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七十四章寒冰島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于飛看著島嶼中心方向,連綿起伏的冰山擋住了視線,但于飛卻感受到了生命波動的氣息。 「島上有巨獸,食物就藏在冰層下面的泥土裡。」 金燕看著四周。輕吟道:「這裡與火焰島不同,感覺寂靜寒冷,...

于飛想到了剛到歸魂島與火焰島的情形,連忙提醒大家。

誰想話剛說完,寒冰島深處就傳來了震天巨吼,恐怖的音波摧枯拉朽,震的五女身體搖晃,臉色蒼白。

隨即,島嶼附近的海中鑽出一頭超級巨獸,冒出水面超過一百五十米,卻僅僅才半截身子,發出了震魂裂魄的恐怖叫聲。

夏逸風身為六重天巔峰境界,這樣的音波傷不了他,卻也讓他臉色陰沉。

于飛和五女都是身體搖晃,但五女全都是五重天境界,除了丹影虹嘴角溢血之外,其他人並未負傷,只是感受到了獸王級巨獸的恐怖與可怕。

島嶼深處的獸王與海中的巨獸各自吼叫了九聲,隨即雙雙隱去。

金燕罵道:「這簡直就是下馬威啊,每一次上島都會遇到這種情況,誠心是在吼嚇來人。」

夏新竹質疑道:「獸王怎會知道有人被傳送至此,難道獸王棲息之地,與別處傳送陣之間能互生感應?」

秋雨淡然道:「用不著考慮這些沒用的問題,葬龍絕地之中隱藏了太多秘密,我們不可能全都一一查清。」

秋雨之言雖然不中聽,但卻是事實。

大家都是現代人,注重的只是對自己有利的事情。

「走吧,我們先上島,看一看這裡的情況。」

于飛一馬當先,帶著五女迅速離開海灘,那可是個危險的區域。

寒冰島顧名思義,氣溫極低,空中一直飄著雪花,地面全都結冰。看不到生命痕,但卻隱約可見一些高大的冰樹,分佈在不同區域。

站在島嶼邊緣地帶,夏逸風蹙眉道:「這等冰天雪地,還會有巨獸生存?若無食物,又當如何生存?」

于飛看著島嶼中心方向,連綿起伏的冰山擋住了視線,但于飛卻感受到了生命波動的氣息。

「島上有巨獸,食物就藏在冰層下面的泥土裡。」

金燕看著四周。輕吟道:「這裡與火焰島不同,感覺寂靜寒冷,了無生機,估計沒有火焰島那麼危險。」

齊曼雪反駁道:「那可不一定,我總覺得這個島上充滿了寂滅的味道。冷得讓人感覺不到一絲生氣。」

秋雨看著于飛,問道:「你怎麼看這個島嶼?」

于飛淡然道:「五行島嶼各有特色,木為生,土為,水火無情金為器,在這個島上大家還得多加小心。」

丹影虹道:「我們在火焰島上逗留了二十多天,算算時間。月圓之夜最先進入此島的修士,應該已經來此差不多三個月了,不知道還剩下多少人。之前與我們同一批進入的十五個團隊中,也不知道有多少個團隊來到這裡。」

這是一個需要搞清楚的問題。關乎到眾人的安危。

于飛也很想知道寒冰島上都有哪些人,有沒有自己在意的人。

如小和尚、卓華、許楓、莫寒香、花夢舞、瑤池仙子雪傾國以及周虹雨。

于飛經歷了歸魂島與火焰島,都沒有發現周虹雨,到底她會在哪裡?

寒冰島上氣流凝聚。探測波找不到適合的承載物,無法很好的探索消息。

空氣是一種介質。但需要流動才能探索更遠更廣闊的區域。

寒冰島上氣溫極低,空氣流動緩慢,直接因想到了探測波的效果。

于飛站在並快速,體內玄冰九裂異常活躍,冰玉神脈也受到了極大滋潤,這又是一個適合修鍊玄冰九裂,淬鍊冰玉神脈的好環境。

並且,于飛體內生命之火太過旺盛,正急需玄寒之氣中和、壓制。

「走吧,我們先進去瞧瞧,實地了解一下島上的情況,然後再做決定。」

空中雪花飛舞,寒氣襲人。

地面結冰厚達數米,有些地方甚至厚達數十米,數百米,這絕對驚人。

堅冰如鐵,清澈透明,要想破冰鑿洞,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五女跟著于飛身旁,夏逸風主動在前開道,一行七人從島嶼邊緣地帶緩緩朝著中心方向前進。

在近海邊緣地帶,雪花還不大,可進入島上之後,風雪越來越大,吹得人幾乎睜不開眼睛。

呼呼的風雪聲刺耳寒冷,五女都衣著單薄,雖然修為不弱,卻還是感覺全身冰冷,很不適應。

于飛看在眼裡,但卻什麼也沒說,殘酷的環境可以磨練修士的心志,不能讓五女變成溫室里的花兒。

這時候,前方的夏逸風突然停下,招手讓大家上前。

「這兒有一具屍體,已經被封在冰塊里。」

于飛和五女刨開地上的積雪,果然看到一具屍體被凍結在冰塊里。

于飛催動玄冰九裂,原地的冰塊迅速融化,寒氣直接被于飛吸入體內,煉化為了玄冰之氣。

屍體很快露了出來,那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修,脖子上有一條傷痕,那邊是致命的一擊。

金燕看到那傷痕,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脫口道:「這是天刀門的天羅刀法,此人應該是死在天刀門的高手刀下。」

齊曼雪道:「以此推斷,絕刀陸天德有可能在這島上,也有可能已闖入傳送陣,進入其他區域。」

夏新竹道:「這屍體被冰封完整,不好判斷死亡時間,只能從結冰程度推斷,估計應該已經有一段日子。」

秋雨道:「這是島嶼外圍,接近邊緣區域,應該是剛上島就被人殺死,算起來差不多已經有三個月。」

于飛讓大家仔細看了看屍體的面容,結果誰也不認識,估計有可能是散修,生前修為不高,成為了別人的刀下亡魂。

繼續前進,七人頂著風雪,受氣流阻礙,速度並不快。

在這寒冰島上,暴風雪肆掠,視線嚴重受阻,即便修士可以飛行,也會受氣流影響,根快不起來。

前行三里,一座冰山橫在眼前,高不過三百米,長度也僅僅兩公里,就像一條冰龍躺在地上,阻斷了七人的前進。

于飛吩咐大家暫時停止前進,這島上暴風雪太大,五女雖然運功禦寒,卻也凍得小臉蒼白,讓他頗為不忍。

「稍後我們就在這裡開鑿一個冰洞,大家先適應一下環境,不必急於前行。」

五女歡呼一聲,主動承擔起了開鑿冰洞的任務。

夏逸風準備卻尋找食物,卻被于飛叫祝

「不急,先把冰洞弄好,稍後我去找食物,免得你去走彎路。」

于飛的神秘無人可以揣測,夏逸風見於飛這樣說,便也不再堅持。

堅冰如鐵,五女興沖沖的找了一個避風處,開始了開鑿冰洞,誰想才幹了一會,就一個個抱怨四起。

「這冰塊比鐵還硬,把我手都弄痛了。」

于飛含笑上前,將五女召集到跟前,讓她們仔細觀看。

隨後,于飛走到避風處坐下,就在那裡修鍊起來,地下的堅冰迅速霧化,變成了玄寒之氣湧入于飛體內。

僅僅三分鐘,一個高約五米,深達四米的冰洞就出現在了五女面前。

秋雨罵道:「這傢伙就不是人,我們不要和他比,那會被他活活氣死。」

夏新竹、金燕、丹影虹都一臉驚訝,唯有齊曼雪相對平靜。

于飛靜坐不動,身體卻在緩緩下沉。

這座小冰山附近的冰層很厚,足足有二十餘米。

于飛就像是一個火爐子,不斷的融化冰雪,數不盡的玄寒之氣進入于飛體內,淬鍊著他的冰玉神脈,提升他體內的玄冰真元容量,讓他的實力在緩慢上升。

五分鐘后,于飛出現在了五女身邊,笑道:「你們就在這裡修鍊,適應一下寒冷的環境,我去附近走動一下,順便找點食物回來。」

五女乖乖聽話,這冰天雪地沒什麼好玩的,只能運功禦寒。

島上靈氣不弱,蘊含著明顯的寒冰屬性。

于飛登上小冰山的山頂,眺望著四周,這兒距離海邊不足四公里,距離島嶼中心方向的那座冰山,至少還有數十公里。

依照歸魂島與火焰島的布局來分析,後方那座巨大的冰山應該就是第一防線,冰山之外都屬於外部區域,面積差不多佔了整個島嶼的二分之一。

這些都是于飛的推測,準確與否還需要進一步求證。

觀望了片刻,于飛邁步而出,凌空虛度,腳下湧現出一條白色的冰霧,自動凝聚成了一條冰路。

這是『意動天地』的一種運用,結合玄冰九裂,于飛可以輕鬆駕馭寒冰之力,完成一些小把戲。

于飛溝通島上的玄冰之氣,對附近區域展開了地毯式搜尋,意念深入冰層之下,仔細搜尋地面或是泥土中存在的一些東西。

很快,于飛感應到了靈藥的氣息,這讓他很是意外,這冰天雪地之中,還有靈藥不成?

于飛搜尋的範圍是方圓百里,從近海邊緣地帶開始,不想放過任何一寸區域。

很快,于飛發現了九具屍體,分佈在不同位置,也感應到了獸類的氣息。

冰層之下,確實生活著少數耐寒的動物,體型有大有小,很多於飛都不認識,畢竟這是上古洪荒之地,許多早已絕種的生物都能在這裡見到它們昔日的蹤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