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七十三章光陰似箭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也會對我們構成威脅的。」 西門瑞雪對於當先的形勢並不看好,這一次于飛傷得太重。大家必須爭分奪秒。 這一夜,于飛就躺在許楓不遠處療傷,感覺就像是在睡覺,可濃郁的乙木之氣化為了一張雲床,將...

「這可惡的色狼,等回到雲城我再找他算賬。」

聽到卓華與木清雪那高亢的尖叫,秋雨臉色發燙,她可不是少女,自然明白那叫聲中所釋放出來的激情與舒暢。

秋雨滿腦子想的都是于飛,這讓她銀牙暗咬,卻又無法忘掉。

一晃三個小時過去,天色漸漸暗了。

許楓已經可以自行療傷,西門瑞雪回到了秋雨身旁。

卓華與木清雪的尖叫還在回蕩,于飛那方面的戰鬥力也早已不是什麼秘密了。

秋雨和西門瑞雪都有些尷尬,聆聽男人干那事,這讓她們心跳加快。

很快,天黑了。

于飛為了療傷,足足折騰了卓華、木清雪四個多小時,結果于飛的傷勢才好了三層而已。

秋雨氣得想打人,她覺得于飛根本不是為了療傷,完全就是為了發泄心裡的慾望,才故意這樣做的。

西門瑞雪顯得平靜多了,拉著師叔秋雨離開,讓于飛、卓華、木清雪好好清洗一下。

半個小時后,于飛來到許楓療傷的地方,這裡距離水潭百餘米,看不到那邊的情況。

于飛留意了一下許楓的傷勢,溝動乙木之氣為他療傷,這樣的效果與速度可比許楓自己療傷快多了。

「抓緊恢復,我們得趕在徐天陽前面,不然他會主動進攻的。另外,其他高手一旦進入,也會對我們構成威脅的。」

西門瑞雪對於當先的形勢並不看好,這一次于飛傷得太重。大家必須爭分奪秒。

這一夜,于飛就躺在許楓不遠處療傷,感覺就像是在睡覺,可濃郁的乙木之氣化為了一張雲床,將他微微托在半空上。

木清雪輕吟道:「他能隨意操控乙木之氣,僅此一點就不是我們所能比擬的。」

「不要與他比較。他與我們根本不一樣。」

卓華比較有自知之明,早就知道于飛不是池中之物,從不拿他做比較。

「抓緊修鍊吧,只要努力,我們就有希望追上他。」

秋雨有些嘴硬,但心裡是贊同卓華之言的。

一夜無事,天亮之後,當四女醒來,卻震驚的發現於飛不見了。

「不要找他。他去殺巨獸了。」

黑狗就蹲在一顆樹下,睜著眼睛看著四女,而黑貓則不知去向。

許楓經過一夜療傷,傷情已經大好,但要想痊癒,估計至少得三天去了。

第四防線外有八頭五重天境界的巨獸,分佈於不同的地方,這是于飛要獵殺的目標。

然而因為徐天陽的存在。于飛不敢輕易離大家太遠,他怕七夜偷襲。

當然。于飛也不傻,離去之前在水潭附近留下了九道緣的氣息,這讓七夜不敢靠近。

徐天陽傷勢嚴重,不可能一夜恢復,只要沒有其他外來修士,四女與許楓暫時是安全的。

最主要的是黑貓守在那。六重天境界的凶獸也不好惹埃

于飛穿梭在山林里,一邊收集奇珍異草,一邊留意第四防線外圍區域的情況。

黑狗曾說過,不渡河名副其實,鳥獸不渡。

可是從地形上看。不渡河後面還有很廣闊的一片區域,而那裡並不能通往第五防線。

換言之,那是一片凈土,是一片絕地,沒有人清楚裡面藏有什麼?

黑狗曾告訴于飛,四方陰井是通往禁湖的唯一入口,那是另一個全新的領域,第五防線就是三大獸王棲息的三大絕地,呈品字形分佈,將禁湖圍在其中。

傳送陣就位於禁湖中心的小島上,只要達到那裡,就有離開歸魂島的希望。

這時候,前方出現了一個目標,一頭五重天境界的巨獸正在獵殺一頭灰狼,準備飽餐一頓。

于飛一閃而逝,沒有任何聲響。

藉助濃郁的乙木之氣,于飛可以施展短距離的瞬間轉移,這堪稱極速,很少有人可以避讓。

血光一閃,巨獸吼叫,于飛脫衣、出劍、入體,整個動作一氣呵成,瞬間就完成了。

半分鐘后,于飛破腹而出,周身獸血淋漓,體內精氣旺盛。

看著倒下的屍體,于飛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竟想到了一個絕妙的好辦法,可以通過陰井,進入第五防線。

于飛頓時心情大好,踩著輕快的腳步繼續前進,也不顧身上的獸血,難得去處理它。

前行二十公里,于飛輕鬆斬殺了第二頭巨獸,體內獸化的穴道正好達到三百個,堪稱一個奇埃

繼續前行,于飛發現了一片石林,意念探測波無法深入,心靈之眼也受到了干擾,這讓于飛很是驚訝。

怪石林立的石林看上去一片死寂,了無生氣,佔地面積不過上千平米,卻給人一種莫測高深之感。

于飛站在石林外,仔細觀察眼前的那些怪石,覺得都很普通,既沒有獨特的造型,又非特殊石材,為何會給人一種蒼老、久遠、不凡的印象?

于飛觀察了十多分鐘,最後決定進去一探。

石林從外面看不出什麼異樣,可進入之後,一種奇怪的聲音就出現在於飛的腦海。

那種聲音時快時慢,就像是一首蒼老的樂曲,又似一股萬年不滅的蒼風,吹過了滄海桑田,吹過了世事變遷。

于飛靜靜的聆聽,腳步時慢時快,就像是踏著某種節拍,沉浸在一種奇妙的狀態。

于飛腦海中,九道緣從沉睡中醒來,那種聲音就像風兒一樣,吹動著萬古不滅的火焰。

韻律,節拍,風火百變,空靈,幻化,歲月不顯。

大道至簡,天道如淵。

這是一種玄妙的存在,承載了歲月的滄桑,萬物的悲歡。

于飛漫步在石林間,早已閉上了雙眼。

心無塵,念無塵,只留下腦海中那恆古不滅的聲音,傳唱著千百萬年來,歲月長河中不滅的悲歡。

那是一種光陰的沉澱,那是萬古歲月的延傳。

蘊含著至理大道,隱藏著天地奧妙。于飛在不知不自覺中忘掉了過去,忘掉了現在,除了那個聲音之外,天地間已經再無其他東西存在。

時間在這一刻停了下來,那永恆不滅的聲音起伏跌宕,變化無常,將千百萬來的時光濃縮成一線,無始無終,如歲月長河,靜靜流淌在於飛的腦海。

光陰如箭,一去不返。從虛無中走來,從虛幻中不見,如龍蛇起伏,迂迴蜿蜒。

這是一種極變,無常勢,無常態,像個S形一樣,橫在九道緣與冰魂之間。

如果有人看到于飛腦海中的情況,定會驚奇的發現,九道緣像是一個赤色的圓點,冰魂像是一個白色的圓點,正好被一條S型曲線分開,構成了一個陰陽圖案。

兩對正反漩渦分別位於九道緣與冰魂兩邊,像是衛士一般,跟隨、守護在它們身邊。

那條劃分陰陽的曲線,就是光陰的利劍,像是歲月的長河無始無終,恆古存在。

這一點,于飛暫時還不知道,他還處在某種奇妙的狀態,直到他在石林中走了整整八遍,整個人才猛然醒來。

「光陰如箭,一去不返。」

這是于飛醒來說的第一句話,眼神中閃耀著璀璨絕世的光芒。

一閃而逝,于飛如光陰之箭,消失在了石林間。

幾分鐘后,整片石林轟然倒塌,歷經無數歲月的石頭快速風華,變成了一堆塵埃。

于飛站在石林外,臉上透著茫然。

石林中的聲音讓他領悟了光陰如箭的真諦,融入了身法之中,讓他快如閃電,融入劍法之內,那是一去不返。

在於飛而言,光陰如箭代表了極速,進可攻,極速難防,退可走,極速難擋。

光陰如箭,一去不返,代表了歲月的流逝,永不折返。

那是大道至理,那是天道自然。

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束縛光陰的流逝,歲月的流淌。

這種領悟對於飛來說,可謂無價之寶,可遇而不可求埃

靜立了幾分鐘,于飛轉身離開,他如今初窺門徑,正需要時間消化,不宜在這裡發獃。

前方,一個熟悉的氣息進入了于飛的腦海,竟然是古寒英,她怎會一個人出現?

于飛意動心動,瞬間捕捉到了徐天陽的下落,就在前方五十公裡外。

而古寒英來到這附近,遠離徐天陽五十公里,她是要幹嘛呢?

于飛出了樹林,遠遠就看到了古寒英,高挑靚麗,絕美傾城,清冷的氣質如冰雪蓮花,深深吸引著于飛的眼神。

這是一個有著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絕品美女,長袖衣褲遮擋住了雪白的肌膚,卻遮擋不住那凹凸有致的妙曼身軀。

于飛眼波微動,嘴角泛起了一股邪魅的笑意。

古寒英這個女人對男人有著致命的吸引力,即便是美女環繞的于飛,也不得承認她那獨有的魅力。

此刻,古寒英正站在一塊大石前專註的凝視。

當于飛出現,她似有所覺,扭頭看了于飛一眼,並沒有太大的反應。

這樣的情況讓于飛有些驚奇,腳下乙木之氣化為一條青色的大蛇,托著于飛一閃而至,眨眼就到了古寒英附近。

古寒英看著于飛,眼神漠然中透著一絲警惕。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