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六十二章在劫難逃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一幕,虛弱的她猛然坐起,口中發出了撕天裂地的咆哮。悲切的聲音深深震撼著許楓、卓華的心靈。 「不1 重傷無法動彈的兩人都吃力的扭頭朝著西門瑞雪看去,口中發出了不甘的怒吼聲。 似乎...

西門瑞雪不敢硬接,全力閃避,她已經看清楚了場中的情況,她必須儘可能的拖延時間,為其他人爭取生機。

目前的西門瑞雪擁有四重天巔峰境界的實力,配合紫霞劍,倒也勉強可以與五重天境界的凶獸周旋。

可是要以一敵二,那就顯得格外艱辛,究竟能夠撐多久,誰也說不清。

「瑞雪快走,別管我們,去找于飛。」

秋雨的聲音虛弱無比,根本傳不到西門瑞雪耳朵里。

卓華掙扎了多時,最終因傷勢太重,無力的倒在了地上,口中鮮血不停。

如此景象讓人傷心,少林派高手離去,于飛外出未歸,留給秋雨她們的卻竟然是一個死局。

時間在西門瑞雪的咬牙堅持中過去,金絲猴顯得異常暴躁與嗜血,雙手不斷的加快攻擊,密集的掌印最終破開了西門瑞雪的防禦,一掌劈中她的左肩,把她發飛出去。

梅花鹿一閃而至,前蹄蕩漾著波動的水紋,那是虛空在顫動,隨時都承受不住的趨勢。

西門瑞雪翻身而起,朝著遠處飛去,她想引開梅花鹿與金絲猴,那樣秋雨等人就有一線生機。

然後金絲猴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飛身攔住了她的去路,拳腳齊上,攻擊力加倍,逼得西門瑞雪一次次硬拼,一次次吐血。

終於,梅花鹿瞧准一個機會,左前蹄凌空踏出,西門瑞雪雖然避開了正面,右腿卻被那股可怕的力量踩個正著,身體橫飛出去。

那一刻。金絲猴一掌震飛西門瑞雪手中的紫霞劍,右腳踢在西門瑞雪的肚子上,把她踢飛數十米。

紫霞劍脫手后,劍身發出了一陣陣劍鳴,落地后飛身而起,朝著西門瑞雪飛去。

梅花鹿閃身攔截。前蹄緩緩踏出,虛空一陣動蕩,硬生生的將紫霞劍逼停。

金絲猴翻身而起,朝著重傷的西門瑞雪飛去,右手瞬間暴漲,毛茸茸的猴掌朝著西門瑞雪當頭劈下。

西門瑞雪臉色驚變,翻身躲避,險之又險的避開了這一掌,可金絲猴左手的第二掌又朝著西門瑞雪的後腦勺劈去。

這是不死不休。非要置她於死地。

西門瑞雪閃避不及,眼中流露出了莫名的悲切,心底閃過一道身影,于飛,你在哪裡?

秋雨一直在關注西門瑞雪的情況,見到這一幕,虛弱的她猛然坐起,口中發出了撕天裂地的咆哮。悲切的聲音深深震撼著許楓、卓華的心靈。

「不1

重傷無法動彈的兩人都吃力的扭頭朝著西門瑞雪看去,口中發出了不甘的怒吼聲。

似乎是聽到了大家那悲傷的叫喊聲。西門瑞雪嘴角露出了一絲遺憾之情,眼中淚水滑落,輕輕閉上了那雙美麗的眼睛。

憤怒的嘶吼回蕩在空氣里,卻改變不了金絲猴的決定。

那毀滅的一掌飛速落下,夾著金絲猴滿心的仇恨,他要殺光島上的每一個人。

秋雨叫得撕心裂肺。許楓眼中怒火成雲,卓華的聲音里充滿了悲傷與惋惜,她知道一行人中,于飛最在意的是西門瑞雪。

如果西門瑞雪就此死去,于飛事後一定會氣得發狂。一定會把那金絲猴剝皮抽筋。

可現在,誰能改變這一切,于飛你又在哪裡?

巨木森林中,于飛斬斷了與外界的一切聯繫,靜心明悟所謂的心無塵,念無塵,身無塵,眼無塵,這彼此之間到底有何關係,如何才能真正做到無塵?

時間對於這種狀態下的于飛而言,基本沒有意義,他完全進入了一種境界,不邁出那一步,他就不會蘇醒。

靜極生動,動極生靜,一靜一動,周而復始。

這是一種輪迴,這是一種過程。

當于飛斬斷與外界的一切聯繫之後,他就像是進入了永恆黑暗的世界,看不到一絲光明。

空洞、空泛、空幽的世界,無聲無色,無光無形。

不知道歷經多少歲月,才有一點微光從黑暗中升起。

那就像是一盞明燈,照亮了于飛的生命。

在經歷黑暗轉化為光明的那一刻,于飛靈光一閃,竟然明悟了一些東西。

一念不起的思緒開始蘇醒,古井不波的心靈盪起了層層漣漪。

那一刻,于飛心靈深處靈光閃現,玄妙莫測之力化為了一隻眼睛。

不用看,不用聽,他就能了解四周發生與存在的一切,知曉郭舒華被樹人布下的陣法所困,知曉林中一草一木、百獸百禽,知曉樹人身在哪裡,知曉乙木之氣匯聚的變化與過程。

這是心靈之眼,去偽存真,玄妙無比。

是于飛將心無塵、念無塵、身無塵、眼無塵融合在一起,明悟而生的心靈印記。

也是樹人想要傳授給他的東西,于飛花費了一天一夜的光陰,才真正領悟,初步煉成。

「意動天地,心靈為基。你已經窺得門徑,還望你莫要為難其他樹人。」

于飛心神一震,這才意識到,林中的樹人早就知曉自己與另外兩位樹人之間的恩怨瓜葛。

「傳藝之恩,吾當銘記,此後決不再主動與樹人為敵。」

這時候,圍困郭舒華的樹陣自動散開,這讓被困了一天一夜的郭舒華又驚又奇。

瞟了一眼于飛,郭舒華稍稍遲疑,這是下手的好機會,可他認真一想又覺得其中有貓膩,當即飛身逃離。

那一刻,于飛突然睜開眼睛,看著郭舒華遠去的身影,冷笑道:「想走,那也得我同意才行。」

于飛腳下,乙木之氣化為的青龍被他瞬間吸入體內,整個森林都出現了無聲的震動,像是被他抽幹了生命力。

好在這種現象僅僅持續了一秒鐘,下一刻,磅的乙木之氣便再次匯聚在於飛腳下,化為了一條青龍,托著他的身體,如破空的羽箭朝郭舒華追去。

于飛這已經不是在飛了,而是直接操控乙木之氣,縮地成寸,瞬間移位,快得讓人無法理解。

「莫要去追,耽誤的光陰會讓你後悔。」

樹人的聲音透著某種暗示,引起了于飛的注意。

「你這話什麼意思?」

「從哪來,回哪去,運氣好的話還來得及。」

這一刻,于飛突然感覺樹人遠去,切斷了彼此間的聯繫。

想到樹人的提醒,于飛心神大震,一種極度不祥的感覺籠罩著他的心靈。

回去!

于飛在心裡發出了吶喊聲,腳下的青龍呼嘯如飛,調轉方向,縮地成寸,一晃數里。

同一時刻,于飛的心靈之眼朝著來時的地方看去,那種穿透距離,念力延伸捕捉回來的畫面讓他大感不妙,怎麼全都不見了蹤影?

念力擴散,搜尋附近。

于飛一邊加速趕回,一邊擴大搜索範圍,終於看到了讓他觸目驚心的場景。

第一個看到的是許楓,他躺在花海區域外圍的地上,滿臉鮮血,氣息虛弱,重傷不起。

第二個看到的是木清雪,面朝下躺在那裡,周身氣息微弱,竟然是奄奄一息,重傷昏迷。

這樣的一幕讓于飛急火攻心,到底他們遭遇了什麼,竟落得如此境地?

于飛心裡升起了一股恨意,不管是誰,他都會讓對方永世後悔!

下一瞬間,卓華的身影進入視野,蒼白的臉色,黯然的眼神,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生命力正在快速流失。

這就像是一把尖刀,狠狠插在了于飛的心上,讓他在憤怒的同時,也開始責怪自己,為什麼要離開她們?

當秋雨的慘狀進入于飛的視野,那撕心裂肺的吶喊聲,那悲痛欲絕,焦急狂躁的表情,深深刺痛了于飛的心靈。

于飛在飛速前進,念力在不斷延伸。

當梅花鹿壓制紫霞劍的那一幕進入于飛的視線,他是真的快要氣瘋了。

這是西門瑞雪的紫霞劍,是她的防身利器。

如今,紫霞劍脫手,說明西門瑞雪遭遇了致命的攻擊,到底是誰干下這天怒人怨的事情?

于飛不敢去想那個結果,他怕自己無法面對,他憤怒,他恐懼,他不斷的祈求上蒼保佑西門瑞雪能安然無事。

然而,一切還能挽回嗎?

當毀滅的一掌臨近,西門瑞雪閉上了眼睛,呼嘯如雷的氣流聲好似厲鬼來索命,兇殘、恐怖,透著無邊的殺氣。

那一刻,秋雨、許楓、卓華都嚇得閉上眼睛,口中發出撕天裂地的怒吼聲。

一掌落下,塵埃落定。

可怕的掌力擊打在地面上,傳出爆炸的聲音,煙塵四起。

金絲猴怒吼一聲,這讓秋雨、許楓、卓華下意識的睜開雙眼,朝著西門瑞雪看去。

煙塵遮擋了視線,三人看不清那裡的具體情形。

金絲猴凌空翻滾,朝著地面衝去,雙臂連續揮舞,如細長的竹竿擊打在煙霧瀰漫的區域里。

這樣的一幕讓秋雨、許楓、卓華大感詫異,難道金絲猴剛才沒有擊中西門瑞雪?

仔細回想,不可能埃

西門瑞雪當時根本來不及閃避,難道是有人救了她不成?

這一刻,三人都想到了于飛,是他回來了嗎?

兩秒之後,三人又否定了這個猜測。

于飛如果回來,看到這一幕還不怒氣成狂,豈會這般平靜?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