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七十七章靈泉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道:「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開玩笑,你簡直氣死我了。」 西門瑞雪上前,拉著于飛的另一條手臂,柔聲道:「好了,我們先離開這裡。」 秋雨瞪了于飛一眼,氣呼呼的鬆開了他的手臂。 前行二...

兩道身影一閃而至,發話的正是武當派的陳小軍,他可是五重天巔峰境界,不容小視。

薛貴和看著眾人,目光落在了秋雨身上,笑道:「峨眉派,看來我們真是有緣埃」

薛貴和的眼神充滿了慾望,那是赤-裸-裸的情慾,顯然他對秋雨迷戀很久了。

四女心神一震,想不到武當派的兩大高手會突然出現,這是事先誰也不曾想到的。

「你們想幹嘛?」

秋雨揮手讓西門瑞雪、卓華、木清雪、校自己則上前一步,警惕的看著薛貴和。

于飛不知何時前移了兩米,正好把大家攔在身後,眼中閃爍著冰藍之光,銳利如刀。

「幹什麼這還需要問嗎?當然是先殺了這兩個礙手礙腳的小子,然後盡情享用你們那美妙的身體。反正也不一定能活著離去,老子現在顧不了那麼多了。」

陳小軍大笑直言,毫不避諱。

秋雨怒道:「無恥1

薛貴和乾笑道:「我師弟說話雖然有點直,但卻是真性情,不虛偽。這島上殺機四伏,隨時可能沒命。與其最終莫名其妙死去,還不如活著的時候好好享受人生,莫留遺憾在心。」

許楓衝到秋雨身旁,怒斥道:「人面獸心!虧你們還穿著道袍,身為出家人,簡直就是禽獸不如的東西。」

陳小軍並不生氣,大笑道:「罵吧,盡情的罵吧,反正你也快死了。這是蠻荒孤島。物競天擇,拳頭決定一切。」

陳小軍的表情有些狂野,一路走來經歷了不少生離死別,無形的恐懼籠罩在他的心裡,讓他幾乎快要承受不起。

他需要發泄,需要狂野,需要用行動來證明自己並不恐懼。

「既然拳頭決定一切,那就讓我送你一程。」

于飛的聲音冷得像極地寒冰,如一把利刃切入陳小軍的心靈。

「就憑你。一個區區四重天境界的小子,簡直就是自不量力……」

話猶在耳,陳小軍突然瞳孔收緊,口中怒吼震天,身體在三米範圍內快速轉移了十八次方位。最終慘叫刺耳,震驚了所有人。

陳小軍的速度快得驚人,可于飛比他更快,光陰似箭不可違逆,一拳擊穿了他的心臟,玄陽二滅擊中陳小軍的身體,將他畢生修為轉化為玄陰真元。吸入了百花爭春圖內。

于飛一開始就鎖定了陳小軍,想好要吸光他一身修為,將他當場擊斃。

薛貴和震怒之極,大吼道:「于飛。我要殺了你。」

屈指一彈,一道劍芒如靈蛇百變,纏上了于飛的手臂。

薛貴和的武當劍法厲害無比,造詣極深。

太極慧劍變化多端。讓人很難防禦。

「想殺我,你還沒那本事。」

于飛一閃而退。用陳小軍的屍體迎上了薛貴和的劍芒,當場將屍體震得粉碎。

薛貴和氣得要死,手中長劍翻飛如蛇,招式狠辣果決,一心要置於飛於死地。

「比劍法,我也不怕你。」

于飛腳尖一點,斜射數米,避開了薛貴和的正面攻擊。

隨即,于飛靜立不動,眼神如炬,跳躍的火焰在眼底閃爍,意念攻擊瞬間發動,無形無色,無孔不入,擊中了薛貴和的大腦中樞神經。

「可惡1

薛貴和慘叫一聲,卻咬牙硬撐,手中長劍劇烈顫抖,刺耳的劍嘯破空裂雲,具有震懾人心的作用,夾著一道快若驚鴻的劍芒,直射于飛的眉心。

這是必殺的一劍,一般人根本閃避不及。

于飛冷然一笑,身影拉伸,光陰似箭融入身法、劍法之內,形成了絕殺一擊。

這是于飛對於光陰似箭的領悟與運用,融入身法快如閃電,融入劍法無堅不摧。

光陰似箭佔了一個『快』字,具有不可逆的特性。

若將身法劍法融為一體,再結合無堅不摧的桃紅千葉劍,那絕對沒有任何速度可以比擬。

這是于飛的絕技,他將其定名為——光陰似箭,可融入身法、劍法、拳法、腿法、指法,是一種靈活運用,卻又威力絕倫的必殺技。

但見人影交錯,薛貴和同於飛擦肩而過,隨即爆射而出,口中發出不甘的怒吼聲。

「于飛,我不會放過你1

于飛優雅轉身,冷笑道:「歡迎下次光臨。」

薛貴和怒嘯震天,快速遠去,差點被氣瘋了。

于飛身體一顫,張口吐出一道鮮血。

剛才于飛一劍洞穿了薛貴和的心臟,自己也被薛貴和發出的劍芒擊中,表面沒有留下任何傷痕,可重傷未愈的內府再次被震傷,自己也是受傷不輕。

許楓與四女都獃獃的看著于飛,這一次的交鋒可謂乾淨利落,一兩招就分出了輸贏。

雖然于飛受傷吐血,可是從薛貴和倉惶逃離的情況推斷,這一戰顯然是于飛取勝,他能在重傷的情況下擊敗一個六重天境界的強敵,簡直讓人瞠目結舌。

「你怎麼樣,要不要緊?」

秋雨衝到于飛身旁,伸手扶住他的身體,一臉的關心。

卓華與木清雪交換了一個眼色,彼此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震驚之情。

西門瑞雪複雜一笑,師叔以前在雲城的時候,總是對於飛看不順眼,可如今……

許楓嫉妒又羨慕的看著于飛,心裡暗罵道:「這小子簡直就是踩了狗屎運,早晚會天打雷劈。」

于飛微微搖頭,沖著秋雨笑了笑,那眼神,那表情,就好似面對身邊最親之人。

「血壓有點偏高,吐點血對身體有益。」

秋雨一愣,隨即罵道:「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開玩笑,你簡直氣死我了。」

西門瑞雪上前,拉著于飛的另一條手臂,柔聲道:「好了,我們先離開這裡。」

秋雨瞪了于飛一眼,氣呼呼的鬆開了他的手臂。

前行二十里,在距離不渡河大約三百米的一個山谷中,有一片茂密的巨木林。

這在第四防線外很少見到,黑狗告訴于飛,這就是老白猿的棲息地。

如今,老白猿在追殺少林派和尚,這巨木林顯得格外幽靜。

于飛在那裡感受到了磅的生命精氣,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吸引他的注意。

秋雨不想惹麻煩,提議避開那裡繼續前進。三女一致同意,可于飛卻決意要進去轉一轉。

這處山谷是老白猿的家,成片的巨木林佔地超過十平方公里。

于飛展開心靈之眼,發現巨木林中有一道靈泉,這可是很罕見的東西。

「我先進去瞧瞧,你們在這等我。」

一閃而逝,于飛沒有過多解釋,下一秒就出現在巨木林深處,一道涓涓細流從地下冒出。

四周雜草叢生,幾株奇珍異草散發出淡淡的香氣。

于飛張口吸入一道靈泉,感覺清甜可口,潤肺滋陰,內府的傷勢明顯有所減輕。

于飛祭出百花爭春圖,將林中的奇珍異草全部收入百草園。

而後,于飛全力催動百花聖心訣,想將這道靈泉也收入百草園內。

靈泉有根,不易收齲

但百花爭春圖確實玄妙無比,它顯然覺察到了靈泉的價值,通體閃爍著耀眼的光芒,發出一股玄之又玄的偉力,硬是將靈泉收入百草園中,化為了一口井。

泉水源源不斷的湧出,蘊含濃郁的靈氣,滋養著百草,讓百草園更具活力,更有靈性。

百草園內,五行樹紮根在靈泉井邊,墨玉樹、翠玉樹、赤玉樹、白玉樹、金玉樹圍成一圈,分佈在靈泉井外。

萬年何首烏自動移位,靠近靈泉,其餘百草遠遠隔著,形成了一個涇渭分明的圈層。

于飛留意了一下百草園內的情況,發現有了靈泉之後,就多了一份生氣,水是萬物之母,這話確實有道理。

收回百花爭春圖,一股水靈之氣從百草園內的靈泉中流入于飛的五臟六腑,滋潤與滋養著他受傷的軀體,加速傷勢的痊癒。

結合乙木之氣,效果更好,這讓于飛臉上露出了笑意。

「你們也進來吧。」

于飛的聲音傳入眾人耳朵里,秋雨帶著大家進入巨木林,很快就找到了老白猿的棲息之所,位於林中最大的一顆巨樹之上。

許楓飛身上樹,驚呼道:「快來看,這有好東西。」

四女聞言一驚,紛紛飛上大樹。老白猿就棲息在一個樹杈上,那兒堆放著三塊石板,上面刻滿了字跡。

三塊石板重疊在一起,蟹艿慕其逐一搬開,同四女一起觀閱。

于飛站在樹下,並沒有上前,總覺得這個地方似乎藏有什麼看不見的東西。

黑狗馱著黑貓走到于飛身旁,狗鼻子嗅著四周的氣息。

「這兒有股很奇怪的血腥味。」

黑貓跳下狗背,在大樹附近走了一圈,突然貓爪一揮,一股銳利的勁道掀翻塵土,地下飛出一塊獸骨,正好落在於飛跟前。

獸骨並不完整,巴掌大小,只有半截,上面刻著圖案與文字。

于飛拾起獸骨仔細觀看,上面刻著一幅五行圖,外面是一個圓,裡面是一個五角星,標註了相生與相剋的順序。

另外,還將人體五臟與五行對照起來,顯然與修鍊有關係。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