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二十九章霸氣如狂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了失心瘋?」 鄧小波哈哈大笑道:「聰明面孔笨肚腸的人,這世上難道還少了?」 在幾大高手眼中,于飛不過就是個區區四重天修士,根本不值一提,進來也只是送死而已,徒增笑料。 「小子,...

打鬥突然停下,大家都把目光移到惡鬼奴身上,發現他正好站起來,雙頭抱頭神情痛苦,口中還在不斷慘叫,但程度卻明顯輕多了。

天鬼婆飛到孫兒身旁,惡聲惡氣的道:「誰把你傷了,告訴奶奶,我替你殺了他。」

惡鬼奴使勁搖頭道:「我…我…不知道。」

「傻蛋,連被誰所傷都不知道,真是氣死我了。」

天鬼婆環顧四周,把目光落在了幾米外的秋雨身上,恨聲道:「我孫兒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就把你活剝了。」

黃博、候通、鄧小波都看著秋雨,發現她滿臉淚水,神情凄涼,正吃力的抬頭看著前方,彷彿沒有聽到天鬼婆的話。

反常必有妖,天鬼婆與黃博等人都看出秋雨神情有異,下意識的轉身朝著谷口方向看去。

虛空中,跳躍的烈火靈氣變得寂靜無聲,一股冷徹心扉的寒意瀰漫在山谷中,這一刻才真正引起天鬼婆、黃博等四大高手的注意。

一個挺拔的身影站在谷口,偉岸如山,威壓天地,壓得跳躍的烈火靈氣都顫慄低鳴,在餿松砩仙隼吹哪槍繕甭局氣。

于飛沒有進去,他就冷冷的站在那裡,眼神漠然的看著天鬼婆等人,森寒的目光就像在看死人一般,沒有任何感情。

「是他1

黃博與候通交換了一個眼色,兩人都在果林山谷見過於飛,知道他是夏家團隊的人。

鄧小波嘲諷道:「區區四重天修士,裝得倒是有模有樣,可惜連進來的勇氣都沒有。」

天鬼婆瞪著千米外的于飛,喝道:「小子,剛才是你暗算我孫子?」

這話一出,天鬼婆自己都覺得有些荒唐。

一個四重天境界的修士,隔著千米距離,如何暗算一個五重天境界的修士啊?

于飛嘴角微揚,露出一抹讓人心涼的冷笑。

「不錯,是我。」

邁步而入,于飛在怪石林立的山谷中如履平地,腳下烈火翻滾,自動鋪墊出一條烈火大道,瞬間就延伸至谷內。

「小子你活膩了,敢暗算我孫子。」

天鬼婆怪叫嘶吼,聲音刺耳難聽,就像惡鬼咆哮。

黃博嘲笑道:「這小子是老壽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煩了。」

候通皺眉道:「看這小子長得不傻,不像是自己找死的類型,難道是得了失心瘋?」

鄧小波哈哈大笑道:「聰明面孔笨肚腸的人,這世上難道還少了?」

在幾大高手眼中,于飛不過就是個區區四重天修士,根本不值一提,進來也只是送死而已,徒增笑料。

「小子,你今天死定了。」

天鬼婆瞪著于飛,看不慣他那冷傲不可一世的模樣,心中殺氣成狂。

「你們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第二防線外有兩大絕地,這就是其中之一。」

鄧小波顯然知道這事,不屑道:「那又怎樣?這處絕地我們邪月湖曾經探索過,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于飛冷笑道:「那是因為你們並不知道,這絕地深處有一道戰魂在沉睡。」

鄧小波臉色大變,天鬼婆眼中也露出了凝重之色。

黃博與候通第一次知曉此事,心裡都感覺涼颼颼的,有種很不好的感覺。

「你想驚動戰魂,然後藉助戰魂之手殺我們,拼個同歸於盡?」

鄧小波終於意識到了情況不妙,俊俏邪魅的臉上第一次流露出駭然之色。

候通疑惑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我們和你之間似乎沒有恩怨吧?」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你們到現在都還不明白為什麼嗎?」

于飛森冷大笑,腳下的烈火靈氣瞬間延伸至秋雨身上,輕輕將她托在半空,大量靈氣注入她的體內,讓她的氣色一下子好了很多。

「你們就等著後悔吧。」

秋雨的聲音透著一股恨意,有了于飛這個依靠之後,心中的委屈化為了憤怒。

秋雨知道,惹怒了于飛,這些人都將後悔莫及的。

天鬼婆怒道:「你是沖著她來的,我就親手送你歸西。」

此時,于飛已經來到谷中,一步百米,淡定從容,但卻快得驚人。

鄧小波邪笑道:「原來都是同道中人,你眼光不錯,可你有這個實力跟我們搶嗎?」

「我不是來跟你們搶的。」

候通哼道:「算你識相。」

于飛冷酷道:「我是來殺人的。絕地葬骨,這對你們來說是個好地方。」

黃博愕然道:「你說啥?你來殺人?殺誰啊?不會是來自殺吧?」

候通與鄧小波都狂聲大笑,嘲諷的意味那是顯而易見的。

于飛並不生氣,與死人生氣根本沒有必要。

「笑吧,盡情的笑吧,再過一會你們就笑不出來了。」

于飛停下腳步,右手凌空一揮,秋雨的身體就朝著他飛去。

天鬼婆、黃博等人並沒有阻止,一個區區四重天境界的修士,在他們眼中就是螻蟻,他們很想看看于飛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秋雨被一股烈火靈氣托住,飄到了于飛身後二十米外的一塊石頭上。

「好好休息,看我打斷他們的四肢,拆了他們的骨頭,剝了他們的皮,為你解氣。」

于飛背對著秋雨,但聲音卻透著一股柔情。

秋雨感到很溫馨,但此時已經逐漸冷靜,不免為于飛感到擔心。

「小心,他們有五人。」

四個六重天,一個五重天,別說于飛才四重天境界,恐怕就是警神徐天陽來了,也不敢揚言殺掉這些人。

秋雨知道于飛厲害,可這種情形下,她還是免不了會擔心。

「五個臭蟲而已,不必在意。」

于飛這話狂妄之極,當場就激怒了天鬼婆等人。

「小子放肆!竟敢藐視我等,今天若不把你碎屍萬段,我候通就跟你姓。」

「四重天就如此猖狂,等你修鍊到六重天,那還了得?」

鄧小波怒道:「敢來拆我們的骨頭,你小子也不撒尿照照自己那德行?」

惡鬼奴咆哮道:「我要撕了你那張臉,捏碎你的脖子,扯斷你的**,讓你生不如死。」

天鬼婆更是猖狂,喝道:「小子,你若自斷四肢,自毀經脈,我老人家可以考慮饒你一條狗命。」

于飛眼中寒光大盛,冷然道:「你們都說完了?」

于飛四周,一道道火焰自虛空浮現,化為一朵朵燃燒的紅蓮,圍繞著于飛旋轉。

鄧小波不屑道:「雕蟲小技也敢拿來獻醜,你覺得這點能耐就能與我們對抗了?」

于飛默然不語,緩緩朝著五人走去,腳下紅蓮湧現,一步千蓮,遍布山谷之中。

眨眼,巨大的山谷紅蓮遍地,烈火開始沸騰,大地開始顫抖,每一朵紅蓮都射出一縷赤紅的烈火靈氣,纏繞在於飛身上,讓他全身烈焰翻騰,一股恐怖的氣息正在逐漸蘇醒。

鄧小波臉色驚變,脫口道:「你…你…」

黃博與候通也是心頭駭然,明顯感覺到了情況不對勁。

「你能駕馭烈火之力?」

此情此景,別說黃博三人,就是天鬼婆的臉上都流露出一絲陰霾之色,深深被于飛營造出來的氣勢所驚。

「你們把秋雨逼入絕境,我現在就先讓你們體會一下那種感覺。」

于飛步履輕盈,可山谷中的氣場卻瞬息百變,一個特殊的超重力場瞬間籠罩在五人身上,驚得他們汗毛立起,宛如千斤在負。

「超重力場!你如何修成這種絕技的,快說1

天鬼婆見多識廣,森寒的眼睛里透著炙熱的光芒。

鄧小波怒吼道:「給我開1

雙臂高舉,洶湧的真元衝天而起,想要撕碎于飛布下的超重力場,結果真元僅僅衝出十餘米高度,就倒轉而下,如天河倒瀉,狠狠砸在鄧小波身上。

「不1

一聲悶響從鄧小波口才傳出,身體劇烈搖晃,口中鮮血飛濺,五臟受傷。

「區區六重天初期境界,也想撐開我的超重力場,真是自不量力。」

于飛這話充滿了輕蔑,那是在狠狠打臉,羞辱鄧小波埃

秋雨一臉驚訝,于飛這也太猖狂了。

黃博與候通臉色驚變,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一切難道都是真的?

「住嘴,我要殺了你1

鄧小波氣得發狂,右手凌空一掌朝著于飛抓去,真元凝聚成巨大的手掌,朝著于飛當頭拍下。

「就你,是在說夢話吧?」

于飛不閃不避,右手一掌迎上,翻天掌如怒龍出海,震動八方,輕易就把鄧小波發出的一掌給擊碎了。

「這…這…怎麼可能,我難道眼花了?」

黃博驚呼道,下意識的朝著候通看去。

「沒有…有…眼花,我們撞鬼了。」

候通臉色鐵青,心中泛起了一種莫名的不安。

秋雨芳心大喜,罵道:「我說過,你們會後悔的1

天鬼婆瞳孔收緊,把孫子惡鬼奴拉倒身後,眼神中透著一股警惕之色。

鄧小波心神震蕩,怒吼道:「這不可能!我不信我六重天境界,還打不過你一個四重天境界的修士。」

置身超重力場內,鄧小波的身法速度受到了極大影響,只能和于飛拼修為,拼實力,拼戰鬥力。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