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一十二章燕南飛的嫉妒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 還好於飛三人很快趕來,讓眾人臉上多少有了一點笑容。 看著身負重傷的四位五重天境界的高手,夏新竹臉上露出了一絲慶幸與苦澀。 「六叔,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夏逸風看著于飛,淡...

一株高不過三尺,通體赤紅晶瑩,蒼勁挺拔的怪樹紮根在五色火焰之中,樹上掛著一枚鮮紅奪目的果實,就像麒麟一般,栩栩如生。

那是洪荒異寶麒麟果,有拳頭大小,表面布滿了紅色火焰的紋路,數不盡的五色火焰環繞其外,全都鑽入了麒麟口中。

那麒麟果就像是活物一般,可以看到它的小嘴一開一合,源源不斷的吸取著五色火焰。

于飛的第一縷意念就是被這麒麟果吞噬掉的,第二縷意念若不是躲得遠,也難逃被吞噬的下常

果林中心區域是一個奇特的存在,地上的陣法很神秘,凹槽之中的液體乃是地火玄陽之精,孕育出了五色火焰,凡人根本就難以靠近。

這座火焰島比于飛想象中更為神秘,比如這五色火焰是如何而來,于飛就猜不透其中的玄機。

還有,于飛在麒麟果身上敏銳捕捉到了一種意念波動,那讓于飛嚇了一跳,難道這麒麟果中竟孕育了一頭真正的麒麟?

于飛被自己這個想法嚇壞了,麒麟樹只是一株植物,就算是罕見靈藥,結出了麒麟果,也不至於麒麟果中真能孕育出火麒麟來。

此時,夏逸風等人幾經艱險,終於衝出谷外,可火鳥與火鼠卻不依不饒,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勢。

交戰至此已經二十多分鐘了,持續不斷的抵禦,精神高度集中,就算是五重天境界的修士也感到心神疲憊,快要撐不住了。

並且,在這一戰中,四位五重天境界的高手全都負傷不輕,不是被火鳥啄傷,就是被火鼠咬傷,失血不少,加之高溫酷熱,一直被火焰包圍,嚴重脫水,體力也基本耗光了。

「大家堅持住,我們一定能衝出去的。」

這時候,夏逸風除了給大家打氣外,也幫不上其他忙。

這一次被襲,夏逸風一直不曾施展天碑掌法,不知道這是為啥。

燕南飛外號燕山飛龍,位列年輕十大高手之一,突圍過程中似乎也一直在隱瞞實力。

就于飛估計,他兩人多半是相互忌憚,都不是很相信彼此。

這一點無可厚非,畢竟燕南飛孤身前來,掛靠在夏家這個團隊,防範之心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像于飛不願意跟眾人交底,大家也不全然信任於飛,這是一個道理。

此刻于飛周身烈焰環繞,濃郁的烈火玄陽之氣充斥全身,半數化為了真元融入體內,半數化為一種**劑,讓于飛全身火熱,獸血沸騰。

于飛不得斬斷了與外界烈火靈氣的聯繫,催動玄冰九裂,極寒之氣遊走全身經脈,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

突然,一道長達百米的劍芒破空而現,旋轉搖擺,攪動天地,硬生生的將半空中數千隻火鳥絞碎震飛,破開一個缺口。

那一刻,賈林、史玉光衝天而起從缺口在逃脫,急速朝遠方遁去。

後方,成群的火鳥怒吼著衝去,竟把原本圍攻夏逸風等人的火鳥也拉走了大半。

「好機會,大家全力突圍1

夏逸風長嘯一聲,雙手撕天裂地,恐怖的真元化為旋轉的風柱,硬生生的撕開一條缺口。

四位重傷的隊友迅速從缺口中衝出,燕南飛協助夏逸風斷後,一行六人快速逃遁,上萬隻火鳥緊追不捨。

火鼠的速度無法與火鳥相比,它們沒有去追,反而沖入山谷內,僅半分鐘不到就全都鑽入地下,谷中僅剩下兩具白骨,透著森寒之氣。

于飛位於山谷附近,他在眺望那片果林,考慮是否入內一探究竟。

然而想了想,于飛還是選擇了放棄。

這山谷是一處絕地,于飛還沒有完全摸清楚它的底細,貿貿然入內那是很愚蠢而魯莽的事情。

看了一眼夏逸風等人逃遁的線路,于飛不免暗贊一聲。

這兒距離海邊不遠,此刻逃往那個方向顯然是明智之舉。

幾分鐘后,于飛回到夏新竹、丹影虹身邊,講述了一下自己剛才的所為。

「谷外有兩個陌生修士,我將部分火鳥引到他們那裡,分散了火鳥的整體實力,給燕南飛等人製造了脫身的機會。」

丹影虹贊道:「你可真夠聰明,竟能想出這調虎離山之計。」

夏新竹好奇道:「你是如何察覺谷外那兩位陌生修士的?」

「自然是無意中發現的,你當我是神仙,會未卜先知啊?」

于飛笑嘻嘻的看著夏新竹,那表情怎麼看怎麼不老實。

丹影虹雨夏新竹交換了一個眼色,兩女還真看不透于飛這話是真是假,摸不透他的深淺。

「我們現在幹嘛,是回去找他們,還是在這裡等他們回來?」

丹影虹看著于飛和夏新竹,詢問兩人的意見。

「還是回去找他們好了,這山谷就是一個絕地,稍後回來的時候最好繞道,不要再去圖謀果林中的果子了,那不是好果子,一般人消受不了。」

于飛展開輕功,一躍十米,悠然自如的身影看得夏新竹和丹影虹臉色一呆,感覺他就好像是來踏青的,從容淡定,看不出一絲緊張。

兩女迅速跟上,一左一右圍在於飛身旁,穿梭在如火一般的樹林里,直奔海邊。

早上,一行十人才從海邊往裡走,如今就變成了從里往外走。

這一來一回啊,多少有些諷刺,也讓夏新竹、丹影虹心裡多了一種沉甸甸的感覺。

習慣了都市生活,突然跑到這蠻荒孤島上,就算不在乎衣食住行,可殘酷的生存條件,以及隨時可能發生的危險,還是讓兩位大美女有種後悔來此的感覺。

海灘上,夏逸風、燕南飛等六人神情苦澀的躺在那,想想以往在都市之中不可一世,如今在這孤島之上,卻差點死在火鳥口中,這種反差真的不是什麼人都承受得祝

特別是損失了一位高手,還不知道于飛與兩位大美女的下落,這讓大家都鬱悶極了。

還好於飛三人很快趕來,讓眾人臉上多少有了一點笑容。

看著身負重傷的四位五重天境界的高手,夏新竹臉上露出了一絲慶幸與苦澀。

「六叔,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夏逸風看著于飛,淡然道:「聽聽於飛的看法吧,他在這方面比我們有經驗。」

燕南飛聞言,回頭看著于飛,眼神顯得很奇怪。

當初燕南飛之所以加盟夏家的團隊,很明顯是沖著夏新竹來的,這位yu女天後的魅力,那是毋庸置疑的。

雖然燕南飛看出夏新竹對於飛不一般,但他總覺得于飛在夏家來說就是一個帶路人,四重天境界的修為根本沒有多大價值。

夏新竹看重於飛,也只是裝出來的一種假象,旨在迷惑于飛,讓他乖乖為夏家的團隊帶路,儘可能的省去一些麻煩。

燕南飛位列年輕十大高手之一,擁有六重天境界的修為實力,綜合價值絕非于飛可比。

燕南飛堅信,夏新竹是個聰明人,自己和于飛之間,孰輕孰重,她應該心中有底。

因為這一層關係,燕南飛極力表現自己,想以自身實力壓倒于飛引路人的優勢,博得夏新竹的重視。

如今,上島還不到兩天,燕南飛就兩次遇險。

一是昨夜被那六重天境界的巨獸追殺了一晚,剛才又被火鳥、火鼠圍攻了半天,似乎沒能表現出什麼過人的能耐,反倒是于飛普普通通,卻在無形中把其他人都給比下去了。

這讓燕南飛很是不爽,卻歸結於是于飛運氣太好。

「這火焰島與歸魂島不太一樣,巨獸的數量明顯少了很多,當然這只是我們目前掌握的外部區域的情況。若是想要先摸清楚島上的情況,可以環島前行,一邊熟悉地形,一邊增加實力,一邊尋找其他修士,打聽情況。眼下,首要的任務還是療傷。」

「對於飛的看法,大家有何異議嗎?若是沒有,就先療傷吧。」

夏逸風采納了于飛的建議,一行九人返回樹林里療傷,一切以生存為首要,探秘為次要。

九人中,四位五重天境界的修士傷得最重。

夏逸風和燕南飛只是一點輕傷,消耗了不少真元。

于飛和兩女毫髮無損,負責準備食物。

這裡靠近海邊,于飛讓夏新竹與丹影虹負責取水,將海水蒸發成淡水,以便眾人服用。

于飛單獨外出打獵,再一次前往島嶼中心方向。

難得有機會單獨行動,于飛快速穿梭在山林中。

這島上氣溫炎熱,不利於動物生存繁殖,無論是野獸、凶獸還是巨獸,數量都難以與歸魂島相比。

于飛以心靈之眼不斷擴大搜尋範圍,很快就發現了昨夜見過的那頭巨狼,它竟然藏身在一處山崖下的石洞里。

想到巨狼頭上長著的那株小樹,于飛頓時來了興趣,迅速朝二十公裡外的山崖趕去。

臨近之際,于飛感覺到了水源的玄陰之氣,這讓他大感驚喜,難道這山下有水源不成?

心念一轉,于飛就獲悉了水源的位置,竟然在山洞之內,垂直下行八百米。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