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九十四章一巴掌拍死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不能進入百花爭春圖中修鍊? 這件百花門的重寶很神奇,能單獨開闢一個百草園,還能開闢新的空間儲存伍思琪,是不是也可以把擁有百花屬相的修士吸入其中,更進一步的修鍊? 沉思中,于飛體內的百花...

「師叔放心,看我們如何收拾他。」

三重天境界的張春嘴賤得很,大咧咧的攔住了于飛的去路。

「小子,別說我們沒有提醒你,你張大爺我,在泰山一帶那也是響噹噹的人物,你小子要是識相……」

于飛聽著就心煩,左手隨意一反一轉,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瞬間就把張春抓到跟前,五指掐住他的脖子輕輕一捏,只聽一聲脆響,張春的脖子就被扭斷了。

這時候,慘叫才從張春口裡傳出,顫抖的身軀被于飛左手輕輕一壓,就跪在了于飛面前,雙膝被震碎,尖銳的叫聲就跟殺豬似的。

脖子被拗斷,張春暫時死不了,可膝蓋被震碎,那種錐心刺骨的痛苦絕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于飛出手乾淨利落,冷酷而霸道,不僅把張春送上了絕地,還把他畢生修為吸光,讓他瞬間變成了廢人。

「小子大膽,還不快放了他1

匪氣青年柳木眼神一呆,猛然驚醒過來,一個箭步衝到于飛跟前,二指一併,竟然朝著于飛的雙眼抓去,招式極其毒辣。

秋鐵心與司徒風都是心神一緊,脫口道:「于飛小心……」

于飛傲然不動,左手依舊壓在張春肩上,右手凌空一揮,如幻影千變,靈犀銷魂手輕易突破了柳木的防禦,五指扣住了他的脖子,直接將柳木的頸骨捏碎,一身真元全部吸入百花爭春圖內。

一招,僅僅一招。

于飛沒有任何花樣。一擊斃命,毫不容情,這讓泰山派的另外兩人營救不及,差點被氣瘋了。

「我以為泰山派有多麼了不起,原來全是些酒囊飯袋。」

于飛繼續前行。跪倒在地的張春與柳木兩人瞬間爆炸,屍骨無存,血雨濺得泰山派兩人滿臉都是。

「小子,你今晚死定了1

震耳的怒吼讓司徒風與秋鐵心都嚇了一跳,可見泰山派活著的兩人有多麼氣惱。

于飛置若罔聞,冷冷而笑。身上的殺氣越來越濃,好似太古凶獸復活了一樣。

區區五重天境界,連頭巨獸都比不上,還敢跟于飛叫囂,這不是自己找死嗎?

泰山派兩位高手見於飛一副漠然自傲的模樣,氣得咆哮大吼。雙雙沖向于飛,發起了最強攻擊。

秋鐵心與司徒風多少有點擔心,那可是五重天境界的高手,比起四重天的修士厲害十倍以上。

「翻雲覆雨。」

于飛冰冷的聲音透著一股漠然,直接施展出翻天掌,狂亂的氣流破空呼嘯,好似大地在震怒。天神在咆哮。

那一掌翻雲覆雨,天地傾倒,無窮無盡的神力破滅一切,豈是泰山派兩位四五重天的修士能夠抵擋。

只聞一聲巨響,柳河震蕩,滾滾河水激起十米浪花,附近塵土飛揚,碎石橫空,直接把泰山派兩位高手打成了馬蜂窩。

隨後,翻滾的掌力從天而降。把兩人壓在地上,全身筋骨盡斷,皮開肉綻,體內真元被直接抽出,注入了百花爭春圖內。

秋鐵心與司徒風張目結舌。完全驚呆了。

一招,又是一招,于飛直接把泰山派兩大高手打成肉餅,若非親眼所見,那是絕難相信的。

于飛腳步未停,繼續往前走出一步,地上的肉餅瞬間震成粉末,被一股狂風捲走,落入了柳河之中。

清風徐來,血腥之氣很快消散,泰山派死去的四人沒有留下任何氣息,從此在世上消失了。

秋鐵心驚醒過來,眼神驚駭的看著于飛,就像是在看陌生人一樣。

「你的修為到底到了什麼境界,實力如此可怕?」

于飛換上了一副笑臉,淡然道:「我目前是四重天巔峰境界,在徐天陽剛來雲城的那幾天,曾達到六重天境界,後來出了一點意外,降至三重天境界。」

秋鐵心一驚,急忙抓住于飛的手,問道:「那你要緊不?」

司徒風驚駭道:「四重天境界竟能一巴掌將五重天境界的高手拍死,這不是在做夢吧?」

于飛笑著把秋鐵心拉入懷中,輕撫著她的臉龐。

「沒事,我從新修鍊,實力反而比以前更強。」

見於飛說自己無事,秋鐵心頓時放下心來。

「你怎麼找到這來了?」

「我去市局沒找到你便給你打電話,可你一直不接,我就知道出事了。」

司徒風慶幸道:「幸虧你趕來,不然今晚我們就算沒有生命之憂,也免不了被人羞辱一番。」

秋鐵心苦笑道:「我現在才知道,徐天陽的震懾力確實很大。有他在的時候,很少有修士敢胡來。他這這一走,外來的修士簡直就是無法無天。說到底,還是我們修為太弱了。」

于飛撫摸著她的秀髮,笑道:「不要太悲觀,我的女人是不容別人欺負的。」

于飛這話霸氣十足,讓司徒風都忍不住沖他豎起大拇指。

「剛才我殺那五重天修士所用的掌法名為翻天掌,是一個八重天境界的高手留下的,在葬龍絕地之中被我們得到,我打算傳授給你倆防身。」

「翻天掌1

「八重天境界的高手留下的,你傳授給我們?」

秋鐵心又驚又喜,司徒風則一臉難以置信,這可是無上絕技,于飛就這樣大大方方當人情送給他了。

「這也算不上什麼隱秘,跟我一起歸來之人全都記住了修鍊之法,至於成就如何,就看你們自己了。」

于飛很是乾脆,立馬就將翻天掌傳授給了兩人。

隨後,于飛帶著秋鐵心離開,司徒風自己開著警車回警局去了。

晚上十點,于飛帶著秋鐵心回到銀河世界城,這是秋鐵心第一次來這,也是陸婉儀、楊瑩、李雪梅之外,第一個來這的女人。

于飛祭出百花爭春圖,讓秋鐵心坐了上去。

「啊,好充裕的靈氣,真感覺與以往完全不一樣了。」

秋鐵心又驚又奇,感覺磅的真氣源源不斷的注入體內,不停的凈化體內的雜質,排除一切污穢之氣,整個人神清氣爽,修為大增,很快就達到了三重天境界的巔峰。

這種效果驚人之極,遠遠不是當初可比。

于飛從房間取出泥碗,直接從百草園中萃取靈泉注入泥碗之內,感覺靈氣環繞,仙氣飄渺,泥碗發生了一些變化,很快就將靈泉變成了乳白色。

秋鐵心專心致志,盤坐在百花爭春圖上,與百花園中的茉莉花取得了聯繫。

于飛看著靜心修鍊的秋鐵心,一個念頭突然在腦海中浮現。

秋鐵心既然是百花之一,那她能不能進入百花爭春圖中修鍊?

這件百花門的重寶很神奇,能單獨開闢一個百草園,還能開闢新的空間儲存伍思琪,是不是也可以把擁有百花屬相的修士吸入其中,更進一步的修鍊?

沉思中,于飛體內的百花聖心訣自動運轉,與百花爭春圖取得了親密聯繫,一股奇妙的震蕩湧現在於飛腦海。

「要四重天境界方能融入百花爭春圖內,看來這件重寶確實不簡單,條件很苛刻埃」

于飛是百花爭春圖的主人,彼此溝通后,從中掌握了這一點。

目前秋鐵心屬於三重天境界,還不能直接化形進入百花園修鍊,須得達到真元期,才能滿足最低條件。

沉思中,于飛服下了泥碗中的乳白色靈液,只覺清涼透心,渾身舒暢,全身三百六十五處穴道里的獸元都像是被清洗過一遍,兇殘、狠辣、狂暴、陰毒的氣息有所減少。

這種效果正是于飛所想要的,他目前急需時間凈化體內的獸元,消除獸元之中蘊含的凶煞之氣,以免影響自己的性格。

于飛將泥碗打入百草園中的泉眼之內,一股奇妙的震蕩使得百花爭春圖微微顫抖起來,這全都與泥碗有關。

于飛知道,這也是一件異寶,且來歷神秘,功效神奇,令人稱絕。

泥碗穩穩鎮壓在泉眼之中,使得靈泉的品質頓時有了大幅提高,五行樹、萬年何首烏、千年翠玉果等靈藥在吸取靈泉的同時,體內的神奇藥力也正在被泥碗吸收匯聚。

此外,百草園中的四千八百餘株奇珍異草,也都出現了類似的反應,各種藥力藥效自動匯聚在泥碗之中,讓原本粗糙不起眼的泥碗泛起了淡淡的綠光。

泥碗之上有三種圖案,分別代表動物、植物、礦物。

此刻,那個植物的圖案就在微微閃光,似乎被激活了一樣。

于飛仔細觀察,泥碗正在吸取靈藥的本源精髓,並不是很猛,就像是在收集某種氣息,完善某種變化。

這一幕一直持續,並沒有其他變化。

于飛足足觀看了十分鐘,隨即收回了目光。

這時候,秋鐵心正好醒來,看著偌大的客廳,臉上浮現出一絲古怪的微笑。

「這就是你的家?」

于飛把秋鐵心拉倒身旁,笑道:「這也是你的家。現在你先好好修鍊,我還有點事情要辦,估計晚一點回來。」

秋鐵心似乎知道于飛要去幹嘛,也不多問,繼續在客廳里修鍊。

于飛收起百花爭春圖,駕車來到了秦小藝家。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