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四十一章無奈的艷福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 木清雪吐出於飛的壞傢伙,又羞又氣的白了于飛一眼,正想起身卻痛呼一聲,感覺下身有股火辣辣的撕裂痛楚。 于飛輕笑一聲,一把將她抱起,主動為她穿好衣物。 木清雪俏臉通紅,罵道:「你簡直就是...

飽滿的山谷綠草幽幽,于飛靈巧的手指撥弄著她的心弦,捏揉著那肥美的貝肉,感覺柔軟而舒服。

木清雪嬌羞輕呼,在於飛的挑逗下花徑濕潤,陣陣濕意透露出心中的渴望與追求。

男歡女愛,技巧的挑逗與前奏很重要。

可于飛情況特殊,他根本不需要挑逗,早就一柱擎天,凶相畢露。

反倒是木清雪需要充分的前奏與挑逗,因為眼下的木清雪身負重傷,不一定能承受得起于飛的可怕進攻。

上午,卓華也曾以同樣的方式撫平于飛體內的旺盛精氣,被折騰了三個多小時,全身都快散架了。

如今換成重傷的木清雪,無論體力還是實力,都遠遠不如卓華,她能抵擋住于飛狂風驟雨般的攻擊嗎?

這一點,木清雪還不知道,可于飛頭腦清醒,只能盡全力挑逗木清雪,讓她口中發出了放浪的尖叫聲。

于飛分開木清雪的雙腿,看著那粉紅誘人的花谷,這可是難得的粉木耳,嬌嫩而嬌柔,讓于飛有些愛不釋手。

木清雪渾身癱軟,在於飛靈巧手指的刺激下,完全陷入了慾海之中。

小樹林里,春色蕩漾,山風如火。

迷醉的木清雪躺在樹榦上,紅艷迷人的小嘴包裹著于飛的欲獸,蠕動的雙頰努力挑逗著于飛,那舒爽的感覺讓于飛忍不住發出了低吼。

親吻著木清雪那迷人的粉木耳,于飛眼中壓抑的火焰再也無法承受,翻身壓在木清雪白嫩的嬌軀上,迅速調整姿勢,兇猛的野獸直逼城門,在木清雪的嬌呼聲中,一舉刺穿城門,長驅直入。

尖叫與低吼同時從兩人口中傳出,木清雪發出了撕裂的痛呼。于飛則發出了舒爽的低吼,那緊湊濕滑的方寸花谷迷人慾醉,讓于飛長長舒了口氣,真是爽透了。

木清雪渾身顫抖,于飛的兇器過於兇猛。完全超出了她的承受範圍。讓她面容扭曲,下面腫脹得發痛。

于飛深吸一口氣,然後繼續深入,動作儘可能溫柔。讓木清雪在尖叫聲中慢慢適應,不一會就發出了享受的呻吟,整個人完全沉淪了。

待木清雪稍稍適應之後,于飛開始發起進攻,火熱的兇器幾進幾齣。一次次瓦解木清雪的心理防線,讓她逐漸崩潰,深深陶醉其中。

木清雪嬌嫩緊湊的身體讓于飛興奮極了,渾身旺盛的生命精氣開始自動流轉,通過陰陽雙修不斷的湧入木清雪體內,助她打通經脈,療傷恢復。

大量玄陰之氣從木清雪體內流入于飛身體中,撫慰著那旺盛的生命精元,讓于飛可以抽空療傷。緩解嚴重的內傷。

依靠陰陽雙修來療傷,具有很好的效果。

只是于飛和木清雪都重傷垂死,需要長時間不間斷的堅持,才能慢慢好轉。

這方面于飛不成問題,可木清雪卻面臨極大考驗。形同常人的她能在於飛的猛攻下堅持多久呢?

誘人的嬌吟聲回蕩在小樹林中,幸好這種聲音島上的凶獸們聽不懂。

于飛的內傷在緩慢的治療著,而木清雪的體力卻在嚴重消耗中,僅僅二十分鐘。木清雪就累得趴在樹榦上,無力的翹起誘人的美臀。承受著于飛那持續不間斷的進攻。

這是一種痛並快樂著的享受,銷魂蝕骨的感覺瀰漫全身,可酥軟無力,渾身散架的痛楚同樣刺激著木清雪的靈魂。

于飛臟腑受傷,動作過猛會牽動內傷,只能小幅度活動。

然而于飛體內精力旺盛,就算是小幅度活動,那也是經久不衰,不知疲憊,宛如一頭凶獸。

一聲尖叫從木清雪口中傳出,急速收縮的花徑讓于飛舒爽無比,大量玄陰之氣湧入于飛體內,讓他穴道中那躁動的獸元平復了許多。

于飛體內的生命精氣迴流至木清雪身體中,形成一種陰陽互補,讓雙方都受益良多。

木清雪的顫抖持續了半分鐘,隨後便虛弱得一動不動。

于飛沒有停留,他眼下是停不下來,急需玄陰之氣的滋潤,只能一直進攻,榨取木清雪體內的玄陰之氣。

無力的呻吟從木清雪口中傳出,幾分鐘后,木清雪慢慢恢復了一點力氣,痛並快樂著的雙修又繼續上路。

一聲聲尖叫,一次次顫抖,木清雪度過了人生中最難忘的時刻。

在短短兩個多小時中,木清雪一連九次登上慾望之巔,差點被于飛給榨乾了。

九次噴發,大量的玄陰之氣終於緩解了于飛的狀況,讓他體內旺盛的生命精元逐漸平復,內傷快速癒合,身體處於高速恢復的狀態中。

隨著于飛傷勢的逐步癒合,木清雪嚴重的內傷也被陰陽之氣,以及于飛體內磅的生命精氣給治癒,不僅內傷痊癒,修為還得到了極大提升,直接達到了三重天境界的巔峰,實力又邁進了一大步。

天色在這時候逐漸轉暗,郭舒華並沒有追來,徐天陽也不見蹤影,這讓于飛有些意外,難道警神徐天陽被其他事情纏住脫不開身,無暇來追殺自己?

又或者郭舒華不好意思承認失敗,隱瞞了此事,沒有告訴警神?

沉思中,于飛身下的木清雪傳來無限誘人的嬌吟聲,那緊咬的紅唇抑制不住內心的火熱,一聲聲尖叫刺激著于飛的情慾,讓他變得更加兇猛。

木清雪羞紅著一張臉,雪白圓潤的屁股不住的顫抖,于飛的凶獸正在她緊湊的菊花谷中橫衝直撞,艷紅的鮮血刺激著于飛的獸性,讓他不知疲倦的衝殺著。

木清雪早已神志模糊,第一次被人爆菊花,還是如此厲害的神兵利器,那份刻骨銘心恐怕是畢生難忘的。

于飛很興奮,獸性的宣洩讓他身心舒爽,木清雪柔軟緊湊的身體也給他帶來了不少快樂。

夜色降臨時,于飛終於發泄出了心中的慾火,波動的情緒逐漸恢復,俊俏的臉上掛著迷人的微笑,眉宇間卻多了一絲擔憂。

一日之內,連續與兩個女人纏綿數小時之久,這顯然是不正常的。

雖說盡情玩弄了木清雪的身體,感覺很舒服,但認真一想,于飛就明白了其中的隱患。

吞噬獸元,提升戰鬥力,這是顯著的效果,可帶來的隱患也是很驚人的,須得採用陰陽雙修的方式來化解那股磅的生命精元,抵抗那種反噬之力。

凶獸的生命精元旺盛無比,三十八股獸元聚於一身,那股強大而可怕的兇猛之氣,別說一個女人,就是十個女人都承受不祝

上午,卓華被折騰著渾身無力,下午木清雪被弄得全身散架,這都是很好的例子。

輕嘆一聲,于飛看了看胯下的木清雪,她那迷人的小嘴還包裹著于飛的凶獸,無意識的蠕動著。

于飛輕撫著她的頭頂,一股清涼之氣進入她的體內,讓她瞬間清醒。

木清雪吐出於飛的壞傢伙,又羞又氣的白了于飛一眼,正想起身卻痛呼一聲,感覺下身有股火辣辣的撕裂痛楚。

于飛輕笑一聲,一把將她抱起,主動為她穿好衣物。

木清雪俏臉通紅,罵道:「你簡直就是一頭禽獸。」

于飛沒有解釋什麼,很快穿戴整齊,抬頭看著那座高山,不知道西門瑞雪、秋雨等人怎麼樣了。

「走吧,我們該上路了。」

于飛拉著木清雪,直接從樹上飛下,落地的一瞬間,木清雪口中傳來一聲嬌呼,腫脹的桃源與撕裂的菊花谷讓她行動不便。

「都怪你,差點把我弄死了。」

木清雪嬌罵一聲,透著幾分怨氣。

于飛哈哈一笑,打趣道:「多幾次就習慣了。」

縱身飛起,兩人在林中快速穿梭,朝著那高山趕去。

一路上,于飛展開意念探測,六識敏銳到了驚人的地步,發現了不少藥草。

于飛暗中祭出百花爭春圖,讓它緊隨身後收刮藥草,一株也不放過。

半個小時后,兩人前行四十餘里,來到了一處山谷,這裡殘留著明顯打鬥痕,谷中血氣飄飛,空氣里殘留著幾股熟悉的氣息,其中竟然就有郭舒華的。

于飛帶著木清雪進入山谷,此刻兩人傷勢痊癒,就算遇到郭舒華,于飛也信心十足。

谷中有兩具屍體,一具是武當道士,另一具是少林和尚,全都是力戰而死,渾身傷痕纍纍。

「這是之前走失的那位大師,想不到他竟然死在這。」

木清雪輕嘆道:「荒島求生,不容易埃只是不知道大師死在何人手中?」

于飛站在屍體旁,意念探測波敏銳捕捉到了幾分氣息,仔細推算分析后,得出了一個驚人的結論。

「大師比那道士先死,應該是先遭遇了凶獸的襲擊,在重傷的情況下,被人擊殺的。兇手很小心,沒有留下明顯痕,而那道士應該是死在郭舒華手中。此外,許楓、瑞雪等人曾途徑此谷,這裡有明顯打鬥。」

木清雪蹙眉道:「看這破壞的情況,當時一定打得很激烈,我們還是先找到他們再說吧。」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