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二十七章原罪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寧可死去也不願意落在她的手中。 置身絕境,秋雨已經無處可逃了,腦海中閃過諸多念頭,似乎除了一死之外,已經沒有別的選擇。 秋雨不是那種卑躬屈膝,寄人籬下,苟且偷生之人,要她心不甘情不願...

敵人並非同一伙人,而是來自三方,其中就有黃博、候通,他們正巧剛闖過第一防線,就遇上另外兩位修士襲擊峨眉派,恰逢其會自然是趁火打劫。

激戰中,峨眉派的六重天高手張華峰攔住了最厲害的一個敵人,秋雨率領其餘三人全力逃亡,根本就不敢硬碰。

逃亡過程中,秋雨和其他三人走散,其中一位五重天境界的修士千里逃亡,最終雖未能倖免,但卻在死前見到了于飛,告訴他峨眉派遭襲的消息。

峨眉派另外兩位修士先後戰死,張華峰擊退敵人後,四處尋找秋雨的下落,卻毫無結果,只因秋雨慌亂中誤入絕地,氣息被屏蔽。

人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秋雨從未想到自己會有這麼倒霉的一日。

一個六重天境界的高手就已經無法對付,誰想一下子還出現了三位,這不是誠心要把她逼上絕境?

黃博、候通一路緊追,半路又殺出一位陌生的高手,竟然也是六重天境界。

秋雨全力狂奔,以她女性的直覺,從三人眼中看出了**的光芒,知道這些人都是沖著自己的美貌而來,女修的身份給她來到了不可避免的災難,峨眉派也因此慘遭重創,連續死了三大高手。

慌亂中,秋雨逃入了一個大山谷,這裡寂靜無聲,看不到任何植物,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

山谷很大,遍地都是石頭,小的一兩米長,大的七八米,十多米,簡直就是一個石谷。

一些巨大的獸骨散落在谷中,充滿了滄桑與荒涼,偶爾有幾點火花從獸骨中冒出,透過邪門、幽森的味道。

秋雨慌不擇路,一直衝入谷中近千米,才逐漸感覺到情況有點不妙。

而就在她遲疑之際,三大高手已經追來,呈品字形將她包圍在了中間。

秋雨臉色不安,不斷的扭頭看著三人,生怕他們會趁機出手,完全失去了方寸。

「峨眉派的秋雨果然氣質高貴,臉蛋迷人,身材霸道。以往在現實社會裡,從來只能在心中暗戀,腦中意-yin,何曾想過出手硬搶?如今到了這裡,雖說這鬼地方不是人呆的,可若能品嘗到峨眉女俠的滋味,那也不枉此生埃」

看上去四十多歲的黃博毫不避諱的道出了心中所想,這裡沒有法律、道德、倫常的約束,想怎樣就怎樣,內心的慾望那是肆無忌憚的。

候通笑道:「說得好,這女人當年不可一世,無數人跑斷了腿,毛都沒有扯到一根,今天讓我遇上,總算可以一嘗所願,彌補曾經的遺憾了。」

這兩人算起來都是秋雨同輩之人,昔年曾對她極其迷戀,但卻毫無希望。

如今在這火焰島上晉陞六重天境界,有了問鼎天下的實力,再見到秋雨,那自然是不肯放過的。

「聽兩位這話就知道,在男女之事方面都是菜鳥。像秋女俠這麼高貴迷人,有氣質的少-婦,自然得好好調教,慢慢品嘗。」

這第三位高手三十餘歲,相貌英俊但卻滿身邪氣,一看就是個風月老手,色中惡棍。

黃博冷笑道:「比起邪月湖的無恥之輩,我倆自然是菜鳥級別。」

候通瞪著那滿身邪氣的青年,質問道:「鄧小波,你不在裡面好好獃著,跑出來幹嘛?」

鄧小波邪笑道:「你們都從外面跑進來搶女人,我從裡面跑出來,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說起來這三人實際上都是湊巧遇上,真正襲擊峨眉派,想搶奪秋雨的正主這時候才姍姍遲來。

那是一個老婆子,看上去七老八十,手裡握著一根拐根,身邊還帶著一個二十多歲的愣小子。

這就是襲擊峨眉派的正主,乃是一對祖孫。

「奶奶,她在那,我要她做我的女人,我要她用小嘴含著我的**,我想在她嘴裡放水。」

愣小子二十五六歲,身高不足一米六,長相別說俊俏,簡直就是暴丑,腦子還有問題,典型的智障痴獃,四肢發達,令人作嘔。

秋雨看到這對祖孫,死的心都有了,這可是修真界出了名的怪物,外號天鬼婆與惡鬼奴,生性殘暴,心腸歹毒。

黃博、候通、鄧小波看到天鬼婆也是臉色大變,想不到她這麼快就追來了。

在場六人當中,論修為實力,秋雨是最低的一個,其次是惡鬼奴,他五短身材卻力大驚人,屬於五重天境界的巔峰。

天鬼婆很多年前就是六重天境界,在這一關至少被卡了幾十年了,早就屬於六重天境界的巔峰。

黃、候、鄧三人則全都是進入火焰島后,才晉陞六重天,目前都屬於六重天初期實力,根本無法與天鬼婆相比。

「孫兒別急,奶奶給你做主,以後她就是你的女人了。你想放水了,就讓她張嘴給你含著就是了。」

天鬼婆長發遮面,一雙陰冷的眼睛掃視著谷中的四人,口中發出嘿嘿的怪笑,讓人毛骨悚然。

秋雨全身繃緊,心裡不止一次閃過自殺的念頭。

如果說黃博與候通只是讓人討厭,那麼鄧小波的滿身邪氣,足以讓女人崩潰。

而天鬼婆的可怕、陰森、歹毒,更是讓人連生的慾望都沒有,寧可死去也不願意落在她的手中。

置身絕境,秋雨已經無處可逃了,腦海中閃過諸多念頭,似乎除了一死之外,已經沒有別的選擇。

秋雨不是那種卑躬屈膝,寄人籬下,苟且偷生之人,要她心不甘情不願的被男人**,她寧可死也不會低頭。

想到死,秋雨突然想到了自己的一生,想到了過去,想打了歸魂島的經歷,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于飛。

「于飛,你若是知道我在臨死前想到的人是你,你是會洋洋得意,還是故作頑劣的嘲諷我心高氣傲?」

秋雨悲涼一笑,在心中幽幽嘆道。

黃博看著天鬼婆,臉色變幻不定,見她旁若無人的朝著秋雨走去,忍不住喝道:「老鬼婆,你不要太藐視人了。這是我們追了半天才追到的,你連問都不問一聲就想獨佔,這似乎有些說不過去吧?」

「我天鬼婆想要的人,是你們幾個螻蟻敢阻攔的嗎?」

老婆子怪眼一翻,不屑的看著黃博、候通、鄧小波,那銳利的眼神無情如刀,逼得三人全都低頭。

鄧小波出身邪月湖,目前在島上共有五人,實力雄厚,對於天鬼婆的懼怕遠遠比黃博、候通小很多。

「老妖婆,你不要仗著一把老骨頭就在這橫行霸道。論單打獨鬥我們三個確實不是你的對手,可是你不要忘了,你孫子也在這。真的把我們三個惹毛了,兩人聯手纏住你,另一人出手殺了你孫子,到時候你活著還有什麼盼頭?」

「你敢!除非你們三個都不想活了,否則誰敢對我孫子出手,我就殺誰。」

天鬼婆大怒,但卻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

候通陰笑道:「鄧小波這話我們一致贊同,你要敢倚老賣老硬搶,我們就殺了你孫子,大家魚死網破。」

「你們敢威脅我,今天全都得死1

天鬼婆怒視著三人,對身旁的惡癸兒退下,等奶奶先殺了他們三個,然後再給你搶女人。」

惡鬼奴一閃而退,迅速遠去,眨眼就沒人影了。

秋雨暗道不妙,這老鬼婆竟然比想象中聰明很多,支開了孫子,隱藏了弱點,這可是黃博等三人沒有想到的。

鄧小波咒罵道:「該死的老東西,真可惡。」

黃博與候通臉色鐵青,顯然也看明白了,但卻已經有點晚了。

這時候,除非自動放棄,否則必須面對天鬼婆。

就在此刻,鄧小波突然發動偷襲,以最快的速度朝著秋雨衝去,想要把她搶奪到手。

天鬼婆怒喝一聲,手中拐杖狠狠劈下,朝著鄧小波攻去。

秋雨心神一緊,下意識的騰空閃躲。

黃博與候通幾乎同時出手,趁著天鬼婆攔截鄧小波之際,展開了對秋雨的搶奪。

四大高手同時出手,情況有些混亂,秋雨強提精神,全力的閃避,一時半會倒也可以周旋。

特別是天鬼婆不許秋雨被其他人搶走,攻退鄧小波之後,又馬上攻打黃博與候通,形成了一爭一護的局面。

三個男人搶奪秋雨,天鬼婆則插手保護,雙方個佔優勢,一時間誰也撈不到便宜。

然而秋雨也逃不脫,四大高手全都盯著她,任由她如何閃避,能避開一時,卻始終沖不破敵人的防線,成為了籠中的鳥兒。

這是一種折磨,高度緊張,心力憔悴,讓秋雨耗損極大,僅僅維持了十多分鐘,就感到后力不濟,有些力不從心了。

「礙…」

一聲驚呼從秋雨口中傳說,身形變慢的她被鄧小波抓掉了一條衣袖,手臂上留下兩條血淋淋的口子,外傷很重。

下一刻,黃博一爪扣在秋雨肩膀,還沒有來得及將秋雨擒到手中,秋雨就被候通一腳踢中后腰,橫飛出去。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