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四十三章會說人話的狗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飛二話不說。凌空一指彈出,銳利的指風化為了一道劍氣,直接把野豬斬殺了。 黑狗停下腳步,沒好氣的道:「現在食物你也找到了。別再踩在我身上了,快滾吧。」 于飛邪笑道:「聽說狗肉大補,我身邊...

想到桃花運,于飛心中下意識的閃過了木清雪。

當初在雲城之中,于飛從未想過會與木清雪之間有什麼瓜葛。

進入葬龍絕地之後,險峻的形勢讓于飛沒有選擇。

當時木清雪若是不同意雙修,于飛也會強迫她配合,因為生存就是這樣殘酷,很多時候沒有選擇。

好在荒島之上沒有任何約束,能否逃出生天都不知道,誰還會在這些倫理道德?

于飛自嘲一笑,壓下心中的怪異念頭,收回百花爭春圖,一閃便出了樹林,開始尋找獵物。

夜色下,一道烏光從於飛眼中閃過,那是一條兩米長的大黑狗。

「嘿嘿,狗肉大補,就你了。」

于飛快速追去,很快引起了黑狗的警惕,一閃就消失了。

于飛一驚,自己以意念鎖定黑狗,它怎麼可能說消失就消失了呢?

于飛轉換頻率,上下拉伸,針對方圓五里範圍內展開了新一輪的搜尋,很快就發現了黑狗,它竟然就在自己的頭頂上空。

于飛再次感到驚訝,身體前沖十米,隨即轉身,眼神驚疑的看著半空中懸浮不動的黑狗。

「你為何跟蹤我?」

狗嘴一張,吐出人語,第三次把于飛驚呆了。

「你會說人話?你是狼還是狗?」

于飛強忍心中的驚愕,眼神如炬的看著黑狗,仔細觀察它的情況。

于飛的眼神中融入了意念探測波,能看清楚黑狗身上的氣脈流動,體內血氣運轉線路,臟器活動的規律。

「我叫大黑,自然是狗。你叫什麼名字,為何來這?」

「于飛是我的名字,我來尋找食物。」

「哼。敢把我當成食物,你膽子不小埃」

黑狗一閃而至,張口就咬,周身流淌著一股烏黑髮亮的光芒。

于飛一腳踢出,撞在了狗腿子上,巨大的力道直接把黑狗踢出出去。

「汪汪汪……」

黑狗有些惱怒,竟然一去即返。速度快得讓于飛都心神戰慄,暗道邪乎。

于飛如今力大無窮,三十八股獸元就相當於三十八頭凶獸潛伏在他的身體中,擁有可怕的能量,足以拔山裂岳。

于飛採用以力服狗的策略,這條狗能說人話。來歷肯定不簡單。

殺來吃肉未免可惜,降服它才是最佳的選擇。

林中,人狗大戰,來去如風。

于飛以蠻力轟殺,一次次將黑狗打退,這讓它氣得大吼大叫,很是不服。

交戰過程中。于飛發現黑狗精通某種修鍊功法,已經達到了五重天境界的修為,可攻擊力並不強,倒是挨打的功夫很不錯。

黑狗體型也不大,屬於正常範疇,身上的烏黑光芒很奇特,散發出一種致人昏迷的氣味。

「不打了,不打了。你小子就像是吃了春藥似的,兇猛得猶如巨獸,強悍的一塌糊塗。」

黑狗打了半天,挨了數十腳,上百拳,結果一點便宜都沒有佔到,便主動休戰了。

于飛哈哈大笑。贊道:「你也很厲害,被打了這麼多下,一點事都沒有。」

「你小子別得意,早晚我會把你打趴下的。現在先讓你出出風頭。」

黑狗眼神兇狠的瞪著于飛,似乎想狠狠咬他一口。

「所謂不打不相識,我們交個朋友如何?」

于飛收起大笑,臉上露出了迷死狗的笑容。

「就你?笑得跟蛤蟆似得,還想來哄騙我?」

黑狗抬起頭顱,一副高傲的神色。

于飛有些惱怒,這該死的黑狗,真是天生欠湊。

于飛沖射而出,右手一掌劈向狗頭,恐怖的力道如狂風過境,急速流動的氣流硬生生將附近的大樹都壓斷了十幾顆。

黑狗見勢不妙,一邊後退,一邊大叫道:「你幹什麼?有你這樣做朋友的嗎?」

于飛聞言,嘴角露出了邪惡的笑容,右手順勢一收,洶湧的氣流在黑狗腳邊突然止步,一切煙消雲散,眨眼無蹤。

「你現在願意和我做朋友了?」

黑狗哼道:「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我就給你一個機會。」

于飛被這嘴硬的黑狗給逗樂了,笑罵道:「你還真是一條賤狗啊,走吧,陪我去些找食物。」

于飛落在黑狗背上,這讓它很是惱怒,卻甩不掉于飛,嘴裡很是不服。

「人欺狗,天會誅,你會遭報應的。」

于飛只是大笑,稍稍加重了一點力道,就逼得黑狗立馬住口。

沉重如泰山的于飛壓得黑狗低頭臣服,馱著于飛在林中穿梭,一邊尋找獵物,一邊交流。

「你修鍊的功法是從而學來的?」

「自然是別人教我的,這麼白痴的問題你都問,這智商真是令人悲哀埃」

黑狗之言令人惱怒,可于飛沒有生氣,反而充滿了好奇。

「教你功法之人是誰,什麼時候的事情?」

「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都快不記得了。」

黑狗隨口回答,也不知道真假。

于飛質疑道:「很久以前,這島上有人住過?」

「你還真夠笨啊,當然有人住過,不然島上的傳送陣是誰留下的?你以為島上的巨獸會懂那玩意?」

黑狗這話問得于飛張口結舌,這是一個容易被人忽略的問題,于飛之前也不曾想過。

要不是今晚遇上這黑狗,于飛還不會去深究這個。

「當年有多少人來過這座島嶼,在這裡逗留了多久,可有留下後人?」

「就一個人,留下一座傳送陣,逗留了幾個月,隨後就神秘消失了。我遇到他的時候,傳送陣剛剛完成,他傳授了我一段修鍊的口訣,我在他身邊追隨了半年左右。他就不辭而別,從此再也沒有見到過。」

于飛有些意外,一個人就完成了轉送陣,這可不得了埃

只是他後來去了哪呢?

為何留下傳送陣,他與葬龍絕地有何關係?

「那人是男還是女?」

「是頭公的。」

黑狗的回答讓于飛很是無語,罵道:「公你個頭,人分男女。哪有公母?」

黑狗反駁道:「狗分公母,沒有男狗、女狗。」

于飛氣得吹鬍子瞪眼,但卻不想與狗一般見識,繼續問道:「傳送陣在哪?」

這是最關鍵的問題,于飛急於想要知道。

「問這個幹嘛?」

黑狗有些警惕,並沒有直接回答。

「好奇問問。你不會不知道傳送陣在哪吧?」

于飛故作輕鬆的回答,語氣中透著幾分輕蔑。

黑狗汪汪叫喚了兩聲,吼道:「你敢小看我?這島上沒有比我更清楚轉送陣具體方位與情況的生物了。」

「都說狗是人類最忠實的朋友,想不到你吹牛倒是蠻厲害的。」

于飛繼續刺激黑狗,與其請將不如激將,那樣效果反而更好。

黑狗有些惱怒,于飛不僅踩在它背上。還敢瞧不起它,這簡直欺狗太甚了。

「誰說我吹牛了,我當年可在傳送陣附近呆了半年,它就位於島嶼中央的禁湖上。」

于飛臉上露出了微笑,繼續調侃道:「禁湖,一聽就知道是瞎編的。這島嶼之上竟會有湖,你當我三歲小孩啊?」

「你就是個白痴,不信就算了。」

黑狗怒聲咆哮。回頭瞪了于飛一眼,懶得理他。

「看來真被我說中了。」

于飛毫不動氣,說到鬥嘴他是很少會輸的。

黑狗不啃聲,似乎真的生氣了。

這時候,前方出現一頭野豬,竟有五米左右,重達千斤。

于飛二話不說。凌空一指彈出,銳利的指風化為了一道劍氣,直接把野豬斬殺了。

黑狗停下腳步,沒好氣的道:「現在食物你也找到了。別再踩在我身上了,快滾吧。」

于飛邪笑道:「聽說狗肉大補,我身邊的朋友全都受了傷,流了血,正需要好好補一補。」

黑狗氣得咬牙切齒,怒道:「你究竟想怎樣?」

「我對這島嶼不熟,需要找個熟悉情況的朋友。」

于飛笑得很溫柔,可話中的含義也很清楚。

黑狗不傻,自然明白于飛的目的,心不甘情不願的哼道:「說吧,你想知道些什麼?」

「先給我說說這島上的基本情況吧,島嶼有多大,像這樣的高山有幾座,都有哪裡厲害角色,需要注意些什麼?」

于飛跳下狗背,輕鬆舉起那重達千斤的野豬,隨後又跳回黑狗身上,壓得它不住怒吼。

「不許踩我背,把那蠢豬給我扔了,你這是對我的侮辱,我警告你……」

「住嘴!島上五重天境界的凶獸我已經殺了三十九頭,你不想成為第四十頭就乖乖給我聽話。」

于飛眼神一冷,體內狂野凶暴的氣息瞬間散發出來,讓附近的樹林立時安靜,空氣中透著一股冰冷的殺氣。

黑狗渾身打了個寒顫,感受到了于飛身上那恐怖凶獸的氣焰,頓時變得溫順多了。

于飛重如泰山,緩緩下沉,壓得黑狗不斷的掙扎,卻始終無法擺脫,最終無力的跪在地上,口中發出了求饒的悲呼。

于飛恩威並施,給了黑狗當頭一棒,壓制了它囂張、叛逆的氣焰。

回程的途中,黑狗講述起了島上的情況。

這座蠻荒巨獸島名為歸魂島,是那布置傳送陣的人命名的。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