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三十九章威壓天地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腿就跑,他是真的被于飛嚇怕了。 「我沒開口,你能走得了嗎?」。 于飛冷酷的聲音傳入冷月的耳中,一股高速震蕩的意念攻擊也同時抵達,直接將半空中的冷月擊落,雙手抱頭嘶吼,神色猙獰,表情駭人...

可是讓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的是,雙方發出的真元在半空中凝聚而成的擎天巨手竟然爆發出震天巨響,洶湧鼓動的氣流震得大家身體搖晃,破壞力遠遠超出了大家的預想。

更為可怕的是,于飛那一掌在半空稍稍停頓了一下,就勢如破竹,如泰山壓頂般,直接震碎了左橫秋的一掌,朝著他當頭壓下。

那一刻,所有人都驚呆了,武不輸、邪月湖的高手們全都目瞪口呆,簡直無法相信。

左橫秋身體一震,口中暴吼一聲,左手迅速一掌朝天劈去,試圖震碎于飛這一掌,劇烈的撞擊引發爆炸,讓大地都為之顫抖。

于飛冷酷如冰,擎天巨手無堅不摧,毫不停頓的壓了下去,二次震碎了左橫秋左手發出的一掌,如山的壓力落在他的身體。

狂吼聲中,左橫秋怒目圓睜,頭髮倒立,全身衣服被瞬間震得粉碎,身體血管凸起,一條條爆裂,鮮血飛濺,景象嚇人。

巨大的手掌毫不容情,落在了左橫秋頭上,逼得他雙臂高舉,全力撐住,腳下飛沙走石,恐怖的力量震得大地開裂。

于飛這一掌被逼停,可左橫秋卻七孔流血,雙腿不住的打顫,被可怕的重壓逼得緩緩彎曲,朝著于飛跪下。

左橫秋口中發出了撕天裂地的咆哮聲,不斷的催動全身修為,試圖震開于飛那擎天巨手,但卻絲毫也撼動不得。

夏逸風、夏新竹、丹影虹全都呆住了,這場景簡直讓人無法置信。

武不輸、冷月、許人傑也驚駭莫名,不住的搓揉自己的眼睛,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這時。左橫秋慘叫一聲,雙腿狠狠跪在地上,膝蓋骨被直接震裂,痛得他狂聲嘶鳴。

「區區六重天而已,也敢跟我抗衡,簡直就是螻蟻1

于飛無情的諷刺深深打擊著眾人。不止是左橫秋氣得要死,就連許人傑也是駭然失色,心頭泛起了一種死亡陰影。

這小子簡直就不是人,他就是個魔鬼!

「你閉嘴1

左橫秋狂叫一聲,跪倒的身體朝後一仰,硬生生的撐開了一絲縫隙,人如飛鳥般朝後射去。

一聲巨響,于飛那一掌拍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個清晰的手櫻足足有兩米深。

「現在,我就要拆了你的骨頭,讓你永遠記得我的名字1

于飛冰冷的聲音不帶一絲感情,人如幽靈般如影隨形,任由左橫秋如何閃避,都逃脫不了于飛的鎖定。

憤怒、狂躁、驚恐、慌亂出現在左橫秋心底,曾幾何時,他被人如此追擊。打得狼狽如狗,倉惶逃命?

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如今就出現在了這裡。

左橫秋眼中閃爍著狂野的神情,口中不住怒吼,雙手胡亂出招,已經完全失去冷靜。

于飛冷得像個死神,雙手一掌接著一掌,就像是在拍蒼蠅。毫無招式可言,但威力卻強悍得讓人駭然驚心。

地上,一個個巨大的掌印清晰無比,打得大地震動,山河哀鳴。

左橫秋雙腿受傷。盤坐后移,雙手瘋狂的揮舞,一道道掌力重疊累加,威力倒也相當驚人。

然而于飛的可怕在於他那永不枯竭的神力,能把金剛都打成肉泥,何況只是一個六重天境界的修士而已。

另外,于飛有心靈之眼,都輕鬆捕捉對手招式中的破綻,除了硬拼之外,跟他比招式,那也是自討沒趣。

左橫秋一邊吐血,一邊倒退,神色猙獰而瘋狂,卻也僅僅支撐了兩分鐘,就被于飛活生生的打斷了雙臂,扯斷了雙腿,撕裂了耳朵,削掉了鼻子,打碎了眼珠子。

那凄厲的下場即便是邪月湖的高手,也是心驚膽戰,整顆心沉入了河底。

「現在,你可記清楚我的名字?」

于飛右手捏住左橫秋的脖子,直接將其頸骨捏斷,然後震碎,但卻讓他一時半會不死。

左橫秋畢生修為被于飛抽走,注入百花爭春圖內,奄奄一息的殘破身軀躺在地上,發出令人恐怖的叫聲。

武不輸倒吸了一口冷氣,冷月更是嚇得閉上了嘴。

夏新竹驚駭道:「他簡直太恐怖了,這完全無法解釋。」

丹影虹又驚又喜,神色不寧的道:「猛就是一個字,堪比太古凶獸,簡直就像一尊戰神。」

夏逸風苦笑道:「于飛一旦生氣,鬼神都得退避。他簡直強悍得一塌糊塗,讓人無法理解。」

秋雨冷笑道:「我說過,于飛一旦回來,他們都將後悔莫及。」

此時,于飛轉身,冷冽如刀的鋒芒掃過許人傑、冷月、武不輸,那炙熱濃烈的殺氣讓三大高手勃然變色。

「現在輪到你們了,向人世告別吧。」

于飛大步走去,緩慢有力,腳下烈火騰飛,化為一朵朵嬌艷的蓮花,那景象美輪美奐,卻透著無盡的殺機。

武不輸緩緩後退,大吼道:「許人傑,我們聯手殺掉他如何?」

「好!我們一起出手,我就不信他是鐵打的金剛,殺不死。」

這一刻,所有人都看出於飛眼中的殺氣並非兒戲,除非逃走,否則只能戰鬥。

而能否逃走那還是一個未知數,畢竟有夏逸風盯著,想逃也不是那麼容易。

殘風與黃賀南沒有出手,他們境界不足只是觀戰。

許人傑、冷月、武不輸三人聯手,呈品字形朝著于飛走去。

看著于飛以一敵三,夏新竹有些擔心。

「六叔,你去……」

秋雨淡然道:「不必,我們靜心觀戰就是。能親眼看到于飛出手,這種機會很難得,不是每個人都有這份幸運。」

秋雨的聲音充滿了自信,這讓夏新竹稍稍放心。

「于飛你很強,可雙拳難敵四手,只要我們聯手,你就必死無疑。」

許人傑聲音很冷,剛一說完就展開了攻擊,三人外加一隻六重天境界的火鴉,等同於四位六重天境界的高手,這可是驚人的組合。

于飛冰冷一笑,人如輕煙隨風而起,心靈之眼清楚掌握了每一個人出手的情況,避重就輕,穿梭在三大高手之間,翻天掌震蕩洪荒,開山裂岳,無堅不摧。

于飛修鍊了意動天地,有諸多絕技可以殺敵,但他僅以翻天掌攻擊,以逍遙大挪移閃避,萬獸不滅體防禦。

「有種你不要躲啊,你難道怕了?」

冷月大吼,心裡卻有一種極度不安的感覺。

「就你們三個螻蟻,我用得著躲嗎?」。

于飛的嘲諷極其刺耳,簡直就是赤果果的輕蔑。

武不輸狂吼道:「有種接我一拳試試。」

「試就試,待會你可不要後悔。」

于飛快速移動的身體突然一頓,右手一掌揮出,迎上了武不輸集中畢生修為的一拳。

那一刻,許人傑抓住機會,施展出邪月奪魂,展開了精神攻擊。

于飛眼中泛起了金黃色的銳鋒,黃金瞳自生感應,結合意念攻擊,硬拼許人傑的邪月奪魂。

冷月一閃而至,出現在於飛身後,一掌劈在於飛背上,嘴角泛起了陰冷得意的詭笑。

只聽一聲巨響,伴隨著武不輸殺豬般的慘叫,打破了場中的寧靜。

于飛一掌生生打斷了武不輸的右臂,將戰鬥力狂暴的武不輸活生生打得吐血橫飛,重傷落地。

許人傑狂吼一聲,發出了咒罵之語,臉色鐵青。

冷月一掌擊中於飛的身體,感覺就像是打在一塊鋼板上,所有力量都被反彈回來,結果把自己震成重傷。

于飛紋風不動,傲視天地,扭頭掃過眾人,冷寒刺骨的冰藍之光讓人心頭髮毛,恐懼之極。

這時候,火鴉俯衝而下,化為一頭七八米大的巨禽,朝著于飛頭部抓去。

于飛一掌揮出,擎天巨手直接在半空中將火鴉捏爆,漫天血雨飄灑四方,氣得許人傑暴跳如雷。

「小子,我要把你碎屍萬段1

許人傑怒吼著衝來,冷月卻拔腿就跑,他是真的被于飛嚇怕了。

「我沒開口,你能走得了嗎?」。

于飛冷酷的聲音傳入冷月的耳中,一股高速震蕩的意念攻擊也同時抵達,直接將半空中的冷月擊落,雙手抱頭嘶吼,神色猙獰,表情駭人之極。

武不輸右臂被打斷,這讓他氣得要死,出自修力門派的他,一向自負戰鬥力驚人,誰想于飛簡直就不是人,根本無法比擬。

武不輸不是那種貪生怕死之人,冷月選擇逃亡,他卻選擇朝著于飛衝去。

于飛拔地而起,傲立半空之上,冰冷的殺氣凝固了空氣,讓整個世界都瞬間歸於寧靜。

那是一種很可怕的景象,無論是許人傑還是武不輸,甚至是觀察的夏逸風與三女,都感覺到了于飛身上那股不容違逆的霸氣。

巨獸蘇醒,煞氣凌天。

于飛健美的身軀上散發出震懾天地的太古巨獸氣息,那種無形的力量壓得眾人無法呼吸,心跳開始枯竭,血液開始凝聚。

壓抑的氣氛讓人發狂,恨不得一頭撞死!

這一刻,許人傑心中充滿了懊悔,武不輸、冷月也是追悔莫及,可惜一切已經太遲。

左橫秋此刻斷了最後一口氣,接下來就輪到了活著的幾人。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