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十三章封界碑鎮壓世界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耀眼,恐怖的氣息就是從那裡傳來,逼得眾人身體繃緊,幾乎跪倒在地。 這是一種奪人心魂的精神壓力,心志不堅,修為知足之人,當場就重傷吐血。 其中有十餘位一重天境界的修士被直接震斃,橫屍異界...

其餘修士之中,應該還有一些于飛認識之人,但他卻沒有太在意。

這時,一個聲音響起,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陣法的威力正在逐漸減弱,等到月上中天,方是破陣的最佳時機。眼下如果硬闖,須得具備過硬的實力,還要對陣法有深入來的了解,否則只會困死陣內。」

話猶在耳,就見一道身影電射而出,如幽靈般衝進陣法之中,引來了一陣驚呼。

那人修為驚人,硬是穿透了陣法的防禦,在陣中迂迴遊走,不多時候便穿行而過,一道閃光的戶門自虛空浮現,門后是一片混沌世界。

但見黑影一閃,那人進入了虛空之門,消失在了混沌迷霧之內。

下一刻,閃光的門戶光芒轉淡,很快就消失了蹤影。

「那人是誰,竟有如此實力,闖過了五行八卦鎖龍陣,進入了葬龍絕地?」

在場誰也沒有看清楚那人長什麼樣子,無從判斷他的來歷,但卻明白他擁有驚人的修為實力,絕非一般人。

有了一個成功的例子,馬上就引出了許多後來者。

幾分鐘后,一個四重天境界的修士硬闖陣法,結果直接被絞碎,當場斃命,這給眾人當頭一棒,潑了一盆冷水。

修為不足之人頓時安分守己,靜待最佳時機的來臨。

修為不凡之輩也暗自思量。能否成功闖過去。

時間在一分一秒過去,洞穴中一片寧靜。氣氛壓抑得讓人難以喘息。

突然,又是一道身影騰空而起,射入了陣法之中,開始強行破陣。

這也是一個高手,能夠輕易破開陣法的防禦。

雖然防禦在逐漸轉弱,可剛剛死了一個四重天境界的修士,那也足以說明防禦力是如何的驚人。

第二個闖關之人依舊沒有人看出他是誰,他也僅僅花費了幾分鐘時間。就闖過了陣法,閃光的門戶再一次出現,那人一閃而逝。

接連有兩人成功闖關,這大大鼓舞了士氣,卻也讓餘下之人焦急無比。

萬一葬龍絕地裡面的秘密被先進去的人搶走,他們這些後來者豈不白白浪費精力?

于飛很平靜,一副旁觀者的姿態。淡漠的看著這一切。

爭不過就不爭,人要活著才有意義。

洞中漸漸多了一些議論聲,大家都在猜想,接下來第三個闖關者會是誰?

就在眾人猜測之際,第三個闖關者突然現身,射入了陣法之內。

「快看。竟然是玄宗三老之一的震關東,不知道他能否成功。」

「此人有七重天的修為實力,進入陣中並不難,關鍵看他對於陣法的了解有幾分。」

這話點明了震關東的修為境界,讓很多人都大吃一驚。

此前很多人都猜測震關東只有六重天境界。誰想他竟然早就步入了七重天境界,無怪能鎮守入口。讓魔門高手都屢次退去。

于飛看著震關東,運轉的陣法對視線有很大影響,除非發出高強度的探測波,否則根本看不清具體情形。

于飛沒有發出探測波,他只是暗自催動千里眼,倒也將震關東的情況看了個大致明白。

幾分鐘后,震關東闖關成功,閃光的門戶第三次出現,迎接這勝利之人。

于飛分析,沒有真罡境界的修為實力,很難突破陣法的防禦。

有了真罡境界的修為實力,若不熟悉五行八卦鎖龍陣,也很容易被困陣內。

流逝的光陰,流逝了陣法的推動力。

隨著時間的過去,陣法運轉越發緩慢,就好似奄奄一息的老人,快要無力呼吸。

眾人都在期盼著陣法能夠自動停止,可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陣法雖然運轉緩慢,卻一直未曾停止。

這時候,一些熟悉陣法之人開始靠近,其中就有宋時行的身影。

「陣法的防禦力已經進一步減弱,具有真元境界的修士,如今也能突破防禦,這是最佳的破陣時機。」

洞中的修士來自天南地北,有年輕修士,也有年老的修士,其中不凡精通陣法之人。

宋時行站在陣外,正在與一個老人討論,附近還有一些人在聆聽,不時發表一點建議。

很快,宋時行似乎與那老人商議出了結果,派出了兩位真元境界的修士前往闖關。

結果一如之前那個聲音所描述,真元境界的修士的確已經可以穿透陣法的防禦,進入陣法之內。

印證了這一猜想之後,很多精通陣法之士都聚集在一起,僅僅十分鐘時間,就想出了破陣之法,需要二十四位真元境界的修士共同出力。

為了進入葬龍絕地,這一刻洞中的修士齊心協力,不少人自告奮勇,在破陣高手的指點下,紛紛進入陣中。

很多,二十四位修士聚齊,大家依照破陣之法定住了二十四塊玉石,讓陣法暫時停止運行。

如此一來,閃光的戶門再一次出現,打開了葬龍絕地的入口。

「這種破陣之法不能持久,大家快進去。」

這話一出,洞中的修士爭先恐後,一股腦的朝著那閃光的門戶衝去。

于飛左手拉著西門瑞雪,右手拉著小和尚,並沒有趕在第一批進入,而是等三分之二的修士進入之後,這才與秋雨等人一起進去。

當洞中所有修士進入之後,破陣的二十四位修士也先後撤離,進入了虛空之門。

那是一道傳送門,跨越了一個世界。

于飛在穿越那道門戶時,明顯感覺到了時空的轉換,這是一種心靈感應,瞬間切斷了與雲城,與外界的所有聯繫。

一閃而過,眾人出現在了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里,還沒有來得及看清楚這是怎樣的一個世界,一股令人惶恐不安,戰戰兢兢,想要臣服的氣勢,逼得眾人無法呼吸。

那是一種強大到讓人恐懼的氣勢,睥睨天下,傲視環宇,讓人心生敬畏,不敢有絲毫違逆。

縱是于飛這樣心志堅定之人,都驚得全身繃緊,惶惶不得安寧。

那一刻,幾乎是出自本能的反應,所有修士都朝著同一個方向看去,一座高聳入雲的巨大石碑屹立在前方,通體閃爍著絢麗的光芒。

巨大石碑高不知幾許,散發出一股鎮壓天地的霸氣,石碑中間一個閃光的『封』字格外耀眼,恐怖的氣息就是從那裡傳來,逼得眾人身體繃緊,幾乎跪倒在地。

這是一種奪人心魂的精神壓力,心志不堅,修為知足之人,當場就重傷吐血。

其中有十餘位一重天境界的修士被直接震斃,橫屍異界。

二重天境界的修士大多重傷,三重天境界的修士勉強抵禦,修為實力成為了評判生死的一個準則。

于飛頂著壓力抬頭望去,感覺這面石碑就像是鎮封天地的神兵,鎮壓著一方世界,讓人心生敬畏。

「什麼石碑如此恐怖,僅僅一點威勢就直接震死了一重天境界的修士?」

「有點像上古傳說中的封界碑,據說能鎮封一方世界。」

有高手道出了一些隱秘,給這眼前的巨大石碑做了一個解釋。

「好奇怪的世界,這難道就是葬龍絕地?」

一些修為較高之人開始打量這個世界,發現眾人正處於一塊大陸上,前方是一座高聳入雲的巨大石碑,後方是延伸數里的大陸,以及無邊無際的大海。

天空灰濛濛的,像是籠罩上了一層陰雲,見不到日月。

前方的石碑幾乎阻斷了通路,僅有不足百米寬的一條縫隙位於石碑的左側。

三層光罩出現在石碑外圍,最外面一層光罩正好將那縫隙籠罩在內。

要想從縫隙穿過,就必須穿透石碑最外層的光罩,否則就只能從海面繞行。

仔細看,石碑後方的大陸延伸出去有五六公里,然後就是無盡的大海,這塊大陸就像是一座島嶼,聳立著一塊通天石碑。

這樣的地形相當詭異,在浩瀚無邊的大海中,一塊長約十多公里的大陸上屹立著一道豐碑,像是天神的詛咒,鎮壓著這片海域。

四周漫無邊際,看不到任何島嶼與大陸,寧靜的海面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

遠處的天空中,一個烏黑的漩渦正在成形,漩渦中心銀色的閃電在不停的吞吐,蘊含著滅世之力。

眾多修士緩緩驚醒,神色不安的看著四周,部分人大著膽子朝石碑走去。

「好詭異的地方,這裡竟然無法飛行。」

「封界碑立於此地,足以改變一切時空規律,無法飛行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兩百多位修士開始仔細了解這塊大陸的情形,甚至有人已心生怯意,在尋找來時的那道虛空之門。

可惜那道門戶早已消失,誰也不曾察覺。

大陸上毫無生機,看不到任何綠色植物與生命痕。

于飛有種很不好的感覺,似乎這就是一處絕地,足以困死所有人。

秋雨叫大家聚在一起,每個人的臉上都流露出惶恐不安之色,密切留意著其他修士的反應。

來到這樣的絕地,很多彼此有恩怨的修士都暫時拋開一切,共同尋找生機。

這時候,突然有人問道:「之前進來的震關東等三人,怎麼不見蹤影?難道他們跑到石碑那面去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