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六十六章第五區域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 于飛這話讓大家都感覺新奇,金燕問道:「如果日月代表時間,那時間又指什麼呢?」 于飛看著眾人,輕笑道:「時間的諧音就是石劍,這斷劍不就是一把石劍嗎?」 看著于飛手中之劍,眾人...

于飛仔細觀察了一番后,用斷劍切碎了煉丹爐下的巨石,發現石體之中有三道鐵環,正好扣在煉丹爐的三隻腳上。

于飛雙臂抱著煉丹爐緩緩往外拔,體內神力不斷湧出,最終硬生生的將煉丹爐給拔了出來,三個鐵環原來是煉丹爐本身之物,被扣在了巨石中。

這一次,于飛很順利的將煉丹爐收入了百草園中,玄火靈焰對百草園中的靈藥與百草生長起到了很大的催發效果,那靈泉也更加洶湧,水火同濟,陰陽平衡。

得到了煉丹爐,于飛顯得很高興。

更主要的是吞噬了四道生命火焰,距離三百六十五的大圓滿境界,僅差十道生命之火了。

飛身而起,于飛回到了北冰身上,等身上的獸血燃燒殆盡,他便化冰為水洗凈身體,穿好了衣服。

這時候,夏逸風和公孫若龍雙雙趕回,詢問了一下情況。

北冰簡單講述了一下,卻聽得兩大高手臉色駭然。

「現在去哪?」

平靜之後,夏逸風問道。

「去那石府看看,這第四區域已經沒有什麼值得留戀,有的也只是一些稀奇古怪,或是危險的存在,是時候進入第五區域了。」

于飛牽著北冰的小手,正準備轉身離開,這時候一股奇異的波動引起了于飛的注意。

驀然回首,在深坑的對面,三尾獅子冷冷的看著于飛,身軀在黑夜下並不明顯。

夜色中,一道絢麗的紅色火焰飛來,很多獸魂出現在紅色火焰中,穿過深坑徑直朝于飛這個方向飛來。

那是一條由獸魂組成的火焰,就像是一條魂河。浩浩蕩蕩,洶湧而來,詭異陰森,恐怖異常。

「閃開。」

于飛輕喝一聲,拉著北冰避開正面,夏逸風和公孫若龍也相繼避讓到一旁。

魂河就像歲月長河一般,在夜色中穿梭。數不盡的獸魂在河中咆哮嘶鳴,訴說著某種過往。

北冰驚疑道:「這詭異的玩意,到底是怎麼形成的?」

公孫若龍沉吟道:「這些獸魂都很強大,大都是四重天與五重天的凶獸死後留下的,也有巨獸的獸魂,我估計這火焰很詭異。有吸取獸魂,並束縛獸魂的能力,讓它們永遠困在裡面,不生不滅,恆古長存。」

于飛沉默不語,靜靜的看著深坑對面的三尾獅子,彼此眼神交匯。飛濺出一連串的火花。

三尾獅子的表現很奇怪,似乎有了很大變化,眼神凌厲而漠然,透著殺戮之光。

于飛警惕異常,這頭石獅子可不一般,在沒有搞清楚它的具體來歷前,于飛暫時還不想去惹它。

這時,魂河如列車一般開過。剎那遠去。

于飛收回了凝視的目光,牽著北冰的手,帶著夏逸風、公孫若龍直奔石府方向。

二十分鐘后,于飛放出秋雨、夏新竹、金燕等五女,一行九人出現在石府外。

「這日月圖案是什麼意思呢?」

眾人都很疑惑,日月代表的含義太多了,僅此一點可不太好猜。

于飛手持斷劍。感覺到了一絲波動,那是斷劍在震動,顯然對這石府有反應。

「日月代表時間,有日出日落。月升月降之意,通俗而言,就是指時間。」

于飛這話讓大家都感覺新奇,金燕問道:「如果日月代表時間,那時間又指什麼呢?」

于飛看著眾人,輕笑道:「時間的諧音就是石劍,這斷劍不就是一把石劍嗎?」

看著于飛手中之劍,眾人頓時醒悟過來。

秋雨贊道:「你還真夠聰明啊,這個也能被你想到。」

夏新竹笑道:「看來這斷劍就是鑰匙,當初燕南飛趕到這附近,估計就是跟著斷劍的提醒一路找來,可惜遇上了你。」

齊曼雪笑道:「他那是專門給我們送鑰匙來的。」

于飛笑而不言,手中斷劍一松,便自動飛向石府,像是磁鐵一般,被石門吸在上面。

九人仔細觀察,發現斷劍粘在石門上之後,上面的日月圖案開始轉動,石府一陣搖晃,沉悶的聲音緩緩傳來,石門正在慢慢移開。

隨著石門的開啟,一股炙熱之氣從中溢出,熱得讓人受不了。

石門很厚,竟然厚達五米,且材質很堅硬,要想強行轟開幾乎是不可能的。

石門因為太厚,開啟速度很緩慢,足足三分鐘過去,才打開一個三米見方的洞口。

「斷劍呢?」

大家都被洞口吸引住了,根本沒有留意到斷劍的情況。

此刻丹影虹問起,大家才震驚的發現,斷劍在開啟石門后,竟然縮入了石門之中。

公孫若龍惋惜道:「此劍很鋒利,就這樣失去真是有些惋惜埃」

北冰道:「這只是一把鑰匙,有它的使命,並非殺人的利器。開啟了第四防線的一道門戶,就已經算是完成任務了。」

于飛也並不很在意斷劍,因為那玩意根本無法融入體內,時刻拿在手上也不方便。

「走吧,我們進去。」

于飛一馬當先,步入了洞內。

那是一個蜿蜒朝下延伸的地下洞穴,裡面熱氣滾滾,熱得讓人全身冒水,根本承受不起。

「這鬼地方太熱了,簡直讓人受不了埃」

丹影虹修為稍弱,感覺身體正嚴重脫水,估計撐不了多久。

于飛將她收入百花爭春圖,牽著秋雨、齊曼雪的小手,陣陣清涼之氣消除了她們身上的燥熱。

夏新竹和金燕拉著北冰的手,藉助她體內的寒氣對抗酷熱。

夏逸風和公孫若龍就沒有這種待遇了,只能憑藉自身修為全力對抗這特殊環境的酷熱。

一路下行,坡度並不陡峭,但距離很遠,于飛足足前行了三公里,大約下降了八百米,來到了一個烈焰遍地的地下世界。

這就是第五區域嗎?

與想象中不太一樣。

第四防線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但第五區域那燃燒的地下世界簡直就是一個毀滅區域,根本無法生存埃

八人看著眼前的景象,全都驚呆了。

這第五區域完全就是烈焰地獄,遍地火焰,四壁烏黑,洞頂距離地面大約五十至八十米不等,氣溫高得嚇人。

八人才剛到這裡,屬於入口邊緣地帶,感覺溫度已經接近百度,這哪裡受得了啊?

北冰全身霧氣繚繞,雖然很清涼,但卻需要消耗大量的真元。

若一直呆在這,真元很快就會耗光,到時候也是死路一條。

「真是地獄一般的地方,這火焰島就不讓人活埃」

夏逸風咒罵一聲,像他這麼有風都忍不住咒罵,可見這鬼地方真不是人呆的。

于飛看著烈焰地獄,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心靈之眼仔細搜尋這一區域,發現極其遼闊,其中竟然有靈藥的氣息。

這種生命絕跡之地會有靈藥,這可是大出於飛的預料。

仔細想想,于飛覺得這裡有特殊的火屬性靈藥,才需要這等極端環境,且不會有人採摘,方能保存下來。

地下世界的整體地形依舊是朝下傾斜,四周高中間低,形成了類似漩渦的地勢。

「此地危險,為了安全考慮,你們先進入百花爭春圖修鍊。」

夏新竹、金燕、齊曼雪都沒有意見,但秋雨卻想留下來。

于飛考慮了一下,將夏新竹、金燕、齊曼雪收入百花爭春圖,讓秋雨牽著北冰的手,一行五人繼續前行。

考慮到這裡太熱,于飛把夏逸風和公孫若龍叫到身邊,從百草園內的靈泉中抽取了一股泉水,淋在兩人身上,讓他們頓時感到無比清涼。

夏逸風驚奇道:「這泉水蘊含靈氣,你哪裡弄來的?」

于飛淡然道:「這是歸魂島上的一道靈泉,被我收入了百花爭春圖中。此地過於酷熱,我們必須加快速度,若非必要不要逗留,否則會耗費太多的精力。」

于飛一馬當先,在前面開道。

這種環境下,他也不敢大意,必須盡量保證大家的安全。

北冰拉著秋雨緊隨其後,夏逸風、公孫若龍斷後,一行五人穿梭在遍地火焰的地下世界,速度相當快速。

前行中的于飛步履輕盈,腳下烈焰飛舞,烈火鋪道,這地下世界的火焰也有被他壓制的趨勢。

北冰、秋雨、夏逸風、公孫若龍都有些無語,這于飛簡直強悍得不可理喻,竟然可以駕馭烈火玄陽之力。

第五區域越是深入,越是酷熱,簡直就是一個大火爐,熊熊燃燒的火焰足以毀滅一切生靈。

此刻,于飛已經前行一公里,因為火焰的關係,視線受到一定影響,無法及遠,且探測波也受到極大幹擾,僅能探測前方一千米以內的情況。

于飛體內玄陽之氣異常活躍,盤踞在胸腹之間的龍形烈火精髓翻滾不息,引發了烈火四極的異動,開始主動吸取外界的烈火玄陽之力。

一道道火焰纏繞在於飛身上,細小而閃亮,全都是烈火的精華,直接被于飛的身體吸收消化掉。

北冰、秋雨等四人跟在後面,感覺于飛走過的地方,氣溫在不斷下降,那是烈火精華被抽取之後,普通凡火威力減弱造成的。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