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六十二章燕南飛的殺機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魂島,有一點利用價值?」 夏新竹搖頭道:「我喜歡于飛,不是因為他有利用價值。我勸你走,也是為了你好,畢竟當初是我把你帶到雲城,我不想你死在這裡。」 「既然你對我還有情誼,那我殺了于飛,...

燕南飛知道夏新竹很在意于飛,雖有殺他之心,但卻頗為謹慎,不想被夏新竹知道,免得將來憑添麻煩。

如今,燕南飛以退為進,故意說想見一見夏新竹,這完全就是在試探于飛的反應,想知道夏新竹、夏逸風等人在哪裡,方不方便下手殺掉于飛。

燕南飛的這點心思,豈能瞞得過於飛?

「就在七八公裡外,你要去的話,我可以帶你過去。」

于飛一副毫不知道危險的樣子,這讓燕南飛也放鬆了一些警惕。

「七八公里啊,這可不是一個近距離,我們在這談話,估計他們也不會知情。」

燕南飛的笑容逐漸露出了一絲陰森,可于飛卻渾然不覺,反而笑道:「她們又沒有順風耳,當然聽不到這麼遠距離的談話聲。我們正好可以說說悄悄話,講一講男人之間的私密話語。」

于飛的笑容有些高深莫測,這讓燕南飛頗感驚疑,但卻毫不在意。

一個區區四重天境界的修士,在他六重天巔峰境界面前,根本就是個螻蟻。

「是啊,我們還從沒有單獨好好談過,我也確實有些話想要與你談一談。」

燕南飛之言聽上去就像是老朋友見面,可笑容卻陰冷多了。

于飛看著燕南飛,當然不能一直裝作看不到對方臉上的表情,否則就太過明顯。

「我們倆談點什麼好?葬龍絕地,還是新竹?」

燕南飛笑道:「我們已經在葬龍絕地中,談一談新竹埃我從燕山跟她來雲城。一是為了葬龍絕地,二是為了她的人。」

于飛淡然道:「我知道,只可惜我後來居上,她現在是我女朋友了,所以我們有必要好好談一談。」

「其實也沒什麼可談的。人一旦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我是不會跟死人較勁慪氣的。」

燕南飛開門見山,眼中殺機浮現。

于飛冷笑道:「你就不怕新竹知道后,會恨你?」

燕南飛自負道:「不讓她知道就是了。日後就算她知道,你也早已死了。活著才是重要的,時間能抹去一切不存在的過往。」

「這樣說起來,你一開始就想過要殺我了?」

「如果你肯自動退出,我燕南飛也不是那種沒有肚量之人,無心跟你一個四重天境界之人計較。只是你會退出嗎?」

燕南飛哈哈大笑,料定於飛是不會退出的。

「這世上有很多東西可以讓。但也有很多東西不能讓。當矛盾發生,卻又難以和平解決時,那就只能歸諸於宿命了。」

于飛很平靜,這番話卻得到了燕南飛的讚賞。

「說得好,當事情解決不了,就只能聽天由命了。你是一個很聰明的人,我並非故意針對你。可是當你我之間只能有一個選擇時。生存的天性會讓我無情的把你殺掉。」

燕南飛毫不掩飾心中的殺機,殺一個于飛對他來說並非什麼大事,殺就殺了,用不著在意。

于飛冷笑道:「你可以當作我們不曾相遇,也可以當作沒有來過這裡。」

燕南飛譏諷道:「你害怕了?可惜相遇就是相遇,那是註定的宿命。」

于飛搖頭道:「我不是怕。只是給你一個機會,可惜你沒有好好把握住機會。」

燕南飛不屑道:「機會是為有實力的人而準備,在我面前你根本就沒有任何機會。」

「是嗎?那我就讓你知道,實力在宿命面前,也不過是兒戲。」

于飛心念一動。夏新竹、金燕、丹影虹、秋雨、齊曼雪同時出現,這讓燕南飛大驚失色。

「你們怎會…這…」

秋雨冷笑道:「你們剛才的交談我們都聽到了,你想殺于飛,簡直不自量力。」

秋雨跟著于飛最久,任何人想殺于飛。就跟要殺她沒有兩樣,她自然是毫不容情。

燕南飛沒有理會秋雨,眼神複雜的看著夏新竹,輕聲道:「新竹……」

夏新竹一臉失望,輕嘆道:「燕大哥真想殺于飛?聽我一句勸,你還是離去吧。」

燕南飛神情變幻不定,慢慢露出了冷酷之色。

「你真的看上于飛了,他有哪一點比得過我,就因為他曾去過歸魂島,有一點利用價值?」

夏新竹搖頭道:「我喜歡于飛,不是因為他有利用價值。我勸你走,也是為了你好,畢竟當初是我把你帶到雲城,我不想你死在這裡。」

「既然你對我還有情誼,那我殺了于飛,你就不用再為這個無用之人求情。」

燕南飛的眼中透著一股炙熱,還帶著幾分瘋狂,這是嫉妒的反應。

秋雨冷笑道:「有種你就試試,看誰死在這裡。」

丹影虹勸道:「燕大哥,你還是走吧,不要和于飛過不去,也不要讓我們為難。」

燕南飛看著五女,冷冷道:「這個地方強者為尊,你們越是替他求情,我越是要殺他。」

齊曼雪冷笑道:「好大的口氣,枉費你自認聰明,實際上笨得要死。燕南飛我告訴你,于飛放我們出來,不是讓我們為他求情,而是想給你一個機會。夏新竹說那些,也是在為你求情。」

燕南飛狂笑道:「為我求情!真是笑掉人大牙。別說于飛不是我的對手,就是你們一起上,也根本打不過我。」

金燕哼道:「狂妄自大的可憐蟲,你可知道如今這島上還活著多少人?」

燕南飛臉色微冷,即便金燕是極品美女,可諷刺自己還是讓燕南飛很生氣。

「活著多少人與這有何關係?」

夏新竹輕嘆道:「燕大哥可能還不知道,除了外部區域的勞達、董寶國、辛雲芳三人外,第四區域內除了我們一行八人,就只剩下你們當初進來的八人,這還包括千軍破在內。」

燕南飛有些驚訝,隨口問道:「其他人呢?」

秋雨冷笑道:「其他人全死了!說準確一點,幾乎全被于飛一個人殺光了1

燕南飛一呆,隨即狂笑道:「就憑他?你們當我是三歲小孩嗎?」

丹影虹大聲道:「這全都是真的,我們親眼所見。」

燕南飛不信,看著夏新竹,問道:「你們拿這話恐嚇我,有意義嘛?」

夏新竹苦澀道:「我之前勸你離開,是不想你死在於飛的手上,他放我們出來,也是不想讓我為難。你還記得那一日于飛去救秋雨嗎,他一口氣殺掉了天鬼婆、黃博、候通、鄧小波與惡鬼奴,沒有一個人活出生天。後來,邪月派的四大高手與左橫秋、武不輸襲擊我們,除了邪月派的殘風之外,其餘之人全部被于飛活活打死,那一次我們所有人都在常」

燕南飛臉色驚變,眼神陰霾,怒吼道:「胡說八道,我不相信!我有利劍在手,誰也無法阻擋。」

秋雨怒道:「別跟他廢話,這種頑固不化之人,直接殺掉以絕後患。」

于飛劍眉一挑,冷冷道:「留下斷劍,我看在新竹的份上這一次饒過你,以後不要再讓我見到,否則必殺你。」

丹影虹勸道:「燕大哥,我們說的都是真的,你還是留下斷劍,速速離去吧。」

燕南飛眼神有些瘋狂,怒笑道:「好、好、好。既然你們都幫著他說話,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今天我就殺了于飛,把你們全都擒下。即便你們不講情面,我也不介意多幾個女奴。來吧。」

燕南飛徹底撕破臉皮,眼中殺氣如狂,顯然受了刺激。

說到底,一向自負的燕南飛,豈能讓人看不起?

不僅夏新竹幫著于飛說話,就連其他人都敢看不起他,他當然受不了。

于飛揮手讓五女站開,眼神淡漠的看著燕南飛。

「念在相識一場的份上,我給你十招表現的機會。十招之後,我取你人頭。」

燕南飛狂妄道:「殺你,三招足矣。」

一閃而退,燕南飛后移百米,冷冷的看著于飛,讓他上前一決生死。

于飛一閃而至,來到空曠地,腳下火焰環繞,一道道細小的火焰化為蓮花,盤旋在他的身外,凝聚成一道火焰的圖案。

燕南飛不屑道:「雕蟲小技,不足為道也,給我滅1

氣勢狂涌,燕南飛身上爆發出震懾天地的霸氣,呼嘯的氣流衝擊著于飛身上的火焰,想要將其壓制、消滅。

于飛漠然不斷,身外的火焰依舊旋轉,但卻被逐漸壓制收攏,這讓燕南飛很是得意。

五女表情各異,但卻毫不擔心,她們都知道于飛的戰鬥力,那是不動則已,一動驚人。

當于飛身外飛舞的火焰被壓制到一定程度后,突然開始反擊,狂野霸道的力量摧枯拉朽,瞬間震裂時空,震得燕南飛身體搖晃,硬是朝後退出三步。

「這怎麼可能?我不相信1

燕南飛不是傻子,剛才的那股反彈力之強,讓他瞬間意識到了情況不對。

于飛漠然道:「她們口水都說幹了,你偏偏不信,我只能讓你自己看清楚現實。」

于飛施展出翻天掌,雙手化為擎天巨手,朝著燕南飛拍下,那渾不在意的表情就像是在拍蚊子。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