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四十章木清雪獻身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膚色,僅僅臉上有些桃紅。 一顆一顆的衣扣被于飛解開,黑色的文胸包裹著木清雪嬌嫩的玉乳,一如想象中那樣,並不算豐滿,盈盈一握,大小適中。 木清雪眼中露出一絲嬌羞,任由於飛輕輕解開她的胸罩...

木清雪嘆息道:「是啊,他死在了我前頭,死在了那個男人的手中。在聚寶齋的時候,他就對我不錯,我知道他心裡喜歡西門瑞雪,對我好也只是想得到我的身體罷了。男人都是這樣,吃著碗里瞧著鍋里,永遠不會滿足。」

「你後悔了?」

「後悔?是啊,到死之時我真的有些後悔了。要是當初我就知道,他會為了我而死在這裡頭,我會毫不猶豫把身體給他,讓他如願以償,那樣就算死了,也不會有太多遺憾的。」

于飛沉默了,他自然看得出木清雪身上沒有畢乘風的氣息,估計兩人最多也就是牽牽手,擁抱撫摸,並沒有真正的男女交融。

畢乘風喜歡西門瑞雪,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

他退而求其次,力追木清雪,說到底也只是暫時移情,想把木清雪哄上床,品嘗一下她的滋味。

畢乘風對於木清雪只有欲,沒有情,這一點木清雪是十分清楚的。

因為這個緣故,木清雪一直若即若離,保持著曖昧關係,並沒有真正把身體給他。

木清雪這樣做,是為了藉助峨眉派的勢力,進入葬龍絕地后好有個庇護的場所。

這就是木清雪、畢乘風走到一塊的理由,兩人各有所求,利益為首,聽起來多少有點殘酷,可現實生活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大多就是如此嗎?

「你喜歡過他嗎?」

木清雪微微搖頭,坦然道:「雲城有太多傑出的男人,畢乘風排名靠後。」

于飛有些感慨,怡靜淡雅的木清雪身上有著很獨特的氣質,但卻把利益看得太重,不是于飛喜歡的類型。

「你想活命嗎?」

于飛不想多談。直接步入主題。

木清雪一愣,質疑道:「我們現在還有機會活命嗎?」

「我傷得很重,但死不了。而你若不及時療傷,內傷將進一步惡化,結果你心裡清楚。」

于飛之言讓木清雪精神一振。追問道:「你有辦法為我療傷?」

「辦法自然有。但需要付出代價。」

「什麼代價?」

聽到還有活命的希望,木清雪頓時精神百倍,內心的憂傷也一掃而空。

「深澗竹林中,瘴氣蘊含催情之毒。這個你應該心裡有數。我現在內傷極重,但受催情之毒的影響,全身氣血旺盛,形成了外強內弱,虛不受補的狀況。必須設法讓體內氣血恢復平靜。我才能療傷。」

木清雪自然知道自己身中催情之毒,也理解虛不受補的狀況,可還想不出於飛能有什麼辦法,在這種狀態下療傷。

「如何才能讓體內氣血恢復平靜?」

于飛看著木清雪,眼神中透著邪魅的誘惑。

「男女雙修。」

木清雪聞言驚呼,脫口道:「你是說,你和我…這…」

木清雪很是意外,眼神複雜的看著于飛,輕聲道:「你說真的?」

于飛眼神凌厲。笑得有些冷漠。

「這種事情沒必要騙你,以我們目前的狀況,我若有心乘人之危,大可直接強-暴你,根本用不著與你多說。」

木清雪看出於飛有些不樂。柔聲道:「你不要生氣,我只是有些意外。就算你真的只是想玩弄我的身體,沖著你之前救我的份上,我也願意用身體來報答你。」

木清雪放下身段。這讓于飛臉色稍好。

「為什麼要來葬龍絕地?」

「為了理想,為了好奇。我出自流水門。那是雲夢八絕之一,實際上就是一個維持千年,艱苦度日的小門派而已。與那些大門派相比,個中的苦楚外人根本無法體會。或忻我接近東方勝,接近畢乘風都是心懷不軌。可換了你是我,你不這樣做,又能如何呢?世人誰不想光明正大,高調做事?可那需要有本事才行。以我三重天境界的修為,在洞庭還算個人物,到了雲城那就什麼也算不上。如今來了這裡,更是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你說我該如何做?」

木清雪看著于飛的眼睛,這番話說的義憤填膺,倒是消除了于飛心裡對她的成見。

兩人原本接觸不多,于飛對她的了解也只是片面的。

仔細想想木清雪的處境,她那做的那些事情也不算什麼。

「我精通陰陽雙修之術,可藉助陰陽之氣療傷,並提升修為實力。若是你運氣好,步入四重天境界並非難事。」

感受到于飛的溫柔,木清雪臉色露出了一絲喜色,輕輕挪動身體,壓在他的胸上,低聲道:「不再那般鄙視我了?」

于飛抬起左手,輕撫著木清雪的臉龐,肌膚很光滑,手感很不錯。

「現在好多了,我們開始吧。」

木清雪嗯了一聲,低頭在於飛唇上親了一下,略顯失落的道:「全身是血,這樣的環境,只怕會讓你失望了。」

女人都是愛乾淨漂亮的,木清雪更是在乎這個,養成了後天的迷人氣質,對這種事情有著嚴格的要求。

「沒關係,這個容易解決。」

于飛右手抱著木清雪的細腰,左手一拍地面,兩人便彈射而起,穩穩落在了地上。

掃了一眼四周的環境,于飛摟著木清雪飛上了一顆直徑三米的大樹,這比地面濕淋淋的環境就好多了。

隨後,于飛催動玄寒之氣,化為雨水沖洗著兩人的身體,洗去了部分血跡。

木清雪有些驚喜,笑道:「你還真是個溫柔體貼,又懂情趣的男人。于飛,我有個小小的請求,不知道你能答應我嗎?」

「你說。」

「如果我有命活著離開這,回到雲城,回到現實社會中,我不求留在你身邊做你的女人,只求偶爾想你的時候去看看你,做一個你的臨時情人,好嗎?」

木清雪的這個請求讓于飛有些意外,認真凝視著木清雪的雙眼,發現她內心很矛盾,但這番話應該是真摯的。

「好,我答應你。」

于飛沒有吝嗇自己的承諾,他也知道現實生活中,兩人走到一起的可能性不會很大,偶爾的歡愛與相處,也是值得回憶的。

木清雪不是那種讓于飛想要把她綁在身邊的漂亮女人,這一點木清雪心裡有數,所以她退而求其次,做個臨時情人也不錯。

至少有了這層關係,在這荒島之人,于飛會對她格外照顧。

不得不說,這也是一種女人自保的策略,木清雪很善於保護自己,這方面做得相當不錯。

得到于飛的首肯之後,兩人之間的關係一下子就拉近了許多。

木清雪羞澀的笑了笑,隨即解開外套,露出了裡面的襯衫,早已被雨水淋濕了。

兩人都傷得很重,但于飛還能發揮出部分實力,木清雪則只能活動四肢,如尋常人一樣,無法催動體內的真氣了。

于飛看著木清雪,那張臉不算很漂亮,但也絕對不醜,肌膚很白皙,氣質很淡雅,綜合評分很不錯。

襯衫是白色的,淋濕之後幾乎透明,露出了黑色文胸的輪廓。

于飛暫時拋開其他念頭,伸手親自為她解開衣扣,露出了桃紅色的肌膚。

催情之毒在兩人身上的表現有所不同,木清雪內傷極重,根本無法壓制,全身已經泛起桃紅。

于飛是體內氣血旺盛,體表則保持著正常膚色,僅僅臉上有些桃紅。

一顆一顆的衣扣被于飛解開,黑色的文胸包裹著木清雪嬌嫩的玉乳,一如想象中那樣,並不算豐滿,盈盈一握,大小適中。

木清雪眼中露出一絲嬌羞,任由於飛輕輕解開她的胸罩,頓時一對半球型的嬌乳展現在於飛眼中。

峰頂的紅豆粉嘟嘟的,小小的,充滿了誘惑。

于飛眼神一亮,贊道:「很迷人的鮮果,我嘗嘗。」

于飛興奮的低頭含著木清雪左胸上的粉嫩紅豆,左手落在木清雪的右胸上,將那盈盈一握的嬌嫩雪乳抓在手中,感覺細滑嬌嫩,充滿了彈性,手感舒服極了。

峰頂的紅豆軟中帶硬,吸引著于飛去攀登,去摘采,去搓揉,去捏弄。

木清雪渾身無力,口中發出了誘人的嬌呼,玉手下意識的輕撫著于飛的頭髮,挺著胸脯讓他盡情品嘗自己的芬芳。

二十多歲的木清雪在這方面顯得很平靜,不生澀也不算熱情,這與她淡雅的性格很相符。

于飛盡情品嘗著嬌乳的滋味,肌膚白皙嫩滑的木清雪,這對寶貝雖然不大,可手感極佳,芬芳迷人。

樹林中,若隱若無的嬌呼聲回蕩在空氣中。

于飛和木清雪都身中催情之毒,渾身發熱,心中充滿了慾火。

于飛一番享受之後,很快轉移了陣地,脫光了木清雪的長褲,露出那苗條而纖細的腰身,屁股不算很大,但弧形優美,微微上翹,雪白柔嫩,迷人極了。

雙腿之間,花草不多,稀稀疏疏透著幾許粉色。

木清雪也動手除去了于飛的衣物,嫩滑的小手握住于飛那兇猛的野獸,粗大、滾燙、跳動的凶獸讓木清雪芳心劇震,桃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怕怕的神色。

于飛搓揉著木清雪挺翹的小屁股,感覺細滑柔膩,張力十足。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