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一十九章擊殺張斌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遠來。 于飛剛剛停下腳步,一股強勁的力道就擊打在他的背上,當場把他飛出數米之外。 下一刻,又是一股更加凌厲的攻擊朝著于飛後腦勺劈去,但卻被于飛翻身躲過。 「為什麼要殺我?」

這話顯然是說辭,于飛並不相信,他想起了勞達的話,兩派佔據外部區域,很可能是為了找尋某種靈藥。

當然,賈林、梁華、史玉光三人剛剛步入六重天境界,實力還不穩固,若是遇上六重天中後期的高手,肯定還難以對付。

這時候繼續修鍊,暫緩前進腳步,那也是很明智的選擇。

泉水中,夏新竹拉著丹影虹首先起來,渾身衣衫濕透,緊貼在凹凸有致的身體上,充滿了一種朦朧的誘惑。

兩女身上氣流旋轉,濕淋淋的衣物快速烘乾,幾分鐘就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金燕還在與齊曼雪打鬧,在梁華的招呼下,兩女也隨即起來,濕淋淋的衣物勾畫出誘人的身材。

金燕個子更高,但齊曼雪的胸部明顯豐滿一籌,身材方面那是各有千秋。

「難得今日聚會,我們去弄點好吃的,大家慶賀一下。」

史玉光顯得很熱情,這島上食物稀缺,野菜瓜果幾乎沒有,只能吃肉。

白戴軍吩咐廬山高手張斌去獵殺一點食物,中午好好款待夏逸風等人。

于飛自告奮勇願意同往,卻被齊曼雪嘲諷。

「這島上可是很危險的,就你那點能耐,還是安分守己呆在這比較穩妥。」

張斌沖于飛笑道:「打獵一人就夠了,你遠來是客,怎能讓你出馬?」

于飛白了齊曼雪一眼,乾笑道:「我這人生性好動呆不住,要不我們來比一比,看誰獵殺的食物多?」

張斌看了白戴軍一眼,遲疑道:「這個不太好吧?」

梁華看著于飛,笑道:「主隨客便,他既然有興趣,何妨讓他試試。」

梁華笑得有些冷,眼底閃過一絲寒光。

白戴軍沉吟道:「既然于飛有興緻,就當是一場友誼賽好了,大家覺得如何啊?」

夏逸風看著于飛,見他點頭同意,也不便說什麼。

燕南飛暗喜,這是讓于飛出醜的機會,他自然不會放過。

「既然是友誼賽,那我們就以三個小時為限,看誰獵殺的食物更多,我們在此靜候他們的佳音,誰也不要插手。」

「這提議很好,反正在島上也悶壞了,玩玩遊戲也不錯。」

齊曼雪第一個贊同,其他人也沒太大意見,此事就此說定了。

梁華把張斌、于飛叫到面前,臉上掛著和善的笑容。

「以這山谷為分界線,于飛來者是客,左右兩邊你先挑眩」

于飛毫不客氣的選擇了大峽谷那邊,張斌毫不異議,選擇另一邊。

「記住不可越界,三個小時內回來。」

于飛和張斌相視一笑,彼此揮手擊掌,各自開始準備。

夏新竹把于飛叫到身旁,低聲問道:「你有把握嗎?」

「友誼賽而已,不用為我擔憂。」

于飛顯得很隨意,一點也未將此事放在心頭。

白戴軍、賈林也把張斌叫到身旁,簡單叮囑了幾句,讓他留意島上的其他修士。

很快,于飛、張斌就出發了,各自朝著相反的方向前去。

于飛離開山谷后,嘴角泛起了一抹詭秘的笑容,徑直朝著大峽谷飛去,速度卻比想象中要慢很多。

十五分鐘后,于飛來到了二十公裡外,這兒距離大峽谷已經不遠來。

于飛剛剛停下腳步,一股強勁的力道就擊打在他的背上,當場把他飛出數米之外。

下一刻,又是一股更加凌厲的攻擊朝著于飛後腦勺劈去,但卻被于飛翻身躲過。

「為什麼要殺我?」

于飛背對著敵人,顯得很從容。

「你知道是我?」

張斌有些驚愕,于飛背對著自己,這說明他早就猜到了什麼。

于飛冷笑道:「這島上很兇險,時常有巨獸出沒,還有其他修士存在,這樣好的機會,你們豈會白白放過?」

張斌有些看不慣于飛那故作從容的惺惺之態,哼道:「你就不怕猜錯了?」

于飛霍然轉身,眼神如刀的凝視著張斌。

「來之前,我見過勞達,他告訴過我一些事情。你們在外部區域獵殺其他修士,為的就是想獨霸資源。現在我們出現,無形中對你們構成了威脅,所以你們千方百計想削弱我們的實力,然後一舉把我們吞併掉。」

張斌大笑道:「那都是你的假設,我們好意獵殺食物款待你們,可沒有絲毫針對你們的意思。是你自己不識趣,非要逞強與我比試,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于飛罵道:「可憐的白痴,你被人利用還不自知,真是可悲埃」

張斌沒有生氣,不屑道:「故弄玄虛,你以為我會在意你的言語?」

「自負的蠢貨,梁華讓你殺我,那是一石二鳥之計。首先,用他的話說,這是為了削弱夏家的整體實力,萬一將來大家翻臉,對付起來也容易一些。其次,蘆山與華山的合作關係並不穩固,一旦你殺了我,梁華握住了把柄,他就可以找上夏家,以此為由聯合起來把你廬山派給滅了。當然,梁華不一定會這樣做,但他手中多了一個籌碼,就可以要挾你廬山派,佔據絕對的主動權。」

于飛這番話聽得張斌臉色大變,很顯然他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對於梁華的險惡用心,一開始並沒有看透。

甚至蘆山派的其他人也沒有想到這麼多,因為夏家的出現,真的影響太大了。

「現在還想殺我嗎?」

于飛一副憐憫之色,這讓張斌十分惱怒。

「到了這一步,不殺你也不行了。夏家雖然實力不弱,可華山派若是投靠夏家,最終必將被夏家吞併,我相信梁華不是甘為人下的角色,他顯然早就想到這些了。」

張斌倒也不傻,很快就想到了其中的因果。

于飛淡漠道:「你說得很有道理,可你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張斌質疑道:「什麼問題?」

「我既然能想到這些,也早就猜到你會殺我,為什麼我還要單獨出來,給你機會呢?」

張斌勃然色變,迅速回頭看著四周,卻並沒有發現其他人的存在。

「你故意給我上套,讓我上鉤?」

于飛笑道:「這句話你說對了,但你心中的猜測是錯的,這附近沒有其他人,就你和我。」

張斌哼道:「你很自負,可惜你忘了,我是五重天後期,而你才四重天境界,絕對的實力懸殊,你是沒有絲毫逃生機會的。」

「不要太自信了,也不要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境界實力不是衡量戰鬥力的唯一準則。」

于飛緩步朝張斌走去,從容隨意的步伐踩著某種節湊,平靜淡定的臉色讓張斌有種不好的感覺。

「去死吧。」

張斌搶先下手,雙腳連環踢出,力道十足。

于飛淡淡一笑,右手凌空揮舞,翻天掌力撕天裂地,讓大地開始咆哮,虛空出現顫抖。

呼嘯的狂風如厲鬼索魂,回蕩在張斌的耳中。

「開」張斌暴喝一聲,雙手撕裂虛空,將翻天掌力凝聚而起的氣浪強行撕碎,五重天後期的實力顯露無疑。

于飛眼波不動,右手一掌拍落,翻天掌凝聚的真元形成一道巨型掌印,如大山一般朝著張斌壓去。

「拼實力,你小子太狂妄了。」

張斌就地一轉,身體旋轉飛射,雙手交錯出掌,化為一道拔地而起的龍捲風,直衝那落下的巨大掌櫻

密集的撞擊聲產生霹靂火花,強大的真元在虛空中爆炸,引得時空動蕩,大地哀嚎。

于飛發出的掌印如泰山一樣緩緩落下,任由張斌如何攻擊,絲毫無法撼動分毫。

「不!這不可能。給我開1

狂吼一聲,張斌狠狠撞在那巨大的掌印之上,口中鮮血飛濺,全很經脈震斷,卻依舊沒有抵擋祝

眨眼,掌印落下,大地顫抖,張斌被直接拍到泥土中,一個清晰的手印足足有五米大小,硬生生在堅硬的地面上留下了一個深達半米的印記。

張斌躺在那,全身鮮血外涌,黯淡的眼神中透著無法接受的神色。

「你…你…」

張斌虛弱極了,于飛直接將他拘到手中,趁他未死之前將他體內殘餘的真元全部抽走。

失去了畢生修為之後,張斌的生命走到了盡頭,到死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死在於飛手中。

于飛順手一揮,張斌的屍體在半空爆炸,血肉全都化為火焰,直接被焚燒殆盡了。

至於地上的掌印,于飛也將其抹去,沒有留下任何痕,這是于飛一向謹慎的原則。

低調才是王道,隱藏實力能讓他活得更好更久。

來到大峽谷,于飛臉上掛著笑容,這裡寸草不生,全是些石頭,景色很普通。

峽谷中時不時會吹來一點涼風,于飛感覺到了水源的氣息,這附近有巨獸盤踞,說明肯定有水源,否則難以生活。

此前,于飛途徑附近時,發現大峽谷中有六頭五重天境界的巨獸,這是他此行的目的。

至於比賽那只是幌子,但于飛須得在三個小時內返回,這一點不能耽誤。

眼下,半個小時已經耽誤了,于飛加快了腳步,人如輕煙般漂浮而過,意念波仔細掃射大峽谷內的一切生物。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