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五十六章恐怖殺機

作者:心夢無痕  |  更新時間:2013-09-08 06:17  |  字數:3436字

繼續深入,一些野獸撕咬、打鬥的痕迹越來越清晰,凶獸、巨獸的氣息也越來越濃,已經有不少獸類發現了八人的蹤跡,在暗中觀望。

突然,一隻火猴刷的一下竄出,朝著秋雨的長髮抓去。

那隻火猴體型頗大,比正常的猴子大了幾倍,但還沒能步入巨獸行列。

秋雨反手揮出,翻天掌震動四方,一掌將火猴拍飛。

這樣的效果秋雨很滿意,但卻引發了林中獸類與八人之間的大戰,讓形勢頓時緊張起來。

于飛看著那些進攻的獸類,大多是三重天、四重天、五重天的凶獸,暫時沒有見到巨獸的身影。

于飛沒有阻止,因為這個級別的凶獸對眾女來說是一種很好的磨練,有助於增強她們的戰鬥力。

于飛吩咐北冰留下壓陣,不要輕易出手,好好磨練一下金燕、夏新竹、丹影虹、齊曼雪、秋雨五人。

夏逸風置身事外,于飛躍上一棵大樹,站在樹梢眺望遠方,發現這第四區域很大,遠遠超出了想像。

這一點與歸魂島區別很大,也和于飛原本的預計存在很大出入。

烈焰巨木森林有著特殊的氣場,視線不受影響,但探測波與心靈之眼都無法及遠。

換言之,這片森林隱藏著許多東西,讓人無法全局觀測,總會有一些隱秘無法完全了解。

第五防線在哪,于飛暫時不得而知,但他相信就在森林那一頭。

徐天陽如今怎麼樣了。這是于飛想要弄清楚的事情。

當日于飛回到現實社會,徐天陽卻來到火焰島上,如今一個多月的時間過去,徐天陽有沒有邁出那關鍵性的一步,進入七重天境界呢?

于飛有些擔心,但卻並不懼怕,因為他現在的戰鬥力到底強悍到何種程度,連他自己都說不清。

沉思中,一道靈藥的氣息引發了體內百花爭春圖的顫動。驚醒了于飛。

一閃而逝,于飛眨眼出現在了千米之外,意識鎖定了一團紅光。

那就是一味靈藥,具有快速移動的特性。

于飛以心靈之眼觀測,發現那只是靈藥的一縷靈氣幻化而成。並非本體。

于飛有些驚訝,什麼樣的靈藥這麼神奇,僅僅一縷靈氣也能幻化成型,讓普通修士都無法辨認?

那團紅光一閃而過,朝著森林深處跑去。

于飛遠遠跟著,前行五里之後,那團紅光進入了一個巨大的樹洞。消失了蹤影。

那個樹洞很大,位於一株萬年老樹的樹榦上,像是天然長成,類似於一道門戶。一旁竟然立著一塊石碑。

于飛來到樹洞前,但見那樹洞高五米,寬三米,足以開進去一輛卡車。深不知幾許。

一旁,一塊歷經歲月滄桑的石碑古樸而簡約。高僅一米五,寬不過半米,上面刻著『禁錮』二字。

于飛心懷疑惑,這樹洞中難道禁錮著什麼見不得天的活物?

看著深不見底的樹洞,于飛將意念探入其中,感覺到了一股很純正的靈氣,但卻伴隨著一股危機。

于飛遲疑了片刻,決定進去瞧一瞧,萬一併不妙就馬上退出。

樹洞看上去古樸蒼勁,沒有任何聲響,顯得很安靜。

于飛小心翼翼的走入洞內,並不時回頭查看,暫時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情況。

樹洞緩緩朝下延伸,深不見底。

于飛很快消失在黑暗中,寂靜無聲的環境讓人心情壓抑,有著發毛的感覺。

于飛周身烈焰環繞,照亮了四壁,感覺像是進入了一個荒誕的世界,體內百花爭春圖在不住的顫動,似乎提醒于飛要格外當心。

幾分鐘後,前方出現了妖艷的紅光,一朵血色蓮花足有磨盤那麼大,花瓣就像是血肉生成的一樣,正在緩緩蠕動,那場景看得于飛心神蕩漾。

太妖異了,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這是一朵妖花,竟然有血肉滋生的跡象,完全不可想像,也無法想像。

在那血色紅蓮之中,生長著一株通體血紅,長約半米,長滿根須的血參,五官清晰,四肢分明,已經完全成為了人形。

這是一株極其罕見的人蔘,可謂名副其實,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鬍子,全都一應俱全,就連那張臉,也像是一個老爺爺一般,通體透著晶瑩玉澤的紅光,一看就知道是一株寶參。

在血色妖蓮的四周,刻滿了奇異而古怪的花紋,那些全都是靈紋陣圖,有絲絲紅光在不斷的遊走,壓制著妖蓮身上的氣息,但卻與血參的氣息相合。

這是一種矛盾而又對立的場景,靈紋陣圖壓制著血色紅蓮,但卻和寶參氣脈相連,而寶參又紮根在血色紅蓮的花蕊之上,形成了一個糾纏不清的循環。

于飛獃獃看了幾分鐘,心神才慢慢收斂。

樹洞並非到底為止,繞過紅蓮繼續往前,似乎還有一大段。

那一段很黑暗,像是能吞噬光芒,隱約間一股恐怖而兇險的氣息就蟄伏在樹洞深處,讓于飛都感到心靈不安。

于飛收回目光,繼續觀察妖蓮與寶參,還有地上的陣法。

洞外石碑寫著禁錮二字,難道指的就是這朵妖蓮?

若是想禁錮這朵妖蓮,為何又要讓寶參紮根其上,是為了配合靈紋陣圖合理鎮壓,還是另有緣故呢?

就于飛判斷,這株血參至少是萬年寶參,已經生具五官四肢,化為人形,絕不簡單。

若能得到這株萬年寶參,自然是天大的機緣,可是它同妖蓮花長在一起,能夠分得開嗎?

若是能分開,又能不能動它呢?

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于飛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