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一十八章曖昧

作者:心夢無痕  |  更新時間:2013-08-29 08:33  |  字數:3583字

于飛看了三女一眼,收起臉上的笑容,正兒八經的道:「你們兩人的出嫁時間不分先後,都在同一天。」

金燕質疑道:「真的假的?你不會是故意胡說的吧?」

「這又不是什麼新鮮事,我用得著胡說嗎?現在的五一國慶,成親嫁人的還少了?同一天出嫁那是很正常的。」

于飛有些不悅,金燕的質疑讓他有些不爽。

齊曼雪笑道:「這話也有道理,只是感覺你給出的這個結果似乎太普通了。」

于飛坦然道:「同一天出嫁確實不稀罕,可是…嘿嘿…她們所嫁的人就有點特別了。」

金燕與夏新竹對望了一眼,隨即齊刷刷的把目光指向于飛。

「有何特別的?」

于飛嘿嘿笑道:「佛曰不能說。」

齊曼雪罵道:「少來這套,快說。」

于飛搖頭道:「不可說。」

「信不信我揍你?」

齊曼雪揚起拳頭,威脅于飛。

「你真想知道啊?」

齊曼雪喝道:「少吊胃口,快說。」

于飛詭秘一笑,很爽快的道:「好啊,可以告訴你,但是有條件。」

夏新竹和金燕都疑惑的看著于飛,搞不懂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在兩女而言,讓過於飛看手相不過是借口罷了,關鍵是替金燕解毒。

眼下,金燕的毒已經完全解除,于飛雖然還沒有鬆開兩女的小手,但這一次的行動已經算是圓滿成功。

「這還要講條件?」

齊曼雪有點像抓狂。但還努力剋制著自己,不想破壞自己的美好形象。

「說條件不是很恰當,你可把它當成一個賭注。如果我給她們看的手相結果看錯了,你可以揍我一頓。可要是我看的結果是對的……」

「你想怎樣?」

齊曼雪瞪著于飛,聰明如她自然知道于飛後面的話。

「我家裡的床很大,冬天還缺少一個暖床的……」

齊曼雪一聽臉都綠了,怒喝道:「你想讓我給你當暖床丫頭,你吃了豹子膽了?」

于飛無所謂的聳聳肩,一點也不怕。

「願賭服輸啊。賭不起那就算了。誰讓你們不相信我的本事,都認為我看的手相不準。既然相信自己的判斷,為何不敢打賭呢?」

齊曼雪瞪著于飛,咬牙道:「賭就賭,反正她們又不是現在嫁人。準不準那得以後才知道。說吧,她們嫁的男人有何奇特?」

于飛鬆開夏新竹與金燕的小手,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不經意間又贏回來一個暖床丫頭,這真是要什麼有什麼,人生真是很美好啊。」

看著于飛一副勝券在握,胸有成竹的囂張樣,齊曼雪就恨不得給他兩巴掌。這小子簡直就是欠扁。

「別高興得太早,當心樂極生悲。」

于飛哈哈大笑道:「謝謝你的關心,你還是好好想想,如何做好暖床丫頭吧。」

夏新竹與金燕表情古怪。想笑又不便笑,感覺于飛就是在戲耍齊曼雪。

「夠了!你再不說我可要揍人了。」

齊曼雪徹底被于飛激怒了,雙眼都快冒出火花了。

「既然你這麼有誠意,那我就告訴你好了。她們兩人啊。將來會嫁給同一個男人。而那個男人是誰,你暖床的時候就知道了。」

「不可能!」

三女異口同聲。于飛卻哈哈一笑,溜了。

「于飛你站住,你敢戲弄本小姐,我今天非要把你的嘴撕了。」

齊曼雪縱身追去,原地就只剩下金燕與夏新竹。

「你的毒解除乾淨了。」

金燕臉色微紅,輕聲道:「現在好了,毒已經沒有了,待會去好好清洗一下身體,應該就沒事了。」

夏新竹欣慰道:「那就好,這于飛的本事還不真小,我都沒有察覺你中毒,他卻一眼就看出來了。」

金燕不想多提此事,拉著夏新竹朝泉水井走去。

「我帶你去泡泡吧。」

就在兩女進入泉水浸泡身體後不久,于飛就回到了現場。

齊曼雪追來抓住于飛,揮手就想揍他,卻被于飛一句話給止住了。

「動手打人會破壞淑女形象,近身搏鬥容易被人吃豆腐,破口大罵會招人圍觀,動作太親密了又會讓人誤會……」

齊曼雪氣得咬牙,右手舉得老高,卻遲遲沒有落下。

正如于飛所說的那樣,除非是生死搏鬥,否則這種打鬧,吃虧的只會是女人。

「把手放下吧,舉久了會累的,淑女一般是不會做這種不雅的舉動的。」

于飛一副教訓的口吻,就差沒有把齊曼雪給氣瘋了。

「于飛,你給我記住,我不會就這樣算了的。」

齊曼雪笑得咬牙切齒,努力維持所謂的淑女形象,那眼神恨不得把于飛給吃了。

于飛哈哈大笑,得意而囂張,把泉水中的三女全都逗樂了。

用金燕的話說,能把齊曼雪氣成這樣的,于飛還是第一個。

而就在這一刻,夏新竹的耳中又想起了于飛的聲音。

「有一份機緣就在眼前,須得把握好。」

「什麼機緣?」

「泉眼處有靈藥,你可與金燕分享,但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夏新竹震驚極了,仔細感應泉眼處的情況,卻一無所察?

「你確認不會錯,我怎麼什麼也沒有感覺到?」

「你要感覺到了,還不早就被人得去了?這份機緣因我而起,算是給你們倆的一份見面禮吧。」

夏新竹表情怪異,她是越來越看不透于飛了。

「既是給我們的見面禮,你就自己給燕子說吧。」

于飛眼波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