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八十九章誰還活著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好是星期天,距離月圓之夜才三天而已,此刻才晚上七點五十分左右,仔細算起來還不足三天。 「以此分析,裡面的時間與外面的時間並不同步,基本上快了十倍。也就是說,外面的一天相當於裡面的十天。」...

「跟著于飛一路走來,印象最深的就是遭遇金絲猴襲擊的那一次。死去離我們是如此之近,要不是大黑出現,要不是于飛及時回來,我們誰也活不到現在。」

卓華看著于飛,眼神是如此的明亮,彷彿于飛就是她心目中永恆的太陽。

許楓輕嘆道:「那一次的經歷畢生難忘,他用雙手為我們撐起了一片天。」

西門瑞雪輕吟道:「和于飛的相識是一種緣,有他在我們身旁陪伴,就像籠罩著幸運的光環。仔細想來,我們能活到現在,能活著離開,全都與他有關。」

一行九人裡面,不管是小和尚、莫寒香、南宮筱雨,或是秋雨、沐晴雪,全都被于飛救過,少了于飛一切都將改變。

「確實應該感謝他,沒有他就沒有現在的我們。」

莫寒香看了于飛一眼,清冷的話語表達著內心的感激。

于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岔開話題道:「不要老是說我,說說活下來的人吧。當初來到島上的修士總共四十二人,除去已經離開了的鐵拳大師、花夢舞等三人,如今島上還剩多少人?」

秋雨道:「除了我們這裡的九人,應該就只剩下徐天陽與古寒英兩人,以及那個前朝人。」

許楓道:「若拋開前朝人不算,只算這一次前來的修士,活下來的估計也就十五人而已。」

許楓這是將伍思琪包括在內,徐天陽、古寒英兩人,走了三人,這裡還有九人,正好是十五人。

于飛輕輕搖頭。感覺不止十五人。

西門瑞雪道:「武當派那位靜雲道姑,好像是神秘失蹤了,不知道是生是死。」

南宮筱雨傷心道:「其他人都葬身這裡,葬龍絕地還真是大凶之地,埋葬了不少人。」

「除了靜雲道姑外,還有一人下落不明。」

于飛此言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大家一致看著他,想知道那人是誰。

「柳紅衣1

這個名字,南宮筱雨最為熟悉,驚呼道:「柳姐姐,她真的還活著?」

于飛搖頭道:「我說不準,但大黑曾在外部區域發現過她殘留的氣息。我曾去找過,除開一些絕地沒敢進入外,並沒有發現她的蹤跡。」

木清雪道:「假如失蹤的兩人目前全都活著,僥倖未死之人也僅僅十七人。足足死了二十五人。」

「死了六層,活著的僅佔四層,這也是相當可怕的事情。」

眾人嘆息不止,感觸頗深。

卓華、許楓、秋雨等人暗自慶幸,還好跟著于飛同行,否則她們極有可能全都死在這裡。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大家圍坐一圈閑聊起來。

為了萬無一失,于飛決定等到天色完全漆黑之後。再進入傳送陣。

黑狗蹲在於飛身邊,陪著他一起度過這最後的時刻。半個小時后。于飛緩緩起身。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回去了。」

眾人頓時驚醒,表情各異,或多或少都有些失落與興奮。

于飛摸摸黑狗的頭部,安慰道:「好好修鍊,早日步入六重天境界。說不定將來的某一天。我們還會相見。」

「真的?你還會來這?」

黑狗一掃失落之情,變得振奮起來。

「未來的事情,誰能說得清楚呢?好好努力吧。」

于飛沒有給予肯定的回答,因為他也不知道。

西門瑞雪、秋雨、許楓、卓華、沐晴雪等人一一與黑狗道別,大家都有些不舍。但最終還是踏上了歸途。

黑狗站在傳送陣前,看著眾人一個個走進去,輕輕揮舞著前爪,與眾人道別。

于飛最後進入傳送陣,沖著黑狗笑了笑,隨即看了一看這個讓他呆了足足二十七天的島嶼。

那一刻,一股奇妙的感應湧現在於飛心底,他竟然感覺到了五道熟悉的氣息,臉上露出了驚疑之情。

這是一種說不出的心靈感應,島上竟然還有五個活人的氣息。

若依照此前大家的說法,徐天陽、古寒英、靜雲道姑、柳紅衣外加前朝人,正好是五人,這似乎不足為奇。

可是讓于飛震驚的是,他所感應到的五道生人氣息裡面並沒有那個前朝人,而是多出了一個未知的神秘人。

說得更準確一點,徐天陽與古寒英活著,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而失蹤的靜雲道姑與柳紅衣也沒有死,唯獨那最後一道氣息很古怪,于飛似曾相識,但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那一瞬間,傳送陣開啟。

于飛、許楓、小和尚、西門瑞雪、南宮筱雨、莫寒香、秋雨、卓華、木清雪,外加百花爭春圖內的伍思琪,剛好十人被傳送離去。

流傳的光芒瞬間吞沒了于飛九人的身影,黑狗戀戀不捨的揮舞著前爪,狗眼中透著淡淡的憂傷之色。

微光一閃,于飛一行九人出現在了一個陌生的環境里,感覺就像是一個特殊的空間,前方是一個運轉的陣法,看上去很熟悉。

「這是在哪,我們回來了嗎?」。

眾人面面相覷,又驚又奇,很快就留意到了前方的陣勢。

「有點眼熟,我想來了,這就是葬龍絕地入口處的那座陣法,只要掌握了破陣之法,就能開啟傳送門戶,回到雲城。」

許楓的大叫鼓舞著人心,想到很快就要返回雲城大家都激動不已。

二十七天過去,也不知道雲城變成了什麼樣子。

是一如既往,還是物是人非,這都需要大家自己去親身體會。

于飛還在思考那最後一人是誰,島上死了很多人,並非每一個于飛都親眼所見,因此不好猜測誰是那漏網之魚。

但是于飛有種感覺,那人將來會和他之間有斬不斷的糾葛。

「想什麼,這麼入神。」

西門瑞雪抓住于飛的手,打斷了他的遐思。

「沒什麼,只是一些雜念而已。」

于飛抬頭看著眼前的陣勢,千里眼承載著意念探測波,很快就看出了一些玄妙。

樹人一族的『意動天地』確實是千古絕技,擁有妙不可言的能力,探測、分析、攻擊、防禦,完美一體,讓于飛感到無比慶幸。

許楓精通陣法,但一時半會也無法破陣。

于飛上前協助,將自己觀察分析所得告知許楓,兩人研究琢磨了半個小時,終於掌握了破陣之法。

在於飛的帶領下,一行人走入陣中,迂迴盤旋,如長蛇擺尾,持續長達十多分鐘,前方終於浮現出一道虛空之門。

「大家跟緊,快速穿越。」

于飛牽著小和尚與西門瑞雪第一個飛入虛空之門,緊接著是莫寒香、南宮筱雨、木清雪,卓華、秋雨緊隨其後,許楓收尾。

穿過虛空之門,于飛回到了現實世界,眼前是一個巨大的天然洞穴,看起來十分熟悉。

回頭,一個運轉的陣法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將巨大的洞穴照得一片明亮。

幾乎在一秒時間內,九人就全部出來,聚在了一起。

「快看,有人從五行八卦鎖龍陣中出來了1

一聲驚呼在洞穴中響起,引起了于飛等九人的注意。

原來這陣法外的洞穴中,有不少觀望,或是無法進入的修士,一直不死心的守在這裡。

當然,也不排除一些大勢力故意派人在此盯梢,隨時留意葬龍絕地的動靜。

「這才三天不到就有人出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句話引起了于飛的注意,一行人明明在裡面呆了二十七天,為何外面之人會說三天不到?

目光一轉,于飛瞬間掌握了天然洞穴內的情況,這裡有十三個修士,其中三重天境界的兩人,二重天境界的四人,一重天境界的佔了七人。

且全都是男修,看不到一個女人。

許楓、秋雨、莫寒香等人暫時無心理會那些人,都回身看著那個熟悉的五行八卦鎖龍陣,當初她們就是從這裡進入,剛才也是從那裡返回。

「我去找個人問一問。」

木清雪比較平靜,找到一個二重天境界的修士仔細詢問。

幾分鐘后,木清雪回到眾人身邊,告訴了大家一些令人吃驚的事情。

當日進入葬龍絕地,正好是月圓之夜,也就是星期四的晚上。

而今天正好是星期天,距離月圓之夜才三天而已,此刻才晚上七點五十分左右,仔細算起來還不足三天。

「以此分析,裡面的時間與外面的時間並不同步,基本上快了十倍。也就是說,外面的一天相當於裡面的十天。」

于飛一行人在裡面呆了二十七天,換算成外面的時間,那是三天不到。

欣:「如此說來,在裡面苦修十年,外面也才過去一年。這種十倍的落差,足以早造就無數厲害的高手。」

「話雖如此,但也得有命活著出來才行。」

秋雨給他潑了一盆冷水,裡面靈氣充足適合修鍊,可要是沒命回來,一切都是浮雲。

于飛看著眾人,沉聲道:「出去之後,你們有什麼打算?要知道我們可是最先出來之人,雲城肯定有很多厲害的高手沒有進去,卻又希望了解裡面的情況,他們不會輕易放過我們。」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