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三十五章魔道高手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程來找他的。」 許人傑這話,燕南飛自然不信,可秋雨心裡卻一清二楚,想不到邪月湖會出來尋找。 于飛很平靜,他做事從來不留痕,正西方那處絕地里的一切早已被他抹去,就算許人傑查到那裡,也不...

(二更送上,求保底月票,求免費的推薦票。※br/>

「我說過會回來,就一定會回來。」

于飛輕笑著回答,俊俏迷人的笑容給人一種親切感。

燕南飛看看于飛,又看看秋雨,淡然道:「你倒是有點能耐,竟把她找回來了。」

這個找字很有深意,燕南飛不說于飛將人救回,而說成是找回,兩者間的意義是決然不同的。

「是啊,我一向運氣很好。」

于飛毫不在意,但也不曾多提,不想暴露太多的事情。

夏新竹看著秋雨,輕聲問道:「于飛是怎麼找到你的?」

秋雨掃了一眼眾人,遲疑道:「我逃到一個絕谷中,那兒很詭異,能屏蔽一切氣息,讓我躲過了敵人,但把我困在那裡。是于飛找來救了我,然後帶我來到這裡。」

丹影虹驚疑道:「峨眉派的其他高手呢?」

秋雨苦澀道:「除了我與長老張華峰外,其他人全都已經戰死。」

燕南飛道:「張華峰乃峨眉長老,擁有六重天後期的實力,誰能在他面前輕易殺掉峨眉弟子?」

「天鬼婆。」

秋雨聲音里透著一股恨意,在場之人聞言卻是神色大驚。

天鬼婆的惡名在修真界那是人盡皆知,就算燕南飛這樣自傲的人,聽到這個名字也變得沉默不語。

夏逸風勸慰道:「秋女俠請節哀順變。」

秋雨道了一聲謝,神情顯得有些低沉。

大家不好再問峨眉派的事情,便聊起了眼前那個石谷的事情。

「這無根之火不知源於何地,裡面的巨獸骨架來回走動,一直沒有停下過,就像護衛一般。好似在守護著什麼東西。」

于飛隔著數十米距離遠遠觀望了幾眼,心靈之眼仔細搜尋整個石谷,發現了一株艷紅詭異的紅蓮花,紮根在一塊大石上,花瓣微微的顫抖,源源不斷的吸食著烈火精華。

那朵紅蓮花很詭異,竟然沒有絲毫生命氣息,這讓于飛心神大震,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自己眼花。還是幻覺?

于飛認真思索,覺得不可能。

自己的心靈之眼能洞穿虛妄,怎會看到幻覺?

可若不是幻覺,何以這微微蠕動的紅蓮花會沒有絲毫生命氣息,還能不斷吸食烈火精華?

「想什麼。這麼出神?」

夏新竹的聲音驚醒了于飛,讓他恢復了清醒。

「覺得這個石谷怪怪的,透著一股兇險詭異之氣。」

「你這看法與我六叔差不多,他也覺得這石谷很邪門,不可貿然進去。」

于飛笑笑,拉開了話題。

「第二防線那邊,情況如何?」

夏新竹簡單為于飛講述了一遍。一旁的秋雨也聽得很仔細。

「我們現在還沒有想到可行之法,能夠一次性讓所有人都安然通過。」

「闖過這一防線的並非全都是六重天境界,肯定有其他方法,大家可以多多考慮。」

于飛安慰了一句。沒有過多談論這個話題。

夏逸風吩咐大家安心修鍊,在沒有想到辦法之前,暫時先按兵不動。

燕南飛有些不悅,他提倡繼續嘗試。摸索門路,但因為太危險。而被夏逸風拒絕。

秋雨的傷勢還沒有痊癒,就陪著眾人一起修鍊療傷,並不急於進入第二防線內。

于飛坐在一塊大石上,他也在修鍊,但更多的是領悟思索自己一身所學。

提升綜合實力有很多途徑,除了修為境界的提升外,如何將一身所學融會貫通,那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于飛修鍊了太多的絕學,但卻缺乏時間的沉澱,需要花時間靜靜的領會。

眼下正是最好的修鍊機會,于飛自然不會浪費。

晚上,火焰島上並不平靜,一簇簇幽蘭色的鬼火在林中穿梭,那是一道道獸魂。

奇形怪狀,見所未見聞所未聞,有些很古老,有些剛形成。

這些獸魂如何形成,誰也解釋不清,真相淹沒在歲月長河裡,大家也無心去理會。

三女有些驚懼,傳說中的陰魂活生生的出現在眼前,要說不害怕那是騙人。

獸魂的數量成千上萬,數之不盡,遍布在每一處樹林里,井然有序的遷移,給人一種很荒唐,很恐怖的感覺。

夏逸風、燕南飛都全神貫注的提防著,唯有于飛閉上眼睛,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半夜,于飛突然張開眼睛,大喝道:「小心1

這一生巨吼驚醒了所有人,大家都不明所以的看著于飛,發現他正凝視著百米外的一顆大樹,那樹梢上棲息著一隻全身暗紅色的火鴉。

沒有人知道這隻火鴉何時光臨此地,唯有于飛發現而已。

火鴉並不大,但是那叫聲卻恐怖無比。

「呀…呀…」

像是喪鐘一般,撞擊著眾人的心靈。

丹影虹變色道:「這是不祥之物,它幹嘛出現在這裡?」

秋雨沉聲道:「這可能是某種徵兆,大家要切記小心。」

燕南飛不屑道:「一個烏鴉而已,大驚小怪。」

于飛冷笑道:「這不是一般的烏鴉,而是一頭六重天境界的火鴉,你要有能耐,去把它擒下來。」

燕南飛臉色驚變,疑惑的看著那隻火鴉,很快就發現它身上的氣息確實有點不同尋常。

夏逸風把大家召集在一起,挺身攔在眾人面前,警惕的鎖定那隻火鴉,並沒有妄動。

這島上詭異之事太多,即便是六重天境界的高手,也得格外謹慎。

火鴉盯著眾人,張嘴發出了恐怖而陰森的鳴叫,像是在述說什麼事情。

于飛微微皺眉,轉身看著後方,沉聲道:「什麼人?出來1

于飛這話再一次讓人震驚。難道後面還有別人?

就在大家轉身探望,心懷疑惑之際,一個陰邪的聲音適時響起。

「小子是誰,竟能覺察到我的蹤跡?」

三裡外,一個身影幾個起落就出現在了眾人百米之外。

那是一個全身邪氣橫流的中年男子,長的很迷人,就是渾身透著邪惡,讓男人見了想揍他,女人見了想躲他。

「是你1

燕南飛與夏逸風臉色微變。顯然認得來人。

秋雨冷著臉,哼道:「又是邪月湖的魔道中人。」

來人哈哈笑道:「在你峨眉派的眼中,這世上就找不出多少好人。幸好我許人傑也從不自認是什麼正人君子,不在乎你們這些正道人士。」

來人名叫許人傑,乃邪月湖成名已久的高手。進入火焰島之前就已經是六重天後期,如今更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達到了六重天巔峰境界。

燕南飛臉色不善的看著許人傑,沉聲道:「你來這裡所為何事?」

許人傑沒有理會燕南飛,反而看著于飛,喝道:「小子,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于飛。」

簡短的兩個字。不卑不亢,很是平靜。

「你就是于飛?我聽過你的名字。」

這個回答讓其他人都大感驚奇,唯有秋雨猜到一二,這事只怕與邪月湖的冷月有關係。

這時候。火鴉從樹上俯衝而下,原本拳頭大的身軀,在雙翅展開之後,竟瞬間暴漲數十倍。化為一頭巨禽,從眾人頭上飛過。最後又縮小還原,落在了許人傑的右肩上。

夏逸風來到燕南飛身邊,兩人並肩而立,將其餘之人護在身後。

「半夜來訪,有何要事?」

許人傑看著夏逸風,嘿嘿邪笑道:「來瞧瞧你們這些後來者,順便調查一件事情。」

燕南飛哼道:「我們剛來,與你也是頭一次碰面,有什麼事情可查?你不要無事找事。」

「本派高手鄧小波早上返回第二防線外尋獵食物,至今未歸,我是專程來找他的。」

許人傑這話,燕南飛自然不信,可秋雨心裡卻一清二楚,想不到邪月湖會出來尋找。

于飛很平靜,他做事從來不留痕,正西方那處絕地里的一切早已被他抹去,就算許人傑查到那裡,也不見得就能查出什麼。

夏逸風正色道:「我們沒有見過邪月湖的高手。」

許人傑邪笑道:「我又沒說是你們乾的,你急著澄清幹嘛?倒是這三位大美女,在這荒島之上很吸引人眼球。」

夏逸風漠然道:「沒事就請吧,不送。」

夏家團隊目前有九人,並不懼怕一個許人傑,只是不想撕破臉皮

燕南飛看著夏逸風,傳音道:「放虎歸山會留後患,這是剷除他的最好時機。」

夏逸風道:「一旦被他逃脫,我們就等於是正式與邪月湖宣戰,後果很嚴重。」

打敗一個人,與打死一個人,那是有差距了。

燕南飛與夏逸風自信聯手足以打敗許人傑,但要想殺死他,那就沒有十足的把握了。

「這可不是待客之道,再怎麼說也得讓美女送我一程才好。」

許人傑一臉邪魅,說話之際人影交錯,幻影重複,竟朝著三女撲去。

夏逸風和燕南飛大怒,雙雙飛身攔截。

于飛更是第一時間衝到夏新竹身邊,把她帶走。

擁有心靈之眼的于飛,一眼就看出了許人傑的目標是最美的夏新竹,自然不會給他任何機會。

秋雨、丹影虹雙雙退後,配合夏逸風、燕南飛的攔截,最終許人傑無功而退,大笑著朝後飛走。R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