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二十五章牛頭馬面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笑道:「你們之前在那泉水之中浸泡過,無需浪費我的良藥。」 火魅似乎有些氣惱,雖然聽不到它說話,但是虛空中快速流動的烈火靈氣反應出了它的心情變化。 眾人沒有理他。上島才五天,就犧牲了兩位...

夏逸風皺眉道:「這火焰島上怪事極多,大家小心為上。」

夏新竹驚疑道:「我覺得靈氣有古怪,似乎蘊含著某種躁動的氣息在內。」

夏新竹服食過陰泉果,那是純陰之物,對烈火靈氣十分敏感。

于飛留意了一下,沒什麼特別感覺,可夏家三個修士吸取了大量濃郁的靈氣后,就一個個眼睛充血,氣息加重,好似吃了春藥似得。

「這是火魅作怪,靈氣中蘊含著催情氣息,大家速速將其逼出來。」

于飛瞬間反應過來,他體質特備,經過多次獸血煉體,一般的催情之物對他根本不起作用,所以他剛才沒有發現異常。

「不行,逼不出來,越逼越難受。」

一個修士身體搖晃,眼睛紅得嚇人,下意識的朝著夏新竹與丹影虹看去。

于飛眼珠一轉,揮手之間打出五片葉子,分別落在三個修士與夏逸風、燕南飛手中。

「把它含在嘴裡,能有助於消除慾念。」

三個修士毫不猶豫就把葉子含在嘴裡,一股清涼之氣直達全身,血紅的雙眼頓時恢復了正常。

燕南飛驚奇道:「這葉子你是哪裡找來的?」

于飛笑道:「忘了告訴大家,我醫術也不錯,就是診金收費有點高。」

丹影虹將信將疑,眼神中透著疑惑。

「真的假的,之前沒聽人提過啊?」

夏逸風含著葉子,贊道:「確有神效,這葉子應該來歷不凡吧。」

于飛嘿嘿笑道:「若論市價,一片葉子收費十萬。算是比較公道的。」

燕南飛罵道:「你怎麼不去搶啊?」

于飛嘿嘿道:「我現在就在搶啊,難不成區區十萬英鎊,燕大俠還想賴賬?」

「什麼,英鎊?你小子想錢想瘋了,敢敲詐到我頭上,信不信我把你骨頭給拆了。」

燕南飛滿臉滿黑線。于飛竟敢光明正大敲詐,這簡直太可惡了。

「十萬英鎊已經很便宜,算是熟人價了。上次雲城王家的王三公子,我開價十億人民幣,那還得我心情好,否則給錢也買不回命的。」

「十億!你當王家的人都是白痴埃」

丹影虹一臉無語的看著于飛,這傢伙也太黑了,竟開口就要十億。

「對於王家的人來說,花十億買回一條命。那是很划算的。王家的男人都不長命,那是因為他們修鍊的功法至陽至剛,至霸至強,反噬之力會耗損生命力,所以活不長。」

夏新竹有些驚訝,與夏逸風交換了一個眼色,這可是雲城王家最大的秘密,想不到于飛竟然知道。難不成他真的醫術很好?

燕南飛沉聲道:「你真不是開玩笑,要收費十萬英鎊?」

于飛邪笑道:「你要不想給的話。就呆在葬龍絕地不出去就是了。我這人對於小錢一般是不在乎的。」

十萬英鎊還是小錢?

燕南飛有種想揍人的衝動,于飛這小子還真不地道。

「那你就慢慢等吧。」

燕南飛不好同於飛一般見識,畢竟當著夏新竹的面,要是表現的太過小氣,就會被人看扁了。

夏逸風沒有討價還價,百葉集團不在乎錢財。而且於飛也不一定真會要。

夏新竹看著于飛,問道:「我和虹虹要不要也來兩片?」

于飛笑道:「你們之前在那泉水之中浸泡過,無需浪費我的良藥。」

火魅似乎有些氣惱,雖然聽不到它說話,但是虛空中快速流動的烈火靈氣反應出了它的心情變化。

眾人沒有理他。上島才五天,就犧牲了兩位五重天境界的高手,這讓夏逸風心情頗為沉重。

照這種速度下去,呆上一個月,豈不半數人都死掉了?

等待是漫長的,特別是枯坐一夜,數著時間算著分秒,那更是難熬。

天亮時,火魅消失了,這讓大家臉上都露出了微笑。

不管火魅因何原因消失,少了一大威脅所有人都感覺輕鬆多了。

根據大家掌握的線索,內部區域本有十五位修士,之前峨眉派六大修士又進入了這裡,算起來就有二十一人,分佈在第二、第三、第四防線外,具體位置不得而知。

于飛眼下最想見到的就是秋雨,他可不放心峨眉派的那些人,擔心她們會有危險。

「走吧,我們仔細了解一下這一區域的情況,找到第二防線,慢慢思索對策。」

夏逸風簡明扼要,也不廢話,帶著眾人離開了石碑處,徑直往島嶼中心方向前進。

紅色的樹林如火焰搖曳,有著一種別樣的美。

于飛感覺自己就像是穿梭在火焰中,腳步踏著某種旋律,自然合道,神韻天成。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于飛彷彿踏入了某種玄妙的境界,在這一瞬與島上的烈火靈氣融為了一體,感悟領會了許多東西。

這種奇妙的狀態可遇而不可求,于飛在瞬間捕捉到了秋雨的氣息,就在第二防線外的這個區域,但卻斷斷續續,似乎隱藏著什麼秘密。

于飛有些意外,隱隱有種不好的感覺,思緒的波動讓他瞬間就退出了那種奇妙的境界,斬斷了那份溝通天地的聯繫。

秋雨有危險?這是于飛的第一直覺。

剛才能進入那種玄妙的境界,似乎也有某種原因。

于飛當即變色,心靈之眼全力搜尋這一區域,很快發現了秋雨殘留的氣息,卻並沒有找到她的蹤跡,這是怎麼回事?

「你怎麼了,臉色有些不好看?」

夏新竹覺察到于飛的異樣,輕聲詢問。

「峨眉派出事了,具體情況不明,大家最好小心點。」

燕南飛質疑道:「你怎知峨眉派出事了?」

「直覺。他們應該是遇上危險了。」

燕南飛哼道:「直覺不一定準確,你還是省省吧。」

于飛沒有理他。仍舊在尋找秋雨的下落,但卻若隱若現,情況有些反常。

「有人屏蔽了她的氣息?」

于飛劍眉緊皺,心裡有種躁動的不安。

在沒有確認秋雨的具體下落前,于飛不便隨意離開夏家眾人,所以心裡很焦急。

「前面有人。大家提高警惕。」

夏逸風的話驚醒了沉思中的于飛,一行人快速前行,在一處樹林邊,發現了一個奄奄一息的修士。

「是峨眉派的高手。」

于飛一眼就認出那人來,迅速衝到那人身邊,緊緊抓住那人的手,將一股生命精元輸入他的體內。

「其他人在哪,秋雨在哪?」

那人五臟碎裂,早已回天乏術。得于飛的生命精元灌注,勉強睜開了眼睛。

「我們遭人伏擊,損失慘重,秋雨生死不明,她一直念著你的名字,你一定要找到…她…」

聲音乍然而止,那人就此死了。

于飛緩緩鬆手,沉聲道:「放心吧。我會找到秋雨,不會讓她有事的。」

丹影虹驚疑道:「這內部區域只有十五位修士。且有些還在更裡面。這第二防線外的修士人數相對有限,誰會襲擊峨眉派呢?」

夏逸風沉吟道:「我們從華山派那裡得來的消息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信息了,不一定完全準確,須得自己調查。走吧,我們繼續前進,線索就在路上。」

第二防線與第一防線相距十公里。是一個很大的區域範圍,隱藏著很多的野獸、凶獸、巨獸。

當一行人穿越一片火樹林時,一頭長著兩個腦袋的怪獸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

那是一頭外形奇特的怪獸,前面長著一個牛頭,後面長著一個馬頭。一前一後,兩邊都可前進。

「牛頭馬面?」

夏新竹驚訝極了,這洪荒孤島上的怪獸真是太有意思了。

于飛看著怪獸,它體長五米,算不上巨獸,但牛眼暗紅,馬眼蔚藍,給人一種全身冰涼的陰森感覺。

更外于飛感到心涼的是,這怪獸的背上坐著虛幻縹緲的身影,那是一個人影,但卻模糊朦朧,即便是于飛的心靈之眼,也只能看到一個很淡的輪廓。

一旁,其他人只能看到怪獸,根本看不到怪獸背上的那個人影,也無法感覺到,那個人影正在凝視、打量著這一群人。

那是一種很詭異的感覺,就像是被死神盯上了一眼,讓于飛心裡都透著一股寒氣。

似乎知道于飛能看到自己,那人影歪頭凝視著于飛,眼神很詭異,看不清楚,但卻能感應到眼神中承載了某種好奇、驚訝的意志。

「你很特殊。」

突如其來的聲音回蕩在於飛腦海中,嚇得他渾身一顫。

「你是誰?」

這是于飛的意念波動,他催動意動天地,想以這種方式與對方溝通。

「我是誰?我也不知道我是誰,好像我只是某個人的背影,是他的影子,是他曾經某個執念的縮影。」

這個回答讓于飛不解,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人影能聽到于飛的心聲。

「繼續前進,不要去管它。」

夏逸風不許大家出手,不想找麻煩。

于飛凝視著牛頭馬面,繼續展開心靈溝通。

「你在這島上存在多少年了?」

「多少年?在我來說,至少都得用百年,千年作為單位,我早就不記得了。倒是這麼多年來,你是我見到的最特殊的一個,也是第二個發現我存在的人。」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