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三十八章酷斃了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神情激動,狂笑道:「死神來了,你們就慢慢等著哭吧。」 夏逸風一閃而退,他已經聽到于飛的聲音,感覺到情況有變,但具體如何他還看不透。 許人傑冷笑道:「于飛也配稱作死神,我看他是回來找死。...

剛一離開火山範圍,于飛就覺察到了秋雨的氣息波動,這讓他很是疑惑。

一般情況下,秋雨不會主動發出探測波來搜尋于飛的蹤跡,如今意外發生,說明肯定有變故。

于飛第一時間開啟心靈之眼,瞬間捕捉到了眾人的情況,知道出現了狀況。

此時,于飛全身是血,也顧不得穿上衣服,口中長嘯一聲,人如飛鳥般電射而去,眨眼消失在樹林中。

于飛的長嘯穿透力極強,很快就傳到了秋雨的耳中,讓她臉上露出了激動之色。

「于飛回來了1

短短的五個字,秋雨幾乎用盡了全身之力,從口中咆哮而出。

夏新竹和丹影虹都嚇了一跳,她們也都聽到了于飛的長嘯,卻無法體會秋雨此時的感受,不明白于飛在秋雨心中的份量有多重,更不知道于飛回來預示著什麼。

許人傑與左橫秋是老相識了,兩人打得火熱,但卻難以在短時間內分出勝負。

「你個蠢貨左老頭,你看不出這是夏家小子的詭計嗎?等你我打到兩敗俱傷,他就會殺了我們,到時候我們全都栽在這個小子手中,說出去都會被人笑死。」

左橫秋冷冷道:「不要枉費心機,我不會上你的當的。」

「該死的蠢木頭,我真是被你氣死了,給我滾1

許人傑大吼一聲,震退了左橫秋,隨即電射而出,竟拋下左橫秋不顧,沖入了夏家團隊之中。

「保護小姐1

夏家三位五重天境界的高手怒吼著衝出,全力阻止許人傑靠攏。

夏逸風見狀大驚。一掌拍飛火鴉,轉身朝著許人傑衝去。

左橫秋怒嘯一聲,緊追而至,逼得許人傑一閃而退,回身一掌將夏逸風彈開,讓夏家三位高手的攻擊落在了左橫秋身上。

這時候,左橫秋也不那麼老實,顧不上什麼口頭合作,竟一掌擊飛一位夏家高手。徑直朝著夏新竹衝去。

秋雨又氣又急,怒道:「你會為你的愚蠢行為付出後悔莫及的代價的1

左橫秋怒道:「滾一邊去。」

左橫秋右手一揮,一股無可抗拒的力量直接把秋雨打飛,當場重傷吐血,跌落在地。

丹影虹護著夏新竹快速後退。夏家另外兩位高手不要命的衝上攔截,暫時阻止了左橫秋的腳步。

許人傑十分狡詐,不同夏逸風硬拼,閃身出現在一位夏家受傷的高手身旁,一掌將其擊斃。

夏逸風氣得大吼,怒斥道:「我要殺了你這個魔頭1

武不輸與冷月這時候也覺察到這邊的情況,都停止了交戰。全都衝過來搶人。

夏逸風仰天怒嘯,一掌朝著左橫秋劈去,天碑掌法驚世駭俗,硬是打得左橫秋吐血負傷。臉上露出了陰霾之色。

轉身,夏逸風鎖定許人傑,全力展開狂攻。

冷月與武不輸趁機搶人,卻遭遇了夏家兩位五重天境界的修士攔阻。

為了抓緊時機。冷月與武不輸全力出手,不到三招就擊斃了兩大高手。夏家一下子就損失了三位高手。

夏逸風看到這一幕,怒吼著沖向冷月,誰想許人傑卻反過來糾纏,讓夏逸風脫身不得。

武不輸一掃場中情況,直奔受傷的秋雨而去。

冷月、左橫秋則朝著夏新竹、丹影虹衝去,都想搶先下手。

火鴉俯衝而下,阻撓左橫秋,這讓他十分惱怒。

冷月得意一笑,很快追上丹影虹與夏新竹。

「美女別怕,我會憐香惜玉的。」

得意的大笑聲中,冷月雙手施展出擒拿術,想活捉丹影虹與夏新竹。

這邊,武不輸已經衝到秋雨身邊,張開雙臂準備抱著就走。

這時候,一個冰寒刺骨的聲音突然回蕩在虛空中。

「誰敢碰她們一根頭髮,我就拆了你們的骨頭1

虛空中,跳躍的火焰蘊含著無邊怒火,像是有節湊的旋律,吹湊出一曲十面埋伏。

一條火舌自地下冒出,托著秋雨的身體橫移數米,玄之又玄的避開了武不輸的雙臂。

同一時刻,丹影虹與夏新竹也被一條火舌卷出三米,讓冷月的擒拿手落空。

突如其來的意外讓武不輸與冷月都雙雙怒吼,大罵道:「什麼人,給老子出來1

秋雨臉上神情激動,狂笑道:「死神來了,你們就慢慢等著哭吧。」

夏逸風一閃而退,他已經聽到于飛的聲音,感覺到情況有變,但具體如何他還看不透。

許人傑冷笑道:「于飛也配稱作死神,我看他是回來找死。」

火舌托著秋雨來到夏新竹身側,讓三女會和。

夏逸風護在三女身邊,眼神憤怒著盯著眼前的敵人。

樹林中,一道烈火鋪成的大道蜿蜒而至,突兀的出現在眾人眼中。

于飛踏著火焰,身上燃燒著怒火,眼神銳利如刀,讓虛空都為之顫抖。

冷月看到這一幕,譏諷道:「還真是你回來了,我可一直想著扭下你的狗頭,拿回去當尿壺。」

于飛冷酷道:「是我,你有那個能耐嗎?」

冰冷的眼神透著讓人心寒的殺戮,掃過冷月時,硬是逼得他低頭不敢面對,心跳加速。

許人傑將冷月、殘風、黃賀南叫到身邊,火鴉也退到他肩上,一副十拿九穩的神態。

左橫秋、武不輸也分立兩方,將夏逸風、秋雨、夏新竹、丹影虹四人圍在中間。

于飛身上獸血燃燒,好似不滅的火焰,閃耀著恐怖的光芒,冷殺之氣瀰漫四方,壓得氣流都靜止下來。

秋雨看著于飛,眼中充滿了自豪,這個小男人就是自己的驕傲,只要有他在身旁,天塌了也不怕。

夏逸風眼神驚疑,他能感受到于飛身上那不同尋常的氣息,但始終不明白,一個四重天境界的修士,能改變什麼呢?

夏新竹與丹影虹獃獃的看著于飛,從未見過他這樣光著身體,全身沐浴著燃燒的火焰,簡直就是帥呆了,也酷斃了!

于飛來到場中,目光掃過三女,最後落在秋雨身上。

「是誰把你打傷的?」

秋雨指著左橫秋,恨聲道:「是他1

于飛扭頭看著左橫秋,眼神冷得像把刀。

「我叫于飛,這個名字你聽說過嗎?」

左橫秋不屑道:「無名小卒,不屑聞之。」

「是嗎?那就讓你在死前永遠記得這個名字吧1

于飛冷傲且狂,霸氣飛揚,回頭對夏逸風道:「看好其他人,誰敢逃跑就給我攔回來。稍後我會拆了他們的骨頭,打斷他們的四肢,讓他們跪在地上求饒1

于飛此話一出,冷月當即狂笑。

「小子,你是得失心瘋了吧?吹牛皮也不打草稿。就你區區四重天境界,還想拆了我們的骨頭,我看你是腦袋掉糞坑裡了,被屎嗆糊塗了。」

許人傑大笑道:「說得好,這小子簡直就是狂妄到家了。」

武不輸譏諷道:「天要人亡,必先令其瘋狂。這小子是誠心不想活了。」

夏逸風神情有些尷尬,回頭看了看三女,遲疑道:「這…這…」

秋雨沉聲道:「你只管盯著這些人,不必保護我們。他們今天誰也休想活著離開。」

丹影虹驚疑道:「你確定?」

秋雨冷笑道:「你們不會明白,惹怒了于飛,後果有多麼可怕。死在於飛手上的六重天高手,已經超過五位。加上他們四個,正好湊足十人1

此言一出,全場轟動。

夏新竹驚呼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秋雨狂笑道:「你真以為于飛帶著我們從歸魂島上活著回去,是僥倖嗎?」

夏新竹動容了,夏逸風也驚呆了。

許人傑半信半疑,冷月根不信,大聲反駁道:「胡說八道,這根就不可能的。六重天境界豈是四重天境界可比的?」

左橫秋也不信,冷冷道:「少在這裡狂言恐嚇,老子不是被嚇大的。」

于飛神情冷酷的朝著左橫秋走去,語氣狂妄到了極致。

「第一招,我要你跪在我腳下。」

左橫秋大怒,罵道:「放屁!你小子去死吧。」

于飛眼神銳利如刀,冰冷的殺氣讓人心底發涼,右手朝著左橫秋凌空拍下,沒有任何花樣變化,簡簡單單,直截了當,完全就是硬碰硬的實力比拼,這讓武不輸與邪月湖的高手都嗤之以鼻,覺得于飛簡直就是在找死。

「比修為實力,你簡直是老壽星吃砒霜,活膩了1

「我以為你有多牛逼,原來也就只會用頭撞牆,自找死路埃」

冷月大聲嘲笑,邪月湖的其他人也都笑了。

夏新竹緊緊握住丹影虹的手,兩人都焦急的看著于飛,十分擔心他。

唯有秋雨表情冷然,嘴角掛著冷酷的笑。

左橫秋氣得發狂,于飛竟敢與他比修為實力,這簡直就是藐視。

作為六重天巔峰高手,左橫秋除了對許人傑、夏逸風稍有忌憚之外,在場誰也不怕。

如今,于飛竟揚言要打得他跪在腳下,左橫秋自是無法忍受,想反過來把于飛打得跪在自己腳下。

這種心態下,左橫秋也是一掌拍出,沒有任何花招,完全是硬碰硬的打法。

六重天對戰四重天,結果是不言而喻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