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八十章勇救雙美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著于飛,不理不問。 西門瑞雪、木清雪都在旁安慰,此時此刻,此情此景,誰還在乎曾經的往事? 徐天陽瞪著于飛,眼中滿是恨意。 不僅是雙方有仇,更主要的是徐天陽心裡還充滿了妒忌。

傷重的南宮筱雨沒有躲避,她在努力提聚體內的殘存真氣,準備震斷心脈自荊

當初跟著端木河來到這,一行七人如今只剩下她一人,每每想到這些,她都傷心欲絕,萌生了死志。

如今也是時候去地下見那些故人,是時候離開這裡。

然而就在南宮筱雨準備自盡之時,莫寒香突然痛呼一聲,嬌軀斜射而出,被林三沖一掌劈飛。

南宮筱雨心神一驚,下意識的脫口道:「寒香姐……」

話猶在耳,男人的魔掌已然臨近,朝著她的脖子抓去。

古寒英電射而出,朝著莫寒香追去,林三沖后發先至,竟然也想將莫寒香抓在手裡。

這時候,于飛已逼近八百米內,地下的乙木之氣拔地而起,化為一條青龍,托著于飛的身體,一閃就橫穿七百米,幾乎達到了瞬間轉移的極速。

于飛眼中冰藍之光閃爍不息,右手凌空一指彈出,桃紅千葉劍化為了死神的眼淚,在半空旋轉疾飛,劃破了時光的阻擋,空間的距離。

一道銀白之光破空而至,在男人的魔掌臨近南宮筱雨脖子不足一厘米時,洞穿了他的手臂。

下一刻,銀白之光朝著數十米外的莫寒香射去。

后發先至的林三沖搶在了古寒英前面,一把朝著莫寒香的手臂抓去,想將她抓在手裡。

古寒英落後一步,心中暗罵不已。一絲極寒之氣從她臉龐劃過,嚇得她心神一緊。

林三沖的右手已經抓住莫寒香的手臂,正準備用力將她提起,一絲銀白之光不請自來,極寒的銳鋒洞穿虛空,讓林三沖瞬間感應到了危機。

一沾即走。林三沖幾乎在十分之一秒的時間內鬆開莫寒香,倒射出三米,口中怒吼道:「誰在偷襲?」

這時候,林三沖手下的那個高手才發出慘叫之聲,一條手臂幾乎被斬斷,軟塌塌的掛在肩上。

古寒英心神一震,一閃而退。

林三沖朝著手下高手看去,眼中怒火狂野。

南宮筱雨似乎呆了一下,一時間還沒有回過神。

莫寒香緊咬著雙唇。面前多了一把寒氣四射的長劍,是它驚退了敵人。

「是我。」

于飛如幽靈般出現在南宮筱雨面前,一掌壓在斷臂男人的肩上,震斷了他的雙腿,讓他跪在南宮筱雨跟前。

「好好在這懺悔。」

于飛暗運玄陽二滅的巧勁,將斷臂男人一身修為全部吸入了百花爭春圖內,這可是一個五重天巔峰境界的高手,體內真元之雄厚。豈能白白浪費?

「于飛是你1

林三沖震怒無比,眼看就要到手的鴨子。誰想卻被于飛給破壞了。

在林三沖的計劃里,自己拿下莫寒香,手下擒住南宮筱雨,然後直接開溜,根本不管薛貴和與徐天陽。

若是成功,林三沖就是最大受益人。

可如今于飛橫插一腳。破壞了他的好事,這如何不讓他暴跳如雷?

于飛一閃而過,南宮筱雨腳下升起一股乙木之氣,托著她緊隨其後,來到了莫寒香身側。

「寒香姐。你沒事吧?」

莫寒香咬牙起身,腳下湧起一股乙木之氣,源源不斷滋潤著她受傷的身體。

「我沒事。」

莫寒香看著于飛,眼神有些怪異,但卻沒有隻字片語的感激。

于飛並不在意,轉身看著林三沖,冷笑道:「我們又見面了,真是冤家路窄埃」

這時,黑狗馱著黑貓已進入百米之內,秋雨帶著許楓等人還在數百米外,正朝著于飛衝來。

「喵……」

剛一靠近,黑貓就彈射而起,快如幽靈般沖向了徐天陽,這讓很多人都不理解。

于飛稍稍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奧秘,黑貓應該是發現了徐天陽身上的鬼王七夜,它對陰邪之物格外敏感,也異常排斥。

黑狗騰空而過,直接踩在跪倒在地的斷臂男人頭上,狗爪生生將男子的頭顱震碎。

「該死的黑狗,我要扒了你的皮。」

林三沖氣得要死,這黑狗竟然殺了自己身邊僅有的一人,這是不可饒恕的罪孽。

黑狗頭一甩,看都不看他一眼,這讓于飛差點笑出聲來。

「你找死1

林三沖一閃而至,速度快得驚人,右腳朝著黑狗頭部踢去,想一腳斃命。

「打狗也得看主人,給我退回去。」

于飛心念一動,桃紅千葉劍就飛回他的手裡,右手順勢一揮,激射的劍芒呼嘯震耳,動蕩天地,銳不可當的劍芒劃破虛空,橫在林三沖與黑狗之間。

「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林三沖可是六重天境界的修士,豈會把四重天境界的于飛放在眼裡,揮手就是一掌,劈在那劍芒之上,震得于飛手臂發麻,朝後退去。

黑狗一閃避開,躲到了于飛後面。

林三沖得勢不饒人,看準于飛修為不足,雙手連劈十八掌,重疊的掌力如泰山壓頂。

于飛不能閃避,黑狗、莫寒香、南宮筱雨都在身後,他不能讓兩女落在林三沖手裡。

于飛一劍揮出,劍嘯凌雲,玄冰一裂融入劍芒之內,化為銀白色的冰龍逆沖而上,鋒利絕世的劍芒硬生生洞穿了林三沖發生的一擊。

翻身而退,林三沖眼中露出了震驚之情。

一個四重天境界的修士,竟然能接下自己八層功力的一擊,這簡直不可思議。

于飛邁步而出,步步高升,好似踏天梯。周身白霧瀰漫,鋒芒絕世的銳氣遍布六合八荒,營造出一種霸氣獨尊的架勢。

這一刻,九道緣的氣息從於飛身上顯露無疑,數百米外的徐天陽怒吼一聲,體內的鬼王七夜一閃而逝。嚇得躲到了遠處去。

花夢舞一劍逼退薛貴和,來到了莫寒香身側。

黑貓沒有去追鬼王七夜,而是冷冷的看著徐天陽,對他很是不喜。

秋雨、許楓等人這時候趕到此地,全都聚集在南宮筱雨、莫寒香附近。

西門瑞雪看著花夢舞,問候道:「你們沒事吧?」

花夢舞眼神複雜,輕嘆道:「謝謝你們。」

西門雪瑞笑道:「要謝就謝于飛,是他堅持要來相助你們。另外,這三方聯手對我們也很不利。相助你們也就是相助我們自己。」

西門瑞雪這番善解人意之言讓花夢舞有些慚愧,她一向自傲,從不輕易把別人看在眼裡,如今方才體會到,微笑是拉近彼此關係的最佳方式。

青城派與峨眉派同為蜀山後人,彼此淵源深厚,卻因小輩之間的攀比而心懷芥蒂,這實屬不智。

徐天陽飛到飛天虎背上。暗中與古寒英交流了幾句。

薛貴和與林三沖迅速會和,四人一虎朝著于飛逼去。

花夢舞一步跨出。來到了于飛身側,閃電鳥落在她的肩上,黑貓則站在於飛腳邊,新的對戰即將開始。

後方,許楓將青城派的賀一帆帶回眾人身邊,他已經奄奄一息。回天乏力。

莫寒香十分傷心,同門師兄一個個死去,僅剩下她和師妹花夢舞,要說不在意,那純屬騙人。

秋雨對青城派還有些芥蒂。靜立一旁看著于飛,不理不問。

西門瑞雪、木清雪都在旁安慰,此時此刻,此情此景,誰還在乎曾經的往事?

徐天陽瞪著于飛,眼中滿是恨意。

不僅是雙方有仇,更主要的是徐天陽心裡還充滿了妒忌。

眼下於飛這邊,拋開即將死亡的賀一帆不算,還有九人。

其中女人就佔了七位,西門瑞雪與花夢舞堪稱絕世雙嬌,南宮筱雨、莫寒香、秋雨三女各具姿色,各有風味。

卓華與木清雪姿色稍差,但也算得上精品美女,如何不讓男人妒忌?

薛貴和、林三沖都一臉瘋狂之色,身邊之人死亡殆盡,這對他們而言是一種極大的打擊。

到了今時今日,什麼世俗倫常,道德倫理,已經不能再束縛他們。

人一旦不遵守法則就與野獸無異,他們眼下就只想干一些瘋狂的事情。

薛貴和一直對秋雨念念不舍,那是他一生的遺憾,他想在這島上彌補那份缺失,不管用什麼手段,一定要得到秋雨的身體。

林三沖自從失去伍思琪后,就變得暴躁無比,他如今看上了青城派的莫寒香,一心想征服這個冷艷如冰的美女。

至於徐天陽,他是老少皆宜,恨不得征服島上所以的女人,以此來展現他警神的魅力。

古寒英面無表情,靜靜的站在徐天陽身側,宛如一尊女神。

薛貴和、林三沖都怒視著于飛,雙方勢如水火不能共存。

于飛看著四人,眼神戰意驚人。

徐天陽外傷未愈,薛貴和被傷了心臟,手裡嚴重受損。

林三沖情況稍好,可他是三人裡面修為最弱的一位,僅僅達到六重天境界的中期,而徐天陽與薛貴和都屬於六重天巔峰境界。

飛天虎不好惹,鬼王七夜不敢近身,這種前提下,于飛有信心重創敵人,甚至擊殺徐、薛、林三人。

在於飛而言,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只要花夢舞配合協助,于飛便有各個擊破的可能。

在徐、薛、林三人而言,這也是一個報仇的機會,三位六重天境界的高手難不成還殺不死一個于飛?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