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三十章恐怖的于飛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界,實力也絕非五重天境界的高手可比。 于飛漠然冷笑,體內百獸狂叫,恐怖的氣息如太古凶獸復甦,驚天神力洶湧而出,讓于飛化身大力金剛,無堅不摧,無可抵擋。 翻滾的掌印在兩人間快速回蕩,里...

這就是于飛想要的結果,他的特長就是以力服人。

在超重力場內,六重天修士的所有靈巧變化,所有招式巧妙,全都受到極大幹擾,變得對於飛不懼威脅了。

剩下戰鬥力的比拼,那是于飛的強項。

這種策略與戰術,就是于飛的依仗。

他敢狂言殺掉四位六重天境界的高手,並非一時氣話,而是早就算計好的。

超重力場下,敵人身負重壓,根本無法逃跑,除了死拼沒有第二條路走。

「我說過要打斷你們的四肢,拆了你們的骨頭,剝了你們的皮,你以為我是說著玩的?」

于飛的聲音好似極地寒冰,冷得讓人心神不安,渾身冰涼。

鄧小波怒罵道:「去死吧,你這個狂妄的小子。」

鄧小波雙手揮舞,狂亂的眼中浮現出殘月的圖案,渾身邪氣頭頂,額頭上湧現出一股詭異的力量。

于飛見招拆招,並不急於下殺手,他要殺雞儆猴,讓這些人知道什麼叫做後悔,什麼叫做害怕!

「邪月降臨,鬼神退避1

鄧小波額頭上浮現出一個凸顯的月牙形光輪,匯聚著邪惡、詭異之光,刷的一聲就射向于飛。

「小子乖乖受死吧,境界的差距註定了勝敗輸贏,這一招你是接不下的1

鄧小波神色猙獰,眼中透射出殺戮之光,自信而又狂妄。

「這是邪月湖的邪月奪魂,霸道之極,與沉日谷的魔陽紫玉齊名,那小子死定了。」

黃博之言讓秋雨心頭一沉,臉上流露出了焦急憂慮之色。

然而就在此刻,于飛的冷笑打破了詛咒般的狂妄與嘲笑。

「區區六重天境界,也敢妄言殺我,你是吃屎吃傻了,還是腦子進水了?」

候通罵道:「這小子真是嘴賤,罵人也太難聽了,簡直該殺。」

所有人都看著于飛,想知道他要如何接下鄧小波的邪月奪魂。

于飛沒有閃避,那不是他的風格,在他布下的超重力場下,生死由他掌握,就算邪月奪魂又如何?

于飛眼中,冰藍色的殺戮之光瞬間蒙上了一層金色,黃金瞳射出兩束金光,融入了意念攻擊,撞上了邪月奪魂之力,瞬間引發爆炸,一舉將鄧小波彈開。

天鬼婆驚呼道:「黃金瞳?你剛才施展的是黃金瞳。」

候通猛然搖頭道:「不可能,哪有四重天境界的修士能煉成黃金瞳的?就算掌握了完整的修鍊之法,也得要六重天境界的實力,他明明只是四重天而已……」

鄧小波後退數米,撞在一塊大石上,口中鮮血溢出,眼神十分嚇人。

「你到底是誰,怎會有這等實力?」

「我叫于飛,記清楚這個名字。現在,我要先打斷你的四肢。」

于飛一閃而至,身法不受絲毫影響,這讓鄧小波駭然色變。

弓步一張,鄧小波頂著巨大的壓力,口中怒吼長嘯,全力狂攻,掌力攪動天地,洶湧翻滾的真元摧枯拉朽,讓虛空都為之破碎,大地都為之哀嚎。

六重天境界的修士,即便只是初期境界,實力也絕非五重天境界的高手可比。

于飛漠然冷笑,體內百獸狂叫,恐怖的氣息如太古凶獸復甦,驚天神力洶湧而出,讓于飛化身大力金剛,無堅不摧,無可抵擋。

翻滾的掌印在兩人間快速回蕩,里啪啦的撞擊聲如歡快的節拍,演奏著一曲鐵馬金戈,血戰沙常

鄧小波神色如狂,一口氣拍出十八掌,誰想全都被于飛接下,還反彈回來。

鄧小波身體搖晃,于飛卻紋風不動,這讓觀戰之人都覺得情況不妙。

「你已經一展所長,是時候兌現我的承諾了。翻天掌1

于飛輕喝一聲,右手一掌壓下,恐怖的力量如天雷隕落,呼嘯的氣流撕碎虛空,讓鄧小波全身衣衫碎裂,體表血管爆炸,口中發出了凄厲的狂叫。

憤怒的盯著于飛,鄧小波神情若狂,一招雙柱擎天,匯聚畢生之力,硬撼于飛那一掌。

只聞一聲巨響,于飛發出的那一掌如擎天巨手,在臨近鄧小波頭頂時稍稍停頓了一下,隨即轟然落下,直接把鄧小波的身體打入地下。

四周的岩石都化為了粉末,鮮血飛濺四方,殺豬般的凄厲叫聲讓黃博、候通都駭然色變,這簡直不可想象。

天鬼婆臉色陰霾,提著孫子惡鬼奴彈身而起,竟然朝外射去。

「我沒開口,你能走得了嗎?」

冰冷刺骨的聲音宛如喪鐘一般,回蕩在天鬼婆的耳旁,一股高速震蕩的意念波如利劍刺穿了她的大腦中樞神經,痛的她狂聲怒吼,直接從半空落下。

黃博驚呼道:「你小子到底是人是鬼?」

于飛冷笑道:「別心急,這才剛剛開始,接下來的剝皮抽筋很刺激,你們就慢慢享受吧。」

候通怒道:「我們聯手殺了這小子,他簡直冷血得不像是人。」

于飛大笑道:「你們害怕了?」

黃博怒道:「我怕你個屌,老子活劈了你。」

黃博彈射而起,朝著于飛衝去。

候通也迅速跟上,真打算聯手擊殺于飛。

「很久沒有殺人了,感覺都有點手生了,確實應該練練了。」

于飛的聲音透著陰森的味道,這殺人說得跟殺豬似的,讓黃博、候通很是氣惱。

鄧小波拔地而起,全身血管爆裂,下場有些凄涼。

于飛展開拳腳,他不想讓這些人痛快的死去,他要打得他們生不如死。

三大高手一擁而上,拳腳相交,招式巧妙,彼此配合默契,打得于飛身體搖晃,卻毫髮無傷。

萬獸不滅體的抗擊打能力那是舉世無雙,于飛減弱了超重力場的重力,讓三大高手可以快意移動,發揮出最強戰鬥力。

「于飛你太狂妄了,竟敢收起超重力場,你去死吧。」

黃博凌空一翻,一腳朝著于飛頭部落下。

「我是很狂妄,我就先打斷你這條腿吧。」

于飛根本不理會鄧小波與候通的攻擊,右手一拳轟出,如巨獸衝天,狠狠擊中黃博的右腿。

拳腳撞擊,力量狂暴。

黃博使出畢生之力,一心想踢死於飛,誰想卻踢到了鐵板燒。

于飛那一拳神力驚天,硬生生打斷了黃博的腿骨,震碎了右腿上的血肉,僅留下血淋淋的斷骨,痛得他哭爹喊娘,橫飛出數十米,把一塊大石都撞裂了。

鄧小波與候通怒吼長嘯,數不盡的拳頭落在於飛身上,發出金鐵之聲,震得于飛身體搖晃,卻無絲毫外傷。

「天殘腳1

候通暴喝震天,身體凌空一轉,施展出最強絕技天殘腳,狠狠的朝著于飛踩去。

「翻天掌1

于飛冷然怒目,右手一反一轉,震動九天,撼動蒼穹的恐怖之力瞬間綻放,化為一團熾熱的火光,如龍似虎,撞在候通發出的天殘腳上。

只見強光一閃,巨響震天,候通倒射而出,在半空一連翻了幾個跟斗,落地后還連退七步,口中鮮血狂飆。

于飛依然不動,穩若泰山,反手一掌劈中鄧小波的右臂,骨骼碎裂之聲就像爆米花一樣,清晰、明亮。

「老子跟你拼了,邪月奪魂。」

鄧小波雙眼血紅,從來沒有這麼窩囊過,竟讓一個四重天境界的修士壓得翻不了身,還打成重傷。

于飛催動黃金瞳,震懾天地的霸氣融入了意念攻擊,溝通島上烈火靈氣,化為一股金中帶赤的光束,硬生生的擊碎了邪月奪魂之光,並擊中鄧小波的額頭,直接把那月牙形的光輪震得粉碎。

「不!我撥你的皮,抽你的筋,喝你的血1

鄧小波氣得快瘋了,自己辛辛苦苦煉成的邪月奪魂,竟然被于飛破滅了,從此再也不能施展了,這就好比斬斷了他的翅膀。

「這就是絕望的味道,你慢慢品嘗。」

于飛突然加大了超重力場的重力倍數,堪稱恐怖的壓力硬生生的壓斷了鄧小波的腰桿,壓斷了黃博的左腿,壓得候通站不穩,狠狠跌坐在地上。

天鬼婆怒吼狂叫,她一直沒有出手,想偷偷靠近秋雨,把她拿下,誰想于飛早就知道了。

此刻,惡鬼奴修為不足,全身貼在地上,七孔開始流血,這讓天鬼婆氣得快要發瘋了。

于飛沒有理會他們婆孫倆,走到鄧小波身邊,直接踩碎他的雙臂,震斷他的雙腿,打破他的眼珠,踩斷他的命根。

鄧小波叫得跟厲鬼似得,這種非人的待遇簡直不可想象。

「四肢斷了,接下來輪到拆骨頭了。」

冰寒刺骨的聲音好似惡魔在微笑,聽得鄧小波渾身一顫,怒道:「于飛,你殺了我吧1

「你後悔了?」

于飛沒有留情,當著黃博、候通、天鬼婆的面,竟一把將鄧小波的下巴連通脖子上的肉都給撕掉。

那血淋淋的一幕讓黃博、候通全身發顫,眼中浮現出了恐怖的光芒。

鄧小波渾身劇烈顫抖,下巴被撕裂,他已經叫不出聲來,劇痛讓他全身力量復甦,這叫垂死掙扎。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