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零七章火焰島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重傷的身體更是不舒服。 燕南飛在附近轉了一圈,發現有修士留下的痕,但應該是很多天以前留下的了。 夏逸風瞪著于飛,質問道:「你當初可沒有告訴我們,一上島就會遇上這種事情。」 ...

除夏逸風、燕南飛兩人外,其餘之人全都重傷吐血,倒地不起,臉上露出了驚駭的神色。

「于飛,這是怎麼回事?」

夏逸風臉色蒼白,剛一來到這裡就給了一個下馬威,這葬龍絕地也真是太可怕了。

于飛沒有回答,而是迅速轉身看著大海,果然如他預料的那樣,一頭巨大的海獸破浪而出,聳立在海面之上,身軀超過兩百米,這還僅僅只是一部分而已。

「大家小心。」

話猶在耳,巨大的海獸仰天咆哮,聲音摧枯拉朽,無數的海水激射四方,海面出現了巨嘯,毀滅的音波直接將站立的夏逸風與燕南飛都震飛數十米,兩人口中鮮血飛濺,狼狽極了。

于飛、夏新竹、丹影虹等人更是雪上加霜,後方的大山都被震裂,音波的恐怖那是可想而知的。

于飛雙手抓住夏新竹與丹影虹,兩人修為最弱,早已重傷垂死,他可不想讓兩女死在這。

于飛的傷勢主要在內府,他有萬獸不滅體,乃是金剛軀不滅體,唯有五髒的淬鍊強度始終跟不上,這一次就是被音波震傷五臟,其中腎臟並無大礙,心肝脾肺都傷得不輕。

于飛明白這是因為服用了千年墨玉果的緣故,他準備抽空把赤玉果、翠玉果、白玉果、金玉果也一併服下,重點淬鍊五臟,讓自己的身體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程度。

夏新竹、丹影虹修為都不錯,可面對海獸的怒吼,那種七重天境界,甚至更高級別的獸王咆哮,如何能承受得住?

百葉集團的五位五重天境界高手此刻無暇自顧,全都倒地不起,口中鮮血直冒,眼中流露出了恐慌、焦躁的神色。

島嶼深處,震天巨響又再一次響起,進一步重創十人。

海中的海獸不甘示弱,你一聲我一聲,各自怒吼咆哮了三次,才逐漸停止。

看著海獸退回水中,于飛鬆了口氣,心中卻有個疑惑。

上一次一行九人剛到歸魂島時,也遇上了類似的情況,難道每一次傳送陣開啟,都會引起島上與海中的巨獸察覺?

這是一種保護島嶼的措施,還是完全就是巧合?

夏新竹與丹影虹受于飛體內磅生命精力的灌輸,傷勢迅速好轉並穩固,這讓兩人都敏銳覺察到了于飛和一般修士的不同。

夏逸風和燕南飛雙一起飛回,詢問了一下大家的情況,看到眾人一個個重傷吐血,表情別提有多難看。

于飛臉色沉默,掃了一眼四周的環境,感覺就快天黑了。

「走吧,我們先離開這,入夜之後海灘上更是危險莫測。」

團隊攜帶的兩個皮箱被音波震毀,化為了粉末,看來想攜帶外物前來,也不是那麼容易埃

一行十人很快來到樹林邊緣地帶,這裡氣候炎熱,讓人口乾舌燥,重傷的身體更是不舒服。

燕南飛在附近轉了一圈,發現有修士留下的痕,但應該是很多天以前留下的了。

夏逸風瞪著于飛,質問道:「你當初可沒有告訴我們,一上島就會遇上這種事情。」

于飛掃了眾人一眼,隨口道:「你們是想聽實話,還是聽假話?」

「當然是實話了,你是不是故意隱瞞了什麼?」

于飛搖頭道:「算不上隱瞞,我們當初告訴你們的那番經歷全都是真實的,只不過有些不堪回首的情節被我們抹去了。」

燕南飛質疑道:「為什麼要這樣做?」

于飛笑道:「我要是告訴你們,這個地方來一個死一個,你會有興趣來探險嗎?所謂富貴險中求,無限風光在險峰,葬龍絕地乃大凶之地,這個我從來就沒有否定過。上一次在歸魂島上,有四十二位修士被傳送到那裡,其中可以明確知曉的死亡人數達到了二十五位之多。」

夏新竹臉色驚變道:「四十二個就死了二十五個,這死亡率也太高了。」

夏逸風微怒,呵斥道:「你這是故意坑我們了?」

「你錯了,我只是告訴你們實話罷了。如果你想聽好聽的,我可以換種說法。」

燕南飛冷笑道:「換種說法,好啊,我倒是想看你怎會說。」

于飛奇異一笑,目光逐一掃過眾人,不急不緩的道:「在歸魂島上,我們發現了一塊石碑,上面有八重天境界的高手留下的畢生絕學雲龍九現與翻天掌,後來石碑讓少林鐵拳大師得去了。」

「此言當真?」

夏逸風和燕南飛異口同聲,顯然八重天境界的修士留下的東西,對於後來者那是有著絕對吸引力的。

「兇險與機遇是並存的。如果島上一點危險也沒有,就算有無窮寶藏,也早已經被之前趕來的修士得出去。」

夏逸風與燕南飛對望了一眼,沒有再多說什麼。

夏新竹道:「我覺得于飛並沒有坑我們,也沒有坑其他人。」

燕南飛處在於飛的情敵位置上,第一個提出了質疑。

「你憑什麼這樣說?」

「原因很簡單,青城與峨眉兩派在了解了裡面的情況后,都第一時間組建團隊趕來,這說明裡面肯定有吸引他們的東西存在。若是一個陷阱或是大坑,他們是不會自己跳進來送死的。」

丹影虹看了于飛一眼,贊同了夏新竹的看法。

「我覺得新竹所言很有道理,于飛自己也跟著我們進來了,若真有天大危險,那麼對他也是一種威脅。剛才我們受傷了,于飛也同樣受傷了,這是完全與他無關的。我相信,就算于飛事先告訴我們可能會遭遇這種情況,相信大家還是會來的。」

有兩女幫于飛說情,大家仔細考慮過後,也就不再計較太多。

或許正如于飛所言,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誰願意故意去提及呢?

夏逸風道:「之前的事情我們就不計較了,現在你還是仔細說一下,你所掌握的情況,以及你對此島的看法。」

于飛沉默不語,夏新竹拉著他的手,低聲道:「看在我的份上,就與大家說說吧。」

于飛遲疑道:「我怕我說的話不中聽,他們都不想聽埃」

夏逸風正色道:「但說無妨,大家有話說開就好了,我們並非心胸狹隘的嫉恨之輩。」

于飛看著他,感覺這夏逸風確實不像狹隘之人,倒也沒有與他見怪。

「首先,我要申明一點,我只去過歸魂島,沒有來過這,僅能從歸魂島的情況大致推斷這裡的情況,不一定就準確。」

「這個我們都知道,你繼續說便是。」

「歸魂島上生機勃勃,根據錯亂五行陣分析,類似的島嶼可能有五座,分別對應金木水火土,而歸魂島應該屬木。如果這個推斷成立,那麼我們現在所處的這座島嶼,就應該是五行屬火。大家以為呢?」

夏新竹贊道:「這個推斷很有道理,看這滿山紅葉像火燒雲似的,就像一座燃燒的火焰島。」

丹影虹道:「木與火屬性不同,情況肯定也不同。」

夏逸風不置可否,沉聲道:「繼續往下說。」

于飛也不客氣,一邊扭頭看著四野,一邊道:「如果這是一座火焰島,且類似的島嶼有五座,那麼封界碑下的錯亂五行陣至少有五個傳送點。我們先假設這一推斷成立,僅以這一次的十五個團隊來說,平均算下來,都會有三個團隊被傳送到這。再加上前一次的修士,這島上的情況將比我們想象中要複雜很多。」

燕南飛反駁道:「固然很複雜,但若能找到前一次就來到此島的修士,必能了解這裡的情況。此外,有前人的足跡留下,對於後來者也能省去很多步驟。」

「這話也有道理,我們可以吸取前人的經驗與教訓。」

眾人紛紛發言,將島上的大體情況推算出了七八分。

「綜合大家所述,我們目前暫時可以確定這島上有前一次被直接傳送過來的修士,也可能存在從其他島嶼上經過二次傳送過來的修士,以及這一次與我們同來的修士。島上有傳送陣,暫時不知道具體位置,眼下我們先療傷,等傷勢痊癒之後,再進入島嶼深處了解具體信息。」

夏逸風是個極有主見之人,並沒有急於前進,而是吩咐大家就在樹林邊緣地帶療傷休息。

于飛找了棵紅葉樹坐下,背靠在樹榦上,一邊療傷一邊仔細感應島上的氣息。

這火焰島只是大家暫時給它取得名字,究竟此島叫什麼名字,目前還不得而知。

歸魂島上生機勃勃,乙木之氣濃郁無比。

而這座火焰島上卻是火氣極旺,心火太旺容易動氣,會有殺戮之劫。

于飛修鍊的玄陽九滅就適合在這種環境下提升境界,這對於飛來說也算是一種好事。

眼下,眾人都在療傷,爭取儘快恢復實力。

修為最強的夏逸風與燕南飛各立一方,睜著眼睛默默的療傷,根本不需要再刻意保持什麼姿勢。

夏新竹與丹影虹身上各自泛起了不同的光芒,一看就可看出兩女修鍊的功法完全不同。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