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七章夜色下的恐怖

作者:心夢無痕  |  更新時間:2013-08-04 00:37  |  字數:3611字

小和尚皺著眉頭,覺得沒有必要,但于飛卻贊同了秋雨的舉措。

「大家全力出手,這是鍛煉的好機會,有助於提高我們的戰鬥力,在隨後的時間裡,可以更好的與凶獸交鋒。」

眾人頓時恍悟,開始全力進攻。

花豹體型巨大,速度驚人,擁有二重天修鍊的戰鬥力,一般的掌力擊打在它們身上,根本不起作用。

于飛沒有祭出桃紅千葉劍,而是催動玄冰九裂,以玄冰劍氣展開進攻。

人獸之戰,很多招式都大不相同,需要破壞了極強的殺招,才能起到大用。

花豹雖然算不上兇猛,但體型龐大,衝擊力極強,往往震得修士們倒飛出去,內傷加重。

徒手交鋒的幾人,如小和尚、紀斐、木清雪就吃了大虧,這種硬碰硬的過招,花豹具備的慣性衝擊力往往震得他們受不住腳步。

西門瑞雪與畢乘風都帶了長劍,呼嘯的劍芒縱橫交錯,在花豹身上留下了一條條傷口。

許楓的符咒之術相當詭異,結合卓華的用毒之術,輕鬆斃掉了四頭花豹,戰果豐碩。

于飛的玄冰劍氣威力驚人,直接斬斷了花豹,屍體都被寒冰封印起來。

秋雨玉手纖纖,殺傷力驚人,畢竟五重天境界的高手,絕非二重天修士可比。

九人先後花費了近二十分鐘,斬滅了二十四頭花豹,其中紀斐再次受傷,主要是因為他修為境界太低。

于飛看了一眼那個山谷,裡面的一個水塘引起了于飛的關注。

「那裡有水源,我們去瞧瞧。」

光吃肉不喝水。修士都承受不住。

九人飛入山谷,這裡環境清幽,花香四溢,綠蔭成風。

于飛站在水塘邊,密切感應著四周的風吹草動。

許楓小心翼翼的品嘗了一下水源,感覺純凈無毒。盡可放心食用。

大家都喝了不少水,就在水塘邊坐下,覺得這兒還不錯。

木清雪提議將這裡當做一個備選落腳點,如有需要可以返回這裡暫住。

于飛扭頭四顧,隱約捕捉到一絲靈氣,卻眨眼消失了。

「走吧,繼續上路。」

九人休息了十多分鐘,毅然離開了山谷。

這一次,于飛走在最前頭。秋雨負責斷後。

島嶼邊緣地似乎沒有什麼大型凶獸,也沒有發現什麼靈藥奇珍。

九人一路前行遇上了數頭凶獸,全都較為普通。

島嶼很大,看不到盡頭。

于飛曾想飛身半空俯視全島,可他敏銳覺察到空中有危險,並告誡大家,打消了這個念頭。

前行數十里,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前方突然出現一道巨大的峽谷。切斷了去路。

海水從峽谷中流向島嶼深處,宛如一條大河橫躺在眾人面前。河面寬度至少超過十公里。

站在峽谷這邊的山崖上,于飛眺望遠處,感覺島嶼至少延綿數百里,若是沿著邊緣地帶繞行,就算一切順利,也得花費十天半個月。

萬一遇上點危險。能不能繞過去都還是未知數。

秋雨走到于飛身旁,看著眼前的大河,表情透著凝重。

「馬上就要天黑了,你就打算讓我們今晚呆在這?」

于飛搖頭道:「崖下就是大海,萬一出現厲害的凶獸。我們連躲的地方都沒有。眼前的峽谷很深,一直延伸至島嶼深處,繼續前進需要時間,我們最好先退回去,明早再趕路。」

秋雨觀察了一番,採納了于飛的建議。

橫在眼前的大峽谷將海水引入島嶼深處,崖下就是大海,根本沒有海灘,少了緩衝地帶,不適合長時間逗留。

九人迅速離開,倒退了十里左右,選了一個地勢平坦之處。

來到陌生島嶼的第一個夜晚,大家的心情都十分沉重。

這裡與想像中完全不同,那種探秘尋寶的激情,完全被兇險莫測的遭遇給沖淡了。

來之前,眾人都抱著美好的願望與理想,希望能得到些什麼。

來之後,美夢破碎,殘酷的現實環境逼得人心情沉重,只想好好的活著。

白天,有不少人都負傷了,現在正在療傷中。

剩下於飛、小和尚、西門瑞雪、秋雨四人情況稍好,正分立四方,密切留意著附近的動向。

入夜之後,于飛沒有看到月亮,一如白天不曾見到太陽,情況令人疑惑。

無盡的大海陰森得讓人恐怖,島嶼上一片寧靜,好似沉睡的巨獸。

晚風中,于飛感覺到了一種躁動,一股強烈的危機感讓他全身發毛,心神顫抖。

這個世界的夜晚很黑,可海面上卻倒映著一些飄忽不定的瑩瑩光芒,由遠而近,好似一雙雙眼睛,死死盯著這頭沉睡在大海中的巨獸。

于飛似乎感應到了什麼,扭頭朝海面看去,一艘忽隱忽現,模糊不清的小船從遠方駛來,船頭上掛著一竄人頭骨,至少有十多顆。

于飛瞳孔收緊,心神驚悚,無聲的海面寂靜而詭異,忽隱忽現的小船就像是幽靈的行宮。

于飛猛然搖頭,以為是自己眼花了,下意識的閉上眼睛。

幾秒之後,于飛睜眼一看,差點把他嚇傻了。

整個海面之上,成千上萬的小船無聲而現,船頭上都掛著一竄人頭骨,發出蒙蒙的綠光,森冷怕人,好生恐怖。

秋雨、西門瑞雪、小和尚顯然也看到了這一幕,全都驚得張口結舌,生恐自己是在做夢。

「那是什麼?」

小和尚畢竟才九歲,第一個發出了驚呼。

于飛暗道不妙,那些小船上的人頭骨在小和尚發出聲音的那一刻,突然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