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六十四章剝皮抽筋拆骨頭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角直接撕裂。 隨後,于飛右腳踩在梅花鹿背上,雙手向上一拉,活生生的把鹿角整個拔了出來,痛的梅花鹿哀嚎嘶鳴。 金絲猴還掛在鹿角上,身體也被撕裂。 于飛沒有就這樣放過它,揮動著鹿角...

(三更送上,感謝無法忘記、琅琊八年、nobady、葫蘆

梅花鹿與金絲猴不斷咆哮,戰意驚人,它們一心想要殺死於飛,為死去的梅花鹿報仇雪恨。

面對金絲猴的進攻,于飛展開了無情反擊,盛怒之下的于飛根本不在乎什麼招式的巧妙,完全就是以力服人,他要把這該死的金絲猴凌遲處死,剝皮抽筋。

狂野的于飛就像太古凶獸一般,恐怖而嚇人。

雙掌化為擎天巨手,輕易就抓碎了金絲猴的攻擊,一次次朝著金絲猴抓去。

面對那死神般的巨手,金絲猴眼中露出了焦躁、恐懼之色。

任憑它手腳通天,招式古怪,可它的攻擊打在於飛身上,就像是劈在山崖上一般,根本沒有一點傷害。

于飛就像一頭太古凶獸,擁有金剛軀不滅體。

金絲猴的攻擊就像是在給他抓癢,完全不具備威脅。

梅花鹿也很吃驚,全力配合金絲猴展開進攻,結果卻被于飛一掌拍落,震得吐血橫飛。

于飛一步邁出,橫跨數十米,雙手凌空朝著金絲猴劈去,讓它根本來不及躲避。

怒吼一聲,金絲猴全力反擊,雙掌撞在於飛發出的巨大手掌上,被于飛反手鎮壓,直接按到泥土裡,口中發出了慘叫的嘶鳴。

于飛收回這一掌,金絲猴迅速衝天而起,口中鮮血飛濺,發瘋般的朝著于飛展開狂野的攻擊。

于飛屈指連彈,一道道銳利的劍氣破空而至,打斷了金絲猴一根根手指,痛得它面容扭曲。暴跳如雷。

梅花鹿衝來,前蹄凌空連踢,一道道水紋波震蕩虛空,具有極強的衝擊力。

于飛一拳轟出,力貫千鈞,直接把梅花鹿轟飛數百米。落地后四腳打顫,口中鮮血直冒。

再進一步,于飛凌空一把捏住了金絲猴,骨頭碎裂的聲音伴隨著它凄厲的慘叫,顯得觸目心驚。

于飛沒有絲毫感覺,一把將金絲猴拉近,右手抓住金絲猴的左臂,直接將其震得粉碎。

金絲猴狂聲嘶鳴,血紅的雙眼怒視著于飛。換來的只是于飛無情的一指,左眼被指力擊碎,鮮血飛濺而出,痛得金絲猴撕心裂肺。

重傷的梅花鹿見勢不妙,迅速衝來,試圖營救金絲猴。

于飛冷酷無比,直接抓住金絲猴的右臂,把它的身體當成武器。朝著梅花鹿頭上的鹿角砸去。

只聞一聲慘叫,金絲猴的身體被鹿角刺穿。掛在了梅花鹿的頭上。

而于飛那大力的一擊,然如泰山壓頂,把梅花鹿砸落地面,四腳當場折斷,陷入了泥土裡。

于飛的攻擊殘暴無比,蘊含著無邊怒氣。

金絲猴觸怒了于飛的底線。引發了于飛潛在的獸性,遭到了可怕的攻擊。

于飛的攻擊摧枯拉朽,兇殘暴烈,兩分鐘不到,此前囂張跋扈。不可一世的金絲猴與梅花鹿就被他打得半死。

西門瑞雪、秋雨、許楓、卓華都感受到了于飛心中的那股恨意,這是對他們的關心,對他們的在意,從而引發的無邊恨意。

梅花鹿躺在地上,口中發出陣陣哀鳴。

金絲猴嘶聲慘叫,血紅的眼睛里透著一股恨意。

于飛從天而降,落在梅花鹿身旁,雙手抓住鹿角用力一拉,竟生生將堅硬的鹿角直接撕裂。

隨後,于飛右腳踩在梅花鹿背上,雙手向上一拉,活生生的把鹿角整個拔了出來,痛的梅花鹿哀嚎嘶鳴。

金絲猴還掛在鹿角上,身體也被撕裂。

于飛沒有就這樣放過它,揮動著鹿角朝著梅花鹿砸去,金絲猴也跟著砸在梅花鹿身上,二者的慘叫聲回蕩在空氣里。

血淋淋的場面,血腥的下場,述說著于飛心中的怒火有多高。

這一刻,或許金絲猴與梅花鹿已經後悔了,但一切已經太遲了。

失去了鹿角的梅花鹿被于飛活活打死了,金絲猴下場更為凄涼,手腳被生生撕斷,眼珠被打爆,頭蓋骨都被于飛揭開了。

這是凌遲處死,剝皮抽筋,于飛要讓它死後都忘不掉。

這時候,黑狗精神好了一些,沖著于飛吼道:「別把猴腦弄髒了,我要吃了它,以泄我心頭之恨。」

于飛看了黑狗一眼,臉上的怒氣平復了不少,順手將奄奄一息的金絲猴扔到地上,轉身看著大家。

五人一狗全部重傷,這讓于飛差點發狂。

還好大家都有一口氣在,否則于飛定會將島上所有金絲猴屠光!

于飛愧疚的笑了笑,周身的怒氣與恨意一掃而光。

「對不起,我回來晚了,讓大家受委屈了。」

于飛的聲音很溫柔,可大家聽了卻忍不住想哭。

想到之前的一切,那絕望無助,不甘與遺憾,所有人都忘不了。

秋雨眼中泛著淚光,脆弱得像個小女孩似得。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埃」

西門瑞雪含淚而笑,九死一生之後才明白原來活著真好。

「這一次要感謝大黑,是它救了我,救了大家。要不是它纏住金絲猴,為你爭取時間,你就只能給我們收屍了。」

論功勞,黑狗這一次算是最大的功臣了。

于飛心念一動,黑狗就到了他身旁,身上多處骨折,內臟都刺破了。

于飛精通醫術,親自為它將斷骨接回,以真氣梳理經脈,讓它頓時精神大好。

乙木之氣蘊含勃勃生機,最適合培元固本,補充消耗。

于飛以此為大家療傷,效果自然格外好。

放下黑狗之後,于飛首先把昏迷的木清雪救醒。

在看到于飛的那一刻,木清雪眼中露出了激動之色,語氣心酸的道:「你回就好,我們……」

于飛柔聲道:「不要說話。先好好養傷。」

木清雪內傷極重,外傷還算好。

于飛為她疏通經脈之後,便把她移到了一旁,大量的乙木之氣繼續湧入她的體內,為她療傷。

接下來是許楓,然後是卓華。兩人都是內傷嚴重,外傷不輕,骨頭都斷了不少。

「你先給瑞雪看看吧。」

秋雨看著于飛,幽幽的說道。

于飛想了想,首先給西門瑞雪療傷,她雙臂被震斷,腹部也受了重創,內傷更是嚴重,這讓于飛心疼極了。

于飛為她接骨療傷。引導乙木之氣不停的洗滌她全身經脈、臟腑,淬鍊她的肉身,讓她慢慢恢復。

這一過程花費了不少時間,等到西門瑞雪、許楓、卓華、木清雪全都各自療傷時,現場就只剩下秋雨還未接受于飛的治療。

黑狗一瘸一拐的走到金絲猴身旁,還真的吃光了它的猴腦,看得出它是恨猴入骨埃

于飛掃了一眼專心療傷的四人,把秋雨帶到了一旁。眼神如炬的看著她,伸手輕輕為她拭去嘴角的血跡。指尖寒氣划水,為她清洗臉頰。

秋雨臉色一紅,低聲罵道:「不許胡來。」

于飛雙手捧著她如月的臉龐,眼神溫柔的看著她的雙眼,輕聲道:「你現在是病人,要乖乖聽話。」

秋雨俏臉滾燙。這樣被于飛雙手捧著臉龐,那可是戀人之間才有的親密接觸,怎不讓她覺得尷尬?

于飛看出她的變化,輕輕收回雙手,落在了她的腰上。感覺腰身圓潤苗條,肌膚充滿了彈性,竟絲毫不遜色於少女。

「你幹什麼?」

秋雨頓時緊張起來,全身繃緊的看著于飛,眼神複雜極了。

「你外傷很重,斷了幾根骨頭,我要給你接好。」

于飛並沒有過分的舉動,雙手只是在秋雨的腰上來回移動,這讓她又羞又氣又緊張,卻又不便發火。

很快,于飛接好了斷骨,以真氣疏通秋雨堵塞的經脈,然後叮囑她好好療傷。

秋雨心情複雜,偷偷看了于飛一眼,誰想卻正好與他的目光對上。

這讓秋雨頗為窘迫,感覺似乎被于飛看穿了心思一樣。

想到這,秋雨真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真是太丟人了。

于飛很溫柔的笑了笑,初步煉成心靈之眼的他,對於別人心中的想法不能說完全看透,但大致的方向還是可以捕捉到的。

巨木森林外,五條青色的氣柱纏繞在療傷的五人身外,源源不斷的為她們提供能量補充,讓她們的傷勢處於快速回復階段。

此次,五人遭遇重創,傷勢非短時間可好。

即便有乙木之氣相助,也至少需要三日的療傷。

于飛守在大家身旁,這一次的變故給了他很大的教訓,幸好黑狗出現,否過後果不堪設想。

本來於飛是想藉助少林派的實力保護許楓與四女,如今少林派離去,他就只能靠自己。

天黑時,療傷的五人紛紛醒來,大家全都餓了。

于飛直接把梅花鹿剝皮洗凈,烤來給大家吃了。

期間,許楓提到了天馬,提到了那個石碑,提到了林三沖、薛貴和等人先後現身。

于飛知曉了來龍去脈之後,把目光落在了黑狗身上。

「你就不想說點什麼?」

黑狗汪汪叫喚兩聲,乾笑道:「島上古怪之事太多,我也並非全部知曉。關於天馬背上的那個石碑,我只能說,搶來也不一定就好埃」

「你這話什麼意思?」

大家都看著黑狗,想讓它說明白。

「一塊破石碑有什麼好爭的,那上面的血啊幾百年都不凝固,你們就不怕做噩夢啊?」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