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二十一章島上的形勢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命是不會有問題的。」 梁華也開口安慰,心底卻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島上凶獸眾多,他可能是遇上厲害的巨獸躲在某處,稍晚一些應該會回來的。」 夏逸風與燕南飛都雙雙開口安慰,這種事...

這一幕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當于飛完全平靜,身體中找不出絲毫躁動,思緒也寧靜如水時,他震驚的發現,身下的水槽已碎裂成了細塊,那刺骨的寒氣也早就已經消失了。

翻身而起,于飛洗盡身上的血跡,取出放在百花爭春圖中的衣褲,不慌不忙的穿戴整齊。

而後,于飛仔細搜尋了這一獸穴,並無其他所獲,這才飄然離去。

看著峽谷中的巨獸屍體,于飛在虎頭牛身的巨獸上割了一塊最好的肉,足足有兩三百斤,扛著它往回走。

峽谷中,濃濃的血腥氣息已經引來不少凶獸,還有一些四重天境界的巨獸,正在搶奪食物。

于飛一點也不擔心屍體被人發現,因為他知道,最多一兩個小時,巨獸就只會剩下屍骨,所有痕都會被破壞的。

三個小時的限期一晃而過,于飛如期趕回,這讓夏新竹、金燕、夏逸風等人都鬆了口氣。

燕南飛有些失落,梁華、史玉光、白戴軍、賈林四人迅速交換了一個眼色,心中都充滿了疑惑。

看于飛的樣子,毫髮無損,精氣十足,不像是與人打鬥過,難道張斌把人追丟了,沒找到于飛,錯失了機會?

「我回來了,這塊牛肉不錯吧,我可追了它上百里,所以時間耽誤得有點久。張兄呢,他的成果如何?」

于飛扔下牛肉,一臉興奮的看著眾人。這反應根本看不出任何漏洞。

夏新竹笑道:「廬山派的張兄還沒有回來,看得出這島上獵食還真不容易,你算是運氣不錯,我們今天有口福了。」

于飛驚愕道:「還沒有回來?這樣說是我贏了?」

于飛環顧眾人,目光落在了齊曼雪身上。嘿嘿笑道:「齊美女,之前是誰說我不行來著?現在我贏了,你不恭喜我嗎?」

齊曼雪氣得咬牙,于飛這是故意找茬,誠心嘲笑她。

「別高興得太早,勝負還要比過之後才見分曉。」

于飛點頭道:「這話也有道理。我們就等張兄回來,比過之後再論輸贏。到時候你要是輸了,就麻煩你幫我把這身衣物洗一洗,這個要求不算過分吧。」

「你…你…去死吧。」

齊曼雪破口大罵,于飛卻哈哈大笑。

「看來這冠軍也沒什麼盼頭,下回我不幹了。我還是呆在原地。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當我的二世祖,那樣比較享福。」

于飛這話把夏新竹、金燕、丹影虹都給逗笑了,其餘之人想笑又不便笑,表情顯得怪怪的。

「賈林,你去瞧瞧張斌是怎麼回事,咋還不回來?」

白戴軍有些急躁。吩咐賈林前去尋找。

梁華看著于飛,眼底透著疑惑,並沒有在於飛身上發現張斌的氣息,這讓他想不通,難道張斌遇上意外了?

夏逸風讓人搭架烤肉,將上好牛肉割成很多小塊,清洗乾淨,然後烤制。

于飛走到井邊,引水清洗了一下身上的血跡,那是牛肉上流下的。

很快。眾人生起火,陣陣肉香在山谷中飄蕩,雖然調料不齊,但最基本的海鹽還是有的。

在這火焰島上,有鹽吃就已經算是很享受了。且巨獸的肉鮮嫩可口,絕對是純天然食品,現實生活中是吃不到的。

半個小時后,賈林獨自回來,張斌不見蹤影。

白戴軍問道:「人呢?」

賈林苦笑道:「我在方圓百里之內都找過了,沒有他的蹤影,有可能是遇到厲害的巨獸,發生了意外。」

齊曼雪臉色經驚變,脫口道:「不會的,他一定是走遠了,晚一點一定會回來的。」

「別擔心,以他的修為實力,除非遇上六重天境界的巨獸,否則逃命是不會有問題的。」

梁華也開口安慰,心底卻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島上凶獸眾多,他可能是遇上厲害的巨獸躲在某處,稍晚一些應該會回來的。」

夏逸風與燕南飛都雙雙開口安慰,這種事情,這種場合,可不是落井下石的時候。

于飛表現得很自然,看不出任何漏洞。

廬山派的白戴軍、賈林、齊曼雪雖然擔心,卻也不好說什麼。

梁華與史玉光憂中有喜,喜中有憂。

如果張斌真的發生意外,廬山派與華山派在人數上就拉平了,這對華山派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有利的。

牛肉烤好之後,大家暫時壓下張斌一事,開始盡情享受。

對於張斌擊殺于飛一事,金燕與齊曼雪都是不知情的。

而白戴軍、賈林、梁華、史玉光四人多次觀察于飛,卻也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之處。

這是一個啞巴虧,廬山派不便明說,也不敢只聞于飛,只能悶在心中。

下午,賈林繼續外出尋找張斌,其餘之人在山谷中作陪,于飛也從中了解到了一些島上的最新情況。

前方的高山的確是火山,而每一座火山口內,都有一頭六重天境界的巨獸,率領眾多五重天、四重天的巨獸,把守著第一道防線。

這情況與歸魂島上的第一防線差不多,不同之處在於歸魂島上能夠找到鑽地鼠打洞,這裡可不好找渾身冒著火焰的穿山鼠。

此前,勞達告訴于飛,島上有四大勢力,除了廬山派與華山派之外,剩下就是邪月湖與徐天陽,這門讓于飛很疑惑。

「梁華,我有個問題一直搞不清楚,不知道你能否為我解惑?」

閑聊中,于飛提出了一個要求。

梁華笑道:「可以,但是你也得先告訴我,你在歸魂島上都遇上過哪些人?」

「我在歸魂島上遇見過不少人,一木和尚你們都比較熟,還有青城派的一劍傾城花夢舞。」

齊曼雪插嘴道:「一木和尚怎麼樣了,他們少林派出動六大高手,有幾人活著?」

于飛遲疑道:「這個說起來讓人多少有些傷感,除了鐵拳大師與一木和尚,其他少林高手全都戰死了。」

梁華輕嘆道:「這是預料之中的,我們不也損失了很多同門師兄?」

齊曼雪複雜一笑,瞟了于飛一眼,問道:「你想問什麼?」

「我想問你們為何不往前沖,反而要留在這?傳送陣在島嶼中心,那是離開的唯一希望,你們卻反其道而行,這是我一直不明白的。」

燕南飛接過話題道:「我想這可能與島上的地形環境,以及目前的形勢有關。上午我們仔細詢問過島上的情況,比想象中要複雜很多。結合雙方掌握的資料,我們推斷出火焰島五行屬火,與五行屬木的歸魂島大不相同。歸魂島上雖然兇險,但生機勃勃,是五行中的生門所在。火焰島則完全不同,這就像是地獄一般,是死門,蘊含的殺機遠比歸魂島厲害很多。」

「此外,島上的修士人數,也與我們之前掌握的情況有所出入。」

夏逸風插過話題,表情顯得很嚴肅。

「勞達曾告訴你說,當初上島的修士人數大約四十五人左右,可根據廬山派與華山派了解的情況,實際人數達到了五十三人。兩個月來,除了我們三個剛加入的團隊外,警神徐天陽與古寒英是唯一兩個來到此島的人物。」

于飛蹙眉道:「五十三人,比預想中多了八個,如今島上確切活著的人還有多少呢?」

史玉光道:「如果不算你們剛來的三個團隊,就外部區域而言,除了我們兩派七人,勞達那邊四人外,還有兩個修士,共計十三人。如今,勞達那裡有兩人已死,剩下兩人生死不明,算起來還有九個。」

于飛問道:「另外兩位修士情況如何?」

「第一個名叫黃博,剛來時也是五重天境界,如今已晉陞為六重天境界,與他同來的修士全都死光了。第二個名叫候通,情況與黃博差不多,目前都是孤家寡人一個。」

「內部區域,情況如何?」

「從我們之前掌握的情況,裡面活著的修士有十五人。除開徐天陽、古寒英,以及邪月湖五位高手外,剩下的八人當中,最可怕的要數七重天境界的千軍破。」

這些信息與勞達所述差不多,唯有另外七人是誰,這是最關鍵的。

「其餘幾位呢?」

夏新竹沒有參與上午的會談,也不知道具體情況。

梁華看著夏新竹,笑道:「最初來到此島的修士,除去千軍破外,一共有十股勢力五十二人,其中五股勢力分佈在外部區域,分別是廬山、華山、勞達、黃博、候通。另外五股勢力沖入了內部區域,除邪月派人數最多,勢力最為雄厚外,剩下四股勢力還有七人存活。」

夏新竹微笑道:「能在如此惡劣環境下存活,說明這七人都不簡單,能說說他們的具體情況嗎?」

廬山派白戴軍接過話題道:「當初的十股勢力有強有弱,六重天境界的高手一共有六人,除了我之外,裡面的每一股勢力,都有一位六重天境界的高手帶隊。」

于飛驚訝道:「照你這樣說,那七人裡面,至少有四位六重天境界的高手?」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