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五十二章三大絕技

作者:心夢無痕  |  更新時間:2013-09-07 06:35  |  字數:3437字

更為可怕的是,當于飛一行七人順流而下,前行了八百里後,在一處河流收緊的彎道處,看到了一條人影,正位於燃燒的河流之中,眼神冷酷的凝視著七人。

那就好似一種幻覺,讓人難以置信,可七人仔細看了許久,那真實的身影,兇殘狠辣的眼神,卻又讓人不得不信。

那條人影似真似幻,搞不懂是活人還是冤魂,給人一種虛幻朦朧的感覺。

于飛眉頭皺起,這人影很可怕,若是前朝之人,那必然是真罡期的高手,絕非真元期的修士可比。

好在那人影並沒有衝來,也沒有任何攻擊的跡象,只是冷冷的看著眾人。

七人繼續前進,心情都變得沉重了很多。

這島上古怪之事太多,就算于飛有過人的戰鬥力,也總有一些猜不透摸不清的存在,讓他感到不安與擔心。

再行五百里,七人來到一處地勢平緩,河流平穩區域。

「快看,那是什麼玩意?」

金燕眼尖,發現了一幕驚人的場景。

寬闊的河面上,三具完整的白骨彼此間隔一定的距離,正在演練不同的招式,全都很精妙,相當的吸引人。

第一具白骨演練的是一套拳法,剛猛無匹,大開大合,有種一往直前的霸氣。

第二具白骨演練的是一套劍法,手握一把骨劍,在河面上仔細演練,招式精妙。劍法凌厲。

第三具白骨最為奇怪,盤坐在河面之上,一條條細小的火焰纏繞在他身上,就好似人體經脈,他是在修鍊某種法訣。

遠遠看去,可以看到一絲金色的火焰順著一些經脈緩緩流動,速度並不快,七人完全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仔仔細細。

「一套拳法。一套劍法,一套功法,這怎麼可能?」

五女又驚又喜,就連夏逸風都露出了激動之色,這可是上島之後最大的收穫。如何不振奮人心?

于飛最先收回目光,仔細留意附近的地面情況。

「這裡有很多足跡,我感受到了很多人殘留的氣息,徐天陽與古寒英也曾在此停頓。燕南飛、張華峰、白戴軍也來過這裡。」

秋雨笑道:「這裡有三大絕技,自然格外吸引人。」

夏逸風道:「先記下再說,這可是難得的機遇。」

七人開始認真觀察,河中的三具白骨周而復始的演練絕技。好似不知疲倦,永不停息。

通過七人的觀摩分析,並親手嘗試,最後得出一個結論。那套拳法與功法相合,劍法獨立。

換言之,這只能算是兩門絕學,一門拳法。一門劍法。

這其中,五女親身嘗試。竟然無法修鍊那套拳法與功法,原因是那拳法至陽至剛,不適合女子修鍊。

同樣,那劍法也很怪,陰柔多變,于飛和夏逸風照著練了幾遍,都覺得格外彆扭,但五女練起來卻是得心應手。

最終,夏逸風和于飛煉成了那套剛猛無匹的拳法,五女煉成了那套劍法。

夏逸風嘗試了一下拳法的威力,一拳揮出,奔雷震天,拳動四野,威力之強大,幾乎可以與夏家的天碑掌媲美。

金燕出自華山,劍術驚人,親自演練的劍招,飄絮如風,靈動詭辯,劍氣破空,無堅不摧,有種陰柔恐怖的破壞力。

若論等級,絲毫不比拳法遜色。

「可惜不知道這拳法與劍法的名字,無從考證出自何年何月,何門何派。」

「管它叫什麼名字,好用就行。」

七人又繼續上路,順著燃燒河流轉了大半圈,發現了一面石壁,上面竟然刻有字跡。

看那字體繁瑣,歷經歲月滄桑,明顯是很多年輕刻下的。

這面石壁掌平如鏡,高三十餘米,寬二十五六米,從左至右分為三個區域,分別刻著不同的字跡。

第一個區域,最上面刻著奔雷拳法四個字,下面簡單講述了一下奔雷拳法的特徵,但並非修鍊之法。

七人看過之後,馬上就明白于飛、夏逸風煉成的拳法就是這奔雷拳法。

第二個區域刻的是陰煞絕魂劍,並留下了一段四句心法口訣,這讓秋雨、夏新竹五女大感興奮與喜悅,紛紛記下四句口訣,仔細對照領悟,頓時有了新的認識。

第三區域有點特別,最上面刻著『霸王神槍』四個大字,格外顯眼,大有力壓奔雷拳法、陰煞絕魂劍的勢頭。

在『霸王神槍』的下面,清晰的寫著:「霸王神槍,舉世無雙,六陽稱尊,九陽稱王。」

除此之外,再無其他字跡,給人一種霸氣飛揚,唯我獨尊的豪邁。

于飛靜靜的看著這段字跡,心裡思量著『六陽稱尊,九陽稱王』這八個字的含義。

提到六陽,于飛就想到了警神徐天陽,他就是六陽之體,得六陽真君的衣缽傳承,若是再得到霸王神槍,豈不稱尊一方?

夏逸風看著第三區域,略顯惋惜的道:「可惜沒有見到霸王神槍,不知道是怎樣的風采。」

夏新竹笑道:「六叔別那麼貪心,能得到奔雷拳法與陰煞絕魂劍,已經很不錯了。」

夏逸風搖頭一嘆,沒有說話,眼神中卻透著一股失望。

很顯然,三大絕學中,霸王神槍才是最厲害的,可惜不知道是否流傳下來。

依照于飛推斷,這三門絕技,應該與翻天掌、靈犀手屬於同一批修士留下的。

當年一定有不少高手進入此地,但是否有人活著出去,那就不得而知了。

隨後的時間,一行七人就在那石壁下修鍊,直到五女初步煉成陰煞絕魂劍,于飛才又繼續前進。

此後,一行人再無發現,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