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三十九章幽影融合體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刻,于飛展現出來的極速讓人驚愕。但郭舒華卻渾然不懼。他有著五重天境界的絕對優勢,自然不會在乎三重天境界的于飛偷襲。 然而意外總是時常發生,就在於飛臨近郭舒華之際,他突然發起了意念攻擊。 ...

二更送上,求贊,票,求會員點擊,求各種鼓勵

于飛一直咬牙堅持,眼中寒光閃爍,在男人一腳踩下之際,躺在地上的于飛突然一指點出,擊穿了男人的鞋底,擊中了男人的腳心。

玄陽之氣從於飛的中指射入男人體內,瞬間攪亂了男人體內的真元,讓他全身玄陽真元瞬間消失,轉化為了玄陰真元,順著于飛的手指湧入于飛體內,儲存在了百花爭春圖內。

「嗷!不……」

男人怒吼一聲,全身真元被于飛瞬間吸走,緊接著肉身爆炸,化為了漫天血雨,讓飛撲而來的偷襲者也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朝一旁閃躲。

翻身而起,于飛左手緊緊扣住木清雪的細腰,眼神如刀的看著偷襲者,眼中流露出了強烈的殺意。

「郭舒華,想不到是你。」

原來林中的偷襲者竟然是警神徐天陽的手下郭舒華,這可是一個讓人看不太透的傢伙,冰冷的臉上毫無表情,就跟死人差不多。

「你想不到的事情還很多,可惜今天你要死在這。」

于飛不住的咳血,傷得很嚴重,被郭舒華三次偷襲得手,不死已經算是奇了。

于飛從郭舒華的出手情況推斷,他有著驚人的五重天巔峰境界實力,比起于飛出其不意殺死的那個男人還要強悍很多。

最主要的是于飛不清楚郭舒華的底細,此人在雲城找回了很多失蹤女大學生,似乎在追蹤方面有著絕佳的天賦。

若真是如此,稍後要想從他手裡逃脫,那將是機會渺茫的事情。

木清雪站在於飛身旁,輕聲道:「謝謝你挺身而出,現在我攔住他,你快走。」

于飛搖頭道:「你攔不住他的,他也殺不了我。」

話猶在耳,于飛突然鬆開木清雪。以重傷之身展開了進攻。

于飛進入深澗后,一直在隱藏自身的長處,雖然傷勢在不斷加重,可郭舒華實際上對於飛並不很清楚。

此刻,于飛展現出來的極速讓人驚愕。但郭舒華卻渾然不懼。他有著五重天境界的絕對優勢,自然不會在乎三重天境界的于飛偷襲。

然而意外總是時常發生,就在於飛臨近郭舒華之際,他突然發起了意念攻擊。

這是一種純精神力的攻擊。瞬間突破了郭舒華的心靈防禦,讓他出現在了暫短的失神。

下一刻,一道劍芒劃破天地,極寒之氣冰封四周,鎖定了郭舒華的退路。

極速、劍芒、意念攻擊。于飛三者合一,這是必殺的一擊。

郭舒華覺察到了危機,周身黑氣瀰漫,如萬千鬼影上身,在被劍芒劈開身體的一瞬間,似乎有什麼東西逃了出去。

一聲脆響,劍芒破地,留下一條長達三十米的痕,劍鋒所向青竹消失。山石碎裂。

一劍滅敵,這樣的戰果讓木清雪幾乎不敢相信。

然而于飛沒有絲毫喜悅之情,蒼白的臉上反而泛起了一絲苦澀,身體極了扭轉,玄之又玄的避開了面部的一擊。被郭舒華一腳踢在右肩上,半邊身體都幾乎癱瘓,完全失去了戰鬥力。

「鬼王宗的幽影融合體,想不到你竟煉成了這等絕技。」

于飛那一劍確確實實集中了郭舒華。還將他的身體劈成了兩半。

可是誰想郭舒華竟然出自鬼王宗,煉成了極其隱秘的幽影融合體。身上融合了很多厲害的凶魂、鬼煞,甚至陰靈。

這種情況下,郭舒華就等於擁有不死之身,于飛那一劍斬斷了他一條命,可他身上到底融合了多少條命,誰也不知。

「你倒是很有眼光,竟然認得本派的幽影融合體,且修鍊了類似佛家金剛不壞之身,我豈能留你?」

木清焉身撲向于飛,想接住他,結果兩人一起被震飛。

郭舒華出手無情,沒有絲毫拖泥帶水,以最直接,最凌厲的手段無情斬殺,不給於飛任何反駁、逃命的機會。

「我說過,你殺不了我的。」

于飛傷勢極重,木清雪也幾乎到了油盡燈枯之際,面對郭舒華的這一擊,兩人都心情沉重,有種泰山壓頂,無力承受的感覺。

于飛左手握住木清雪的手臂,頗有幾分共赴生死的豪氣,這讓木清雪感動無比。

生死關頭,人與人的感情最是真實。

于飛為了營救木清雪挺身而出,結果遭遇偷襲,陷身絕境,這讓木清雪慚愧於心。

如今,面對生死,于飛還緊緊握住木清雪的手,此情此景怎不叫她感動於心?

郭舒華如幽靈鬼影,並沒有從正面攻擊,他是一個極度謹慎之人,從不輕敵大意。

既然于飛揚言自己殺他不死,其中肯定有原因。

為了安全考慮,郭舒華依舊採用偷襲的方式,不在意虛名,只在乎結局。

這樣的敵人可怕無比,于飛在近距離範圍內利用意念操控術,布下了一個看不見的防禦,第一時間捕捉到了郭舒華進攻的方向。

深澗對意念探測波有干擾,這對於飛將其不利,只能小範圍使用,否則郭舒華想偷襲他也不是那麼容易。

幽光一閃,人影來去。

郭舒華來得快,去得更快,好似撞鬼了一般,怒嘯著衝出了竹林。

于飛釋放出九道緣的氣息,這是世間陰邪之物的剋星。

郭舒華出自鬼王宗,渾身鬼氣最怕至陽至剛的先天之火,稍一接觸那種氣息,就嚇得倉惶逃離。

沐晴雪一臉不解,于飛暗自鬆了口氣,拉著木清雪在深澗中吃力的跳躍,姿勢一點也不優美。

此刻,于飛也顧不得這些,他這一次是真的身負重傷,到了快要承受不住的地步。

木清雪也是傷情嚴重,但卻無法和于飛相比。

于飛此前吞噬了一頭凶獸的獸元,體內生命精元旺盛無比,誰想肉身卻遭遇重創。

後來連遭偷襲,內傷加劇,而體內旺盛的精元非但沒有平息,反而越來越強盛。

如果在平時,于飛沒有受傷的情況下,精力旺盛是好事。

可如今于飛重傷,臟腑受損,經脈堵塞,旺盛的精元反而是一種傷害,會時刻摧殘于飛的身心。

這就好比一個身體虛弱之人,突然服下大補之葯,結果虛不受補,反而有害。

此外,深澗瘴氣有毒,蘊含催情藥效,一直在催發于飛體內的氣血,這對他也是一種致命的傷害。

十分鐘后,于飛帶著沐晴雪離開了深澗,朝著一片密林前進。木清仰著于飛的手臂,柔聲道:「于飛,你傷得很重,需要休息。」

于飛臉色很難看,語氣卻無比堅定。

「我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這裡,否則郭舒華叫來徐天陽,我們就誰也別想離去了。」

木清雪輕嘆一聲,她自然明白這個道理,可她眼下渾身發熱,口乾舌燥,全身無力,哪裡還有精力繼續逃命。

于飛的意志力相當驚人,帶著木清雪在密林中穿梭,二十分鐘前行了十多公里,最終實在堅持不住,兩人倒在了一處小樹林里。

這是一片松林,地上雜草不多,生長著一些菌類生物。

于飛倒在地上,木清雪半邊身體壓在他懷中,兩人姿勢有些曖昧,可是誰也無力去在乎這個。

木清諺昏沉沉,嚴重的內傷讓她很想睡覺,很想長眠不醒,體內堵塞的經脈越來越嚴重,若不及時療傷,那是必死無疑的。

于飛的生命力很旺盛,可情況卻糟糕透了。

百草園內有諸多藥草,于飛都不敢服用,他現在是外強內弱,虛不受補。

若不設法讓體內磅的生命精元平復下去,于飛根本就無法療傷,只能一直保持這種生不能生,死不能死的狀態。

躺在地上,清涼的乙木之氣源源不斷湧入于飛體內,起到了一定的鎮痛效果,但卻壓不下磅的生命精元,始終發揮不了大作用。

于飛臉上此時泛起了一絲不正常的紅色,那是瘴氣中蘊含的毒素開始發作。

瘴氣之毒一般容易致人昏迷,對修士危害不算很大,可瘴氣之中蘊含的催情毒素卻讓人頭痛。

這種毒素不會致命,但卻會讓你慾火焚身,全身氣血加速運轉,好似服用了興奮劑,變得精力十足。

于飛因為獸元的關係,周身氣血已經強盛常人無數倍,成為了眼下的一大禍害。

而今,催情毒素更是雪上加霜,把他一步步逼上了絕路。

躺了幾分鐘,于飛催動玄冰九裂,玄寒之氣遍布全身,暫時壓下了身體的溫度,整個人頓時清醒了很多。

木清雪半邊身子壓在於飛懷裡,也受到了玄寒之氣的侵襲,從昏昏欲睡中驚醒,眼神虛弱的看著于飛。

「我們快要死了嗎?我從來不曾想過,自己最後竟然會和你死在一塊。」

木清雪說這話時,表情怪怪的,似乎隱藏著什麼沒說。

于飛沒有在意,隨口道:「在你心目中,希望和誰死在一塊?」

「我不知道,曾經我以為我會和畢乘風死在一塊,我們與大家走散,修為也不夠自保,多半會死在島上。」

「結果他比你先死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