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三十六章意念攻擊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時,也在分析推演這種攻擊的原理與奧妙,各自進行分解、模擬,並逐漸完善。 九道緣與冰魂都有靈智,對於樹人的特殊秘技頗感興趣,這卻讓于飛大受其益。 萬獸精元珠源源不斷的吞噬鐵線蛇的獸元,這...

于飛有些震驚,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一股可怕的力道便瞬間擊中他的背心,將他整個人震飛上百米。

于飛咒罵一聲,張口連吐三道鮮血,五臟六腑移位,若非有金剛軀不滅體,樹人僅此一擊就足以將于飛擊斃。

這是一個可怕的敵人,隱匿之時連于飛都毫無覺察,讓人無法防備。

這就是樹人的可怕,山林中的王者,可瞬息千里,來去無痕,誰也把握不准它的蹤跡。

「冒我神威者,殺無赦1

樹人如幽靈般出現在於飛身側,粗糙的大手朝著于飛當頭拍下,想要一掌將其擊斃。

遠處,鐵拳大師、秋雨、西門瑞雪、許楓、卓華等人大驚失色,忍不住發出了驚叫聲。

于飛心神繃緊,絲毫沒有感應到樹人靠近的氣息,這讓他無比震驚。

這傢伙比鬼魂還要邪門,簡直讓人無從防禦。

一掌拍落,于飛慘叫橫飛,氣海之中的金珠快速震動,三十六齣里湧現出磅的生命精元,肌膚表面流轉出金色的光芒,硬是承受住了樹人這可怕一擊。

震怒中,于飛施展出黃金瞳,身體墜落之際,手中長劍插入地下,九道緣的氣息瞬間湧入泥土,形成一個覆蓋方圓五十里的特殊區域。

虛空中,樹人一閃而現,被九道緣的氣息逼得現形,神情憤怒無比。

「于飛,我要殺了你1

樹人大吼,附近的樹木竟然紛紛移位,擺下了一個古木陣。

于飛被困陣中,駐劍而立,嘴角鮮血外冒。被樹人兩次重傷,內腑傷勢不輕。

劍不離地,樹人便無法藉助草木隱身,只能催動古木陣發起攻擊。

百年樹木,萬年樹人。

眼前這個樹人雖然厲害。可天生善於隱匿偷襲。正面攻擊不是它的長處。

于飛眼中怒火騰飛,上午他才連斬三四十頭凶獸,下午就被樹人打得狼狽吐血,這讓他如何咽下這口氣?

「想殺我。你還沒那個本事。」

于飛怒視著樹人,黃金瞳綻放出震懾人心的魅光,竟然展開了精神攻擊。

這是樹人最擅長的領域,當即發起反攻,震動的意念波如利劍來襲。輕易就穿透了黃金瞳的防禦,進入了于飛的腦海深處,引發了九道緣與冰魂的反擊。

二次較量,樹人依然不敵,這讓它暴跳如雷。

一閃而至,樹人的速度快得讓人無法置信,萬千道虛幻的身影在半空中搖曳,令人分辨不清真偽。

于飛咒罵一聲,想不到樹人竟如此恐怖。這等極速簡直與植物的本性相違背。

「冰凝1

于飛來不及閃避,催動玄冰之氣禁錮四周,以物理防禦抵禦樹人的攻擊。

樹人冷笑一聲,一掌印在於飛胸前,卻不想于飛在那一刻嘴角泛起了一抹詭異的陰笑。左手屈指一彈,正中樹人的心臟位置。

雙方同時擊中敵人,結果于飛被震飛數十米,撞斷了七八顆大樹。下場很狼狽。

樹人怒吼一聲,胸口處留下一道暗紅色的火焰。如附骨之疽,不斷地蔓延,不斷的摧毀樹人的身軀。

那道火焰以玄陽之力為基礎,融合了九道緣的氣息在內,具有可怕的腐蝕性。

所謂水火無情,對於乙木屬性的樹人來說,無論是火焰,還是寒冰,都是它的剋星。

作為森林中的王者,樹人擁有極其神奇的能力,但是遇上于飛這樣的傢伙,也只能自認倒霉。

狂吼一生,樹人肩上的鐵線蛇電射而出,巨大的蛇頭血口一張,就把重傷墜落的于飛吞了進去。

觀戰的眾人又驚又怒,唯有秋雨稍顯平靜,沉聲道:「大家先不要慌,于飛擅長從內部擊殺凶獸。」

這一點,樹人並不知情,盛怒之下的它也沒有去過多的考慮這些。

于飛進入蛇腹之後,被鐵線蛇強大的肌肉收縮死死的纏住,顯然想先把他勒死,然後再慢慢吃掉。

于飛一肚子火氣,右手千葉劍一陣亂劈,銳利的劍芒摧枯拉朽,痛的鐵線蛇嘶聲狂叫,蛇血淹沒了于飛的身體。

這時候,于飛體內的萬獸精元珠開始微微跳動,瘋狂的吞噬鐵線蛇的生命力,這也是一頭五重天境界的凶獸,還是達到巔峰境界,有望步入六重天境界的厲害角色。

樹人有所察覺,急怒之下發起了精神攻擊,震蕩的意念波如潮水般湧向蛇腹之中的于飛,試圖震碎他的靈魂。

鐵線蛇與樹人目前是二位一體,處於特殊的融合狀態。

萬獸精元珠雖然不能吞噬樹人的生命精氣,但吞噬鐵線蛇的獸元也對樹人造成了極大傷害。

同時,樹人為了營救鐵線蛇,源源不斷的為它灌注生命力。

如此一來,于飛一邊吸取鐵線蛇的獸元,一邊蛇血淬鍊肉身,對抗意念波的攻擊。

樹人的意念波恐怖無比,于飛若不是因為九道緣與冰魂駐紮在腦海深處,藉助它們的力量來對抗,根本就不是樹人之敵。

如今,樹人和鐵線蛇之間屬於二位一體的特殊融合關係,發動意念攻擊時,意識震蕩的規律與奧妙,鐵線蛇都能有所洞察。

于飛在源源不斷的吞噬鐵線蛇的獸元,吸取蛇血中的精華,無形中洞悉了樹人的特殊秘技——意念攻擊。

那一刻,九道緣與冰魂高速震蕩起來,在防禦意念攻擊的同時,也在分析推演這種攻擊的原理與奧妙,各自進行分解、模擬,並逐漸完善。

九道緣與冰魂都有靈智,對於樹人的特殊秘技頗感興趣,這卻讓于飛大受其益。

萬獸精元珠源源不斷的吞噬鐵線蛇的獸元,這讓樹人焦急無比,不得不一再的提升意念波的頻率,力求擊斃于飛,化解鐵線蛇的危機。

同時,樹人源源不斷的提供乙木之氣為鐵線蛇續命,讓它始終不曾斷氣,可一身獸元卻完全被于飛吞噬,進入于飛體內的第三十七處穴道里。

吞噬獸元之後,萬獸精元珠慢慢恢復了平靜。

樹人的意念攻擊仍在繼續,鐵線蛇還有一口氣,這讓九道緣與冰魂可以通過鐵線蛇來獲取樹人施展秘技的一些重要信息,從而推算、演化出意念攻擊的原理與奧秘。

于飛浸泡在蛇血里,這一次全身濕透,不同於前幾次。

蛇血大補,于飛的內傷在快速痊癒,腦海之中九道緣與冰魂高速運轉,不斷分析推算,並用于飛的意念模擬施展,牢牢吸引住了于飛的心神。

這一切說來雖慢,實則很快,前後也就兩三分鐘而已。

當樹人覺察到鐵線蛇已經被廢,立馬收回意念攻擊,震斷了肩上的蛇尾,斬斷了與鐵線蛇之間的聯繫。

那一刻,于飛揮動千葉劍,試圖破體而出,誰想鐵線蛇的蛇皮布滿細鱗,竟然刀槍難進。

于飛無奈,只能從蛇口衝出,暫時脫離了困境。

樹人沒有離去,眼神憤怒的仇視著于飛,一股可怕的意念波再次擊中於飛的中樞神經。

那一刻,幾乎是出於本能反應,于飛竟然施展出了同意的意念波,攔截樹人的攻擊。

這是于飛現學現賣,效果竟然相當出色。

樹人一愣,隨即大怒,誓要擊殺于飛,意念攻擊瞬間提升了一個層次,馬上就攻破了于飛的心靈防線。

然而就在十分之一秒后,于飛發出的意念反擊就相應的提升了一個層次,追上了樹人的腳步,好似一面鏡子,將樹人的攻擊全都反彈回去。

樹人不信邪,這可是樹人一族傳承古老的千古絕技,從來沒有其他種族的生靈可以與之相比。

如今,于飛竟然掌握了樹人族的千古絕技,樹人自然容不得于飛。

于飛雙眼明亮,倒映著九道緣與冰魂的虛影,兩大先天之源就像是在攀比,爭先恐後的分析推演樹人的意念攻擊,然後傳授給於飛,讓他作為評判,親身驗證誰比誰更強一些。

這種前提下,樹人的攻擊就等於是在無形中傳授絕技,讓于飛迅速掌握了意念攻擊的奧妙,並舉一反三,開始融入自己的理解與創新。

這種意念攻擊兇險無比,可外表看上去卻很平均,觀戰之人都是一頭霧水,搞不懂他們為何彼此敵視,卻又不肯動手解決。

意念的波動快得讓人無法理解,需要具備極強的精力意識方能駕馭。

于飛這方面正好就很出色,腦海之中的正反漩渦在他施展意念攻擊時,如陀螺般瘋狂轉動,為他提供源源不斷的強大精神力。

樹人是一個特殊的存在,一般人總認為樹人是由乙木之氣萬年孕育而成,具有草本植物的性格溫和,行動緩慢等特性。

可是有一點很多人老容易忘記,那就是靜極思動。

樹人萬年孕育而成,靜極思動,意念波動達到了一個驚人的地步。

大有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勢頭。

萬年歲月,山河變異,觀萬物生滅,感天地韻律。

這種情況下,成功育化而生的樹人,全都不是尋常之輩。

或許它們在某些方面並不出色,但是在特殊領域裡,絕對無人可及。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