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十一章百花圖的秘密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定明天中午在此聚會,有什麼未曾安排好的事情都儘快解決。 隨著月圓之夜的逐步臨近,雲城上空籠罩著一層陰雲。 所有修士都在等待。都在分析規劃,為了明晚的沖關做準備。 雲城王家、千華...

秋雨道:「避開一些厲害角色就行,不必瞻前顧後,那將一事無成。這一次,佛門、魔門、道門、妖邪、鬼靈全都來了,其中又以顯派勢力最大,魔門其次。我已經與不少門派聯繫過了,約定進入葬龍絕地之後,彼此保持友好關係,互不敵對,以減少危機。」

于飛邊吃邊聽,心裡卻在盤算,這麼多的修士趕來,其中一定有不少女修。

萬一在葬龍絕地之中遇上危險,那就只能從一些女修身上下手,儘快回復實力。

許楓看著秋雨,驚疑道:「你說鬼靈也來了,這似乎不可能埃雲城因為葬龍絕地的關係,鬼靈之物難以靠近。就算靠近也會受到很大限制,誰還敢撞入葬龍絕地,那不是自己找死?」

「理論上的確如此,可實際上真有陰邪鬼物潛伏在附近,只不過數量極少而已。另外,從葬龍絕地之中跑出來的那頭變異融合體,據說奪取了某位修士的身體,消息是否屬實,目前暫不得而知。」

秋雨此言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如果消息實屬,變異融合體隱藏在修士當中,那絕對是一個可怕的威脅。

飯後,于飛帶著小和尚離去,大家約定明天中午在此聚會,有什麼未曾安排好的事情都儘快解決。

隨著月圓之夜的逐步臨近,雲城上空籠罩著一層陰雲。

所有修士都在等待。都在分析規劃,為了明晚的沖關做準備。

雲城王家、千華集團、百葉集團、魔門沉日谷、邪月湖、以及外來勢力全都蟄伏不動。靜待時機。

于飛站在樓頂,看著學校辦公大樓方向,千里眼洞察秋毫,看到不少陌生修士分佈在附近。

鬼王幽瞳懸浮在於飛頭頂,口中發出只有于飛可以聽到的嘿嘿怪笑聲。

「封印開啟,鮮血來祭,屍山血海,怨魂哭泣。于飛。這對你而言,可是一個難得的好機會。」

「機會?品嘗危險的機會吧。」

于飛有些不悅,這鬼王不請自來,不說點好聽的,盡說些嚇人的事情。

「你有百花爭春圖在手,又修鍊了玄陽九滅,不正好可以渾水摸魚。幹掉一大批修士,把他們畢生修為全部儲存在百花爭春圖中?那可是一件重寶,需要好好灌溉,不斷施肥,才有重見天日的機會。」

于飛哼道:「說得好聽,你以為那些人殺了就殺了。不用負責任?散修也就罷了,要是遇上來頭驚人之輩,這完全就是自討沒趣。當然,你若肯告訴我關於百花爭春圖的秘密,我倒是可以考慮採納你的建議。」

鬼王幽瞳笑罵道:「我好心好意為你。你還不領情,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于飛不為所動,淡漠道:「告訴我百花爭春圖的秘密,我就採納你的建議。」

幽瞳眼珠一轉,詭笑道:「其實這也不是什麼秘密,只不過因為當年的百花門已經覆滅,所以知道百花爭春圖真正用處的人已經寥寥無幾。」

「百花門為何會覆滅?」

「因為百花爭春圖啊,這可是百花門當年耗盡心血煉製而成的先天重寶,具有相當神奇的能力。」

于飛震驚道:「先天重寶!那可是堪比先天高手的存在,百花門擁有如此重寶,怎麼還會覆滅?」

幽瞳邪笑道:「因為百花爭春圖這件重寶與想象中有點不太一樣,不是任何人得到它都能駕馭它,非得具備很苛刻的條件,才能成為它的主人,開啟它的神力。而你正好就是那有緣人,那朵桃花給你帶來了桃花運,讓你有希望使這件先天重寶重新綻放出真正的光輝。」

「真正的光輝?」

「當年百花門歷時十二代,耗費千年心血才煉製成百花爭春圖,結果在功成之日就迎來了滅頂之災。有人說,那是因為百花爭春圖太過神奇,遭到了上蒼的妒忌,降下了滅世懲罰,不容許它出世。百花門也因此覆滅,千年傳承一朝斷絕。」

「就我所知,百花門覆滅之際,百花爭春圖曾遭遇另一件先天重寶的重創,差一點毀滅。如今你手中的百花爭春圖實際上處於半癱狀態,需要一步步激活內部封印方能恢復部分能力。」

「要如何激活內部封印?」

「百花齊放,封印自解。你目前已經找到了七朵花,掌握了基本要領。等湊齊了百花,就能開啟第一重封印,發揮出它的真正實力。每盛開一朵花兒,解開一道封印,它所具備的能力就提升一分。待到百花齊放,解開第一重封印之後,百花的修為深淺就決定了它的實力高低。所以光是解開第一重封印還不夠,你還需要不斷的提升百花的修為境界,方能最終發揮出先天重寶的真正神威。」

幽瞳之言揭開了百花爭春圖的神秘面紗,讓于飛掌握了如何開啟這件重寶的途徑。

要滋養百花就必須有足夠的養分,所以幽瞳的提議確有一定的道理。

「百花齊放,只怕不是那麼容易。」

「若是那麼容易,當年百花門就不會歷經十二代,耗費了千年歲月。這件重寶也不會在功成之日就遭到蒼天的妒忌。你想獨佔百花,別說男人會妒忌你,就是蒼天都會妒忌你。天道不全,必有殘缺,你要牢記。」

于飛劍眉一挑,心裡自是不信,他就偏要聚齊百花,與上蒼一較高低。

「聽說有陰邪鬼靈潛伏在葬龍絕地的入口附近,這等魂靈之物,難道也能進入葬龍絕地?」

「自然能夠進去,只不過受到的限制比人類、妖獸要強盛一些。還有就是,葬龍絕地易進難出,九死一生。」

「明夜若是封印開啟,你是否會進去?」

鬼王幽瞳邪笑道:「你覺得呢?」

于飛輕哼一聲,懶得理會,冷傲的他不是很喜歡鬼王的這種語氣。

黑影一閃,鬼王來到花園附近,目光掃了一眼銀月草與金輪白龍,隨即一道那株小白草身上。

「百花爭春圖妙用無窮,你不妨將這株草移植進去,只要那變異融合體靠近,這株小白草就會產生反應。」

于飛聞言一愣,轉身看著小白草,卻發現鬼王已經不見蹤跡。

于飛祭出百花爭春圖,嘗試著將小白草收入其中,結果比他想象中容易。

只見綠光一點,小白草就射入了百花爭春圖,化為了圖上的一個小草印記。

于飛仔細觀察,發現小白草並沒有真正融入百花世界,而是暫時寄存在某個特殊空間里。

收起百花爭春圖,于飛就在樓頂修鍊玄冰九裂,繼續淬鍊肉身。

目前的于飛,修為實力被卡在那裡無法提升,但玄冰九裂對於肉身的淬鍊卻依舊有效,他等同是在淬鍊肉體。

另外,玄冰九裂具有點塵不驚的特性,即便在修鍊過程中,也不會泄露絲毫的氣息。

夜風中,微涼的寒氣從四面八方匯聚,形成一陣狂風,整夜呼嘯在銀河世界城的附近。

這一夜,于飛就在銀月草附近修鍊,大量的月華之力聚集在於飛身上,使得他體內的經脈鍍上了一層淡淡的黃色光澤,融入了銀白色光澤之內,變成了米白色。

清晨,于飛醒來,感覺全身沾稠,毛孔中溢出一些淺黃色的雜質。

于飛的肉身曾經歷過六重天境界的淬鍊,如今還能排除雜質,說明玄冰九裂的淬體效果確實驚人。

回到房間,于飛洗了一個熱水澡,換了一身運動裝,然後開始考慮需要帶些什麼東西。

葬龍絕地是一個未知的世界,于飛不知道裡面的情況,也不知道這一次前去會逗留多少時間,他想儘可能的做好準備。

可是該準備些什麼呢?

于飛想了許久,似乎沒什麼可準備的,關鍵還看實力,看智慧,看運氣。

上午,于飛帶著小和尚去看望宋曉月,卻遇上了宋時行。

老人把于飛拉倒一旁,告訴了他一個驚人的消息。

「葬龍絕地是一個獨立的空間世界,據說有一個入口與一個出口,裡面隱藏著千古未解之謎。」

「你怎會知道這等絕密?」

「這是千華集團所掌握的信息,今晚我也會隨同前行。」

「這一次千華集團派多少高手前去?」

「好像是兩組人馬,具體人數我不清楚,這是高度機密。」

于飛不再多問,能事先知道葬龍絕地是一個獨立空間世界,已然是天大的幸運。

這時候,宋曉月跑過來,拉著于飛離去。

宋時行哈哈大笑,笑得宋曉月臉色通紅,嬌羞無比。

上午十點,于飛離去,路上電話聯繫了易晴雯,隨後去了陳婉霞那裡。

面對葬龍絕地,于飛也無法平靜,下意識的安排好了手頭上的一切,心裡始終有股說不出的陰影。

于飛很想去看望秦小藝,可他總覺得冥冥中有雙眼睛在看著自己,讓他心懷顧慮。

中午十二點,于飛趕到聚寶齋,其他人早已到齊。

依照約定,從現在開始,大家就聚在一起,直到入夜之後才趕往學校辦公大樓,避免過早與人接觸,發生不必要的衝突。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