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二十八章怒氣沖霄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 此刻唯有趁他趕到之前,自己設法把生命結束。 迴光返照讓秋雨有了一絲體力,自斷經脈還辦不到,但咬舌自盡應該是可以的。 想到死,秋雨臉上流露出一種心痛,曾幾何時一向自傲的自己,會選擇這...

天鬼婆一閃而至,朝著秋雨的脖子抓去,鄧小波從旁邊衝出,抓住秋雨的腳踝一拉,險之又險的避開了天鬼婆的鬼爪。

隨後,黃博與候通快速衝上,鄧小波還沒有來得及退走,秋雨就被黃、候二人雙雙抓祝

三男同時抓住秋雨的手腳,都想爭奪卻不敢過分用力,怕把秋雨傷著。

天鬼婆一聲怒吼,拐杖砰地一聲撞在秋雨的背上,強勁的震蕩衝擊波一舉將黃博三人彈開,把秋雨得到吐血橫飛,眼中神采黯淡,竟是重傷欲死。

「老乞婆,你要是把人打死了,我們跟你沒完1

候通與黃博雙雙怒吼,差點給氣瘋了。

鄧小波咒罵道:「該死的老東西,你下手還真夠狠毒埃」

秋雨飛射出數十米,落在一塊大石上,口中鮮血飛濺,五臟移位,若不是三男抓住她的手腳,化解了大部分的力量,秋雨此刻已經是死人一個。

「我得不到的東西,誰也休想得到,我現在就收拾你們三個。」

天鬼婆調轉毛頭,竟朝著黃博衝去,大有逐個擊破,全部殺滅的勢頭。

鄧小波與候通絲毫不管黃博的死活,雙雙朝著重傷的秋雨衝去,心中的執念絲毫不減,非要把秋雨弄到手。

秋雨躺在大石上,黯淡的眼中透著無盡的失落,她在聚集殘餘之力,可惜經脈受阻,連自盡的力量似乎都失去了。

五臟移位,身體幾乎動彈不得,連撞頭而死的力量都沒有。

人生走到這一步,生命已經脫離了她的掌控,她只能被動的接受命運加諸在她身上的不幸與不公。

想到最後的結果,若然死了倒也乾淨,否則不管落在誰的手中,都免不了要成為男人的玩物,被無情的**。

秋雨滿心悲苦,絕望籠罩在她的心頭。

她心裡清楚,死不過是一種解脫,屈辱的活著才最可怕,最痛苦。

黃博根本不是天鬼婆的對手,他全力退讓,並朝著秋雨衝去,把這厲害的老乞婆引向鄧小波與候通,想伺機搶走秋雨,然後溜之大吉。

天鬼婆自然明白黃博的心思,同時也不想重傷的秋雨落在其他人手中,所以不得不出手。

天鬼婆很狡猾,她之所以打傷秋雨,就是不讓秋雨有逃走的機會。

另外,就算其他人搶到秋雨,以秋雨重傷的身體情況,攜帶不方便,也難以快速逃脫。

在場以天鬼婆實力最強,她有自信重創黃博三人,最終逼得他們敗退,到時候秋雨還是會落在她的手中。

從這一點來說,天鬼婆確實夠鬼、夠狠,夠毒。

山谷中,爭奪戰在一直持續,黃博、候通、鄧小波三人對秋雨的佔有慾超出了天鬼婆的預算,四人的交戰持續了半個小時都沒有結果,可秋雨的生命卻差不多消耗殆盡了。

這個時候,惡鬼奴突然回來,他苦等多時不見奶奶出現,生怕事情有變,所以偷偷跑來瞧瞧。

此刻,天鬼婆與黃博三人相互為敵,彼此打得火熱。

惡鬼奴覺得有機可乘,便悄悄朝著秋雨飛去,想趁機把她擄走。

秋雨的傷勢很重,但天鬼婆下手很有分寸,不會這麼快就死。

然而因為秋雨生無可戀,放棄了求生慾望,巴不得自己一死百了,乾乾淨淨,所以她的生命流逝比想象中多了很多。

當惡鬼奴出現,秋雨迎來了人生最後的迴光返照,迷濛的雙眼變得清晰明亮,正好看到了谷口飛來的惡鬼奴。

那醜惡、粗俗的男人讓人作嘔,秋雨心底一沉,想不到想乾淨的死去都這麼辛苦。

秋雨心裡很清楚,自己一旦落在惡鬼奴手中,想死也會成為一種奢求。

此刻唯有趁他趕到之前,自己設法把生命結束。

迴光返照讓秋雨有了一絲體力,自斷經脈還辦不到,但咬舌自盡應該是可以的。

想到死,秋雨臉上流露出一種心痛,曾幾何時一向自傲的自己,會選擇這種懦弱的方式結束一切?

悲涼一笑,秋雨知道沒有時間了,輕輕咬住舌頭,緩緩用力,到死她的生命也絕不會被他人掌控。

痛刺激著秋雨的靈魂,讓她精神波動。

當人生結束,不可避免總有一些人和事會浮現在心頭。

惡鬼奴已逼近五百米範圍內,雖然為了不引起打鬥中的四人注意,刻意收斂了氣息,減緩了速度,但秋雨明白,最多再有三十秒,他就會趕到自己身側。

三十秒鐘,應該用來回想什麼?

曾經的得意,曾經的輝煌,還是曾經的遺憾與失落?

思緒一閃而過,一個身影在臨死前的這一刻,清晰的映入秋雨的腦海中。

「于飛,你在哪,知道我要死了嗎?如果有一天你得知我的死訊,你會為我悲傷嗎?」

秋雨眼中淚水滑落,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心中有種不舍,有種說不出的心痛,可她沒時間了,她必須做出選擇,她的生命決不能落在別人手中,被人**。

惡鬼奴已經逼近兩百米內,秋雨眼中閃過一絲蒼涼,用盡全身之力狠狠咬下,一縷芳魂即將隕落。

然而就在這一刻,山谷外一道血色的光影劃破長空,要追回那逝去的光陰,挽回那美好的生命。

光影來得太快,根本看不清楚。

虛弱的秋雨雖然望著谷口方向,可雙眼黯淡,哪裡還會在乎這個。

一縷跳動的火焰蘊含著強勁的衝擊波,讓秋雨絕望的心湖產生了劇烈的震蕩。

千分之一剎那間,思緒的震蕩引起了秋雨心神的變化,朦朧的雙眼似乎看到了一縷火光,一個清晰的身影在這一刻浮現在了她的腦海中。

像是一種幻覺,秋雨幾乎忘記了咬舌的動作,內心深處不斷的質問自己。

「是他嗎?為什麼在這時候湧上心頭,阻止自己結束一切?」

疑問讓秋雨的思緒出現了本能的反彈,眼神下意識的朝著谷口看去,一個如夢似幻的身影讓她以為自己是在做夢,眼中淚水不爭氣的流出。

相距千米,秋雨淚眼朦朧,無盡的委屈湧上心頭,哭得像個孩子似的。

朦朧的身影看不清楚,但是那股冷得讓天地都為之顫抖的憤怒,是那樣的熟悉,讓秋雨淚如雨下,他是在為自己而擔心、焦慮、憤怒嗎?

每每想到這,秋雨就變成脆弱,感到窩心,早已忘記了身外的一切,腦海中全都是于飛的身影。

那曾經熟悉的笑容,迷人的氣息,火熱的眼神,讓她找到了發泄的缺口。

谷外,血色的光影快得讓時空扭動。

于飛一路狂奔,終於在最關鍵的時候來到了這。

相隔數里,于飛的心靈之眼就捕捉到了秋雨咬舌自盡的動作,連忙施展出黃金瞳,遠距離的意念投射,在緊要關頭搶先一剎那,讓秋雨知道自己來了。

秋雨的舉動真是把于飛嚇壞了,更把于飛激怒了。

能將秋雨逼到自盡的份上,可見這事對她的打擊有多大?

心裡有多麼的絕望,多麼的無助?

于飛清楚的記得在歸魂島上,遭遇金絲猴襲擊,秋雨等五人九死一生,戰到最後也沒有放棄,更不要說自盡了。

可眼下,秋雨走上了自盡的絕路,若不是于飛在最關鍵時候趕來,這些人就生生把秋雨給活活逼死了,這事絕對不可饒恕!

于飛站在谷口,相隔千米看著大石上的秋雨,周身怒氣沖霄,九天雲動。

這時候,惡鬼奴終於靠近大石十米範圍內,醜惡的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笑容,如蒼鷹撲兔朝著秋雨射去,速度快若驚鴻。

秋雨傷心痛哭,對飛撲而來的惡鬼奴視而不見,她只是努力的睜著眼睛看著前方的那個身影,生怕一眨眼,他就會消失無蹤,再也看不到了。

秋雨的表情讓于飛感動心痛,無論是千里眼,還是心靈之眼,都能清楚看到秋雨那受盡委屈的蒼涼、凄苦之色。

于飛眼中泛起了冰藍之光,冷徹心扉的殺戮之氣讓山谷中活躍的烈火靈氣都瞬間靜止不動。

半空中,惡鬼奴在距離秋雨還有五米外的地方,突然雙手抱頭,發出了凄厲悲絕、撕心裂肺的慘叫狂呼,身體轟然墜落,跌撞在一個石頭上,頭都碰出血來。

惡鬼般的叫聲讓秋雨心神一震,似乎清醒了許多,真實感受到了這一切都不是夢。

秋雨雙唇微顫,嘴角鮮血溢出,雖然她最終沒有咬舌自盡,可還是把舌頭咬破了。

「你來了。」

虛弱的聲音僅有秋雨能夠聽到,可千米之外的于飛卻朝著她點了點頭,像是在回應她說,我來了。

看到這一幕,秋雨的眼淚又不爭氣的嘩啦啦直流,好似被人欺負的小女孩,正在用淚水哭訴自己的經過。

天鬼婆聽到孫子的慘叫,第一反應就是大聲咆哮。

「誰幹的?我要把你活剝了。」

黃博、候通、鄧小波三人也很意外,他們都沒有出手,惡鬼奴怎會突然慘叫墜落,還把頭都撞破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