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四十三章調情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道劍芒遍布四方,形成一張劍網,封死了于飛的前後左右上下。 齊曼雪急切道:「你個死人,還愣著幹嘛,快跑埃」 「敢罵主人,該打。」 于飛鬆開齊曼雪的細腰,右手一巴掌拍在齊曼雪那挺翹...

齊曼雪罵道:「你可惡,這時候還有心思調戲我。」

于飛伸手抬起齊曼雪的下巴,凝視著她那憤怒的雙眼,笑道:「別生氣,我說了,我于飛的暖床丫頭不是任人欺負的角色,稍後我就打得他跪地求饒。」

梁華怒視著于飛,質問道:「你如何知道我師妹中毒一事?」

「我替她解的毒,我如何不知?倒是忘了告訴你,你師妹確實長得很漂亮,不過也是我預定的女人,我在她身上留下了屬於我的印記。」

梁華大怒,厲吼道:「你找死!我要你後悔莫及。」

金燕在梁華心中是他的禁臠,豈能容別的男人染指?

于飛根本不理會梁華的怒氣,指尖在齊曼雪光華的臉蛋上移動,感受著肌膚的潤澤與彈性。

齊曼雪氣得要死,恨恨的瞪著于飛,可不知道為何,卻又深深被于飛臉上那致命的邪笑所吸引。

對比梁華同於飛,兩人都很帥氣,可于飛身上的氣質與吸引力,那是梁華所不能比擬的。

在女人來說,于飛是一個奇特的存在,身體融合了太多無法描述的東西。

于飛在精神層次方面的成就驚人之極,一個眼神,一個微笑,都具有致命的吸引力,這絕不是六重天境界的梁華可比。

看于飛正眼也不瞧自己一下,梁華心頭大怒,自己可是六重天境界的高手,他一個區區四重天境界的修士,竟然視而不見,這不僅僅是不敬。簡直就是藐視。

「于飛,我要打斷你的雙腿,讓你跪在我面前痛哭。」

梁華神色猙獰,右手屈指一彈,指尖射出一道劍芒,如旋轉的月牙圖案。夾著撕裂虛空的異嘯,直射于飛背心而去。

「小心1

齊曼雪驚呼大叫,她可不希望于飛傷在梁華手下。

于飛心思一轉,輕輕攬住齊曼雪的細腰,閃過了梁華的這一擊。

「說起來我們也算舊識,你還是金燕的師兄,真的把你打殘,或是打死了,似乎也說不太過去。可曼雪是我暖床丫頭。你把她打得重傷吐血,我若不替她出口氣,我這當主人的好像也太不稱職了。」

于飛懷抱美女,自言自語,一副左右為難的樣子。

齊曼雪氣得想咬人,大罵道:「蠢貨、笨蛋、傻瓜,你不打他,他就會打你的。」

這時候。齊曼雪還沒有意識到于飛和梁華之間在修為境界上的差距,只是想當然的說道。

梁華怒笑道:「想把我打殘。你是做白日夢吧?就你區區四重天境界,你也不撒尿照照,還敢打腫臉充胖子,想英雄救美,你簡直就是在找死。」

齊曼雪聞言變色,驚呼道:「糟糕。我忘了你才四重天境界而已,快逃。」

于飛沒有逃,故作感慨的道:「看來這四重天境界還真是有點丟人現眼,老是被人嘲笑埃我要是有七重天,八重天的境界。估計你見了我也得點頭哈腰,一副哈巴狗的模樣。」

梁華氣得發狂,于飛到這時候還敢諷刺他,簡直就是老壽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煩了。

「就你也想七八重天,下輩子都沒有希望。」

梁華屈指連彈,一道道劍芒遍布四方,形成一張劍網,封死了于飛的前後左右上下。

齊曼雪急切道:「你個死人,還愣著幹嘛,快跑埃」

「敢罵主人,該打。」

于飛鬆開齊曼雪的細腰,右手一巴掌拍在齊曼雪那挺翹誘人的美臀上,傳出一聲誘人的脆響。

齊曼雪俏臉一紅,尖叫道:「你敢打我屁股,你這個…礙你還打,我…我…」

于飛哈哈大笑,右手連續在齊曼雪誘人的美臀上打了三下,還用力撫摸了一把。

「彈性極佳,手感甚好,夠資格當暖床丫頭了。」

于飛左手隨意一揮,一道霹靂驚雷破空而現,不僅震碎了梁華髮出的劍芒,還傳出驚雷巨響,著實把齊曼雪與梁華嚇了一跳。

「你…你…剛才那一掌真是你發出的?」

梁華驚疑不定的看著于飛,心裡有種不太妙的感覺,于飛太鎮定了,這事透著蹊蹺。

齊曼雪也滿臉驚疑的看著于飛,完全忘了把他打屁股,佔便宜的事情了。

于飛邪魅一笑,右手還停在齊曼雪的翹臀上,手指輕輕移動,勾畫著美臀的輪廓,從背後看上去,齊曼雪這迷死人的美臀形狀就像葫蘆一般,著實迷人極了。

「別鬧,保命要緊。」

齊曼雪瞪著于飛,輕咬著雙唇,柳腰輕擺,想要躲避于飛的魔手。

「保命幹嘛,我們現在不是活得好好地?」

于飛笑得很曖昧,右手緊貼在齊曼雪的翹臀上,隔著褲子輕輕的摩擦,動作曖昧而誘人,讓一旁的梁華差點沒有氣死。

「可惡,去死吧1

梁華二指一併,射出一道赤紅的劍芒,瞬間暴漲數十米,如開天神劍一般,朝著于飛劈去。

「真是個電燈泡,沒看見我正在與暖床丫頭調-情嗎?」。

于飛一臉不悅,眼底卻閃爍著冰藍之光,左手凌空一抓,洶湧而出的真元迎風暴漲,化為一隻擎天巨手,穩穩將那道劍芒抓住,讓它動彈不了。

「給我破。」

梁華大吼一聲,全力催動體內真元,赤紅的劍芒呼嘯震動,劍盪八荒。

齊曼雪神色不安的看著半空,感覺就像是要天崩了一樣,六重天境界的高手果然不可小瞧。

然而讓齊曼雪不曾想到的是,在這危險時刻,于飛竟正眼也不看梁華一眼,反而身體後仰,探頭看著自己的屁股,右手隔著褲子在股溝間不斷探索,簡直可惡極了。

梁華連連咆哮,因為用力過度,弄得臉紅脖子粗,卻也撼動不了那隻巨手分毫。

齊曼雪驚得張口結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感覺就像做夢一樣,一點也不真實。

梁華也不願相信這一切,可任由他如何使力,也掙脫不了。

畫面在這一刻靜止下來,場中三人表情各自不同。

于飛一臉頑皮之色,右手順著齊曼雪迷人的股溝一路而下,指尖輕輕點擊,探索著齊美人的菊花谷。

「礙…」

一聲驚呼從齊曼雪口中傳出,透著無盡的羞怒之色,猛然回頭怒視著于飛,迎接她的卻是于飛那邪魅而頑皮的笑。

「反應這麼大,看來很敏感埃」

于飛一副若有所悟的樣子,差點沒把齊曼雪給氣瘋了。

這傢伙簡直可惡透頂,竟然用手猥褻自己那隱私之處,簡直不可饒耍

「別把眼睛瞪得這麼大,弄成鬥雞鳥,我可不會要的。」

于飛慢條斯理的回頭看著梁華,根本不理會齊曼雪那又羞又怒的俏模樣。

「光芒耀眼的六重天高手,似乎與我這個丟人現眼的四重天修士差不多埃難道是上天開眼,蒼天眷顧,讓我頓悟突破,一下子突破六重天境界了?感覺不太像埃」

于飛這話把梁華氣得發狂,長這麼大他還從來沒有被人這樣羞辱過,簡直恨不得一頭撞死算了。

齊曼雪雖然氣惱于飛調戲她,可相比梁華而言,她還是要冷靜很多,立馬就看出了情況反常。

「于飛,你真是四重天境界嗎?」。

于飛嘿嘿笑道:「真不會說話,你應該很謙卑的問,主人,請問您修鍊到什麼境界了,這才是一個暖床丫頭應有的禮貌。」

「你…你…氣死我了1

齊曼雪是徹底被于飛氣瘋了,這傢伙簡直就是故意坑人,故意刺激別人的神經,非要把別人玩瘋了才甘心。

梁華狂吼一聲,自己震碎了發出的劍芒,身體倒射而出,傲立半空之上。

「于飛,今天有你沒我,有我沒你,只能有一個人活著,你就去死吧。」

梁華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長劍,鋒芒畢露,寒光四濺,如一潭碧波,散發出死亡的氣息。

一劍在手,梁華氣勢大增,眼神銳利如鋒,宛如凶獸巨禽,死死地鎖定於飛。

「聽說華山派的劍術名揚天下,不知道你學到幾分,能敵得過我一隻手不?」

于飛之言狂妄霸道,無形中削弱了梁華身上的銳氣,讓他平靜的心一下子就亂了。

「敢揚言單手接我長劍者,你是第一個。」

齊曼雪這一次沒有開口,她隱隱猜到幾分,于飛要是沒有把握,還不早就跑了,哪還會在這狂言無忌?

于飛攬住齊曼雪的細腰,沖著梁華挑釁道:「來吧,我給你五招的時間表現實力,也算是相識一場,給金燕一點面子。」

見於飛又提及師妹金燕,梁華忍不住狂嘯一聲,身體凌空俯衝而下,化為一道旋轉的劍柱,震蕩的劍芒動蕩八荒,力壓洪荒,劍氣飛揚。

于飛從容不迫,千里眼凝視著旋轉而至的梁華,左手一掌拍出,虛空動蕩,氣流狂涌,翻天掌順勢而出,硬撼梁華髮出的劍柱,直接把他連人帶劍震飛出去。

梁華身體一震,落地后彈身而起,快若驚鴻,發起了一連串的快攻。

梁華的劍術確實很不錯,但于飛的心靈之眼總能提前材進攻線路,左手發出的翻天掌一次次封死梁華的進攻,以絕對強悍的實力硬生生的把他打得抬不起頭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