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九十三章秋鐵心的眼淚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蕭殺之氣凝固了躁動的夜晚,讓觀戰的五重天高手第一時間覺察到了情況不妙。 「什麼人,報上名來。」 于飛從夜色中走來,清晰的腳步聲就彷彿踩在眾人的心弦上,給人一種無聲的壓迫感。 ...

「這件事情我已經想過,最好的辦法就是在葬龍絕地之中將其擊殺。雲城這邊,你要幫我多多照顧,我也會叮囑身邊之人,讓她們格外小心的。」

「雲城這裡你放心,但是你也得答應我一個要求,將來為我辦一件事情。」

看著易晴雯那認真的眼神,于飛笑道:「你提出來的要求,我什麼時候拒絕過?」

易晴雯白了他一眼,自然流露出來了的嫵媚之色讓于飛雙眼發直。

「算你會說話,你打算什麼時候再次進入葬龍絕地?」

于飛沉吟道:「我一處理好雲城的事情,馬上就進去,到時候我會通知你的。你要是想針對某些人的話,可以提前告訴我。」

易晴雯笑道:「這個到時候再說吧,明天下午有場演唱會,估計你會有興趣的,到時候你來接我。」

于飛有些好奇,看易晴雯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忍不住問道:「誰的演唱會?」

「玉女天後夏新竹。」

于飛一呆,這個當紅玉女他是知道的,而且還很喜歡,特別是那首『夢在花開一瞬間』,可謂是紅遍全球。

「很早之前就聽說她要來雲城開演唱會了,想不到卻拖到這時候。」

于飛還從未在現實生活中見過夏新竹,難得有這樣的機會,他也想去看一看心目中的偶像,到底有沒有熒屏上那麼清純靚麗,絕美動人。

晚上八點半,于飛和易晴雯走出了西餐廳,各自駕車離去。

途中。于飛撥打了陸婉儀的手機。

「于飛,是你嗎?」。

手機那邊,傳來陸婉儀激動而期盼的聲音。

「是我,我已經從葬龍絕地歸來。」

「于飛、于飛,我是雪梅,我是楊瑩……」

手機那邊。三女激動的聲音讓于飛有種幸福的感覺,這就是自己的牽挂,自己努力想要呵護的愛人。

于飛把車停到路旁,通過手機與三女視頻通話,簡單講述起了歸魂島的一些事情。

「你們安心在鄉下修鍊,雲城目前還很亂,等我徹底解決了一切之後,我再去接你們回來。」

三女說了很多想念的話,一個勁的叮囑于飛。讓他注意安全,那份牽挂與深情厚愛,讓于飛感動極了。

于飛很想去看望她們,可眼下於飛還有很多事情要辦。

而雲城過一天,葬龍絕地裡面就過去十天,于飛也在為裡面的周虹雨擔憂埃

晚上九點,于飛趕到了市局刑警大隊,秋鐵心都還沒有下班。

這幾天。雲城治安混亂,很多外來修士胡作非為。司徒風與秋鐵心根本就鎮壓不住局面,卻又不能不管。

于飛等了幾分鐘,不見秋鐵心回來,只得給她打電話。

很快,手機通了,可秋鐵心一直沒接電話。這讓于飛有些意外。

不得已,于飛催動百花聖心訣,以百花爭春圖來定位秋鐵心目前身在何方。

秋鐵心的百花屬相是茉莉花,此刻正在不停的閃耀,提醒著于飛。秋鐵心正在與人交戰。

于飛眼中爆射出一團璀璨的光華,迅速駕車趕去,不多時就在柳河邊發現了秋鐵心與司徒風的身影。

眼下是晚上九點二十分,秋鐵心與司徒風都在與人交戰,但情況很不妙。

對方有四人,于飛一個也不認識,但卻看出其中有一位五重天境界的高手,外表四十七八歲,身材矮胖其貌不揚,正悠閑的站在一旁觀戰。

矮胖男子身邊還站著一個三十齣頭的高大青年,說不上英俊,但卻給人一種壓迫感。

這是一個四重天巔峰境界的修士,潛力巨大。

同司徒風交手的是一個三十多歲,擁有三重天巔峰境界的男人,口中不時發出譏諷嘲笑之語,刺激著司徒風的怒氣。

「看來山中無老虎,猴子也稱不了霸王。少了警神徐天陽,你們簡直就是不堪一擊,真是給他臉上抹黑埃」

司徒風氣得要死,這該死的傢伙一直喋喋不休,冷嘲熱諷,卻不點到即止,簡直就是赤果果的羞辱。

秋鐵心的對手是一個二十五六歲,流里流氣的年輕人,長的還算不錯,可一身匪氣,外加一張賤嘴,差點沒把秋鐵心氣死。

這年輕人有著四重天中前期的修為實力,牢牢壓制著秋鐵心,還不是動手動腳,調戲秋鐵心。

「美女警花,打了半天也累了,要不我幫你把襯衣脫了,既養眼又清爽,一舉兩得多好埃」

秋鐵心怒道:「你閉嘴,再說我把你舌頭割下。」

匪氣青年笑道:「舌頭割了就不能接吻了,我還要吻你啊,美女警花。」

秋鐵心氣得抓狂,不斷的加大攻勢,卻奈何不了對方。

反倒是匪氣青年時不時使出一些怪招,逼得秋鐵心一再的閃讓。

這時候,匪氣青年抓住一個機會,右手在秋鐵心左臀上拍了一把。

「嘿嘿,彈性真好,又嫩又滑。」

秋鐵心怒急,厲聲道:「你找死1

司徒風聞言,大聲道:「不要魯莽,這筆賬先記下,改日再找他們討回就是了。」

目前的形勢對司徒風、秋鐵心不利,若真的死拼到底,吃虧的顯然是自己。

秋鐵心不依不饒,匪氣青年邪笑道:「投懷送抱啊,這麼熱情,我喜歡。」

于飛看到這一幕,眼中泛起了冰藍之光,自己的女人也敢碰,這傢伙是活膩了。

一絲寒氣在夜風回蕩,蕭殺之氣凝固了躁動的夜晚,讓觀戰的五重天高手第一時間覺察到了情況不妙。

「什麼人,報上名來。」

于飛從夜色中走來,清晰的腳步聲就彷彿踩在眾人的心弦上,給人一種無聲的壓迫感。

那一刻,秋鐵心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一種莫名的委屈湧上心頭,讓她眼中泛起了淚花。

自己在這裡被人欺辱調戲,奮力反抗,心裡的委屈與憤怒累積到了極限,急需有人呵護,有人關懷。

如今于飛來了,秋鐵心第一時間感覺到了他的氣息,感覺到了他心中的那股怒氣,這如何不讓她激動委屈?

司徒風回頭觀望,在看清楚來人是誰后,臉上也露出了激動之色。

「你們就等著後悔吧1

「就憑他?樣子倒是蠻嚇人的,長的也丑,真不知道是豬八戒轉世,還是沙和尚投胎。」

司徒風的對手一臉不屑,自己一方有五重天境界高手在此,會怕他區區一個毛頭小子?

匪氣青年感受到了于飛身上的殺氣,第一時間避開了秋鐵心的攻擊,眼神驚疑的看著于飛,心中泛起了一股不祥的預兆。

秋鐵心一擊落空,轉身朝于飛撲去,眼中的淚花在這一刻落下。

「于飛……」

秋鐵心有滿腹的委屈,這幾天遇上很多挑釁的修士,全都見她長得漂亮,想調戲她,可她卻沒有辦法。

如今,于飛回來,自己心愛的男人回來,不向他訴苦,還能向誰訴苦啊?

于飛眼中的冰藍之光瞬間隱去,換上了柔和之色,雙手用力的抱著秋鐵心,柔聲道:「別哭,我讓他跪在你面前給你磕頭賠禮,否則就扭下他的腦袋。」

秋鐵心緊緊抱住于飛,眼淚嘩啦啦的流下來。

匪氣青年冷笑道:「口氣倒是不小啊,就怕你沒有那個能耐。」

司徒風一掌逼退對手,隨即轉身朝于飛射來。

「小心,他們從泰山來。」

司徒風生怕于飛吃虧,一開口就透露了對方的來歷。

于飛拍拍秋鐵心的肩膀,安慰道:「好了,別哭了。相識以來,這是你第一次落淚,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秋鐵心和于飛相識時間不長,但感情極好,于飛對這個純情的處女警花格外憐愛,自不容別人欺負她。

今晚,泰山來的四位修士竟然調戲欺辱秋鐵心,這讓對感情看得極重的于飛震怒無比。

于飛很生氣,就必然會有人倒霉,差別只是結果的輕重而已。

秋鐵心鬆開于飛,感覺有點不好意思,自己乃市局警花,還是從特種部隊轉業回來的,竟然哭鼻子,說出去似乎有點丟臉。

泰山來的四人此刻早已聚在了一起,並不絲毫怯意,反而朝著于飛三人逼近。

「小子,英雄救美得有本事才行,乖乖報上名來。」

那三重天境界的男子一幅輕蔑的神情,簡直囂張至極。

「你們沒有聽過我的名字,說明你們是剛到雲城。」

于飛的聲音很冷,透著一種刺骨的殺意。

匪氣青年道:「你倒是很聰明,我們晚上才剛到雲城,就遇上這美女警花,正說讓她陪我們樂樂,你這個電燈泡就冒出來了。」

挑釁而無恥的言語深深刺激著于飛,讓他嘴角泛起了一抹令人心寒的冷笑。

「雲城是一個來了就不想走的地方,柳河清涼,適合埋葬,從此四位就長眠於此吧。」

于飛推開一旁的秋鐵心,緩緩朝四人走去,根本無心詢問對方是誰,因為于飛已起了殺心,沒必要在乎死人是誰。

「張春、柳木,你們去掂量一下他的能耐,別讓雲城的修士把我們泰山派看扁了。」

五重天境界的高手于飛冷漠,于飛的表現讓他有種被人藐視的感覺。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