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四十二章死亡陰影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僅僅三天,就已經死了不少高手。要想在這蠻荒巨獸島生存下去,看樣子真的不容易埃」 欣:「眼下五批修士裡面,我們這邊兩人死亡,紀斐失蹤,小和尚被困,目前僅剩十一人。青城派那邊死亡四人,還剩八人。...

兩人沒有過多停留,繼續朝前進發,在十里之外又發現了另一具屍體,那是林三沖手下的高手。

一連死了三個修士,這讓于飛和木清雪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不管怎麼說,死的畢竟是同類,多少有些兔死狐悲,物傷其類的感覺。

繼續前進,于飛和木清雪終於在距離山腳不遠處的一個斜坡上,發現了鐵拳大師、秋雨等人的蹤影。

眾人在那裡布下了一個石陣,作為暫時駐地,主要是為了防止凶獸的突襲。

秋雨負責警戒,在發現於飛時,黯淡的雙眼突然一亮,喜不自禁的朝著于飛衝來。

看著秋雨那激動、高興的表情,于飛臉上露出了一絲感動。

荒島同行,生死與共,這樣建立起來的感情與友情,絕對是珍貴而又值得珍惜的。

于飛一閃而至,一把將衝來的秋雨抱在懷中。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不涉及絲毫男女情慾,擁抱只是內心感動的一種表達方式。

「你終於回來了,我們都在為你擔憂。」

秋雨一臉急切,充滿了關懷,這讓于飛很欣慰。

「路上發生了一點意外,回來遲了。」

秋雨看著于飛,見他安然無恙,頓時鬆了口氣。

「回來就好,啊,快鬆手。」

驚醒之後的秋雨突然意識到雙方正抱在一起,這讓她又驚又怒,又羞又氣,一把推開于飛,神情羞怒而複雜,樣子可愛極了。

于飛哈哈一笑,在她耳邊低語了一句。

「身材真夠火,相當有誘惑。」

秋雨氣得要死,無意中被于飛佔了便宜,這讓她顏面受損。恨不得把于飛的嘴給封祝

這時候,落後一短距離的木清雪來到秋雨附近,主動打起了招呼。

見到木清雪,秋雨明顯一愣。

「你回來了,乘風呢?他沒跟你在一起嗎?」

木清雪苦澀一笑。嘆息道:「乘風已經死了。我也差一點死掉,是于飛救了我。」

「什麼!乘風死了,誰幹的?」

秋雨大怒,雖然早就猜到了幾分。可真正面對時,還是有些難以接受。

「我們先回去再說吧。」

于飛拉著秋雨和木清雪的衣袖,帶著兩人飛上斜坡。

石陣內,許楓、卓華、西門瑞雪、一木和尚等人都在療傷,鐵拳大師神色沉默的坐在地上。表情有些悲痛。

于飛拉著兩女閃身入陣,立時引起了鐵拳大師的警覺。

「是你!你總算回來了,大家都在為你擔憂。」

療傷的幾人聞言醒來,見於飛安然返回,大家臉上都露出了一絲笑容。

西門瑞雪與卓華雙雙撲到于飛身旁,一左一右的拉著他的手臂,這讓木清雪和秋雨都有些不樂,隱約透著幾分吃醋……

于飛簡單安慰了幾句,隨即提到了木清雪。把大家的注意力轉到了她的身上去。

許楓瞪著于飛,質問道:「你下午到底遇上了什麼,弄得現在才回來?」

于飛苦笑道:「別急,先聽木清雪說一說別後發生的事情。」

木清雪看著大家,簡單講述了一下昨日在五毒谷中與大家失散后的經過。

「我和乘風一路逃亡。路上遇到很多凶獸追殺我們,根本沒辦法回頭。這座島上遍地凶獸,讓人無處可躲,我們不停的奔跑。不停的逃亡,艱難熬過了一夜。終於找到了一處深澗,那裡看不到凶獸身影,我們便躲在其中。」

「後來呢?」

「深澗里到處都是青竹,瀰漫著一股瘴氣,蘊含劇毒。我們躲了半日,誰想卻遇到了林三沖那批修士當中的一個,他有五重天境界的修為實力,乘風就死在他的手中。我因為是女人,那人想生擒我,所以拖延了很久。關鍵時刻,于飛突然出現,後來的就讓他告訴你們吧。」

聽到畢乘風被殺,西門瑞雪有些悲痛,這畢竟是她的師兄,一直很喜歡她,對她也格外寵愛。

其餘之人都大罵那人太狠毒,彼此毫無恩怨卻痛下殺手,只為想要搶下木清雪,共他淫辱。

「我和你們分開后,在深澗旁邊發現了一頭五重天境界的凶獸。我殺進它的身體在,沐浴著獸血,誰想它卻墜落深澗,撞在一塊尖銳的石頭上,直接把我從肚子里頂了出去,差一點就當場死在那。」

西門瑞雪與卓華都忍不住驚呼,就連木清雪都不知道這事,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

「你就是因為這樣受傷的?」

于飛苦笑道:「我要不是運氣差,身負重傷,又豈會有後面的事情發生?」

木清雪複雜一笑,這難道就是緣分嗎?

「後來怎麼樣了,你快說埃」

秋雨有些心急,頗為氣惱的瞪著于飛。

「我在深澗里休息了一會,就發現了瘴氣有毒,後來聽到木清雪的慘叫聲,便拖著重傷之軀趕去。在我出手營救她之前,我就發現林中還隱藏著兇險。果然就在我救下她,人還沒有落地,就遭到了偷襲,被身具五重天巔峰境界的郭舒華一連三次重創,差一點死在那……」

聽到于飛的講述,眾人全都驚呆了。

于飛竟然以重傷之身,承受了郭舒華三次無情的重擊,非凡沒死,還把另一位五重天境界的高手殺掉,最終驚跑郭舒華,這表現簡直堪稱妖孽埃

許楓驚嘆道:「我真是徹底服你了,這種情況下都能不死,真夠逆天的。」

一木和尚好奇道:「後來呢?你們都身負重傷,怎麼療傷的?」

木清雪不語,扭頭看著于飛。

于飛想了想,坦然道:「我傷得很重,外強內弱,虛不受補,只能採用陰陽雙修的方式療傷。」

「什麼!陰陽雙修?你小子真夠牛的,你就不怕天忌英才,打雷劈死你埃」

許楓大叫,誇張的神情透著幾分嫉妒。

西門瑞雪臉色微變,狠狠瞪了于飛一眼,卓華眼神略顯幽怨,但卻沒說什麼。

秋雨有些惱怒,似乎看不慣于飛這般好色。

鐵拳大師無奈搖頭,一木和尚與幾位師兄則羨慕的看著于飛,目光偷偷瞄了木清雪幾眼,感覺這個氣質美女還真是長得不錯,可惜被于飛給吃掉了。

「那種情況下,也只有這種方法可用。現在說說你們吧,別後似乎也遇上了不少波折。」

于飛解釋了一句,隨即轉移了話題。鐵拳大師輕嘆道:「一路走來,我們遇上了不少凶獸,數量之多讓人窮於應付。在一個山谷中,我們發現了一禾的屍體,還有武當派一位道士也死在那。本想把他們埋葬,卻無意中發現附近有人,推斷極有可能就是兇手,於是我們便追了去。」

一木苦笑道:「結果人沒有追到,反而又遇上了凶獸,最後一路廝殺一路逃亡,就來到了這。因為你一直沒有回來,大家都十分擔憂,就在這裡布下陣法等候。」

眾人的經歷相對比較簡單,可過程還是充滿了危險。

「我去過那個山谷,見到了一禾大師的屍體,他應當是先被凶獸所傷,然後才被人擊殺的。武當那位道士死亡時間要晚一些,他是死在郭舒華的手中。十里之外,我們還發生了另一具屍體,是林三沖手下的高手。」

西門瑞雪嘆息道:「僅僅三天,就已經死了不少高手。要想在這蠻荒巨獸島生存下去,看樣子真的不容易埃」

欣:「眼下五批修士裡面,我們這邊兩人死亡,紀斐失蹤,小和尚被困,目前僅剩十一人。青城派那邊死亡四人,還剩八人。武當死了一人,還剩四人。林三沖一行六人,死了兩人,也剩四人。統計下來,目前已死九人,存活的包括小和尚在內還有三十二人。」

秋雨哼道:「這只是暫時情況,後面人數會進一步減少。」

眾人聞言苦笑,這是可以預見的結果,只是下一個死亡的會輪到誰呢?

「大家繼續療傷吧,今晚就暫時駐紮此地,明天我們再設法登山。」

于飛不想多談這些令人沮喪的話題,那會打擊眾人的士氣,影響大家的心情。

「我去弄點吃的來,大家不要亂走。」

飛身出陣,于飛掃了一眼附近的地形,意念探測波瞬間遍布方圓數十公里,尋找凶獸與靈藥的氣息。

在這高山腳下,周圍是一片平坦的樹林,其中藥草不少,但凶獸倒不多,這讓于飛有點詫異。

于飛祭出百花爭春圖,跟著它的腳步進入了密林中,這兒棲息著一些小動物,並未引起于飛的關注。

密林很大,方圓數十里左右。

百花爭春圖一邊吸取天地精華,一邊收集藥草,共計在林中找到了二十四株。

于飛全身放鬆,林中的乙木之氣瘋狂湧入體內,讓他實力略有提高,可修為始終卡在三重天境界上不去,這讓于飛很頭痛。

今天與郭舒華一戰,預示著于飛已經正式與警神徐天陽撕破臉皮,若不及早恢復六重天境界的修為,將來如何對抗警神與鬼王七夜?

想到這,于飛臉上露出了一絲複雜的笑容。

形勢逼得他非要去獵艷,這算不算是一種桃花運呢?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