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三十五章樹人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 一閃而出,于飛落在了十米外的一顆大樹上,仔細瞧了瞧四周的情況,又繼續跳躍飛行。 鐵拳大師吩咐一木和尚斷後,卓華、西門瑞雪、秋雨三女居中,其餘之人四周保護,小心翼翼的跟著于飛前進,...

飯後,鐵拳大師已經基本恢復,一行十人便又繼續上路。

上午的屠殺讓附近方圓百十里內的凶獸數量驟減,這給大家帶來了方便,一直前行四十餘里,都沒有再遇上五重天境界的厲害凶獸。

于飛有些失望,他眼下是巴不得再來一群五重天境界的凶獸,可看樣子這種級別的凶獸,數量也有限。

此刻,一行人距離那座高山已經不足五十里,前方是幾座起伏的小山與丘陵地帶,于飛等人必須穿越過去,方能達到山腳下。

這兒樹木茂密,古木參天,完全就是一處原始森林,棲息著各種各樣的凶獸。

鐵拳大師一馬當先,很快停了下來。

「大家小心,我能感受到林中凶獸的氣息,估計有厲害的角色。」

樹林里很安靜,幽暗陰沉,好似一個無聲的世界,給人一種不祥的感覺。

于飛來到鐵拳大師身旁,看了看眼前的密林,感覺這兒乙木之氣特別濃郁,隱約有靈藥的氣息。

「我來開道,大師帶著他們與我保持兩百米以上的距離,隨時留意我的動靜。」

一閃而出,于飛落在了十米外的一顆大樹上,仔細瞧了瞧四周的情況,又繼續跳躍飛行。

鐵拳大師吩咐一木和尚斷後,卓華、西門瑞雪、秋雨三女居中,其餘之人四周保護,小心翼翼的跟著于飛前進,雙方保持兩百米以上的距離。

林中巨木眾多,于飛穿行之際,避開後方眾人的視線,悄無聲息的祭出了百花爭春圖,尋覓著林中的藥草與奇花異物。

百花爭春圖貼地飛行,從一株株花草間飛過,尋覓珍貴藥草。一經發現便自動將其攝入百草園中。

于飛在林中穿梭,很快就前行三里,一顆直徑超過十五米的巨大枯樹進入了于飛的視線之中。

這株枯樹看上去樹齡久遠,是自然枯死,巨大的樹榦蒼勁挺拔。足有三十米高。樹心早已腐朽,周圍看不到高大的樹木,形成了一個空蕩區域。

巨大的樹榦之上,纏繞著一條黑色的藤條。一圈一圈往上蔓延,足足纏繞了九圈。

藤條很粗,直徑在半米以上,看不到任何枝葉,感覺怪怪的。

于飛看著枯樹與藤條。心裡泛起了不祥的預兆,那藤條就像是纏繞在他脖子上,讓他呼吸不了。

出於本能的反應,于飛停下了腳步,體內九逆九滅高速運轉,意識融入附近的乙木之氣當中,仔細探索四周的情況。

這兒乙木之氣濃郁,花草樹木根莖相連,貫通一氣。好似一片綠色的海洋,充滿了無限生機。

于飛意識連通乙木之氣后,四周的花草樹木瞬間變成了他的眼睛,讓他看到了很多常人看不到的東西。

「小心,速退!」

這是于飛的第一反應。他看到了林中有很多凶獸毒物,更可怕的是他在綠色的海洋中看到了一雙眼睛,泛著詭異的綠光,正鎖定於飛的氣息。

同一時刻。百花爭春圖也傳來警惕的信息,預感到了林中有可怕的存在。

于飛收回百花爭春圖。發現這片刻時間,就已經攝入了八株藥草,收穫很不錯。

可惜于飛沒有絲毫喜色,因為這時候他已經發現了那雙眼睛,竟然就位於枯樹的樹心之中。

那是一個樹人嗎?

于飛心神大震,卻不敢妄動,因為那雙眼睛已經鎖定他了。

後方兩百米,鐵拳大師聞言一震,帶著眾人迅速撤離,並密切留意于飛的反應。

「他怎麼站在那裡不動?」

許楓有些疑惑,于飛讓大家撤退自己卻木在那裡,這個沒道理,也說不通埃

卓華擔憂道:「看來他是遇上麻煩了。」

眾人後退五百米,暫時停住腳步,都在為于飛擔憂。

林中,幽暗寂靜,無聲卻讓人驚恐。

看不到任何凶獸出沒,可一股無聲的壓抑如巨石壓在眾人心頭。

于飛全身繃緊,蕩漾著一股真氣波,傳達出某種信息,告訴眾人情況比想象中嚴重。

看著巨大的枯樹,于飛精神力集中,雙眼逐漸化為金黃色,黃金瞳看透虛妄,看清楚了枯樹內部的情況,一個全身綠油油的人形怪物就位於樹心之中。

怪物很高大,至少有三四米高,身上是粗糙的樹皮包裹,還長著一些綠色的新芽。

頭部很醜陋,五官不是很對稱,面貌有些蒼老,給人一種歷經歲月滄桑的感覺。

這就是樹人,鼻祖便是傳說中的木魈,據說有飛天遁地之能。

樹人的眼神很凌厲,精神層次方面的波動異於常人,有著極高的成就。

同時,樹人乃是乙木之氣孕育而成,天生就有操控乙木之氣的能力,這一點絕非人類可比。

于飛此時溝通乙木之氣,等於和樹人直接面對,雙方展開了精神層次方面的交流與撞擊。

一陣高頻振蕩的意念波湧入于飛的腦海,產生了連鎖振蕩反應,導致於飛識海振蕩,意識不清,就好似遭遇了重擊。

這是精神層次方面的攻擊,足以摧毀一個人的靈魂。

九道緣與冰魂覺察到了這股意念攻擊,各自出現了震動的反應,如水波蕩漾,似清風拂面,竟然將樹人發出的精神攻擊直接轟出了于飛的腦域。

樹人明顯大吃一驚,綠油油的雙眼中透射出震驚之情。

「你是誰,你的腦海之中怎會有冰火天源的氣息?」

這是樹人發出的意念波,擁有特殊的頻率。

其他生物根本聽不到,可于飛連通著乙木之氣,能夠自動轉化意念波的含義。

「我叫于飛,來自遙遠的地方,有幸得冰火天源,你可是樹人?」

這話只有樹人可聞,後方的鐵拳大師等人根本聽不到于飛的任何聲音。

「不錯,我就是樹人,這是我的領地,而你卻貿然闖入,還奪取這裡的藥草,這侵犯了我的權益,我要懲罰你1

語畢,枯樹之上那纏繞了九圈的藤條突然鬆開,如靈蛇一般朝著于飛捲去。

于飛閃身躲避,沉聲道:「我不想與你為敵,你不要太過分。」

藤條一擊不中,馬上轉變方向,繼續追蹤。

于飛有些不悅,祭出桃紅千葉劍,赤紅的劍芒破空呼嘯,斬在飛舞的藤條上,發出飛濺的火花,卻未能將其斬斷。

于飛大感驚訝,仔細打量著烏黑的藤條,結果發現這竟然是一條鐵線蛇,堅硬如鐵,刀劍難傷。

這條鐵線蛇長度在一百米左右,雖然身軀不大,只是細長,卻也讓于飛心神震蕩。

低吼一聲,鐵線蛇被劍芒擊中,似乎也很吃痛,細長的身軀突然縮短,半米粗的蛇身一下子膨脹了三四倍,變為一條三十米長的巨蛇,片片細鱗豎起,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蛇頭約五米大小,碧綠色的眼睛透著兇殘、無情的目光,動作敏捷無比,蛇頭忽而在東,忽而在西,逼得于飛連連閃避。

「可惡,看我冰封你1

于飛惱怒,玄寒之氣從劍上發出,銀白色的冰霧如水柱般,朝著鐵線蛇纏去。

騰身而起,于飛體內沉睡的金珠瞬間蘇醒,三十六股獸元從冬眠中復甦,一股恐怖的氣息從於飛身上爆發出來。

劍氣破空,冰芒耀眼,縱橫交錯的寒冰劍芒讓密林中飄起了雪花。

「玄冰一裂草木黃1

至寒之氣從天而降,籠罩在整片樹林,里啪啦的碎裂聲,那是樹葉在僵化,氣流在震蕩,草木在枯黃。

極寒之氣是萬物的剋星,特別是花草樹木,最怕寒冬,任誰也抵禦不了季節的變化。

玄冰裂,草木黃,密林中,雪花飄。

原本生機勃勃的樹林,因為極寒之氣的侵襲,生命力弱小的花草開始枯黃凋謝,生命力較強的古樹開始落葉,進入了嚴冬季節。

鐵線蛇乃冷血動物,也受寒氣影響,動作明顯減慢,口中發出了陣陣怒叫。

樹人有些氣惱,似乎想不到于飛這樣膽大,竟然針對大片樹林施展出大範圍,殺傷力極強的狠招。

低吼一聲,樹人震碎了枯樹,從樹心踏出,高大的身軀閃爍著綠光,那條鐵線蛇竟然就長在它的左肩上。

這是一種很反常的現象,樹人乃是植物孕育演化而成,鐵線蛇乃是動物,二者怎會結合在一起呢?

隨著樹人的出現,整片樹林都像是活了過來,林中許多藤條朝著于飛捲曲,鋪天蓋地形成了天羅地網。

「玄陽一滅氣轉涼。」

于飛渾然不懼,手中長劍朝著樹藤集中點飛去,劍身瞬間變得赤紅透亮,炙熱的玄陽之氣化為火焰,照亮了陰暗的樹林。

鐵線蛇伸縮自如,一下子纏住了劍柄,試圖奪取于飛的長劍,結果卻被劍衫緣氣息彈開,唆的一聲就退回到了樹人的肩上。

半空,飛舞的藤條被赤紅的劍氣引爆,化為漫天火雨,與地面的冰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出現了難得一見的冰火二重天。

樹人很生氣,身體一閃而逝,瞬間了無痕。

林中,陣陣霧氣湧出,將散落的零星火焰撲滅,讓冰霜化水。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