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一十章深陷困境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 燕南飛驚怒極了,大吼道:「突圍,衝出去。」 縱身而起,燕南飛揮動雙掌,強勁的真元波呼嘯震動,一舉震飛數百隻火鳥,把頭頂的紅雲都打了個洞。 然而不到一秒鐘,更多的火鳥又把空缺添上,像是...

于飛一直在暗中尋找奇珍異草,卻沒什麼收穫,看來這火焰島上的奇珍異草就算有,那也是數量有限,絕不會太多。

島嶼中心方向,巍峨的大山如火焰一般,給人一種強烈的視覺震懾效果。

遠處的天空中,一頭頭火翼鳥在盤旋飛舞,即便隔著很遠距離,也能感受到它們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兇殘恐怖。

「前面有修士殘留的氣息,我們去瞧瞧。」

夏逸風高大俊朗的身影快速起伏,帶著一行人來到了一處山谷中,那裡有一片果林,粉紅色的果實奇形異狀,誰也不認得。

「大家不要妄動,這片果林透著邪門,有兇險暗藏其中。」

夏逸風相當謹慎,六識也異常敏銳,這讓于飛頗為佩服。

山谷中的果林佔地不足一千平米,一顆顆果樹縱橫交錯,很有規律,不太像是自然孕育而成的。

在果林邊緣地帶,有半具人屍橫躺在那,就像一塊警示牌,述說著山谷裡面兇險莫測,來人止步。

燕南飛與夏逸風並肩而立,兩大高手仔細留意著山谷的情況,神情都有些凝重。

于飛仔細觀察這山谷的地形,這兒距離海邊大約十五公里,應該不屬於邊緣區域,而納入外部區域範圍。

記得黑狗更跟于飛說過,歸魂島上有七大絕地,切莫擅入。

如今,這火焰島上,會不會也有幾大絕地,是不能擅闖的?

看著那片果林。于飛心裡想到了很多。

火焰島上水源稀缺,這山谷之中卻果林茂盛,碩果累累,這好像太反常了。

難倒谷中暗藏水源,有地脈流經此處?

「于飛,你在想什麼?」

丹影虹站在於飛右側。好奇的看著他。

「我在想,要能摘幾個果子解渴,那該多好埃」

于飛著完全就是在瞎說,不過這種想法倒也符合眼下的情況。

附近,一個五重天境界的隊友突然右臂一揮,凌空朝著谷中的果子抓去,想通過隔空取物的手段,摘幾個果子嘗嘗。

然而那人發出的力量剛一觸碰到果林邊緣地帶,就被一股無形之力震碎了。

「奇怪。好像有一股力量籠罩著這片果林,隔絕了與外界的接觸。」

「若是如此,谷中必有古怪,說不定藏有奇珍,或是那果林之內孕育著千年靈果。」

這樣的猜測讓人心動,夏逸風與燕南飛商議之後,決定入谷一探,若有危險立馬撤走。

為了安全。于飛陪著夏新竹、丹影虹留在谷外,其餘之人小心翼翼的進入了山谷之中。

整個山谷最吸引目光的就是這片果林。夏逸風和燕南飛都感覺到了古怪就藏在這片果林中,自然全都沖著果林而去。

夏逸風派出一個高手去查看果林邊緣的那半具屍體,得到的結果讓人驚訝。

「這人剛死不足兩個小時,屍體正在快速腐化。」

火焰島氣溫炎熱,人死後很快就會腐化,比起常溫下可是快多了。

屍體沒有頭顱。辨認不出是誰,但大家都覺得,這人很可能是昨晚才上島的某個修士。

只是他是怎麼死的,為何只有半具屍體,另外一半去哪了?

谷外。于飛遠遠看著那片果林,隱約覺得其中蘊含著某種陣法,似乎真的藏有什麼好寶貝,可他卻不便多說什麼。

這時候,夏逸風派出一個高手進入果林,感覺就像是進入了一個莫名的空間,一股看不見的炙熱之氣讓人靈魂都在顫抖。

同一時刻,于飛感覺到空氣中多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殺戮之氣,就好似觸動了某種禁忌,馬上就會引發嚴重的後果。

果林外,夏逸風、燕南飛等人密切關注那進入果林之人的情況,發現他步履艱辛,周身有一股看不見的束縛力,像是在鞭打著他。

突然,一陣奇怪的聲音傳來,就像鑽地鼠在打洞,山谷附近的地面出現了震動,且越來越強烈。

「怎麼回事?」

眾人扭頭四顧,神色驚疑,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但卻有一股不祥的感覺籠罩在心頭。

谷外,夏新竹臉色驚變,脫口道:「小心,我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于飛沒有言語,大地不斷震動,傻子都知道出了事情,關鍵是問題出在哪裡?

「快看天上,那是什麼東西?」

丹影虹突然驚呼,右手指著天際。

一朵紅雲快速襲來,于飛的千里眼瞬間就看清楚那是一群火鳥,數量之多鋪天蓋地,正從島嶼中心方向飛來。

此外,大地的震動越來越強烈,一些岩石泥土紛紛冒出地面,似乎有什麼東西從地下鑽來。

天上、地下的未知物,都朝著山谷湧來,就像是受到了某種召喚。

「危險,大家有何應對之法?」

夏逸風大聲質問,盡量保持著冷靜。

燕南飛臉色陰晴不定,提議馬上撤離山谷,先行避開。

也有人提議進入果林躲避,因為大家都感覺這果林有古怪,說不定外物不敢進來。

而就在這時候,之前進入果林的那位五重天修士突然大叫著衝出果林,全身瞬間燃燒起了火焰,就像是被人潑了汽油一般。

紅雲已達到山谷上空,一隻只拳頭大小,通體火紅,就像是火焰一般的怪鳥,伸出長長的嘴甲,如利刃一般,朝著地面的夏逸風、燕南飛等人俯衝而下。

于飛見勢不妙,拉著夏新竹與丹影虹迅速遠遁,玄冰九裂掩蓋了三人的氣息,如一道幽靈眨眼就退入樹林中,靜靜的躲藏起來。

山谷內,地面出現一個個洞穴,一頭頭火鼠長約半米,渾身長滿紅毛,露出鋒利的鼠牙,朝著夏逸風七人衝去,張嘴就咬。

天上,一隻只火鳥俯衝而下,地上,一頭頭火鼠蜂擁而至,像潮水一般,數量多達數萬,那場景讓人駭然。

燕南飛驚怒極了,大吼道:「突圍,衝出去。」

縱身而起,燕南飛揮動雙掌,強勁的真元波呼嘯震動,一舉震飛數百隻火鳥,把頭頂的紅雲都打了個洞。

然而不到一秒鐘,更多的火鳥又把空缺添上,像是天羅地網,把七人困死在山谷里。

這些火鳥體積不到,可是它們的嘴甲異常鋒利,能將五重天修士布下的防禦氣罩啄破,這給眾人構成了極大威脅。

地上,那些火鼠也不簡單,它們的牙齒異常堅硬,同樣能咬破五重天修士布下的防禦罩,逼得修士們不斷的撐起防禦,體內真元在大量消耗。

長此以往,修士們必將被活活累死,最終被火鼠與火鳥吃掉。

成群的火鳥與火鼠匯聚成了海洋,任由夏逸風、燕南飛等七大高手左衝右突,始終破不開這層天網。

于飛拉著夏新竹、丹影虹躲入樹林中,藉助玄冰之氣淹沒氣息,避開了火鼠與火鳥的圍攻範圍。

三人距離山谷大約七百米,看不到裡面的情況,但是山谷上空那翻滾的紅雲述說著谷中戰況的激烈。

大地還在顫抖,持續有火鼠從地下鑽出。

神秘山谷剎時變成了一片火海,修士們的怒吼咆哮一直在紅雲中回蕩。

「怎麼辦,我們快想想辦法啊?」

丹影虹一臉焦急,恨不得沖入山谷幫助大家,卻被于飛拉著小手,渾身好似被禁錮了一樣,動彈不了。

「于飛,你有什麼辦法沒有?」

夏新竹在這種情況下,表現得比丹影虹要冷靜很多。

于飛臉色凝重,此刻早已收起了心底的幸災樂禍,不斷思索應對之策。

這種數量龐大,如蝗蟲一般的火鳥與火鼠,那是最不好對付的。

如果只是幾隻,幾十隻,甚至幾百隻,都可以應付得了。

但一下子來了幾萬隻,就算于飛神力蓋世,他也是一個頭兩個大,除了突圍,根本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

而就在於飛沉思之際,他敏銳的捕捉到,在距離山谷不足兩公裡外的另一個山丘上,有修士的氣息存在。

這是突然出現的氣息,于飛此前一無所覺,說明對方是剛剛趕來。

于飛催動心靈之眼,仔細留意山丘上的情況,發現了兩位陌生修士,他們正密切留意著山谷中的戰況。

于飛進一步觀察,心裡泛起了一絲驚訝,那竟然是兩個六重天境界的修士,這可不簡單埃

凡事能步入六重天境界的修士,都算得上是高手級別了,屬於真元期巔峰強者,可為何這兩人于飛從未見過,也從不認識呢?

「賈林,你覺得他們有幾人能活著衝出了?」

「他們七人當中,有兩位六重天境界的高手,估計要死也不那麼容易。其餘五人恐怕要葬身絕地了。」

「等他們衝出來,我們再去補上一腳,把他們全都獵殺掉。」

「看情況吧,你我都是剛剛晉陞六重天境界,不可太自大。」

「以我史玉光的謹慎與劍術,你我聯手還怕對付不了兩個身負重傷,奄奄一息的死老虎?」

「說得好,只要他們身負重傷,我們就下手,否則先看情況。」

這賈林、史玉光二人全都是剛剛從五重天境界邁入六重天境界的修士,無怪于飛從未聽過他們的名字。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