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一十三章勞達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態了。你呢,看衣著似乎剛來不久啊?」 「是啊,剛來兩天,你對這島上的情況一定很熟悉,與我說說吧。」 于飛看出勞達沒有惡意,扛著狼腿走近身旁,問起了島上的情況。 「看在這兩條狼腿...

于飛來打山崖外,自然釋放了身上的氣息,很快就引起了巨狼的注意。

只聞一聲狼嚎,巨狼衝出洞外,眼神兇狠的瞪著于飛。

淡漠一笑,于飛不慌不忙的脫下了衣褲,心中有一個古怪的念頭。

如果巨狼是一頭巨獸,那自己體內的萬獸精元珠會不會吞噬它的生命精元,壯大自己?

這一點于飛暫時不得而知,所以需要親身體會。

巨狼顯得很疑惑,這送上門的食物竟然自己脫光衣物,他這是唱的哪一出?

于飛將衣褲疊好放在一旁,隨後朝著巨狼走去。剛剛走出第三步,巨狼就發出了警告的吼叫,誰想于飛卻一閃而逝,下一刻就鑽入了巨狼的身體之中,鮮血從巨狼的腹部射出,好似一條紅色的水柱。

陣陣嘶鳴從巨狼口中傳出,于飛以桃紅千葉劍瞬間絞碎了它的五臟六腑,狼血噴了于飛一身,可萬獸精元珠竟沒有反應,這讓于飛很意外,難道這巨狼不屬於巨獸?

既然如此,于飛也不想耽誤時間,直接衝出巨狼體外,祭出百花爭春圖,朝著巨狼頭上的那株小樹苗落去。

隨著巨狼生命力的不斷流失,頭上的小樹苗顯得萎靡不振,七片葉子無力垂下,似乎缺少了能量來源。

當百花爭春圖打開百草園時,小樹感應到了裡面的氣息,竟主動脫離了巨狼的身軀。飛入了百草園中。

于飛收回百花爭春圖,密切留意了一下百草園的情況,那株小樹苗距離靈泉很近,位於五行樹、萬年何首烏、五色玉果外圍,卻比那些百草要考前很多。

以此判斷,這小樹苗頗為不凡。有可能是靈藥級別。

殺了巨狼之後,于飛以玄冰之氣化水,洗去了全身血跡,並穿好了衣褲。

隨後,于飛進入山洞,彎彎曲曲兩百餘米,隧道突然往下延伸,就像是旋轉樓梯。

這裡面並不熱,清涼舒適。像是天然的避暑勝地。

于飛耗時十分鐘,垂直下降約八百米,發現了一個水池,水面直徑不超過三米,像是一口井。

這池中之水很清澈,也很清涼,于飛嘗了一口,竟然是淡水。估計是海水層層滲透而形成。

于飛站在水池邊,四周都是堅硬的岩石。隱約有一道暗影在岩石上忽隱忽現,透著詭秘。

于飛搜尋了很久,都無法確定那暗影是否真實存在,這讓他有些無語。

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不經意間會有所察覺,等於飛仔細尋找。又了無蹤影。

觀察了一圈,于飛沒有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水池並不深,意念探入其中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事情。

縱身而起,于飛直接飛出洞外。將巨狼的屍體處理了一下,斬下四條狼腿,其餘部分全部震碎火化,不留痕。

于飛扛著四條巨大的狼腿原路返回,在行至一半路程時,樹林中突然竄出一個修士,攔住了于飛的去路。

「兄弟,這麼多食物,你在哪找的,分一點給我也填填肚子吧。」

于飛臉色微變,此人突然竄出,事先于飛沒有絲毫察覺,這是一個很危險的信號。

並且,這火焰島上雖然獸類數量比不上歸魂島,可要找食物也不算難,這人顯然是有意找茬。

于飛一閃避開,仔細打量著那人,雙眼頓時眯成一條線。

那是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子,算不上英俊瀟洒,可一臉微笑卻頗為順眼。

身上的衣物有些陳舊破爛,看得出這孤島生存也曾經歷過不少磨難。

僅此一點,于飛判斷這個修士並非剛從外面進來,應該是第一批進來的,算起來已經在裡面呆了七十多天了。

「你是誰?」

「我啊,他們都叫我老大,養活著一大群飯桶埃兄弟,你這狼腿分我兩條吧。」

男子看著于飛肩上的狼腿,竟然雙眼發亮。

于飛疑惑了,這人難道真的只是來瓜分食物的?

沉思中,于飛很爽快的將兩條狼腿扔給男子。

「我叫于飛,你如何稱呼?」

男子接過兩條狼腿,笑道:「我姓勞,單名達,大家都習慣叫我老大。」

于飛一愣,笑罵道:「你這名字還真是夠怪的。你來這島上應該有不少日子了吧?」

「今天正好滿七十天,唉,這鬼地方真不是人呆的,沒有發瘋已經算是比較變態了。你呢,看衣著似乎剛來不久啊?」

「是啊,剛來兩天,你對這島上的情況一定很熟悉,與我說說吧。」

于飛看出勞達沒有惡意,扛著狼腿走近身旁,問起了島上的情況。

「看在這兩條狼腿的份上,我就與你說說這裡的情況。此島我們稱之為火焰島,當初與我同時抵達這島上的修士,大約有四十五人,如今還活著的估計也就半數而已。」

這個事情于飛並不意外,這裡的生存條件比歸魂島還要惡劣,能有一半人活下來,已經算是不錯了。

「就沒有其他島上的修士來過這裡?」

「你小子還真聰明啊,確實有其他島上的人來過這裡,那是二十多天前的事情,來人是一男一女,正是赫赫有名的警神徐天陽與古寒英。」

于飛一驚,想不到徐天陽竟來到了這裡。

此島烈火玄陽之氣極勝,徐天陽修鍊的六陽真經,這無疑是最好的環境。

如今二十多天過去,徐天陽有沒有邁出關鍵性的一步,進入七重天境界,這是于飛最為擔心的事情。

「除了他二人之外,島上可還有其他需要格外小心的厲害角色?」

「僅六重天境界的高手就有好幾個,最厲害的是七重天境界的千軍破,他應該就是當日三位硬闖五行八卦鎖龍陣的高手之一,是最先來到這裡的高手。」

于飛臉色驚變,當初月圓之夜有三大高手硬闖五行八卦鎖龍陣,其中只有震關東被人認出,另外兩位都不知是誰。

如今,勞達說島上有一位七重天境界的高手名叫千軍破,如他真是當初那兩人之一,那絕對是厲害無比的傢伙。

能在現實生活在修鍊到真罡境界的修士,全都是驚才絕艷之輩,堪稱當世高手,遠非六重天境界的修士可比埃

「說說島上的地形情況,以及各大勢力的情況吧。」

「此島兇險莫測,有很多絕殺之地,不可輕入。前面那高山共有五座,圍成一圈,形成了一個天然屏障,很難強行突破。翻過那山,裡面據說還有四道防線,須得逐一穿越,最終才能達到島嶼中心區域,那兒聽說有一座傳送陣,可以通往別處。」

這一情況,與歸魂島差不多。

「當初剛來島上時,一共有八大勢力,如今有些勢力已經被滅,或是僅剩下一兩人了。其中,華山派、廬山派、邪月湖比較強大,加上後來的警神徐天陽,眼下是四足鼎立。」

「這些勢力都分佈在什麼區域?」

「就分佈在高山腳下,有些勢力早已進入裡面,而華山派與廬山派之前也進入過,後來又退了出來。這兩派眼下屬於聯盟關係,實力相當龐大,並著手圍剿外部區域的一切修士。」

「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估計是想搶佔資源,控制外部區域。從面積上來講,外部區域佔了近一半,有兩處絕地,據說都隱藏著好東西,只不過很危險。如今,你們又來了,估計很快就會有熱鬧可瞧了。」

「這鬼地方有什麼資源可搶?」

勞達乾笑道:「就因為這鬼地方生存不易,才要搶奪資源埃從目前來看,水源、食物都很重要,女修也是被搶奪的目標,舒緩壓力,調劑心情,女修可是不能少。此前,有些勢力就因為女修而被人滅掉,誰有實力誰就能搶佔資源。」

「食物?這應該不難找吧。島上獸類雖然不多,但絕對夠吃埃」

勞達搖頭道:「這個你就說錯了,這島上獸類固然不少,但並不是什麼野味都能吃的。尋常的野獸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血液之中蘊含著烈火之毒,雖然不會致命,但卻相當於烈性春藥,吃了會讓人受不了。」

于飛驚愕道:「有這種事情?」

勞達苦笑道:「這鬼地方就不是人呆的,只有達到二重天境界以上的凶獸,它們的血肉才可以食用。且修為境界越高,血液之中蘊含的火毒越少。因為它們在修鍊過程中,也會將火毒煉化排除體外,否則它們也受不了。這個島嶼就像火爐一樣,除非有水源,否則時間長了,神仙也受不了,會慾火焚身,獸血沸騰的。」

于飛笑不出來了,這可是生存現實,很嚴肅的問題,誰知道還得在島上呆多久埃

現在於飛開始為夏新竹、丹影虹擔憂了。

先不說二女美貌過人,單就女修的身份,在這島上就是一寶,任何人見了都會爭搶。

「你們現在還有幾人啊?」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