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一十七章給極品美女解毒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好對比埃」 于飛之言半真半假,夏新竹與金燕也不害羞,都顯得落落大方。 看著兩隻白生生的小手,于飛發現夏新竹的手略顯圓潤一點,金燕的手更加纖細瘦校 于飛同時抓住兩女的小手,仔細觀...

夏新竹也很興奮,臉上洋溢著發自內心的歡笑,問候著金燕。

兩大極品美女頓時成為了全場焦點,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眼睛。

丹影虹眼中露出了羨慕之情,齊曼雪眼中卻透著幾分嫉妒之色。

梁華看著兩大美女,眼神十分炙熱,史玉光、賈林臉上也都露出了愛慕之情。

于飛收回目光,朝著齊曼雪看去。

這也是一個迷人的美女,嫵媚而動人,極具風情,極其誘人,屬於精品級美女。

若不是夏新竹、金燕太過出色,壓下了她的光芒,她也足以讓男人為之瘋狂,為她犯罪。

夏新竹與金燕都是極品美女,而齊曼雪與丹影虹都是精品級美女,四人齊聚此地,就好似一陣涼風,讓酷熱高溫都剎時遠去。

「來來來,我給大家介紹一下。」

賈林適時開口,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

雙方簡單介紹了一下,隨即便直入主題。

夏逸風看著白戴軍,很客氣的道:「我們前來拜訪,主要是不了解島上的情況,特來討點經驗,冒昧之處還望海涵。」

白戴軍笑道:「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這火焰島上殺機四伏,我等自當相互幫助。」

燕南飛笑道:「白老說得好啊,多一個朋友就多一條路。」

白戴軍朗笑一聲,招呼眾人入洞詳談。

金燕聞言,沖著梁華與史玉光道:「兩位師兄。新竹姐姐剛來,我帶她去泉水中泡一泡,也算是略盡地主之誼。」

梁華臉上露出了自認瀟洒的笑容,很慷概的道:「這是應當的,兩位新來的美女就交給師妹負責款待了。」

金燕笑道:「師兄放心,這點小事我還是能辦好的。」

夏逸風、燕南飛帶著四位五重天境界的高手。跟隨華山派與廬山派的五位高手進入山洞,于飛則留在了外面。

齊曼雪看著于飛,嘴角泛起了一抹誘人的微笑。

「我們還真是有緣啊,又見面了。」

于飛笑道:「誰說不是埃」

「你是月圓之夜同我們一起進來的,怎會與她們走到一塊去了?」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以後有空慢慢告訴你吧。」

于飛不想透露太多,可齊曼雪卻不想放過他。

「現在也不忙,你可以一邊欣賞美女出浴,一邊告訴我經過埃」

于飛笑容有點僵。問道:「你不下去泡泡?」

齊曼雪媚笑道:「那口井也不大,人多反而不好。」

于飛乾笑兩聲,這齊曼雪就像個老油條,看來不是那麼好糊弄埃

不過看在她是美女的份上,于飛倒也不介意與她多聊聊。

「這事說起來啊,你可能會感到驚訝……」

于飛邊說便看著夏新竹與金燕,欣賞著兩女那決然不同卻又同樣出色的美貌。

金燕拉著夏新竹來到泉水井旁,笑道:「這裡的泉水十分清涼。泡在裡面舒服極了。」

夏新竹看了看四周,目光下意識的掃過於飛。低吟道:「這裡沒有遮掩,似乎不大好吧?」

金燕輕笑道:「又沒叫你脫了衣物進去泡,就這樣穿著衣物泡在裡面,稍後直接把水汽烘乾就行了。」

這種環境下,似乎也只有這種辦法。

這時候,夏新竹的耳中傳來了于飛的聲音。外人根本聽不到。

「你和金燕的關係有多好?」

夏新竹有些驚訝,故作隨意的回頭看了于飛一眼,發現他正在與齊曼雪說話,眼神卻留意著自己這方。

「關係很不錯,算是姐妹淘。你問這個幹嘛?」

夏新竹傳音回復,想弄清楚于飛的意圖。

「如果你確認可以信任她,那麼有件事情我需要告訴你,金燕體內中了一種毒,很霸道。」

夏新竹臉色微變,心理思緒萬千,問道:「你能看出這一點,難道你能解掉她身上的毒?」

「你最好先弄清楚她是怎麼中毒的,我才會考慮為她解毒會不會招惹麻煩。」

于飛很冷靜,這讓夏新竹意識到了情況有些複雜。

「行,你給我一點時間,我馬上問一下。」

夏新竹拉著金燕子,背對著齊曼雪,傳音詢問她中毒一事。

金燕顯得十分驚訝,在夏新竹的一再叮囑夏,才沒有顯露出來。

「你要信得過我,就告訴我個中的緣由。」

夏新竹有些嚴肅,這是火焰島,不是雲城,很多事情都會有變化。

金燕沉默了一下,輕嘆道:「是我師兄梁華下的毒,他與史師兄都很喜歡我,也一直對我很好。可來到這島上之後,生存變得越來越殘酷,能否活著回去誰也不知道,所以很多事情就都變了。」

夏新竹感到很驚訝,也很佩服於飛的聰明才智,他似乎早就猜到了。

「史玉光知道這事嗎?」。

「史師兄不知道,梁華不許我告訴別人,他只希望我真心愛他。其實以前我也很喜歡梁華師兄的,可隨著年齡的增長,對他了解越多,就發現他並不如我想象中的那麼好。」

「這件事情你怨恨他嗎?」。

「說不上怨恨,但是我不會原諒他的。雖然我早已經在心裡疏遠他,不再喜歡他,可他也不該用這種手段來逼迫我,這種無恥的手法是很卑鄙的。」

夏新竹沉默了,悄悄把經過告訴了于飛。

于飛考慮了一下,告訴夏新竹,願意為金燕解毒。

夏新竹聽后,心情怪怪的,不知道為啥。

「燕子,我有辦法為你解毒。」

金燕一震,用力握緊夏新竹的手,問道:「真的?」

夏新竹笑道:「我不會解毒,但于飛可以,現在我們過去找他,不過得玩點花樣,別被齊曼雪發現了。」

「行,都聽你的。」

夏新竹優雅轉身,對丹影虹道:「你先去泡泡吧,我們稍後就來。」

丹影虹聞言也不客氣,直接跳入水中,感覺全身舒暢。

這時候,于飛正在和齊曼雪講述自己在歸魂島上的經歷,夏新竹卻拉著金燕走上前來。

「于飛,聽說你學過看手相,不知道準不準啊?」

夏新竹含笑的打斷了于飛的講述,明媚皓齒,靈秀動人,迷人極了。

于飛嘿嘿笑道:「準不準,那得看你問哪方面的?」

金燕不解道:「這有關係嗎?」。

「世上萬千事,並非什麼事情都能看得準的。說吧,你們想問什麼?」

夏新竹瞟了金燕一眼,笑道:「我剛才和金燕打賭,看我們兩人誰先嫁出去,先嫁的就輸了。聽說手相可以看姻緣,就不知道你這江湖郎中是真有本事,還是滿嘴鬼話。」

「說來說去是找我看姻緣啊,這個不說百分百準確,百分之九十九的準確度是可以達到的。」

于飛這話一出,齊曼雪當即就笑了。

「你還真會自賣自誇,百分百與百分之九十九有區別嗎?」。

金燕一想也對啊,于飛那話明顯就是胡說八道。

「準不準,看過之後不久知道了?」

于飛嘿嘿而笑,臉皮厚得能磨刀了。

金燕遲疑道:「這能信得過嗎?」。

夏新竹道:「他要敢胡編亂造,我們就揍他。」

「來來拉,我當見證人,看他能說出什麼鬼話來。」

齊曼雪在島上也悶壞了,如今有遊戲玩,她自然也想參與進來。

夏新竹暗中與金燕交換了一個眼色,雙雙抬頭看著于飛,問道:「先看誰的?」

「你們把手伸出來,我一起看,才好對比埃」

于飛之言半真半假,夏新竹與金燕也不害羞,都顯得落落大方。

看著兩隻白生生的小手,于飛發現夏新竹的手略顯圓潤一點,金燕的手更加纖細瘦校

于飛同時抓住兩女的小手,仔細觀察掌心的紋路,故作沉思狀。

暗中,于飛卻在與金燕對話。

「你體內的毒很奇怪,你放鬆全身不要抵抗,不然會加大難度。」

金燕顯得有些緊張,這樣被于飛抓住小手,面對著他那炙熱誘人的目光,金燕忍不住心跳加快,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反應。

夏新竹也有類似的情況,每當于飛專註凝視她的臉龐時,兩人之間就會產生一種特殊的心靈感情,一種微妙的情愫在無形中滋長。

于飛身上的魅力致命而霸道,特別是吞噬了諸多獸元后,男性的陽剛之氣顯露無疑,沸騰的獸血蘊含著催情的味道,只要沾到女人,就能讓對方上癮,好似一朵罌粟花。

于飛發出一束玄陽之氣進入金燕體內,蘊含玄陽九滅的氣息,還融入了一縷九道緣的氣息在內。

于飛修鍊的玄陽九滅之氣具有極強的催情效果,雖然僅僅只是一縷,也讓金燕心馳神搖,清澈如水的雙眼中流露出一抹嬌羞。

九道緣的氣息很奇特,所到之處如陽春融雪,讓金燕體內的毒素無處可逃,直接被煉化成灰,自全身毛孔中排出。

「從你們的手相來看,這姻緣啊,還真是奇妙。」

于飛笑得很迷人,但卻透著神秘的味道。

夏新竹問道:「有何奇妙?」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