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四十四章鴛鴦浴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前凸后凹的身材確實頗為誘人。 「看什麼,臭流-氓,等我傷好了,再找你算賬。」 齊曼雪杏眼一翻,嬌媚的白了于飛幾眼,雖說是在罵人,實際上嬌俏的模樣反而很誘人。 「你這是在提醒我,...

齊曼雪看得兩眼發直,不時揉弄自己的雙眼,感覺就像是在看電影,太過虛幻不實。

梁華越打越心驚,身體突然一分為九,從九個不同方向倒射而回,施展出了最強一擊。

「九劍奪魂1

狂暴的聲音述說著梁華心中的不安與恨意,他拼盡全力發動至強一擊,心裡卻有一種涼颼颼的寒意。

「我再給你添上一劍,湊個十全十美1

于飛左手中指射出一道呼嘯震動,震懾八荒的劍氣,迎風化為一條火龍,夾著至陽至剛,炙熱焚天之氣,在九道劍柱中間升起。

那一劍力壓八荒,撼動天地,如陽春融雪,呼嘯震動的劍芒撕裂虛空,化為一道擴散的光波,瞬間撞擊在九道劍柱之上,一舉將其全部震裂。

梁華狂叫一聲,口中鮮血飛射,身體斜射而出,重傷不起。

于飛傲然不動,齊曼雪毫髮無傷,梁華的攻擊還未靠近兩人,就被直接震碎,這讓齊曼雪簡直不敢相信。

「五招已過,鬧也鬧夠了,是時候結束了。」

于飛左手凌空一抓,就把梁華拘到身邊,左手捏住他的脖子,凝視著他慌亂的眼神。

「不要太自卑,打不過我不怪你,邪月湖五大高手被我殺了四個,僅剩下一個殘風。」

梁華驚駭道:「你胡說,這不可能1

齊曼雪也驚呼道:「你在開玩笑吧,這怎麼可能?」

于飛笑道:「我是看在熟人的份上才告訴你。既然你不信,那麼多說無益,我送你一程。」

于飛直接抽走梁華畢生修為,在他驚恐的怒罵聲中捏斷了他的脖子,扔倒在地。

于飛沒有馬上把梁華殺死,而是讓他靜靜品味死亡的滋味。

說來有些殘忍,可誰又不想在死前回首一下過去?

齊曼雪獃獃的看著于飛,任由他摟住自己的細腰,帶著她離開了那裡。

「其他人哪去了?」

路上。于飛問起了此前發生的一切。

齊曼雪猛然驚醒,略顯擔憂的道:「我們走散了,我現在也不知道他們在哪裡?」

于飛仔細搜尋外部區域,因為面積過大,花費了幾分鐘時間。才又發現了新的線索。

于飛一邊打通齊曼雪的經脈,讓她抓緊療傷,一邊朝著數十裡外的一座山丘趕去。

來到山丘腳下,于飛看到了一條腿,從殘留氣息判斷,那是廬山派的賈林,估計已凶多吉少。

齊曼雪也認出那是師兄的腿。臉上露出了悲傷的神情。

來到山丘上,于飛看到了史玉光,他跪立在一塊大石前,地上流淌著鮮血。正背對著于飛和齊曼雪。

史玉光還沒有死,但卻已經奄奄一息,回天乏力,僅剩一口氣。

于飛來到史玉光身旁。想詢問金燕的下落,卻發現史玉光早已瞳孔渙散。油盡燈枯,發不出任何聲音。

于飛輕嘆一聲,仔細檢查史玉光的傷勢,判斷是被六重天境界的巨獸所傷,雖逃到這裡,卻重傷不治。

如今,華山派僅剩下金燕一人,且下落不明。廬山派還有一個白戴軍,暫時也不知道去了哪裡。

于飛沿著巨獸留下的氣息追尋,最後來到那個巨獸窩點,卻並沒有發現金燕、白戴軍的蹤跡,他們會去了哪裡?

于飛鬆開齊曼雪,看著遠處的火山,心裡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金燕很有可能在逃離之後,硬闖第一防線,想進去尋找夏新竹,尋求庇護。

白戴軍被六重天巨獸追殺,也可能穿過了第一防線,進入了第二區域。

至於董寶國與辛雲芳,他們如今也了無蹤跡,說不準也悄悄穿過了第一防線。

畢竟于飛殺光了第一防線的五重天巨獸,闖關之時只要不遇上六重天巨獸,以董寶國六重天境界的修為實力,完全可以帶著辛雲芳輕鬆進去。

若推斷屬實,目前這外部區域就僅剩下勞達還被困果林,以及于飛和齊曼雪。

「你真的把邪月湖的高手都殺了?」

齊曼雪始終難以相信于飛之言,畢竟那太過驚人,不親眼所見根就無法相信。

「你覺得我殺不了他們?」

于飛沒有正面回答,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老愛逗這齊美女。

齊曼雪遲疑道:「我只是很難相信,邪月湖可有三位六重天境界的高手,幾乎沒人願意招惹,而你才四重天而已。」

「敢懷疑主人的能力,又得打屁股懲罰你。」

于飛一把抓過齊曼雪,不容她掙扎,啪啪啪的在她美臀上連打了三下,力道並不重,但這行為卻頗為曖昧。

「臭于飛,你又打我屁股,我跟你沒完!礙你…還打,不許亂摸,我…我…翻臉了。」

齊曼雪俏臉通紅,又羞又氣,于飛肆無忌憚在撫摸捏揉著她的屁股蛋蛋,這可是親密男女之間才會發生的事情。

于飛哈哈一笑,抱著齊曼雪一閃而逝,回到了此前廬山派暫住的山谷,直接把齊曼雪扔進了水井裡,讓她好好洗一洗。

齊曼雪大罵了兩聲,狠狠白了于飛幾眼,倒也不像真的生氣,畢竟是于飛化解了她的危機。

于飛就在一旁饒有興緻的看著美女沐浴,雖說穿著衣物,可齊曼雪前凸后凹的身材確實頗為誘人。

「看什麼,臭流-氓,等我傷好了,再找你算賬。」

齊曼雪杏眼一翻,嬌媚的白了于飛幾眼,雖說是在罵人,實際上嬌俏的模樣反而很誘人。

「你這是在提醒我,乘你病先把你欺負個夠才行。」

于飛哈哈一笑,突然褪下了身上的衣衫,最後竟然連內褲也脫了。

齊曼雪臉色驚變,罵道:「臭于飛,你敢亂來,我…我…絕饒不了你。礙走開…我打你。」

于飛一步跨出,就直接來到了水井中,一下子抱住了齊曼雪。

面對於飛的偷襲,齊曼雪又驚又怒,大罵不止。

于飛鎖定齊曼雪那閃爍不定的眼神,從中看到了一些東西,慌亂、失措、緊張、焦急,卻又透著一股興奮與期盼之情。

于飛可不是菜鳥,雙臂一張就抱緊了齊曼雪,霸道的堵住了她那紅艷誘人的小嘴,盡情的索取與佔有,發動了狂野的攻擊。

齊曼雪奮力掙扎了幾下,但卻無濟於事,隨即象徵性的捶打了于飛幾下,就被于飛攻佔了城堡,撬開了牙關,纏住了那丁香小舌。

嬌吟一聲,齊曼雪渾身無力,媚眼半閉的承接著于飛的索吻,香甜的小舌主動挑逗著于飛,竟展開了反攻。

一吻之後,兩人四目相對,誰也不怕誰。

于飛從齊曼雪眼中看出了挑釁與隱隱的期盼,很顯然齊曼雪對於飛並沒有多大的排斥,只是自尊心作祟,想護衛自己高貴的面子。

面對於飛炯炯有神的眼神,齊曼雪心跳加快,渾身無力,鼻子中全都是于飛身上那股致命的男性氣息,讓她根沒有絲毫抗拒的意思。

于飛讀懂了齊曼雪的心思,這一次的親吻就顯得柔和而富有深情,不再像第一次那般狂野,帶著霸道與侵略性。

感受到于飛的溫柔,齊曼雪白了他一眼,低聲罵道:「壞傢伙,就知道你不懷好意。」

于飛嘿嘿而笑,並不言語,雙唇如蜻蜓點水般,仔細品嘗齊曼雪的紅唇美味,雙手開始撫摸齊曼雪的身體。

齊曼雪俏臉通紅,羞澀的樣子格外迷人,輕輕扭動著身軀,卻根避不開于飛的入侵。

于飛堵住齊曼雪的小嘴,不讓她發聲,雙手迅速解開齊曼雪上衣的拉鏈,露出了性感迷人的黑色胸,包裹著一對挺拔玉嫩的,深深的r溝吸引著于飛的眼神。

脫下齊曼雪的上衣后,于飛雙手從後面解開了胸罩,手掌撫摸著光潔的背部,感覺肌膚細滑,很是嬌嫩。

齊曼雪半閉著媚眼,玉手輕輕握住于飛那兇猛的巨獸,臉上露出了一絲怕怕的神情。

于飛顯得很興奮,雙手迅速收回,直接攀上玉峰,感覺一手都抓不住,指尖傳來柔滑、細膩、充滿彈性的絕佳滋味。

齊曼雪的雙峰一如于飛猜測的那樣,很大很挺很美,手感超好,柔軟嬌嫩極富彈性,讓人愛不釋手,流連不去。

于飛用力的搓揉,盡情的享受,不時用指尖去捏揉那峰頂的玉珠,刺激著齊曼雪的身體,讓她不住的扭動,口中發出了誘人的呻吟。

那對迷人的玉峰足足讓于飛停留了數分鐘,掌心那鼓脹彈跳的細滑美感引得于飛一次次發出讚美之聲。

齊曼雪媚眼如水,玉手輕輕套弄著于飛的巨獸,纖纖玉指挑逗著他的心弦,撫摸著他的彈藥庫,技巧讓于飛舒爽無比。

于飛快速脫下齊曼雪下身的褲子,右手迅速佔據了兩腿之間的方寸之地,搓揉著那飽滿如饅頭一般的嫩肉,感覺彈性十足,嫩滑如水。

齊曼雪輕輕顫抖著身體,眼神渴望的看著于飛,口中吐氣如蘭,嫵媚動人。

于飛左手撫摸著齊曼雪的美臀,右手探索著美女最神秘的嬌嫩之地,頑皮的手指輕輕划入那泥濘的花徑,這讓齊曼雪的身體瞬間繃緊,呼吸一下子變得急促,眼中柔情似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