得開竅了,居然還懂人情世故了,若是你早幾年有這眼色也省得吃這麼多辛苦。」

董婉摸摸脖子上那過了三日還未曾消下去的青紫勒痕,不知如何應對,只得嘿嘿傻笑,原本就枯瘦的小臉兒更顯得丑了三分。

春妮坐在大石上,忍了又忍還是大罵出聲,「該死的老張家,作踐了你十幾年,臨到要死了還把你休出門了,連個容身之處都不給你留,你這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

蒲草找了個乾淨陶碗,給她舀了大半下水,反倒笑著勸道,「妮子,你就別惦記我了,我有手有腳總能活下去就是了。」

春妮瞧得她神色果真不像愁苦模樣,倒真鬆了口氣,不管蒲草如何膽小,如何懦弱,如何讓她恨得咬牙切齒,到底是相識七八年的姐妹,照顧她都已經成了習慣了,若是她真有個好歹自己如何捨得?

「你能這樣想就最好不過了,以後別再給我干傻事,若是被我知道你再尋死,我就…我就先掐死你。」

蒲草趕緊拍著胸脯保證,「不會,不會,我以後會好好過日子,賺好多銀子,做新衣裙咱倆分著穿。」

春妮顯然不信但卻善良的不肯打擊她,於是把手裡的那隻大陶碗遞上前,說道,「給,我把家裡一隻不下蛋的雞宰了,足足燉了一個時辰給你補補身體,這兒還有兩個餅子,一起都吃了吧。」

蒲草大喜,剛才那碗薄粥下肚連半飽都算不上,正是空的慌呢,她趕忙撿起一塊雞腿就啃了起來,吃到一半突然想起春妮那婆婆可是把母雞當眼珠子的,於是趕忙把雞肉吐出來,驚問道,「你不怕你婆婆殺了你,你居然宰了母雞?」

春妮眼眸色一黯,鼻子里哼了一聲,極是不屑的說道,「殺我?她巴不得把我和生子攆出劉家呢,然後家業就都留給她的心肝小兒子了,我心裡明鏡兒似的。」

「那你還給她找這分家借口?」

「早晚都是分,如今分家我和生子還合適些,」春妮也不是傻子,掰著手指頭給董婉算賬,「這時候分家,我和生子能分到一畝肥田,還有村西頭那棟小土房,就是挨著張家老宅那座,雖然破舊些,但是修葺一下,我就是自己挑門過日子了,收了一畝地的包穀回來,我養雞養豬,生子上山套兔子打野雞,都是自家的進項,不像原來都要交到老太太手裡,攥得死死的,我娘過壽,我要買塊尺頭兒都要衝老太太要錢,惹她白眼跟打發乞丐似的。」

董婉點頭,自己過日子到底要自由些,「你想好了就行,以後別後悔。」

春妮伸出指頭狠狠戳了戳董婉的腦門兒,笑道,「你就偷著笑去吧,我自己挑門過日子了,你就不用住這破窩棚了,搬我家去,只要你能受得住村裡那些長舌婦的閑話兒,儘管住到老。」

董婉呼痛,伸手揉著腦門兒,心裡卻著實為這來到異世之後收到的第一份無私關愛而倍覺溫暖,忍不住伸手擁住春妮的肩膀,輕輕說道,「妮子,你以後一定會很有福氣。」

春妮有些不習慣與人這般親近,微微紅了臉,掙脫開來嗔怒道,「我是好人有好報,當然會有福氣了。快吃雞肉吧,一會兒要涼了。」

董婉想了想,卻回身沖著窩棚後面喊道,「桃花、山子,你們出來吧。」

桃花和山子擠在一處正是小聲聽著動靜,聽得董婉召喚就牽著手小心翼翼走了出來,瞄了一眼春妮黑透的臉孔,都是低了頭不敢說話。

春妮是真惱了,原本她以為蒲草這次險死還生算是開了竅了,不再同張家絞纏在一起,以後不管是再嫁還是進城找份活計,都比原來的日子要好多少倍,不曾想她居然還藏著張家的孩子在自己的破窩棚里?

「你,你這個傻子,你要把我氣死啊,你在張家還沒吃夠苦啊,如今自己都吃不飽肚子沒地方住,居然還替那死鬼母子照料小崽子,你真是傻透氣了!還有,還有,這小孩子不是村頭兒蹲著那個嗎,怎麼也跑你這裡來了,你還打算開救濟院子啊?」

董婉給桃花使了個眼色,示意她趕緊拿了雞肉躲去別處吃,然後伸手扯了氣惱欲走的春妮小聲勸解著,「妮子,你聽我說,我有我的打算。」

春妮狠狠捶了捶胸口,總算平過一口氣,惱怒說道,「好,你說,你說,我看你能說出個什麼花樣兒來。」

董婉無奈,仔細整理了一下早晨琢磨出的結果,說道,「妮子,你說我以後要是跟著你和生子過日子肯定不行,倒不是我怕流言蜚語,我是怕到時候連累你娘家都跟著沒臉,而且我一個棄婦之身就是出去找活計做,肯定也沒人願意收留。我想來想去,還是留在村子里妥當。」

春妮皺眉,「留在村裡你還不去我家,那你要怎麼活?咱們這冬天有多冷,住窩棚根本熬不過去,前年你就差點兒凍死,你忘了?」

「沒忘,沒忘,」董婉趕忙搖頭,「張家那房子的契紙雖說被那女騙子抵押給了城裡的當鋪,但是咱們這小山溝里,也不見得有人願意來住,許是一時半會兒賣不出去,我琢磨著張家不是還有二畝苞谷沒收嗎,若是把苞谷收回來賣了銀錢,就能把那房子贖回來了。」

春妮咧了咧嘴,瞧著董婉仿似在瞧傻子一般,嘆氣說道,「原本以為你開竅了,沒想到還是這般傻啊,張家那院子是新修葺的,怎麼也值個五兩銀子。二畝地的包穀去了交稅的,全都賣了也就頂多三兩銀子,人家當鋪能讓你贖回地契?」

這個問題董婉早就想好對策了,左右瞧瞧四周無人,於是神秘一笑,「這就要靠我的聰明才智了。」說完,她就扯了春妮到身前,趴在她耳朵邊上小聲嘀咕了好半晌。

春妮那雙本就很大的眼睛越睜越圓,最後連嘴巴都張開了,忍不住誇讚道,「這法子真是太好了,蒲草,這是你想出來的嗎?」

董婉得了誇讚很是得意,點頭笑道,「當然!有了房子過冬就不愁了,況且我還有個好辦法,也許冬日裡還能賺些銀錢回來。」

有了剛才那個好法子做鋪墊,春妮對於蒲草變聰明的事實已經是深信不疑,哪裡還會多問,連連說道,「一會兒我就讓生子上山去,晚上我陪你一起進那院子。」

她說著話兒,突然想起一事,頓時又泄了氣,「蒲草,你這辦法好是好,但你忘了,張家那二畝苞谷地已經被張老二一家要去了,他們一家人天上飛過一隻家雀,都要扯根毛下來,吞到肚子里的苞谷棒子還能捨得吐出來?」

董婉拿起串著兩隻包穀餅子的筷子慢悠悠轉了轉,好似半點兒都不擔心,「拿了好處,自然要付出代價,要不然這世道豈不是亂套了。

張老二佔了苞谷地,就要供張貴讀書,要給桃花準備嫁妝,你覺得那二畝苞谷地要種多少年才夠這些銀錢啊,他們也不是傻子啊,自然分得清輕重。」

「那你…要回那二畝苞谷地,還打算送張貴兒讀書,給桃花置辦嫁妝?你真是捨得1春妮實在弄不懂蒲草到底如何打算。

董婉掃了一眼正給山子剝雞皮的桃花,嘆氣說道,「捨得,捨得,有舍才有得,我自然是不會虧待自己。但是,孩子們若是好的,我自然要待他們都好,若是有一日事情有變,嗯…就再說吧。」

春妮見得她好似打定了主意,也就不再勸了,「那行,你下午去里正那裡吧,我到時候把前街那幾個看張二家不順眼的嬸子都喊著,也有人給你幫幫腔。」

「好啊,就這麼辦,事情成了我請你吃紅燒肉。」董婉起身替春妮拍去沾在她裙擺上的樹葉,春妮好笑,「你就是有房子住了,苞谷粥還喝不上溜兒呢,指望吃你的大塊肉我要饞掉牙了。」

兩人說笑幾句就各自分開了,春妮順著小路麻利的小跑下山去了,董婉看著她微胖的身影兒消失在牆角,長長呼出一口氣,抬頭遠望四周青山、村莊、頭頂日陽,終是對自己說道,「董婉,你以後就是蒲草了,活出個好樣子吧。」

桃花和山子端了半碗雞肉從窩棚后跑出來,眼見蒲草站在那處發獃,猶豫著不敢上前,小聲喚道,「嫂嫂,你也吃雞肉埃」

蒲草回身明媚一笑,應道,「嫂嫂不吃,你們吃飽就去喊張貴兒過來一趟,告訴他以後若想繼續讀書,若想吃飽肚子,就趕緊過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