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五章青城花夢舞

作者:心夢無痕  |  更新時間:2013-08-18 14:28  |  字數:3617字

那拋入陰井之中的巨獸屍體在音波響起之際,被震得粉碎,血肉衝天而起,凝聚成一道血色水柱,而後被井中的巨蛙一口吞了進去。

濃濃的血腥味瀰漫在空氣里,巨蛙一口就把一頭巨獸吞食,那驚人的食量讓于飛不禁會想,這巨蛙到底有多巨?

于飛苦笑一聲,離開了南方陰井。

乙木之氣凝聚而成的青龍纏繞在他的身上,一邊為他療傷,一邊馱著他朝水潭飛去。

這一次的獵獸行動不算很順利,但收穫卻讓于飛很滿意。

殺了四頭巨獸,吞噬了四股獸元,體內獸化穴道達到三百零二個。

石林之行,領悟了光陰似箭的真諦,等於煉成了一門絕技,這可具有非凡的意義。

戲弄古寒英,那個不值一提。

看到前朝人,引發了許多深思。

試探巨蛙吃了大虧,這是出乎意料的事情,讓于飛的傷勢再一次加重。

二十分鐘後,于飛回到水潭時,四女同時來迎接,見他臉色蒼白,嘴角溢血,全都十分擔心。

于飛直接走入水潭,清洗身上的血跡,秋雨狠狠白了他一眼,拉著西門瑞雪迴避。

「聽說你受傷了,是巨獸所為?」

黑狗來到水潭邊,問起了于飛的傷勢。

「是被巨蛙的音波所傷,那傢伙簡直恐怖得讓人難以置信。」

于飛洗凈身體,烘乾了身上的水汽,然後穿好褲子。

木清雪把秋雨和西門瑞雪請回,許楓還在療傷,黑貓不見蹤影。

于飛沒有提及石林與光陰似箭的事情,但卻仔細講述了南方陰井與發現前朝人的事情。

「大黑。這是怎麼回事?」

四女看著黑狗,它是這裡土生土長的傢伙,肯定知道其中的奧秘。

黑狗低頭走來走去,顯然那前朝人的事情讓它也很震驚。

「我從不知道有誰能穿越不渡河,也不曾見過有誰成功過。」

「依照古寒英的推斷,這應該是發生在六百年之內的事情。你在這島上可不止才活了六百年,豈會不知?」

于飛想到了黑狗此前說過的一些話,結合古寒英推斷的時間,顯然黑狗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告訴大家。

「我以前修為不足,隨時要提防被其他凶獸、巨獸吃掉,哪有時間去管那些閑事?這島上曾經來過四人,好像是一個九重天,三個八重天境界的人類,時間算起來差不多也就是五百年前的樣子。」

秋雨追問道:「四人最終是何結局?」

黑狗搖頭道:「我不是很清楚。我只記得他們在島上呆了大約幾年時間,後來就沒有音訊了。其中一個自稱御獸王者之人,跑去挑戰金毛獅王,據說重傷而死。其餘三人是死是活,只能胡亂猜測。」

西門瑞雪驚疑道:「照你這樣說,不渡河對岸的那個前朝人,極有可能就是當年另外三人中的其中一人。」

「不排除有這種可能,但我也不能確認。我只知道那修為最高之人傷得最重。似乎最先死去。剩下三人時不時會鬧出一點動靜,直到御獸王者死去。從此便再無動靜。」

「天馬背上的石碑是怎麼回事?」

于飛再次提出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四女都很感興趣。

「這個我怎麼知道,我跟天馬又不熟。」

黑狗瞪著于飛,顯得很不高興。

正在這時,不見蹤影的黑貓一閃而至,落在黑狗背上。口中喵喵的叫個不停。

于飛抬頭看著天際,虛空中一股特殊的波動引起了他的注意。

「又有人闖過了第三防線,進入了這一區域。」

「是誰?」

木清雪問起。

于飛眼波微動,劍眉皺起。

「是青城派的一劍傾城花夢舞。」

西門瑞雪驚呼道:「是她!真不知她是如何闖過第三防線的?」

秋雨哼道:「不要小看她,這個女人冷得就像她手中的劍一樣。鋒利無情。」

卓華道:「多了一個花夢舞,正好可以牽制徐天陽,暫時減輕我們的壓力。」

「就怕花夢舞前腳踏入,其他人後腳就跟來。」

木清雪有些擔憂,于飛眼下身負重傷,萬一再發生六重天境界的高手火拚,這對大家可是極其不利的事情。

「小黑告訴我說,那老白猿快要回來了,讓我們多加小心。」

黑狗此言無疑於一盆冷水當頭潑下,老白猿一旦回來,肯定會找于飛的麻煩,甚至會殺光他們六人。

「現在第一要務就是讓于飛抓緊療傷,其他一切事情暫時先拋下,提升實力最重要。」

秋雨當機立斷,吩咐于飛馬上療傷,四女一旁守衛。

黑狗帶著黑貓四周巡視,有黑貓這頭六重天境界的凶獸在,大家暫時還是比較放心。

在距離北方陰井三公里外的一處小山丘上,一劍傾城花夢舞正凝視著前方的不渡河。

閃電鳥棲息在花夢舞肩上,莫寒香、南宮筱雨一左一右的站在身後,三女如鮮花般爭奇鬥豔,各具風采。

花夢舞帶著面紗,眉宇間透著一股陰霾。

莫寒香冷若冰霜,南宮筱雨則一臉悲傷,似乎還在為端木河的死而傷心緬懷。

這時候,一道身影電射而來,落在三女面前。

「師妹,我在附近發現了修士留下的痕迹,應該是有人趕在我們前面,搶先一步進來了。」

青城派原本有三個男弟子進入歸魂島,如今只剩下修為最高的賀一帆。

從外表看,賀一帆僅三十齣頭,高高瘦瘦,相貌一般。

可實際上賀一帆已經五十多歲,從小就拜在青城門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