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六十一章神秘石府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了于飛的會陰穴,與裡面的生命精元、生命之火融合在一起。 這是于飛怎麼也不曾想到的事情,這冰晶是什麼東西他都不知道,誰想就被萬獸精元珠給吸入體內,融入了會陰穴,讓他慾火焚身的身體一下子得到了控制...

于飛走入枯木林,頭幾步還不覺得,可多走幾步就發現這枯木林中心區域越來越冷,像個天然的冰庫,涼爽得讓人有些承受不祝

于飛修鍊了玄冰九裂,對於寒冷並不在意。

同時,于飛此刻獸血沸騰,正需要降溫,這寒氣對他來說也有壓制慾火的作用。

于飛很快走到枯木林中心,這裡極寒刺骨,別說男歡女愛,就算是一般的修士在這裡多站一會也很受不祝

于飛催動玄冰九裂,開始吸收並搜尋這股寒氣的來源,最終腦海中的冰魂出現了一絲異動,發現了寒氣的源頭。

那是位於一顆巨樹的樹心之中,有一顆鑽石般閃亮的了物質,晶瑩剔透,呈淡藍色透明狀,僅食指般大校

寒氣就是從它那裡發出,二十一顆巨樹的枯死,也是因為它的緣故。

于飛靠近那顆大樹,氣海中的萬獸精元珠自動旋轉起來,腦海中的冰魂也在微微顫動,這讓于飛驚訝極了。

當于飛挖出樹心中的那顆『冰晶』時,還沒有看仔細具體是什麼樣子,手中的冰晶就自動融入體內,鑽入了于飛的會陰穴,與裡面的生命精元、生命之火融合在一起。

這是于飛怎麼也不曾想到的事情,這冰晶是什麼東西他都不知道,誰想就被萬獸精元珠給吸入體內,融入了會陰穴,讓他慾火焚身的身體一下子得到了控制,慾望之火也小了幾倍。

于飛仔細觀察會陰穴的情況,那就像是一個雞蛋。蛋殼由生命精元組成,將生命之火與冰晶包裹在裡面。

生命之火就像是蛋清,冰晶就像是蛋黃,三者和諧統一,卻又各具特點。

于飛仔細分析冰晶。發現它和萬獸精元珠之間聯繫緊密,絲毫不亞於生命精元與生命之火,三者應該屬於同一級別,不同屬性。

生命精元五行屬木,生命之火自然是五行屬火,這冰晶則是五行屬水。難不成冰晶也出自巨獸體內,乃是某個冰島之上的巨獸達到五重天境界后,凝聚而成的獸核?

于飛覺得這個推斷很有可能,結合歸魂島、火焰島、錯亂五行陣等線索不難推斷出,葬龍絕地的外圍至少有五座島嶼,對應金木水火土。就像護衛守護著中心區域的要地。

至於五座島嶼以內的範圍,還有沒有四座島嶼、三座島嶼、兩座島嶼層層護壁,這個暫時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五行島嶼確實存在,那麼冰晶出自另一個島嶼就說得通,只是它為何會出現在火焰島上,這是一個值得思索的問題。

融合了冰晶之後,枯木林的氣溫頓時恢復了正常。于飛體內的慾火也得到了壓制,但卻是治標不治本。

于飛看了看天色,很快就要天黑了。

這一次于飛斬殺十二頭巨獸,吞噬了三十四道生命之火,體內的生命之火數量已經達到了二百八十二道,戰鬥力又急速增強了不少。

為了身體著想,于飛放出了齊曼雪,拉著她就在這林中修鍊起來。

因為環境開闊,齊曼雪一開始並不很樂意,畢竟在這島上打野戰。萬一被其他男人看見,豈不羞死人了?

然而于飛好說歹說,稍稍用強,齊曼雪也就半推半就順從了于飛。

夜色下,枯木林中傳出誘人的呻吟。

齊曼雪、殘風、伍思琪先後上陣。輪番替換,一邊消除于飛體內的慾火,一邊展開雙修,幫他轉化體內的四重天真元,讓他一步步朝著五重天境界靠近。

穿過第三防線,吞噬烈火精髓,又融合了火龍芝的火龍精氣,外加融合了一粒冰晶,吞噬三十四道生命之火,使得于飛短時間內實力暴漲,五重天真元在體內的百分比一下子又降到了百分之三,等於是提升有提升了十倍。

三女了解這一情況后,都有種想要一頭撞死的念頭,于飛這身體也太妖孽了,實力能一直不斷的上漲,簡直就是無底洞。

這就是萬獸不滅體的恐怖之處,能不斷強化肉身,提升實力,進化為更強的存在,直到成為最強。

一夜的時間,三女使出渾身解數,讓于飛的生理狀態恢復了正常,可體內五重天真元僅僅提升至百分之四。

說確切一點,三女耗費一夜時間,也僅僅轉化了百分之一的五重天真元,于飛的強悍簡直讓齊曼雪快要抓狂了。

用齊曼雪的話說就是,還不知道要被于飛干多少次,才能擺脫這種讓人又愛又怕的非人折磨。

于飛只是笑笑,這種事情男人都很喜歡,多做幾次也無妨。

一夜的修鍊讓于飛感覺身體有了新的變化,特別是融合了那顆冰晶,使得于飛的冰玉神脈進展神速,玄冰九裂也觸及到了第三關,玄冰三裂的門檻。

此外,烈火四極也受到了冰晶寒氣的平衡,多了一絲玄妙的變化。

整體實力,綜合戰鬥力,更是提高了很多倍。

清晨,于飛打了獵物,將眾女全都放了出來,一起共進早餐。

期間,于飛簡單講述了一下昨日發生的情況,以及一些需要留心注意的地方,讓大家切不可冒險。

飯後,于飛繼續追尋巨獸的蹤跡,同時留意石爐子的消息,並打算進一步探索第四區域。

所謂風險與機遇並存,這第四區域雖然險峻,卻也著實蘊含著不少機遇。

另外,于飛還想尋找徐天陽,趁機將其消滅,這可是一大禍患。

于飛走過的區域,他都留了氣息印記,不至於重複走彎路,也能更好的探尋其他區域。

第四區域是一個大圓圈,一個由巨木森林組成的圓形地帶,面積超過五千平方公里。

常人要想走上一圈,至少得花費好幾天,修士若走馬觀花,一天就能看完,但若想看仔細,那就得花費不少時間。

于飛穿梭于山林之中,見到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如猴子頭上長著一朵花,野牛背上生了一棵樹,驢腦袋長在豬身上,這些都只是新鮮事,古怪稀奇,但也沒有什麼太特別。

可是臨近中午時,于飛發現了一座石府,這絕對是一件驚人的事情。

那石府古老而陳舊,充滿了歲月的痕,絕不是剛剛開闢而成,這會是誰人留下的呢?

石府並不高大雄偉,相反還很小,很隱秘,藏在一株巨樹背後的石崖上,被茂密的藤條所遮蓋,于飛也是無意中發現的。

一個上午,于飛僅僅找到三頭五重天巨獸,吞噬八道生命之火。

收穫不算很理想,但也始終處於進步之中。

而今這石府引起了于飛的興趣,他開始仔細研究。

石府很粗糙簡陋,有一道石門,看上去似乎很厚重,石門上畫著一幅畫,簡潔明了,一個太陽,一個月亮,除此再無其他。

于飛凝神沉思,太陽表示日,月亮代表月,合起來就是日月,是個明字,此外也有代表陰陽的意思,難道這座石府名為日月洞府?

或是其他含義?

于飛仔細研究石府的石門,感覺不像是活門,就像是一扇打不開的死門,根本是虛有其表。

于飛想起了公孫若龍說過,第四防線很隱蔽,一般不容易找到。

這石府會不會就是第四防線的一處入口呢?

如果是,那麼石門上的圖案就一定蘊含深意。

于飛沒有妄動,更沒有用蠻力砸門,在沒有搞清楚狀況之前,他一般不會魯莽行事。

半個小時后,于飛離開了那裡,並留下了印記。

誰想剛走出兩公里,就在一處山谷中遇上了燕南飛,他仍舊提著那把斷劍,衣服上染有血跡,正在山谷中四處尋覓。

「于飛,你怎麼沒有與其他人走在一起?」

燕南飛眼神閃爍不定,顯得很狐疑。

于飛至今都還是四重天境界,敢一個人在這第四區域亂闖,這絕對不是正常的事情。

燕南飛號稱年輕一輩十大高手之一,可不是浪得虛名之輩,自然有些頭腦,並沒有表露出太過強烈的殺氣。

「我出來打獵,正愁沒發現適合的獵物,就遇上你了。」

于飛這話頗有點意思,似乎在說你就是我的獵物埃

「其他人在哪?你們是怎麼闖過第三防線的?」

燕南飛看著于飛,臉上掛著微笑,但卻透著你為魚肉我為刀俎的韻味。

于飛自然看得出燕南飛有殺己之心,畢竟于飛和夏新竹走得太近,這讓燕南飛很妒忌。

況且,這火焰島上實力為尊,只要不當著夏新竹的面殺掉于飛,神不知鬼不覺,那無疑是最好的事。

如今,燕南飛含笑詢問,那是在了解于飛的底細,不想發生意外,說來也算是謹慎之人。

「新竹、影虹、秋雨都進來了,我們還遇上了北冰,目前暫時在一起。你是怎麼得到斷劍,又來到這裡的?」

于飛笑得很迷人,就像老朋友一樣,看不出絲毫防範之心。

「這事說來話長,有空我再慢慢與你細說。新竹人在哪裡,我想見見她?」

燕南飛眼底閃過一絲寒光,于飛一口一個新竹叫的很親切,這讓他很是生氣,但又不便表露得太明顯。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