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三十七章意念操控術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對它這般感興趣。 樹林里,于飛和樹人僵持了兩個小時,交鋒數萬次,硬生生的逼得樹人敗退外逃,放棄了那片生它育它的祖地。 于飛沒有窮追不捨,因為他在與樹人的交鋒中發現,這片樹林有靈藥存在,...

此刻,樹人久戰不下,也感到了不對勁。

思緒高速運轉,頃刻間千百念頭在心中一閃而過,似乎明悟了于飛正在偷技。

怒哼一聲,樹人一閃而逝,了無蹤跡。

于飛正在興頭上,自然不願放樹人離去,當即展開了搜尋追蹤,利用意念波掃射四方,很快就發現了樹人的蹤影。

「你們繼續前進,我稍後自會來與你們會和,不必為我擔心。」

于飛留下一句話,便消失在了樹林里。

樹人覺察到于飛追來,迅速調整自身頻率,眨眼就從於飛的意識震蕩頻率範圍內消失了蹤跡。

于飛一愣,馬上拉大意念波的頻率範圍,很快又鎖定了樹人。

于飛現在根本不想殺人,他只想從樹人身上學到完整的意念操控術,這是一門高深、玄妙、神奇的技能。

樹人逃亡,並非像一般的凶獸那樣遠距離奔走,而是在密林深處不斷的轉變自身頻率,躲避于飛的追蹤鎖定。

這是一種意念操控的比試,于飛擁有極強的精神念力,又有九道緣與冰魂協助,任由樹人如何變化,失蹤鎖定它的蹤跡。

這種情況下,樹人被逼得無可奈何,只能毫無保留,盡展一身所學,和于飛一較高低。

意念操控術的運用涉及諸多領域,于飛越是熟練越是震驚,這絕對是前古未有的蓋世絕學,難怪九道緣與冰魂都對它這般感興趣。

樹林里,于飛和樹人僵持了兩個小時,交鋒數萬次,硬生生的逼得樹人敗退外逃,放棄了那片生它育它的祖地。

于飛沒有窮追不捨,因為他在與樹人的交鋒中發現,這片樹林有靈藥存在,這可是極其難得的好東西。

于飛運用意念探測波搜尋方圓數十公里。僅珍貴的藥草就發現了八十餘株,還有一株靈氣充裕的靈藥一直在這片樹林里移動方位,不願被人鎖定。

靈藥有智,善於藏身,輕易不會被人捕捉。

于飛祭出百花爭春圖。先後收取了八十餘株藥草。然後開始追逐那株靈藥。

那是一株萬年何首烏,早已身居人形,且健步如飛,極難捕捉。

于飛若不是剛剛學會了意念操控術。他也只能光眼看著。

萬年何首烏乃是成了精的靈藥,可以隨意轉變自身的氣息,對於乙木之氣的操控也相當熟悉,一般人根本就無法在樹林里發現它的真身。

于飛藉助意念探測波的神奇妙用,上下拉伸意念探測波的震動頻率。任由萬年何首烏如何變化氣息,掩藏靈氣,始終逃不掉于飛的鎖定。

結合百花爭春圖的玄妙,五行樹釋放的誘惑氣息,于飛耗時二十分鐘,成功將萬年何首烏攝入了百草園內。

進入百草園后,萬年何首烏展現出了靈藥的尊貴,獨自佔據了一方領域,尋常的藥草都不敢靠近。

然而與五行樹相比。萬年何首烏似乎都差了一個檔次,被五行樹發出的氣息壓制,沒有絲毫掙扎逃離百草園的意思。

于飛很高興,這一次遇上樹人,雖說剛開始被樹人打得很狼狽。可接下來的收穫卻讓他驚喜無比。

殺了鐵線蛇,吞噬了它的獸元,學會了樹人獨有的意念操控術,還捕捉到了萬年何首烏。這簡直就是天大的奇遇。

體內多了一股獸元,于飛感覺精力又更加旺盛了一些。精神層次方面的領悟與運用,也因為意念操控術而進入了一個嶄新的領域。

收起百花爭春圖,于飛看了一眼遠處,意念探測波自動延伸出去,結合千里眼,竟然將數十裡外,視線無法直接觀察的情況,也都看得一清二楚。

一閃而逝,于飛在追蹤樹人的過程里,身法速度也得到了驚人的提升,很快就回到了此前與樹人交戰的枯樹旁,三頭四重天境界的凶獸正在搶奪鐵線蛇的屍體。

已經死去的鐵線蛇身體縮小了三分之一,大有還有六十七米長。

三頭凶獸各自搶奪,蠻力撕扯,竟然扯不斷鐵線蛇的屍體。

這是于飛回來的原因,他覺得這鐵線蛇的屍體也是一寶,棄之可惜,可用來煉製兵器。

于飛沖入戰場,揮拳劈腿間,只聽砰砰砰三聲巨響,竟赤手空拳把三頭十餘米長的凶獸給甩出了數十米外,這絕對是蓋世神力。

于飛抓住鐵線蛇的蛇尾,發現樹人並沒有震斷蛇尾,只是切斷了彼此之間的關係。

于飛提著蛇尾用力一甩,五臟六腑全都被震得粉碎,血肉全都從蛇口飛出,僅留下堅硬如鐵的蛇皮。

一連數次震動,于飛清除了臟腑血肉,六七十米長的鐵線蛇一下子就縮短至六七米。

隨後,于飛用玄陽之氣化為火焰,將蛇皮下殘餘的血肉全部煉化,蛇皮進一步收縮,變成了一條一米左右的小黑蛇。

灌注真氣,鐵線蛇身體暴漲,電射出百米之外,這讓于飛很滿意。

收則一米,長則百米,長短伸縮,操控隨心。

這絕對是一件上好的兵器,于飛準備帶回人間送給羅芸。

收好鐵線蛇,于飛看了看前方的高山,虛空中殘留著鐵拳大師、秋雨、瑞雪等人的氣息,此刻都逐一呈現在於飛眼底。

這是將神識心念與意念探測結合起來的妙用,效果讓于飛十分滿意。

于飛一邊前進,一邊仔細體會意念操控術和神識心念之間的關係,得出了一個讓他自己都震驚的結論。

意念操控術竟然是神識心念的一種運用,比黃金瞳又高出了一個層次。

當初,于飛步入四重天境界,擁有了觀氣之術,那就是神識心念的初步運用。

五重天境界的時候,于飛掌握了鏡像模擬之術,可以看到動植物體內的氣流變化情況。

六重天境界,于飛煉成了黃金瞳,那也是神識心念的運用。

如今,于飛從樹人身上學到了意念操控術,包括意念攻擊、意念探測、意念分析等一系列的妙用,誰想還是沒有逃出神識心念的範圍。

于飛推測,這種意念操控術,至少需要七重天境界才能初步掌握,八重天境界才能很好運用。

于飛因為各種原因,精神層次高於常人,修為雖然一直被卡在三重天境界上不去,但精神領域的成就卻在一直不斷的攀升。

沉思中,于飛敏銳覺察大到了一頭五重天凶獸的蹤跡,就位於右前方十餘裡外的一個深澗里。

于飛嘴角一揚,露出了一絲笑意,迅速偏離方向,朝著那個深澗趕去。

深澗位於深山野林之中,感覺有點奇怪,于飛的意念探測波在那裡受到了極大幹擾,只能隱約撲捉到一些血腥氣。

十餘里路很快趕到,隨著距離的不斷臨近,于飛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少,這兒竟然感應到了修士的氣息,而且還有點熟悉。

于飛放慢速度,收斂氣息。

如今的于飛,除了用玄冰九裂收斂氣息外,還可以通過調整自身頻率來掩藏起息,融入草木之間,讓凶獸難以發覺。

深澗此刻已經出現在於飛視線里,就位於前方數百米外,瀰漫著一股詭異的霧氣。

一條十餘米長,體型如山的牛頭怪獸正站在深澗附近,探頭朝深澗下看去,陣陣血腥味吸引著那頭凶獸的注意力。

這是一頭五重天境界的凶獸,身上洋溢著磅的生命力,呼吸如雷,腳步沉穩,應當正值壯年之際。

于飛悄然靠近,桃紅千葉劍寒光一閃,整個人就射入了凶獸的肚子里,銳利的劍氣絞碎了凶獸的五臟六腑,痛的它狂聲嘶吼,直接掉進了深澗里。

于飛偷襲得手,萬獸精元珠開始吞噬凶獸的獸元,整個過程僅僅二十秒,獸血浸泡著于飛的身體。

突然,一聲巨響,凶獸落地,竟然撞在一塊凸起的尖石上,直接刺穿了凶獸的肚皮,把剛剛吞噬掉獸元的于飛撞了一個正著。

凶獸體型巨大,墜落的衝擊力之強大,那是可想而知。

于飛被撞了個正著,衝擊力何止十萬斤,就算他有金剛軀不滅體,也被震得當場重傷吐血,五臟都差點破碎。

這等重創不亞於此前樹人的連環三擊,整個人被強行擠出凶獸的體外,滾落在碎石中,全身幾乎散架。

于飛暗罵倒霉,此前還一切順利,想不到剛來這深澗附近,就遭此重創,換了其他人那是必死無疑。

于飛體內,三十八處穴道里,三十八股磅的生命精元就像噴泉一樣,源源不斷的將生命精氣注入于飛體內,一邊強化他的肉身,一邊緩解他的傷勢。

一聲異嘯在不遠處響起,于飛立時翻身站起,搖晃了好幾下才站穩,最佳再次溢出血跡。

這一次,于飛真的傷得很重,感覺全身就像是散了架似得,有種支離破碎的感覺。

「看來人不能太貪,衝動是魔鬼埃」

于飛有些後悔,都說福兮禍兮,一脈相隨,自己為何偏要這麼執著,力求完美,弄得如今重傷站不穩,說出去都有點丟人。

深澗迷霧籠罩,于飛感覺有點不對勁。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