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十八章斬殺巨蛇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p> 遠遠看去。秋雨似乎受了重傷,身影都有些不穩。左衝右突迂迴遊走,已經消耗了大量真元,無法再與怪蛇比速度了。 于飛心神一緊,仔細打量著前方的怪蛇,整個人倒吸了一口冷氣。 那是一條長...

大家沒有異議,誰都知道引開怪蛇兇險無比,自然先選擇最穩妥的方式。

許楓極力穩住乾坤天地鈴,其餘之人全力挖掘地道,這是一個耗時的過程。

然而十多分鐘過去,泥沙下面露出了堅硬的岩石,這讓眾人束手無策。

秋雨輕嘆一聲,看了一眼林中的怪蛇,隨即對於飛道:「它們就交給你,我去引開怪蛇。」

于飛一把抓住秋雨的手臂,低聲在她耳邊說了兩句,隨後放開了她的手臂。

「千萬小心。」

秋雨迎上于飛的眼神,複雜的笑了笑,曾經對他的不滿與怨恨,在這一刻已經毫無意義。

飛身而起,秋雨周身湧現出一層真元罩,強行將靠近的人頭彈開,快速沖入了樹林里。

怪蛇一直不肯離去,見秋雨返回立時展開血盆大口,朝著秋雨咬去。

翻身一轉,秋雨藉助樹林的遮掩,在林中快速穿梭。

後方,巨大的怪蛇迅速追去,遊動的身軀速度極快。

于飛一直在密切留意林中的情況,見怪蛇離去,馬上吩咐許楓帶著眾人返回樹林。

在沖入樹林的那一刻,漫天飛舞的人頭自動退了回去,盤旋在海灘上空,始終不肯離開。

許楓耗費了大量真元,幸好林中靈氣濃郁。恢復的速度比起人間快了十倍,否則根本就吃不消。

西門瑞雪拉著于飛的手。很是擔心師叔秋雨的安危。

「你們之中,可有精通陣法之人?」

幾人面面相覷,一番詢問之後,只有許楓精通部分陣法。

于飛提出了自己的建議,希望許楓儘快在附近布下一個防禦陣法,以防止凶獸的入侵。

于飛要去接應秋雨,這是事先就約定好,否則僅憑秋雨一人。根本對付不了怪蛇。

經過商議,大家採納了于飛的提議,由許楓領頭,其餘之人出力,就在附近選了一處易守難攻之地布陣防禦。

于飛獨自一人離去,西門瑞雪一再表示想要同行,卻被于飛勸回。

夜色中。于飛收斂全身氣息,玄冰九裂具有點塵不驚的特性,不會生出絲毫波動。

為了印證心中的猜測,于飛悄無聲息的進入了海灘,結果那些人頭對他視而不見,顯然沒有感應到他身上的波動痕。

這讓于飛頗感欣慰。對於安全又多了一層保障。

風馳電掣,于飛全速追擊,千里眼不受夜色的影響,順著怪蛇留下的足跡追出足足五十裡外,才發現秋雨的蹤跡。

遠遠看去。秋雨似乎受了重傷,身影都有些不穩。左衝右突迂迴遊走,已經消耗了大量真元,無法再與怪蛇比速度了。

于飛心神一緊,仔細打量著前方的怪蛇,整個人倒吸了一口冷氣。

那是一條長達三十餘米的怪蛇,身上長著鱗片,粗壯如牛的身軀力大無窮,蛇尾一擺就將一排大樹齊腰掃斷,什麼萬斤巨力都不足以形容它的恐怖。

于飛悄然逼近,藉助樹木隱藏身影。

蛇類一向狡詐聰明,于飛為了一擊得手,顯得十分沉穩,並沒有告訴秋雨自己已經趕到附近。

林中,秋雨嘴角不斷溢出鮮血,灰暗的眼中透著一股蒼涼之色,似乎已經預料到了必死的結局,心裡多少有些不甘心。

作為峨眉派的高手,秋雨是個極其自負的女人,憑自己的努力修鍊到五重天境界,那絕對不容易。

雖說太自傲的女人都有點盛氣凌人的感覺,可秋雨並非壞人,她只是脾氣如此。

進入葬龍絕地之前,秋雨還夢想著與其他人一爭長短,搶奪秘寶。

可剛來這裡還不到一天,就身陷絕境,這樣的反差要說毫不在意,那絕對是騙人。

秋雨不是那種虛偽之輩,當死亡逼近,她的臉上自然流露出了內心的真實情緒。

秋雨還在堅持,還在等候于飛,還在為那一線希望而拚命。

于飛打起精神,將六識感應提升到最強境界,尋找下手時機。

怪蛇已經將秋雨鎖定在一個很小的範圍,就于飛推測,秋雨最多還能堅持片刻,他必須在這個時間段內發起有效的一擊。

突然,于飛捕捉到了一個機會,身體快如閃電,瞬間就出現在怪蛇的尾部,祭出桃紅千葉劍,順著怪蛇的身軀自后朝前斬去。

于飛手中的長劍閃爍著暗紅色的光芒,劍尖爆射出一道三丈長的劍芒,從怪蛇的尾巴開始,直接破開了它的蛇身,劍芒直逼怪蛇的腹部,試圖將它開腸破肚。

意外的遭襲讓怪蛇大吃一驚,巨大的身軀猛烈扭動,半截尾巴都被劍芒斬斷,痛得它掉頭朝于飛衝去。

秋雨見狀鬆了口氣,等了這麼久于飛終於趕來,這讓她十分欣慰。

不管結果如何,于飛都兌現了承諾,沒有將她拋棄。

僅僅斬斷半截蛇尾,這讓于飛有些失意。

雖然引開了怪蛇的注意力,讓秋雨暫時得空休息,可面對這龐然大物還需要,于飛還是心懷警惕。

騰空而起,于飛施展出逍遙大挪移,手中長劍呼嘯輪轉,刺目的劍芒縱橫交錯,編織成一張大網,朝著怪蛇衝去。

于飛手持利器,可傷怪蛇身軀,這是他的優勢。

但掄起修為實力,他目前遠不如秋雨,要想打退怪蛇似乎也不太可能。

怪蛇有些忌憚于飛的劍氣,張口吐出一道腥風血雨,強烈的音波硬生生的震碎了部分劍芒,震飛了半空中的于飛。

「快走。」

秋雨一閃而至,拉著于飛朝遠處逃去。

怪蛇緊追不捨,它被于飛斬斷半截蛇尾,對他恨之入骨,那是必殺的仇恨。

于飛吐出一口鮮血,這條怪蛇至少都具備五重天境界的修為實力,龐大的身軀就是它最可怕的武器,人類在它面前簡直渺小無比。

「稍後你分散它的注意力,我打算趁機鑽入它的肚子里,給它來個開腸破肚,我就不信殺它不死。」

于飛的提議讓秋雨有些動心,若他真能進入蛇腹,藉助利劍之威,殺蛇確非難事。

怪蛇發瘋猛追,速度駭人聽聞,很快就攔下了秋雨和于飛,全力朝著于飛攻去。

于飛收起千葉劍,儘力躲避。

秋雨從旁協助,試圖分散怪蛇的注意力,給於飛製造機會。

這條大蛇認準于飛,這讓秋雨有心無力,于飛也難以脫身。

不得已,于飛只能祭出桃紅千葉劍,全力展開攻擊,一次次激怒怪蛇,讓它慢慢失去理智。

大蛇很兇猛,但沒有想象中那麼陰險狡詐,因為它平日獵食都很容易,很少遭受挫折。

如今,在於飛的刻意攻擊下,很快就失去了理性,加上秋雨的引誘,慢慢把注意力從於飛身上移到了秋雨身上,打算先收拾秋雨。

蛇性陰毒,此乃天性。

只不過它並不知道,于飛正在等待這個機會。

當怪蛇張開大口,朝著秋雨衝去之際,于飛突然大吼一聲,從旁射出,整個人化為一道劍光,眨眼就射入了蛇口之內。

秋雨臉色驚變,雖然知道這是于飛的計策,可還是免不了為他擔心。

怪蛇一口吞下於飛,並沒有在意,繼續朝著秋雨進攻,絲毫沒有意識到危險已經逼近。

秋雨全力閃避,繼續吸引怪蛇的注意力,為于飛爭取時機。

進入蛇腹之中的于飛,全身被一種粘稠的液體包裹著,那種液體具有極強的腐蝕性,能慢慢散消化進入蛇腹之中的各種物質。

于飛催動玄冰九裂,極寒之氣充斥在蛇腹之內,讓正在追逐秋雨的怪蛇身體一顫,出現了明顯的不適。

怒吼一聲,怪蛇騰空而起,然後狠狠墜落地面,造成巨大的震動,差點把蛇腹之中的于飛活活震死。

這是一種很可怕的手段,于飛事先並不知情,被震成重傷,連吐了幾口血。

秋雨一臉狐疑,可馬上就猜出了怪蛇的用意,下意識的呼喚著于飛的名字。

受傷的于飛咬牙堅持,體內九逆九滅快速運轉,氣海之中的金色珠子發出絲絲金色的細線,就好似根須一般,扎在於飛的氣海之中。

那一刻,于飛心神一震,一個古怪的念頭突然冒出,好似來自氣海中的那顆金色珠子。

蛇血浴身,淬鍊機體。

這是于飛接收到的一種信息,絕對與氣海中的金珠有聯繫。

于飛毫不猶豫,一邊祭出桃紅千葉劍,一邊快速脫下衣服褲子,將其收入百花爭春圖內。

穿著內褲的于飛揮動著長劍,鋒利的劍芒直接劈開了怪蛇的血管、內臟,大量的鮮血洶湧而出,痛的怪蛇在地上不住的翻滾。

于飛沒有催發劍氣,他需要蛇血淬鍊肉身,只需要絞碎怪蛇的五臟六腑就行。

于飛整個人浸泡在蛇血里,隨著怪蛇的劇烈翻滾而起伏不定。

此刻,于飛暫時收起了桃紅千葉劍,開始在蛇血中療傷。

全身毛孔大漲,蛇血之中的精華正迅速鑽入于飛體內。

同一時刻,于飛氣海之中的金珠出現了跳動的痕,好似心臟呼吸,一呼一吸,保持著特殊的頻率。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