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五十七章花開北斗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再啟程。」 第四區域很兇險,大家都不敢大意,生怕發生意外。 「我已經不礙事,我們繞過樹洞,繼續前進了解情況。兇險與機遇是並存的。」 于飛不想耽誤時間,他必須儘早掌握第四區域的情...

同時,于飛體內磅的生命精元轉化為生命力,修復于飛受損的經脈臟腑,讓他肉身很快就沒有大礙,萬獸不滅體高速運轉,恢復了活力。

于飛精神有些疲倦,元神之劍重創了他的意識神魂,這需要花點時間。

站在數百米外,于飛這才發現,這個樹洞附近很寧靜,與別處生機勃勃的感覺完全相反,有點類似於毒龍芝所在的區域,但卻多了一種令人神魂顫抖的危機感。

複雜一笑,于飛轉身離開。

此前為了追蹤那靈藥,竟忽略了這至關重要的一點,看來一向謹慎的自己,也有百密一疏的時候埃

這是一個教訓,提醒于飛在這荒島之上莫要自大,隨時都可能發生危險。

當于飛回到眾女身旁,交戰已接近尾聲,林中的凶獸被逼退,留下了滿地殘肢與幾具屍體。

丹虹影、齊曼雪都受了點皮外傷,秋雨、金燕、夏新竹安然無恙。

「你去哪呢?」

大家圍著于飛,詢問了他的去向。

于飛毫不隱瞞,講述了一下樹洞的情況,提醒大家切記避開。

「你眼下受了傷,定會影響戰鬥力,我們要不先在這裡休息一下,等你傷勢痊癒之後再啟程。」

第四區域很兇險,大家都不敢大意,生怕發生意外。

「我已經不礙事,我們繞過樹洞,繼續前進了解情況。兇險與機遇是並存的。」

于飛不想耽誤時間,他必須儘早掌握第四區域的情況。

越是危險之地,越是需要了解底細,否則就會更加危險。

這一次,于飛讓夏逸風在後面保護眾女。他走在前面開道。

這種表現體現出了于飛的重視,也說明這片巨木森林很危險。

于飛沒有左右繞行,而是選擇橫穿森林,想看一看第四防線與第五防線到底隔著多遠。

前方,林中有巨獸出現,七八頭四重天巨獸成群結隊。讓人看得心裡發毛。

這些巨獸的體型大多在五至八米之間,對於飛雖然沒有威脅,可是對諸女來說,卻是一個大麻煩。

于飛下令讓諸女出手,不求擊殺巨獸,只是為了增加她們與巨獸交戰的經驗。

修士一般都將敵人假設為人類。所以一些招式都有很強針對性。

一旦換成體型巨大的巨獸,很多招式就全都派不上用常

這種情況下,若是毫無交戰經驗,那是很吃虧的。

反之,常年與巨獸交戰,突然換成與人交戰,也是很不適應的。

巨獸的生存環境需要食物與水源。這附近出現巨獸,說明有充足的食物。

至於水源,于飛暫時還沒有發現。

夏逸風一旁觀戰,不時開口指點夏新竹、丹影虹,告訴她們一些實戰技巧。

于飛飄然前行,他覺察到了五重天巨獸的氣息,就在前方三裡外。

森林很大,地勢起伏不平。

于飛來到一個山谷外,居高臨下看著谷中的情況,結果讓他有些意外。

這裡的確有五重天巨獸。但那不是主角,真正吸引于飛目光的是一棵樹。

此外,于飛在這山谷之中搜尋到了很多熟悉的氣息,徐天陽、古寒英、燕南飛、張華峰、白戴軍都來過這裡。

另有兩股陌生的氣息,于飛猜測應該是公孫若龍與寒江叟。

山谷中央。一顆彎彎曲曲,高不足兩米的怪樹通體晶瑩如玉,樹榦與樹枝如紅玉一般幾乎透明,彎曲的形狀很詭異,開出七朵色彩不同的花朵,怎麼看怎麼像北斗七星。

這就是那顆樹吸引于飛的地方,那樹榦彎曲如龍,讓七朵花兒排列成北斗七星狀,簡直就像是刻意雕琢,卻又渾然天成。

七朵花全都以紅色為主色調,但每一朵花兒各有不同的色彩差別,述說著它們各自的不同。

山谷中有四頭五重天巨獸,但全都有傷在身,于飛估計應該就是那些六重天修士硬闖山谷時,將其打傷的。

此前的六重天修士,全都是六重天巔峰境界的強者,對付這五重天境界的巨獸,不說斬殺,要擊傷還是很容易的。

于飛遠遠看著那棵樹,心裡覺得很迷茫,徐天陽、燕南飛、白戴軍等人都來過這裡,還不惜打傷四頭巨獸,為何不曾設法將這棵樹弄走?

他們那些人勞神費力,最終全都離開,這不是吃飽了撐著,沒事找事干?

于飛想了想,暫時想不出什麼眉目來,直接進入了山谷中,他要近距離觀看。

巨獸覺察到生人的氣息,怒吼著沖了出來。

于飛早已脫下衣褲,提升實力的機會他是從不會放過的。

這四頭巨獸都相當不弱,每一頭巨獸體內都蘊含著兩道生命之火,曾吞噬過兩頭同階巨獸的生命本源。

三四一十二,于飛僅僅花費了十分鐘,就斬殺并吞噬了十二道生命之火,體內生命之火的總數上升至二百四十八道。

四次獸血煉體,繼續強化于飛的肉身,特別是筋骨臟腑,一直在不斷的強化提高。

于飛全身沐浴著巨獸的精血,迎風化為火焰一直燃燒,但他卻一點也不在意。

來到那顆怪樹旁邊,于飛仔細觀看,彼此相距不足三米,一種很玄妙的力量從樹上散發出來,籠罩在於飛身上。

那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力量,承載著某種意識,但卻無法和于飛的意識融合在一塊。

于飛嘗試著變化自身意識頻率,催動意動天地,卻始終差了那麼一點點。

這是一種很無奈的結果,于飛能夠捕捉到那股力量所承載的意識變化,卻始終無法達到一致。

于飛覺得這就是緣分,自己與這顆樹之間,並沒有真正的夙緣,所以強求不得。

這種解釋讓于飛豁然開朗,為什麼徐天陽、燕南飛等人甘心離去,那是因為他們也知道自己於這棵樹無緣,強求也是枉然。

至於這北斗七星排列的七朵花蘊含著什麼秘密,無緣之人自然是不好亂猜。

于飛觀看了一會,隨即離開了山谷,他打算帶眾人去試一試機緣,說不定他們與這棵樹有緣。

于飛趕回時,眾女與巨獸的打鬥正進入白熱化,除了北冰是六重天境界,輕鬆壓制巨獸外,其餘五女全都戰鬥得很辛苦,特別是丹影虹,她是完全沒有辦法,被巨獸逼得東躲西藏。

夏新竹的天碑掌法很霸道,打得巨獸連連哀嚎。

秋雨施展出翻天掌,這套掌法也是以威力見長,能硬撼巨獸,不相上下。

金燕與齊曼雪都是展出陰煞絕魂劍,厲害的劍氣雖然恐怖,可對於體型巨大的巨獸來說,似乎有點使不上力的挫敗感。

「好了,別打了,我帶你們去個地方。」

十分鐘后,于飛帶著一行人來到山谷,剛一進來於飛就驚呆了。

四頭巨獸的屍體沒有了,那顆怪樹也神秘不見了。

于飛覺得自己可能走錯地方了,但看了好幾遍,沒有走錯啊,這是怎麼回事啊?

「你帶我們來這幹嘛?」

「景色一般般,沒什麼好看的。」

于飛不言,徑直走到之前那顆怪樹生長的地方,一番查看后,一腳震裂了地面,一塊石板破土而出,引起了眾人的高度關注。

石板上有一個清晰的圖案,正是那顆怪樹,此刻正在慢慢轉淡。

「這是什麼東西,表面上的圖案怎會越來越淺,不會有鬼吧?」

六女與夏逸風都感到不可思議,這簡直就是靈異事件,沒有道理,不科學埃

于飛臉色有些難看,這島上解釋不清楚的事情越來越多,越來越詭異了。

當石板表面的圖案完全消失后,一行字跡突然浮現。

「快看,有字。」

夏逸風念道:「宿命之緣,萬年一現,花開北斗,無緣莫見。」

北冰哼道:「我們都是無緣之人,這玩意有什麼好稀罕。」

于飛皺眉道:「我見過之後,它就自動消失了,看來必是與我有糾纏不清的恩怨。」

夏新竹問起了當時的情況,于飛簡單描述了一下,聽得眾人都暗自稱奇,這天下之大還真是無奇不有埃

隨後的時間,眾人在山谷中轉了一圈,正說是否繼續前行時,一股耀眼的光華從遠處升起。

「那氣息很熟悉,有點像是燕南飛。」

夏逸風看著于飛,顯然是在詢問他的意思。

于飛淡然道:「既然遇上,我們就去瞧瞧吧。」

一行人快速趕去,翻過兩座山嶺,來到了一處斷谷中,發現了燕南飛的蹤跡。

此刻,斷谷之中人影交錯,飛沙走石,洶湧的氣流遍布斷谷的每一個角落,大戰異常激烈。

于飛帶著眾人居高臨下,發現交鋒的竟然有四人,正在混戰。

這四人正好和于飛一行人都有關係,除了燕南飛之外,還有峨眉派的張華峰,廬山派的白戴軍,北冰的同行者公孫若龍。

四人似乎在搶奪一件東西,目前暫時落在燕南飛手裡。

于飛一邊觀戰,一邊自語道:「待會他們要是求我出手,那可真是有點難辦埃」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