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佐和與唐門的甜蜜時光11

作者:豆蔻年  |  更新時間:2013-07-14 07:17  |  字數:0字

這一晚,唐門不僅沒有如願抱著自己的老婆睡覺,反倒和陳政擠在一張床上,睡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經過一夜說教的陳政在洗漱完畢,又吃了早點以後,被唐門生拉活拽的拉去了瑪麗大嬸家。

經過唐門苦口婆心的勸說,軟硬兼施的威脅,還有拳頭政策以後,陳政終於妥協,決定低頭認錯,給自家的孕婦道歉,絕對不讓他們的家事,影響到唐門的「性福」。

走進瑪麗大嬸家,三個女人正坐在院子里吃早點,看見唐門和陳政走了進去,安莫言撇了撇嘴,一臉的不悅,對陳政說道,「你來幹什麼?這裡不歡迎你!」

唐佐和看了唐門一眼,招招手,道,「過來坐著吃早點。」

「來了。」唐門老實的應了一聲,這邊坐了過去,臨走前不忘對陳政使了個眼色,小聲道,「千萬別搞砸了,我的性福就靠你了!」

「知道了。」陳政不耐煩的應了一聲。

陳政皺起了眉,同樣都是做人家丈夫的,為什麼待遇區別就這麼大呢?唐門可以過去坐著再一起吃早點,而他就得像個傻子一樣站在這裡,受盡三個女人的白眼。

「怎麼著?在家打了我還不夠,追到巴塞羅比亞還想打我!算我怕了你,行不?我躲到瑪麗家裡來了,你還要跟著攆過來?你到底想怎麼樣?給條活路吧!」安莫言瞪了陳政一眼,怒聲說道。

身邊有唐佐和這個大靠山,還有瑪麗這個新認識的閨蜜,安莫言底氣足了,膽子也大了,完全不把陳政放在眼裡,而且還明刀明槍的的和陳政唱對台戲,一舒多年來被陳政欺壓積攢的怨氣。

聽著那個女人在眾人面前顛倒是非,把他說成了一個滿腦子都是家庭暴力,蠻不講理的野蠻人,陳政氣的七竅生煙。

他是愛抽煙,但他已經抽了快三十年的煙了,要他一下子戒掉,談何容易?女人從來都不會明白,男人壓在肩上的擔子有多重,每當他覺得生活的重擔壓得他快要喘不過氣來的時候,他就想抽煙!

那是緩解壓力的一種方法,也是他累積了幾十年的習慣!心煩的時候來一根,舒緩壓力,飯後來一根,快活似神仙,事後來一根……,咳咳……!!

自從知道安莫言懷孕以後,陳政高興地不得了,他終於可以完成這一生的夙願,真真正正的當一次爸爸了!

在安莫言懷孕期間,陳政已經盡量控制自己,少抽煙,就算是抽煙,也盡量避開安莫言,不讓二手煙污染到她們母子,那天他心情實在煩悶,和安莫言吵了幾句以後,就躲到客廳去巴拉了一支煙來解悶。

誰知那女人不依不饒,從卧室追了出來,一見他又開始抽煙,立刻橫眉豎眼,撲上來就要從他嘴裡把煙搶走。

這還得了?!老虎嘴裡拔牙!這女人簡直無法無天了!以後豈不是要騎到他頭上去拉屎!陳政氣不打一處來,就輕輕的推了她一把,把她推到沙發上坐下。

然後就是一頓訓,訓的那不知好歹的女人眼淚橫流,再也不敢哼哼一句。

誰知第二天,陳政一覺睡醒,就發現家裡的女人趁他熟睡的時候,托著行旅箱,帶著他還未出生的兒子跑了!

也不知跑去了哪裡,電話關機,各種方法都聯繫不上,陳政甚至還去警署報了人口失蹤!

好不容易,幾天前收到了唐門從巴塞羅比亞發來的郵件,讓陳政趕緊來巴塞羅比亞把自己的老婆領回去,他立刻馬不停蹄的攆了過來!

「反了你了!」陳政眉頭一皺,挽著袖子就要衝上去教訓安莫言。

就在這時,一聲咳嗽從身後響起,唐門的咳嗽適時的提醒了陳政,他此行最重要的目的並不是教訓某孕婦,而是用盡各種辦法,哄好某孕婦。

「怎麼著!你又想動手了是不!這日子沒法過了!沒法過了!」安莫言杏眼一睜,雙手叉腰,指著陳政的鼻子開始罵起來,「陳政,我要和你離婚!離婚!這日子過不下去了!」

一聽到「離婚」兩個字,在場所有人都嚇了一跳,不僅是陳政,就連唐佐和等人也都嚇了一跳。

這還懷著身孕呢?怎能離婚?這話說出來也實在有些太驚悚了。

「好老婆,我錯了!」陳政雙腿一軟,差點沒給安莫言跪下來,趕緊奔到安莫言面前,雙膝一屈,做半跪狀,賠著笑臉,道,「我的好老婆,不要離婚嘛,離婚了孩子怎麼辦呢?咱們和好吧。」

「早幹什麼去了!事情無法挽回了才知道說對不起!我不吃這一套!陳政,我告訴你,我忍你夠久了!從今天起,我再也不要繼續被你欺壓了!」安莫言怒聲罵道。

「好老婆,我最親愛的好老婆,咱別鬧彆扭了行不?氣壞了身子怎麼辦?」陳政眼巴巴的望著安莫言的肚子,生怕肚子里的孩子有個什麼好歹,也不敢再惹安莫言生氣了,「都是我的錯,我該死,你打我,行不,我讓你打。」

說完,陳政一把抓起安莫言的小手,使勁往自己臉上抽,邊抽邊說,「老婆,過去的事就讓它隨風而去吧,你就當是放了個屁,讓一切都煙消雲散,行不?」

陳政的勁兒用的不小,打在自己男人臉上,卻是疼在自己心坎里,一連打了好幾下,安莫言開始心疼了,又拉不下這個臉,不想這麼快就原諒陳政,於是便將手用力收回,罵道,「幹什麼啊?你臉不疼,我手還疼呢!」

「對不起,好老婆,我粗糙的大臉擱著你白嫩的小手了,你就原諒我吧,我發誓,我以後一定改,再也不對你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